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应寒的腹肌,他挺有兴趣的
    他输入密码,推门而入,南宫玖也跟了进去,看着地方还算干净,倒是一点儿都不像许多年没住人的样子。

    他推着行李箱走了过来,问他,“我住哪一间?”

    当然了,若是能够跟应寒同住一间,那再好不过。

    应寒直接朝着主卧走去,什么话都没说,然而南宫玖已经明白了。

    应寒进去之后,很快就将房门关上,看来那一间就是他的卧室了。

    屋子不大,典型的三房两厅,南宫玖将几扇门打开。

    除了应寒居住的那一间主卧之外,还有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卫生间,还有厨房,还有一个看起来挺不错的阳台。

    屋子也就这么点儿大,几步路就参观完了,剩余一间卧室,南宫玖也没得挑,拖着行李箱朝着卧室走去。

    房门都没关,一进来之后,就换了一身舒适的睡衣,往大床上躺了上去。

    许是因为一夜未眠,加上现在浑身热乎乎的,还有酒精的缘故,南宫玖很快就睡着了。

    应寒本来是有些睡意的,然而一躺到床上却精神了起来,后悔着刚才上来的时候就应该将简昕带上来的。

    看着他睡,也是一种享受,他轻叹了声,还是闭上了双眼。

    **

    这一觉,一群人都睡到了天黑才醒来,倒是简昕就睡了一个多小时,便自己来到了画室挤着颜料自己画画。

    在画室里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玩累了又回到房间里玩他的玩具。

    倒是安安静静的,一直到了晚上六点多,顾琉笙醒来。

    看到简水澜还在睡,倒是没有吵醒她。

    他来到客厅在屋子里扫了一番,没看到宝贝儿子的身影,不过那一扇虚掩的门倒是传来轻微的声音。

    他朝着简昕房间方向走去,推开门一看,简昕正坐在地上玩积木。

    “爸爸,你醒来啦!”

    简昕很快放下了手里的积木,起身朝着他小跑了过去。

    顾琉笙将他抱了起来,朝着他的脸上印下了一吻。

    “饿了吧,晚上小昕想吃什么?”

    “都可以!爸爸,晚上可以让木叔叔还有南宫叔叔,来我们家吃饭吗?”

    他怀着期盼地盯着他看,想了想又说,“爸爸,今天晚上我想去木叔叔那边睡觉,我跟木叔叔说好的。”

    顾琉笙自然不想应寒过来这边吃,但是看到自家儿子那期盼的眼神,也不好拒绝。

    不过这么晚了,他也没有精力与时间再去烧一整桌的饭菜,吃过之后,还得他们夫妻来收拾。

    不过叫餐倒也可以,而且挺方便的。

    来者是客,又是过年,虽然不想应寒过来,但顾琉笙还是答应了。

    “行,你上楼去喊他们过来吃饭,爸爸一会儿叫餐。晚上你想去你木叔叔那边睡,行,爸爸准了!”

    简昕一听到这话,特别高兴,凑了过去,亲了一口。

    “那我上楼去喊他们下来。”

    顾琉笙将他放了下来,“走楼梯吧,电梯里的楼层数字你还按不到。”

    父子两人走了出去,顾琉笙给他开了门。

    “门铃按不到,就拍门板知道吗?”

    “我知道了!”

    简昕很快朝着楼梯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顾琉笙看着那一道欢快的小身影,笑了笑,将门大大敞开,回到了屋子里,开始叫餐。

    简昕一路爬着楼梯来到了楼上,他看着门铃,踮起了脚尖果然还是比他高了一些。

    想了下,还是选择了敲门板,小手“啪啪啪”地拍了好几下。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这个时候,南宫玖揉着眼睛开了门,看到那个小不点,依靠在门边打了个呵欠。

    “什么事?”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简昕,再一看外头并没有任何大人,这小不点自己跑上来的?

    简昕没有回他的话,小小的身子跑了进来。

    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也不知道应寒住在哪儿,便喊了起来。

    “木叔叔,你在哪儿?”

    一直紧闭的房门,很快被打开,应寒走了出来,看到是简昕,几步上前将他抱了起来。

    “自己上来的吗?”

    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顺手将房门关闭,甚至是反锁。

    有南宫玖的地方,他睡觉都必须反锁,毕竟那个男人对他怀了不轨的心思。

    “我自己爬楼梯上来的,电梯里的按键太高了,我踮着脚尖都按不到。”简昕叹了口气。

    应寒被他叹气的样子给笑到,觉得这孩子真萌。

    他很快将睡衣换下,穿着休闲,又换了一双运动鞋,这才回头将床上的被子与换下来的睡衣整理好。

    将简昕抱起坐在床上,安慰他,“没事儿,过两年长高了就摁到了,不过你年纪还小,可不能单独去坐电梯知道吗?来木叔叔这边的话,就爬楼梯,或是给木叔叔好打个电话,木叔叔下楼接你。”

    “嗯。木叔叔,我爸爸邀请你和南宫叔叔,今晚去我们家吃饭!”

    应寒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顾琉笙邀请他去吃饭?

    怎么都觉得不靠谱啊!

    顾琉笙怕是恨不得他一辈子都别出现在燕城,别出现在简水澜与简昕的面前。

    怎么可能还会邀请他去他们家吃饭,这怕是简水澜或是简昕邀请的。

    看到简昕期盼而高兴的目光,应寒也无法拒绝,毕竟他很想念他们母子。

    这一趟他过来燕城,除了看他们母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更多的还是因为想念。

    “好!正好木叔叔睡到了现在,等我刷牙洗脸之后就过去好不好?”

    “嗯。”

    简昕重重地点了头,“木叔叔你去刷牙洗脸我自己玩去!”

    他利索地跳下了床,环视了一眼屋子里,想要开门,才发现这房门的锁有些高,他需要吃力地踮起脚尖才够着。

    应寒很快起身给他开门,“别跑到外头去,我们一会儿一起下楼。”

    “知道了,木叔叔你忙!”

    简昕跑到外头,看到另外一边的门是敞开的,他小跑了进去,看到南宫玖正将睡衣脱下,正从行李箱里找了一件衬衣穿上。

    简昕看到他腹部的几块肌肉,啧啧出声,“木叔叔也有,我爸爸也有呢,原来南宫叔叔也有啊!”

    哦,他妈妈没有。

    “有什么?”

    南宫玖莫名其妙,看着还不到他腰部的孩子。

    简昕小手一指他肚皮的方向,“肚子上的肉!”

    南宫玖低头,瞥了一眼自己那几块明显漂亮的腹肌,薄唇轻扯。

    “那是腹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有的。”

    他只是披上衬衣,蹲下了身子,将简昕的衣服撩起,拍了拍他小小的肚皮。

    “等你长大了,可要好好练练,不然没有女孩子喜欢的!”

    至于应寒的腹肌啊

    在他面前,应寒基本上都是穿戴整齐,还真没见过他腹肌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想瞧瞧看呢!

    简昕仰着小脸问他,“那南宫叔叔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吗?我木叔叔就有好多的女孩子喜欢呢!”

    他也是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在淮城他读书的时候,班上就有好多女生想要跟他玩呢。

    圣诞节还收了好多的礼物和卡片,不过他都不喜欢跟她们玩就是了。

    “要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做什么?像你爸爸有你妈妈喜欢就够了,难不成还想着要三宫六院?”

    他伸手掐了一把简昕粉嫩嫩的小脸,觉得手感还挺好的。

    看到简昕皱起眉头,南宫玖浅笑了下,将纽扣一颗颗扣好,又系上了领带,最后套上了深色西装。

    等他西装革履穿戴好之后,就看到简昕朝着他伸出了小手。

    南宫玖不解,轻拍了下他的小手。

    “这是做什么呢?”

    简昕嘟起了红润的小嘴,小脸上都是气呼呼的表情。

    “南宫叔叔,上回你就答应要帮我再重新做一匹机关木马的,都这么久过去了”

    他本来还以为今天到他们家,就会将重新做好的机关木马送给他,结果等到现在,还是得他来开这个口。

    原来是惦记着他的机关木马啊!

    南宫玖看到他气呼呼的样子,本来是想着等回去的时候再送给他,毕竟今天他可是送了他一个红包,还是直接用银行卡的。

    他重新打开行李箱,从最右边的地方取出一只盒子,随即递给他。

    “以后要对南宫叔叔好一些,知道了吗?特别是记得在你木叔叔面前多夸夸南宫叔叔!”

    看到那一只盒子的时候,简昕一双眼睛就亮了起来。

    很快接过,在一旁的沙发上打开了盒子,看到里面是一匹他心心念念已久的机关木马的时候,立即眉开眼笑。

    他回头看着南宫玖,眼里都是欢喜。

    “谢谢木叔叔,木叔叔果然是个讲诚信的大人!”

    不送他机关木马就是不讲诚信的大人了?

    还没答应要在应寒那边多讲一些他的好话呢!

    “看你那高兴的样子,这个可不能再送给别的小朋友了,否则就没有了,而且这一匹机关木马可还是经过改良的,比原来的那一匹要多了几样机关。”

    也就是说之前那一匹是试验品,毕竟有了第一次经验,这一只机关木马他确实比之前那一只,多花了半天的时间才完成的。

    “嗯!谢谢南宫叔叔,我爸爸让你今晚上到我们家里吃饭,还有木叔叔呢!”

    南宫玖揉了下他的小脑袋,“走吧,去看看你木叔叔好了没有。”

    **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张灯结彩,喜庆非常。

    不过过往的年如何,她在乔家那边也过了两个新年了。

    乔家那边的新年可是要比过去的云家还要热闹许多,特别是乔崇山已经做到了这样的位置上。

    大年初一过来拜年的,各种礼收到手软,那几天可都是乔家大管家在登记,并且将收到的东西分类摆放好。

    而她虽然不算是乔家真正的女主人,但是在乔家因为乔崇山的缘故,不管是下人,还是那些乔家的亲戚对她也还算是客客气气的。

    每年过年,她都打扮成贵妇的样子,跟几位乔崇山的嫂子弟妹打打牌。

    也许那些人看不起她,但看在乔崇山的份上也不会去为难她。

    对比过往,现在居住在这样的地方,云水溶看着冷冷清清的屋子,也就她们三人。

    大年三十吃了一顿火锅,大年初一,虽然林妈下厨烧了好几样的菜,然而这些伙食怎么比得上在乔家的伙食?

    她想着这个时候乔崇山的身边,也不知道是否有别的女人,反正从她来到这边,乔崇山都以担心她们母子被发现为借口,除了打过几个电话之后,就不曾来到这里。

    大年初一,她知道这一天乔崇山的客人不少,忙碌是正常的。

    可是昨天晚上若不是她给乔崇山电话,估计他都要忘记了她,但也不过说了几句话,乔崇山就匆匆结束了通话。

    女人的直觉向来都是很准确的,云水溶几乎可以断定乔崇山这么匆忙,一定是为了别的女人。

    若说以往,乔崇山出差的时候,打个电话都要半个小时,更是恨不得将她带在身边。

    可是这么长时间没见,每次电话都是几分钟,云水溶更是认定乔崇山,怕是又让别的狐狸精给勾走了。

    毕竟他外头的情妇还有不少,比她年轻的,且没有生育过的更是有好几个。

    林妈已经将晚饭准备好,依旧还是烫火锅为主,燕城过年,家家户户最兴的还是火锅。

    陆念念穿了一身新的粉色公主裙,但是整个人的表情却有些阴沉。

    自从来到这边之后,她每天都很不高兴,不能出去玩,每天都被关在这个屋子里,那些玩具她都玩腻味了。

    想起去年过年的时候热热闹闹的,可是今年却只有她们三个人在这边住,住的还是破房子,陆念念就觉得委屈。

    但现在也不敢发脾气,她发现妈妈不疼她了。

    上回她大哭了一场,被罚一整天不能吃饭,林妈那个老奴才还不敢偷偷给她拿点儿吃的。

    害得她晚上都饿得睡不着,就是一口水都不让她喝,从那之后她也不敢随便哭了。

    林妈端了自己那一份回房间吃,母女两人坐在餐桌上,可以说是大眼瞪小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