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你告诉他,我好像怀孕了
    云水溶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对她意见不小,这几天更是不喊一声妈妈。

    吃过了饭就回到房间躲着不出来,出来的时候就央求林妈带她去游乐场玩,可每次都会被她训斥一顿。

    所以这几天陆念念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一股恨意,让云水溶特别无奈。

    云水溶给她夹了一块她喜欢吃的鸡腿,“宝贝儿,吃鸡腿!”

    陆念念本来想要摔碗的,但是看到碗里放着的是鸡腿,而且摔了碗怕明天又要让她一天不吃饭。

    衡量了下,还是乖乖地将碗里的鸡腿吃了。

    看到孩子终于吃了她夹的鸡腿,云水溶这才露出一笑,问她,“是不是想乔爸爸了?”

    陆念念沉默地啃着鸡腿,没有回答她的话,她才不想乔爸爸那个坏人呢!

    要不是乔爸爸有钱,还有漂亮的房子住,她都不愿意喊他一声乔爸爸的。

    见她乖乖将一只鸡腿吃完,云水溶又从锅里捞了两颗肉丸子放她碗里。

    “我知道你想要回去乔家住大别墅,妈妈答应你,等这一阵子风声过了,妈妈就答应带你回去乔家。

    不过以后要好好听乔爸爸和妈妈的话,不可以再闯祸了知道吗?”

    陆念念哼了声,并没有表示什么,乖乖地又将两颗肉丸子吃了。

    云水溶有些无奈,特别是看到陆念念吃了丸子之后,又去夹鸡腿吃。

    没过一会儿,一整盘的鸡腿,就被她一个人吃了一半,细细一数,竟然啃了八只鸡腿,云水溶瞧得更是无奈。

    怎么就不像她呢,陆萧平日里吃的饭菜也不是这样的,这个孩子到底随了谁?

    也不看看自己都胖成什么样子,还整日地无肉不欢,青菜都不愿意吃一口。

    这才多大的孩子,怎么就这样能吃,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要胖成什么样子。

    云水溶觉得自己怀孕加上产后的时候,虽然整个人都胖了一圈,但是也没有这个孩子胖!

    忍不住地云水溶又开始了念叨,“念念,你再这么吃下去,还得再长多少的肉?今天可是大年初一了,再过一个多星期你可就要开始上学了,你这一副样子去学校想让人取笑吗?”

    一说到上学,陆念念的眼里依旧阴沉一片,她吐出了啃完的鸡骨头。

    “那你可以不要让我去上学,反正我也不爱去学校,那些同学只会笑话我,他们都不跟我一块儿玩!”

    云水溶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下来了,“你乔爸爸每年给你那么多的钱,去这么好的学校里读书,看看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知道要给我们争气?

    你现在还是幼儿园,等之后上了小学,万一考了最后的几名,你这是要给我们乔家丢脸,你知道吗?”

    要是陆萧知道自己的女儿这样糟糕的话,那该怎么办?

    她想了多少的法子想要让陆念念变得优秀,请人教她钢琴,教她跳舞,各种礼仪从小抓起。

    那些她从小学过的,也想着让陆念念一样也别错过。

    可是这个孩子

    让她弹钢琴就跟要切了她的手指一样,每次都必须哭闹一番,到现在一首简单的曲子都不会弹。

    跳舞更是喊这疼那痛的,更是直接坐在地上撒泼。

    除了吃和玩,别的一样都没有兴趣,她都怀疑自己生了一头一无是处的猪!

    陆念念才不领情,“你就是怕给我丢脸,你怎么就不想想你给我丢的脸?”

    云水溶一阵头疼,觉得自己当真管不了这个孩子了。

    索性扔下了筷子,起身朝着房间走去,陆念念哼了一声,直接将云水溶的碗筷抓起砸在了地上。

    碗里剩余的汤汤水水洒了一地,云水溶已经走到了门边听到这声响,以为是陆念念出了什么事情。

    回头看到自己的碗筷被他砸在地上,一张脸立即就变了。

    她两三步走到了陆念念的面前,就是一个耳刮子扫了下去。

    “陆念念,你翅膀硬了,是吗?”

    这一巴掌的力道绝对不小,陆念念直接摔在了地上,虽然小小的人儿胖乎乎的,但是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加上惊吓,顿时就哇哇地哭了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摔的是左边的方向,倒是避开了右边那一地的瓷片,云水溶打下去的时候就后悔了,毕竟易地上的碎瓷片。

    此时听得陆念念哭得大声,云水溶也恼怒得很,朝着林妈方向的方向喊,“林妈,你这个老奴才,就只知道躲在里面吃吃吃,外头都要翻天了,你还不出来吗?”

    林妈正啃着鸡腿,外头的声音这几天她已经听习惯了。

    大人成日里念念叨叨的,小孩子成日里哭哭啼啼的,她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此时听得云水溶的声音,虽然不想出去,但想到现在自己的身份。

    林妈唯有放下了鸡腿,便嚼着肉边起身走了出去。

    看到地上的碎片与那一片狼藉,还有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的陆念念,林妈也很是头疼。

    这个孩子实在太不讨人喜欢了,不过作为佣人,林妈还是很快上前,将倒在地上捂着脸的陆念念扶了起来。

    “哎呦,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躺地上了?咱们快起来,别惹你妈妈生气了!”

    陆念念脸上疼,摔下来的时候屁股也被摔到,她除了哭,看到林妈过来扶她,抬手就将她挥开了。

    “你让开,你这个老奴才,快给我滚出去——啊、啊、啊——”

    林妈看着孩子哭得声音都沙哑了,连忙看向云水溶。

    “陆小姐,这孩子还这么小,可不能动手打,万一她记恨你可怎么办呦!有什么话好好说,小姐她听得懂的!”

    云水溶冷哼了声,不过这个女儿确实记恨上她了,这几天对她可都是一副厌世脸。

    她一心为了这个孩子,可是陆念念理解过她吗?看向了哭得一脸都是眼泪鼻涕的陆念念。

    “你倒是敢摔老娘的碗筷了,那行吧,既然你翅膀都长硬了,那么今晚上你也别想吃了,明天除了喝水,你一口饭都别想吃!”

    正好趁这个时候给她减减肥,都快要胖成气球了,还这么能吃。

    往后她想要靠着这个女儿,嫁个好人家,她也能够享享清福。

    胖成球的样子,有谁愿意要了?

    云水溶很快又看向林妈,“你这老奴才,要是敢偷东西给她吃,我就将你交出去!”

    要不是他们两人惹上的祸端,她现在需要东躲西藏,过个年都过成这样子吗?

    林妈知道云水溶并非与她说笑,很快点头。

    “林小姐放心吧,我一定看好小姐的!”

    没了食欲,屋子里头又是这样一番场面,云水溶转身回了房,不理会陆念念的哭闹。

    看向陆念念的时候,林妈一脸地讨好。

    “我的小祖宗啊,咱们快别哭了,万一哭饿了,可是没有东西吃的,来,我带你去洗澡,洗碗之后就睡觉,别再惹你妈妈生气了。”

    陆念念抽噎着,看向林妈的时候眼里都是恨意,再一次甩开了她的胳膊。

    捂着依旧疼得厉害的脸,朝着自己房间跑去,林妈愣在那边,感叹这孩子是越来越不好哄了!

    只要她别哭哭啼啼什么都可以,她如今落得如此境地,在乡下伺候她们这一对母女,还要被她们嫌弃辱骂。

    大过年的乔家的那些佣人,一个个领着年终奖不知道多逍遥,就她摊上了这一对孽障。

    谁让她现在还得依靠着她们呢,而她还欠了陆小姐一个天大的人情。

    林妈见陆念念回了房,将房门关上,倒是安安静静的。

    她很快将地上的狼藉收拾一遍,又将桌上吃剩的饭菜都端到了厨房,最后将几样还不错的食物端回了房间里,继续吃着晚饭。

    云水溶回到了房间,还有些气愤不平,她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

    看了一眼时间,也还早着呢。

    如果乔崇山这个时候过来,还能好好地陪他一番,于是舒服地躺在床上给乔崇山电话。

    这一次倒是不似之前,每回都要响好久才接起。

    “晴天啊,怎么想着给我电话了?”

    听到乔崇山的声音似乎心情挺不错的样子,云水溶的声音甜腻了起来。

    “这不是想你了吗?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你,崇山,你就不想我吗?我这几天没有你在身边,睡眠好差!”

    那甜腻的声音,让乔崇山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

    他躺在床上,浴室里传来沐浴的声音,那隐约可见的曼妙身姿,更是让他忍不住一阵阵口干舌燥,这个女人对他果然还是有着吸引力。

    “这不是为了你们母女的安全,才忍着没有去见你,晴天啊,我可是告诉你,这几天你少往我这边打电话,等明天我换个手机号你再打给我,警方现在查得严呢!”

    “我知道啊,可就是想你,我有什么办法来控制?乔崇,你什么时候过来看看我呢?”

    她得想法子重新握紧了乔崇山的心,否则等这事情过了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乔家。

    “行,过两天等事情消停些时候,我就去看你啊,你好好待在那里,可别乱走出来,让人看到了,我就是想要保你都难。

    再说这过年的时候,乔家每天都要接待不少的客人,这边现在还有些空不出时间,你在那边想要吃什么,想要用什么,我让管家给你安排过去。”

    看到罗莎莎推开门的时候,乔崇山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个女人果然也是个尤物啊!

    云水溶躺在床上,觉得有些燥热得很。

    “可是我什么都不缺,就缺你呢这么晚了,又是过年,就算将你看得紧,可人家警方也是要过年的,要不”

    云水溶正说着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娇滴滴的声音。

    “乔爷,你跟谁说电话呢?我这边都已经洗好了,嗯乔爷,我这么穿美不美?你看嘛”

    听到这话的时候,云水溶自然清楚对方是谁,目前代替她留在乔家的情妇,罗莎莎。

    要不是发生了这些事情,轮得到她罗莎莎进入乔家吗?这个时间竟然还跟她抢男人!

    云水溶的眼里迸出一股狠戾,回头看她怎么收拾这个女人!

    乔崇山,很快朝着云水溶说道,“行了,等风声过去之后,我就去看你,就这样挂了!”

    “嘟嘟嘟——”

    忙音响起的时候,云水溶才意识到乔崇山为了那个女人,掐断了她的通话。

    他竟然为了一个替身,掐断她的通话,气得她觉得肚子隐隐约约有些疼了起来。

    将手机往一旁扔去,云水溶躺在了床上,心里头还有一股怨气。

    恨不得现在就冲进乔家,去将那只狐狸精好好地教训一番。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在乔崇山的心里,向来是个不争不抢的女人,若是这事情她过于冒然,只怕要让乔崇山对她有别的看法了。

    她只能忍着,甚至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乔崇山面前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

    男人已经快被狐狸精给抢走了,女儿还跟她怄气,云水溶觉得越想越气,这人生都被她过成了什么样子了?

    反倒是简水澜,现在在燕城活得风生水起!

    有丈夫疼爱,儿子漂亮乖巧,身份地位还比她高贵了不少。

    曾经被她踩在脚底下的女人,如今她被这个女人逼迫得,只能躲藏在乡下

    越想越气,肚子也有些疼痛难忍,云水溶抬手抚上了小腹,想着是不是大姨妈要来了。

    可是仔细一想,才发现这个月似乎没有来大姨妈,已经都过去十来天了!

    一个想法在她的心里逐渐形成,云水溶瞪大了双眼,觉得这馅饼会不会掉得太突然?

    毕竟是怀过孩子的女人,她很快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喊来了林妈。

    林妈刚吃过晚饭,正在厨房里收拾,听到声音很快就来到了云水溶的房间里。

    “陆小姐,什么事情嗯?”

    “你马上去给管家电话说我不舒服,就说我好像怀孕了,让他马上告诉崇山!”

    才刚被乔崇山掐断了通话,这个时候,乔崇山可能正跟着罗莎莎那个贱人滚床单呢!

    如果她冒然再将电话打过去,只怕坏了乔崇山的好事,到时候还将怨气发到她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