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你还真将他们母子当成你的妻儿了?
    但是让林妈去找管家,再让管家去找乔崇山,那就不一样了,乔崇山只会认为她懂事。

    林妈看到云水溶似乎挺难受的样子,脸色也有些苍白。

    再加上她所说的好像怀孕了,也有些紧张起来。

    “陆小姐,你好好放轻松,会舒服一些,我马上给管家打电话!”

    几分钟之后,林妈将情况都跟管家说了一遍。

    那边管家满口答应现在就去找乔崇山,毕竟乔崇山的年纪不轻了。

    乔家也已经好些年,没有再添上小少爷、小姐了,所以这事情若是真的,必定要引起乔崇山的重视。

    如果真怀上了,林妈都觉得自己的日子能够好过一些。

    林妈见云水溶脸色还是难看,很快到外头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陆小姐先喝一杯温水,若是很不舒服,要不我先送陆小姐去一趟医院吧,说不定还真怀上了呢!”

    其实也没那么疼,就是有些难受,况且也没见红,云水溶倒也不算太过担心。

    但是她基本上可以断定自己真的怀上了孩子,前段时间乔崇山想要给她一个孩子,所以都没有再采取安全措施。

    她的身子也调养得很好,乔崇山是老了些,但不代表就不会有孩子。

    难得地,云水溶没有给林妈脸色看,她喝了几口水,加上告诉自己要消气,人倒是舒服了几分。

    “不用了,崇山会来看我的,一定会来看我的!”

    林妈立即点头,“乔总当然要来看你的,若是真的怀上了孩子,乔总还不知道要怎么高兴呢,毕竟这可是乔家的孩子啊,有了这个孩子,陆小姐跟小姐说不定很快都能回到乔家呢!”

    一句话说得云水溶心花怒放,她抬手抚上小腹。

    想着里面可能真有一条小生命了。

    果然,过了不到半个小时,乔崇山就来电话了,云水溶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示意林妈去接。

    “告诉他,我十来天没有来大姨妈了,说不定真是怀了孩子,现在难受得很呢!”

    林妈点头,“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林妈上前将手机接起,语气里挺着急的。

    “乔总啊,陆小姐现在难受得很呢,一直囔着肚子疼,我看她脸色都苍白得很,陆小姐跟我说她十来天没有来那个了,可能是怀上了孩子好好好,乔总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林妈结束了通话,脸上都是笑意,云水溶看她那一副表情,知道事成。

    她冲着林妈问道,“怎么样呢?崇山怎么说?”

    她就不相信这个时候,乔崇山还能在罗莎莎的身上不起来。

    林妈来乡下这么长时日了,觉得现在才是她心情最为舒畅的时候,感觉都快要翻身了。

    林妈笑道,“乔总来电,他清楚了状况之后,说马上就会过来,让我好好照顾你,陆小姐,这要是真怀了孩子,往后陆小姐可就要水涨船高了!”

    一切如她所想,云水溶笑了起来,就知道乔崇山是很重视孩子的。

    特别是到了这个年纪的时候,男人就会越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如今乔崇山若是有了这个孩子,那么对他来说一定是极为长脸的事情,乔崇山也会保护好她的。

    刚才还在电话里头找各种借口不能来,现在不是就可以过来了?

    市区到这边的乡下还是有些远的,云水溶想安静一些,就将林妈打发了出去。

    “到外头守着,崇山来了之后就马上带他过来这边,去看看小姐,让她安静一些,别吵到了崇山!”

    林妈很快点头,“我这就去看看小姐睡下了没有,陆小姐也休息一会儿吧!”

    本来想着要见乔崇山,得将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可是这脸上的气色可不能太好了。

    索性就放弃了,只是稍微打了点儿粉底,化了眉,就没有上唇色了,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

    她倚靠在床头,等到都快要睡着了,才听到外头车子的声音。

    是乔崇山来了吗?

    她马上紧皱着眉头,一脸难受的样子,一双手捂着小腹。

    乔崇山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副难受且无助的样子。

    一张脸苍白着,唇上也没什么血色,眉头紧皱,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水,两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小腹。

    “怎么突然疼得这么厉害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

    乔崇山直接走了过来,要将将她抱起的时候,但见她衣着单薄,又从一旁取来一件大衣给她披上。

    “别怕,我马上带你去医院看看什么问题!”

    说着将她横抱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云水溶立即攀住了他的脖子,“崇山,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呢?”

    “你都这样子了,我能不过来吗?先去医院看看怎么回事!”

    “我想可能是怀孕了,咱们前段时日你都没有采取安全措施,怀孕也是正常的

    就是今晚上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疼得厉害,都疼了好几个小时了,还是没有消停下来。”

    云水溶看到一旁的林妈又说,“家里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你照顾好念念!”

    林妈很快点头,“我知道了,家里有我看着就好,陆小姐请放心!”

    云水溶又可怜兮兮地朝着乔崇山望去,“崇山,要是我真怀孕了,肚子这样疼着,你说孩子会不会有个万一啊?我前几天没想这么多,还喝了一些红酒,也不知道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看到这个男人这么快赶过来,还亲自要送她去医院。

    云水溶就知道乔崇山很在乎这个孩子,如果真有孩子的话,这个孩子说不定是乔崇山最小的孩子。

    将来还不是要被千宠万爱,而她这个当妈妈的,肯定得母凭子贵,有这个孩子傍身,她云水溶一定可以活得风生水起。

    乔崇山心里头也乱得很,这要是有了孩子的话,他自然高兴。

    但这女人放在这边安胎他也不放心,可若是带回去乔家安胎,只怕又要惹上无尽的麻烦。

    他这几天也算是忙得焦头烂额,顾家对他并未手下留情,他为了此事已经折进去了不少。

    “别胡思乱想,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检查看看,有了孩子最好,咱们将孩子平安生下来,回头繁华富贵,定然是少不了你们母子的。”

    司机过来打开了车门,乔崇山将云水溶抱了进去,自己也坐在了后面,握着她的手。

    见她的手冷冷冰冰的,又吩咐司机将气温调高一些。

    暗夜里,车子迅速地开离了这寂静的乡下。

    很快出来了检查结果,结果显示,云水溶确实怀孕了,需要保持情绪平稳,否则会有流产的征兆。

    今晚上是动了胎气,云水溶想到今晚上的坏情绪。

    先是被陆念念给气到,后来又因为乔崇山与罗莎莎的破事,她确实是被气到了。

    不过这事情算是因祸得福,否则怀孕一事,她估计还得好些天才能意识到。

    有了这个孩子之后,云水溶都觉得自己的运势要起来了。

    看到检查结果,乔崇山特别高兴。

    一会儿许诺要给她买别墅,一会儿要给她买豪车,各种名牌让她尽情挑选。

    毕竟这可是他的孩子,虽然儿女有不少,但这孩子可是他最小的孩子。

    云水溶被乔崇山逗得呵呵直笑,整个人的情绪都好了许多,肚子也舒服了

    不过在乔崇山的面前,还是装得一副柔弱不堪的样子。

    这个时候她才不会傻傻地将乔崇山放回去,那还不是便宜了罗莎莎。

    万一罗莎莎使了什么手段,也怀上乔崇山的孩子,她与罗莎莎还有得撕呢!

    医生建议云水溶留院观察,没什么异常等明天再出院,云水溶自然求之不得。

    卧在病床上打着点滴,整个人看起来尤其脆弱。

    她拉着乔崇山的手一脸的不舍,声音都透露出一股虚弱的味道,“崇山,你回去休息吧,平日这么忙,今天又是大年初一。

    晚上还是在乔家过比较好,我留在这边,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找护士就可以了,孩子一定会平安的。”

    乔崇山本来也没打算留下来,但是听到云水溶这么说还真有些动心了

    这肚子里怀的可是他乔崇山的孩子,胎儿还这般小,加上今晚上动了胎气,他若是走了,孩子出了什么意外,还真不放心。

    “行了,晚上我就留在这边照顾你们母子,等明天检查后要是没什么异常,在带你们出院,已经不早了,你早点儿休息!”

    云水溶一脸的感动,“可是毕竟是医院里,你晚上怎么休息呢?”

    乔崇山看了一眼一旁的沙发,“我在沙发上睡一晚就好,别说话了,早点儿休息。”

    “嗯,我知道了,崇山,你对我真好!”

    不管这么说,乔崇山在一些事情上对她还是不错的。

    云水溶松开了乔崇山的手,轻抚还平坦的小腹,她知道乔崇山希望这一胎是个男孩。

    她也希望自己能够争气一些,给乔崇山生个儿子,她头一胎是个女儿,接下来也该是儿子了!

    **

    应寒已经从朗月那边得知了顾琉笙已经与顾夫人,断绝了母子关系。

    甚至顾夫人还被驱赶出顾家的情况,倒是有些诧异,毕竟顾夫人可是顾琉笙的母亲。

    从当初顾琉笙对待琉璃一事,他可以断定顾琉笙是个念旧情与亲情的人。

    如今与顾夫人断绝了母子关系,怕是他在不得已才做出的决定。

    薛予凝那边倒是一直都没有动手的迹象,也不知是惧怕顾家的势力,还是正在筹谋着。

    而乔家的事情,他也从朗月那边了解到一个详细情况。

    顾家确实不可能让乔家在头上兴风作浪,所以顾琉笙想要乔家在城西的那一块地作为赔偿,倒也无可厚非。

    否则,乔家怕是要认为顾家好欺负,谁知道下回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看样子乔家已经算是受到了重创,但一直没有想要吐出城西的那一块地,乔崇山应该舍不得了。

    所以目前的情况只能说明是在硬撑,之前派了人跟踪简水澜母子,之后被朗月收拾。

    只怕后面还有一些招数,专门是来对付简水澜母子俩的。

    这乔崇山是个狠辣的人,加上他从朗月那边得知当年被通缉的云水溶,化名为陆晴天,成为乔崇山的情妇。

    而这云水溶也是个毒辣的人物,只怕这两人凑在一起对付简水澜他们。

    这一次来到燕城,应寒并没有带人,单纯地想要依靠警方查找云水溶的下落,怕是不容易,还得依靠一些别的势力。

    但顾琉笙已经派了人去寻找,却到现在还没有云水溶的下落。

    这突破口还得从乔崇山那边下手,他想了想拨通了淮城那边的电话,派几个人过来协助调查。

    为了他们母子的安危,云水溶必定连根拔起,而乔家也必须进行打压!

    应寒讲电话的时候,南宫玖就在房外,他靠着门边的墙壁将应寒的通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待到电话结束之后,他来到门边,笑看着屋子里的人。

    “你还真将他们母子,当成你的女人与儿子了?这事情若是顾总知道,怕是要吃味的,你这是在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呢!”

    应寒收起了手机,冷哼了声,“我做我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倒是南宫家主是不是在这边过于无聊,若是如此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订张机票让你飞回淮城,不过

    毕竟是大过年的,南宫家主也算是华人,是不是也应该飞回l国,陪着南宫小姐过年?”

    “我倒是不认为南宫珮看到我会高兴,她独自在南宫山庄没有人管着她,还不知道多么逍遥。不过如果木少主想要去我南宫山庄过年倒也不错!”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时间,“又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了,你我都不会下厨,不如去顾总家蹭饭?我记得早上在那边吃过早饭的时候,顾少夫人倒是有邀请过你我!”

    自从来到这边,基本上是一日三餐都在楼下吃了。

    据说应寒也会下厨,虽然尚未吃过,但他的厨艺估计让人不敢恭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