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他作为男人过于弱鸡了
    虽然简水澜与顾璟的接触不多,然而有了顾晋晗这个先例,他不得不防!

    而且,顾璟可真要比他小了好几岁,甚至比简水澜还要小上一两岁。

    想到此,看向顾璟的时候,眼底就有了敌意。

    顾璟也看到了来自顾琉笙眼底的敌意,他喝了口汤,沉默了几秒钟的时间,才点头。

    “大哥,我我想知道怎么联系上暗中保护小昕的朗月小姐?”

    过去看到朗月的时候,他倒是没什么心思,然而除夕那一晚上看到朗月之后,他到现在一直都念念不忘。

    他想,这大概就是喜欢吧,但如果想要联系上朗月,也只有先找上顾琉笙。

    朗月

    好吧,顾琉笙承认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看上他的女人,别的女人全都好说!

    简水澜也没想到真被自己猜中了,“没想到你倒是看上了朗月,眼光不错啊!”

    朗月才在他们面前出现过几次,而且每次出现的都极为短暂,而顾璟的注意力倒是都在朗月身上。

    既然简水澜都说了顾璟的眼光不错,顾琉笙自然也得认可她的眼光,但还是装傻。

    “你找朗月做什么?莫不是你也打算让朗月保护你?最近惹上麻烦了?朗月是鬼门关的人,在鬼门关排行第二,如今她被安排过来暗中保护小昕的周全。

    你若是想要聘请鬼门关的人,我倒是可以跟他们说说,除了朗月以外,还有别的不错人选,最重要的是那些都是男人!”

    看到顾琉笙装傻的样子,简水澜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很明显顾璟找上朗月便是为了追求,说白一些就是为了谈恋爱。

    让鬼门关的人安排个男人给他,这是要做什么?

    顾璟很快摇头,“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想我挺欣赏朗月的,想要认识她!”

    简水澜看到顾璟那羞红的脸,觉得这个弟弟还真是清纯呢。

    顾琉笙过去要是能够这样,而不是事事厚着脸皮,估计会更可爱一些。

    “我这边可不是什么婚姻介绍所,你想认识人,我就要给你安排!”

    顾琉笙直接拒绝,如今朗月负责他宝贝儿子的安全,才不会让朗月在这个关头分了心思去想别的。

    简水澜没想得那么深,笑道,“你想要朗月的联系方式倒也不是不行,就是怎么也得朗月同意愿不愿意给你,这事情也着急不来,回头我问问她,要是愿意的话,我再将她的联系方式给你,如何?”

    简水澜一想向来冷漠的朗月,还真有些不清楚朗月愿不愿意。

    顾璟自然清楚这事情确实着急不来,很快点头,冲着简水澜一笑。

    “那多谢大嫂了!”

    既然他大嫂都答应了,那肯定不会让他失望的。

    如果没有要到朗月的联系方式,他再想别的法子。

    顾琉笙给简昕夹了菜,又替他擦掉嘴角的油腻,这才看向顾璟。

    “可我记得你母亲更希望你将来所娶的女人是名门闺秀,可不是喜欢打打杀杀的女人!”

    顾四夫人也是个嫌贫爱富的女人,旁人如何她都无所谓,然而自家的媳妇,怕还得千挑万选的才能够入得了她的眼。

    顾璟沉默了一会儿,但是眼底一片清澈与坚定。

    “只要是我所喜欢的,不管她是名门闺秀,还是打打杀杀的女人,我都会跟家里人争取到底,就如

    当初大伯母不也是很不喜欢大嫂吗?可是大哥不也是一直坚持到底,将来要跟我过一辈子的是我的妻子,并非是长辈!”

    这一刻,简水澜倒是有些欣赏他,自己的婚姻就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按照长辈的喜好,让他们来安排。

    到时候毁了自己,也毁了对方的幸福。

    “那就先说服你母亲吧,到时候你母亲若是将矛头往我这边指来,我可是不会轻易饶恕的!”

    顾琉笙将后果先说在前面,顾四夫人虽然不至于像薛予凝那般。

    但不讲理起来,也足够让人头疼,否则他四叔也不可能让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顾璟轻轻颔首,“大哥,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他将碗里的汤喝完,又说,“今晚上我便是为了此事而来,大哥、大嫂家里还有客人,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冲着一屋子的人打过了招呼,又揉了揉简昕柔软的头发,顾璟很快就离开了。

    顾璟离开之后,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其实顾琉笙看到南宫玖的时候,很想问问他跟应寒两人目前的相处到了哪一阶段。

    但是碍于简水澜在场,还真不好问出口。

    若是简水澜知道南宫玖对应寒的想法,估计还得跟他闹翻了!

    所以这事情,他就算知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简昕将碗里的汤喝完了,觉得肚子里再不能装下任何东西,这才擦了下嘴巴,而后看向顾琉笙。

    “爸爸,璟叔叔是不是想要让朗月阿姨给我的婶婶啊?”

    “你想让朗月阿姨给你当婶婶吗?”顾琉笙反问。

    简昕想了想,倒是很快点头了。

    “让朗月阿姨给我当婶婶也是可以的!”

    顾琉笙很快出声,“朗月,出来吧!”

    阳台的门被推开,朗月面无表情地走来,眼尾瞥了一眼南宫玖,带着一股敌意,但很快将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身上。

    “顾总,有何吩咐?”

    “你觉得顾璟如何?”

    顾琉笙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朗月轻蹙了下眉头,反问,“不知顾总指的是哪一方面?”

    顾琉笙看了一眼朗月,别看这个女人弱弱小小的样子,爆发力确实不容小觑,否则他当年也不会找上她暗中保护简水澜。

    “每一个方面!”

    朗月听到这话,站在距离他们两米左右的距离思考了下,神色带了几分认真。

    “作为顾家人是不差的,但作为男人过于弱鸡了!”

    弱鸡?

    简水澜不可置信地朝着朗月望去,“顾璟什么时候弱鸡了?”

    看起来高高大大的,也特别帅气,顾家的基因摆在那里,顾璟不可能偏离太大才是。

    朗月淡淡地出声,“他不是我的对手,三招必败!”

    这难道不是弱鸡吗?

    顾琉笙有些同情顾璟了,被自己所喜欢的女人评价为弱鸡。

    幸好顾璟先走一步,不然听到这话,别说今晚上失眠,估计往后每天每夜都得失眠。

    南宫玖轻笑出声,也有些同情刚才那个年轻人了,弱鸡

    这个女人的嘴巴还真不留情面啊,果然是鬼门关的人!

    简水澜也挺同情顾璟的,以顾璟的身份青睐他的女孩应该有不少,然而看上了朗月。

    对于朗月来说,不能打那就是弱鸡了!

    于是她觉得自己应该替顾璟说点儿好话,“男人也不一定要看能不能打,我觉得顾璟为人处世加上工作能力,还有家庭背景都是挺好的,在燕城也算是个人物!”

    怎么到了她这边就成为了弱鸡,其实女生很多都喜欢顾璟这样的人。

    朗月不解,“”

    刚才顾璟过来与他们说了什么,朗月在外头并没有听到具体的。

    看到朗月不解的样子,简水澜觉得顾璟这事情还真有得琢磨。

    估计朗月也从未接触过感情的事情,所以这事情还得说直白。

    “顾璟喜欢你啊,他想要你的联系方式,如果方便的话,能将你的联系方式给他吗?我觉得顾璟也是个挺可靠的人,再者,你的年纪也挺适合的!”

    南宫玖见简水澜将话说得这样直白,低低一笑,将汤里的一块骨头夹到碟子里,一口口将汤喝完。

    这夫妻俩这是打算当起媒人了?

    能不能也帮他一把呢?

    却见朗月蹙了下眉头,眉目依旧淡然。

    “我只知道我目前的任务,就是保护好顾小少爷的安全,别的对我来说,不在工作范围之内。顾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撤了!”

    顾琉笙轻轻颔首,对于朗月的表现还算满意,工作的时候就少与感情掺和一起。

    朗月得到他的许可,很快朝着阳台的方向走去,阳台一关,身影也消失。

    简昕从刚才朗月出现的时候,就有些震惊了。

    此时他们大人的话题一谈完,立即问道,“爸爸,朗月阿姨躲哪儿去了?”

    “你朗月阿姨是鬼门关的人,她最善于隐藏,只要她想隐藏的就没有隐藏不了的。”

    顾琉笙看到简昕眼里的惊奇,又问,“怎么,你有兴趣?”

    简昕很快点头,“朗月阿姨好厉害的,不过算起来,木叔叔才是鬼门关最最厉害的!”

    顾琉笙觉得不能让应寒继续在简昕的心中膨胀,“嗯,爸爸会比你木叔叔更厉害一些!”

    “我知道的,那时候就是爸爸去救的木叔叔,我都知道呢!爸爸最最最厉害了!”

    所以简昕看向他父亲的时候,眼里都是晶亮的。

    嗯,还不错,比起应寒多了一个最字,这已经算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了。

    **

    收到云水溶被转移到乡下居住的时候,宋微立即派人过去,甚至随后也出动了警方。

    然而,却在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之后,但已经人去楼空。

    他们直接闯入了屋子,发现有居住过的痕迹,很显然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不过这也证明了乔崇山有窝藏通缉犯的嫌疑,宋微见关于乔家与云水溶的事情,一直拖了好几天都没有解决,也有些不耐烦。

    派了人追查云水溶母子的下落,还安排了人跟踪乔崇山。

    若不是手里还有事情需要他忙着,他都想亲自去追查云水溶的下落了。

    顾琉笙收到宋微的报告,脸色有些阴郁。

    “既然现在乔崇山还不着急,那么就弄点儿让他着急的事情,告诉他城西的地,我现在看不上了,这一次我要乔家在燕城无容身之处!”

    真以为他顾琉笙好惹的,既然之前的几次打压都让乔崇山不看在眼里,那么这次就玩大的。

    看他到底是想要乔家,还是想要护着那个女人!

    “既然顾总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一定好好实行,放心吧,这一次我一定让乔崇山后悔!”

    既然这么护着那个女人,那肯定是要付出一点儿代价的。

    他倒是想看看等到乔崇山成为穷光蛋的时候,云水溶离弃他的时候,乔崇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的脸色还有些难看,简水澜榨了三杯果汁端到了餐桌上,看到他脸色那么差,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了?看你气成那样,还是身体不舒服?”

    顾琉笙将表情收敛好,抬手一摸自己的脸,随即将手机收起,朝着简水澜走去,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

    “其实也没什么好气的,就是本来已经有了云水溶的下落,然而等我们的人找到的时候,人去楼空,被他们先了一步。既然如此,只好拿乔崇山开刀,最好让他主动交出云水溶。”

    上回南青岳没有扳倒乔家,这一次他就看看乔崇山能不能从他手里逃过一劫。

    简水澜端起果汁喝了一口,是蜂蜜百香果,味道甘甜馥郁。

    她将百香果的籽吞下后,才说,“云水溶也算是真有本事,能让乔崇山这么一个人如此护着她,要说乔崇山的情妇可是不少,然而却能让云水溶带着女儿入了乔家,这一点倒是真随了她的母亲蒋芹芹。”

    别的不说,云水溶在一点,真的将蒋芹芹的本领学了个通透,可惜的是,她依旧是个情妇的身份,并非正室。

    要知道当初云盛为了蒋芹芹,可是直接跟她母亲离婚的。

    将喝过的蜂蜜百香果放到顾琉笙的唇边,顾琉笙一见如此,立即凑了过去,喝了一口,觉得甘甜解渴,随即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

    “大概也就云水溶觉得当了情妇,还沾沾自喜。”

    刚才想到正室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一事。

    “对了,乔夫人不是还在吗?甚至他们都没有离婚,不如让乔夫人知道乔崇山为了一个女人,即将败光乔家的家产,甚至还不惜为了女人惹上顾家,我想乔夫人为了自己的优渥的生活,也会介入此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