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老婆,我对你绝对忠诚,我发誓
    说到这里,简水澜笑了起来,转过身认真地盯着顾琉笙看。

    “找情妇这事情,也许乔夫人比我们更有经验。当然了,顾琉笙,我告诉你,可别让我有这样的经验,否则我带着你儿子远走高飞!”

    前面的话,顾琉笙还是认可的,并且发现自己与宋微确实是忽略了正室这一号人物,然而后面的话让他有些头皮发麻。

    “老婆,我对你绝对忠诚,我发誓!”

    “男人的誓言我可不怎么相信的,况且没什么!”

    本来想说过去顾琉笙还曾不信任她的话,但毕竟过去那么长时间。

    且现在他们母子都已经回来了,再提起那些不过是让彼此都不好受罢了。

    再者琉璃也已经受到惩罚,扯着过去不放,何必呢!

    一句况且,又一句没什么,联系上下文,顾琉笙多少能猜测缘故。

    他抿了下唇,有些不高兴,然而她只是想起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心里虽然不好受,但起码也知道简水澜,这是打算将过去的事情放下了,所以觉得没有必要再提起。

    那么多年前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然而他也知道这已经是伤疤。

    就算掉了痂,但是疤痕还是存在的,不过如今已经不再妨碍他们。

    他相信有朝一日,简水澜一定能够放下。

    这个疤痕,也会随着时间的长久,越来越浅淡,最终消失无踪。

    “我会让人去联系乔夫人,让她知道这事情,到时候我们看着他们内乱就好。”

    当乔崇山内忧外患,他就不相信,还能护着云水溶不放,就算感情再深,然而乔崇山的情妇不少。

    “嗯,我跟小昕也会注意安全的,还有你自己也是,虽然你能打,就担心乔崇山有什么卑鄙的手法!”

    她笑了下,从桌上取过一杯蜂蜜百香果递给他

    “喝了,我去画室看看小昕。”

    这小子最近似乎挺喜欢画画的,在里面一待就是一两个小时。

    不过她看得出来简昕对色彩还挺有天赋的,小小年纪画出来的色块并不死板,反倒有些灵气。

    所以这是在关心他?

    顾琉笙接过她递来的杯子,见简水澜端起另一杯蜂蜜百香果,朝着画室的方向走去。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对于现状,其实真的很满意了。

    **

    之后的日子,因为画廊的手续已经办理好。

    简水澜从得到画廊之后,就已经开始设计画廊的构图。

    过年没什么事情,她除了照顾简昕,基本上空闲时间都在构思。

    而秦筝这几年都在打理画廊,对于画廊也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所以这一次新的画廊,也参考了很多秦筝提出来的意见。

    在与秦筝交谈画廊的事情,她发现秦筝在这一方面已经掌握得很全面了。

    所以与秦筝合作,她虽然出了资金,然而秦筝的管理绝对比她更好。

    醉桃源画廊在秦筝的手里,短短几年时间,已经成为燕城最好的画廊了。

    而且,与他们签约的画家越来越多,画廊如今也多了选择,挑选的作品都是最好的。

    秦筝在老家一直休息到大年初六,初七就飞回了燕城,还带着容昭熙也一块儿飞回来。

    容昭熙过年这些天直接将父母兄长抛弃了,一直都窝在秦筝的老家晋城。

    秦父与秦母很喜欢容昭熙,所以过年那些天,秦筝一直都觉得容昭熙,才是她父母失散多年的儿子。

    总体来说,回到晋城的那一天,她就失宠了,容昭熙得宠还不停地跟她炫耀。

    气得秦筝在老家又跟他吵了一架,结果就是她被秦父秦母轮流教训了一番。

    而容昭熙最高兴的还是在秦家也拿到了红包,甚至比秦筝拿到的红包还大了一倍。

    画廊是初九开始上班,秦筝回来也没去画廊,而是带了一大箱的晋城特产来到了西江月圆。

    顾琉笙初五就开始上班了,这两天因为事情不少,所以基本上都是早出晚归。

    但中午还是会抽一个小时,回来陪他们母子吃饭,只不过吃过了午饭连休息都没有,就又回了公司。

    简水澜看到那一大箱子的特产,很快就将上面的透明胶带撕了开来。

    看到里面都是她爱吃的东西,立即就抱住了秦筝的脖子。

    “还是你最懂我啊,回去之后都能给我带这么多的特产过来,还都是我最喜欢吃的!”

    她很快松开了秦筝,直接撕开了一包,啃了一口鸭脖。

    秦筝看到她也高兴,“好些都是我妈给准备的呢,我妈说等这些吃完了,她再给我们邮寄!”

    而后目光在屋子里一扫,没看到任何人,便问他,“顾总跟小昕不在家吗?”

    简水澜吐出了一块骨头,又啃了一口,口齿不清地出声,“他这几天忙着呢,都在公司!小昕在画室玩!”

    而后冲着画室门喊了声,“小昕,过来,你秦筝阿姨来看你了!”

    没一会儿画室的门被打开,从里面探出一颗漂亮的小脑袋。

    秦筝看到是秦筝,也很高兴,冲着她跑了过来。

    秦筝本来想抱抱他的,再看到他双手上的颜料,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简水澜看到他手上衣服上甚至脸上也沾有颜料,翻了个白眼,拉住了简昕的胳膊。

    顺手将啃了两口的鸭脖子往桌上一放,看向秦筝。

    “你自己去洗点儿水果吃,我去给他洗洗。”

    秦筝很快掏出了手机,给简昕这一身都是颜料的拍了个特写。

    “ok,你带他去洗洗吧!”

    给秦筝将脸上与手上的颜料清洗干净,又给他换了一件毛衣,将衣服往篓子里一扔,就带着他回到了客厅。

    简昕看到她很快喊了一声,“秦筝阿姨,新年快乐!”

    “惦记着我的红包吧!”

    秦筝今天过来除了给简水澜送特产之外,还有就是给简昕红包。

    她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厚厚的红包递给了简昕。

    “新年快乐!这可是咱们第一次一起过年!你容小叔叔的红包,下回看到了他再给你!”

    在她老家混了这么多天,容伯母想念小儿子,所以让他一回到燕城就先回去容家了。

    本来也让她一块儿去的,但她想着晚上再过去吃晚饭。

    简昕收到了红包,特别高兴,这几天他分别收到了几个叔叔的红包,一个个都是极厚的!

    “谢谢秦筝阿姨!”秦筝阿姨的红包捏着就有分量,看来也有不少呢!

    简水澜看到红包的厚度,笑了下。

    “你还跟我们这样客气,小孩子的红包,就是图个高兴,就像我给他的也就220元,还算是比去年涨价了的!”

    “没事儿,等我将来生了孩子,你再给我包回来!”秦筝一脸的傲娇。

    这一番话,简水澜立马一脸的狐狸,直盯着她平坦的小腹看。

    “你该不会有了?”

    毕竟这都跟着回去过年了,过年那样的气氛,说不定还真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秦筝瞪了她一眼,“说什么呢,我岂会是那样随便的人,他去我们家多少天,就睡了多少晚的沙发。

    别说我不愿意,我爸爸妈妈的思想也算是保守的,虽然是认可了这个未来女婿,但也不可能让他去我房里睡觉呢。

    我妈可是还告诉我了,说自己还没决定好,可别随便,将来要害了自己的,我跟容昭熙可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

    虽然亲亲抱抱牵个小手是有的,但还真没有到了那一步。

    虽然有些时候容昭熙也一脸要憋不住的样子,到底最后还是憋住了。

    再说了,她也已经跟容昭熙说好,如果真要发生关系,那必须等到领证之后,否则休想。

    而容昭熙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最近正催她领证呢!

    只是她还真没想这么快就跟容昭熙去领证,毕竟与他才交往多长时间。

    而且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是在吵架,还是为了纪晓晓那一事。

    她就想着要结婚,起码得再过个一年半载。

    简水澜撇唇,又将刚才的那一包鸭脖子拿起来啃,还不忘撇唇,一脸嫌弃地看着秦筝。

    “还不是你说了将来等你生孩子,我误会了也是挺正常的!

    不过你的想法不错,你妈妈的想法也好,确实不能这么轻易将自己交出去,我跟你说啊,男人就是越得不到才越去珍惜!”

    “顾总也这样?”

    秦筝好奇,她倒是觉得顾琉笙是那种得到,与得不到都会去珍惜的人。

    “这”

    简水澜被问住了,随即吐掉了口中的骨头。

    “我就是这么一说,不少男人不就是这样的吗?顾琉笙要是敢这么做,反正我也不怕他,大不了我再带着简昕回去淮城。”

    在淮城,他们母子过得多么自由啊。

    一回到燕城,还惹了这么多麻烦,出个门都担心被害。

    简昕一听到要扔下爸爸回去淮城,立即就紧张了起来,拉住了简水澜的手。

    “妈妈,爸爸才不会不珍惜呢,咱们可别扔下他回去淮城啊,要回去淮城也要将爸爸带上!”

    看到简昕紧张的样子,简水澜蹲了下来,揉了下他的脑袋。

    “放心,你爸爸不犯错,咱们就不扔下他,所以,由你来监督啊!”

    简昕立即点头,“知道了,我会监督爸爸的,不会让别的小孩抢走爸爸的!”

    “行!你自己去房间里玩,妈妈跟你秦筝阿姨说点儿正事!”

    大人的话题,他小孩子也没兴趣去听。

    只要不是要扔下他爸爸,什么都好说,于是简昕抱着红包,欢欢喜喜地回了房。

    小昕回去了房,秦筝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

    简水澜不明所以,没有接过,只是看着秦筝递来的银行卡,“这是做什么?”

    见简水澜没有收下,秦筝将手里的卡往她面前一推,笑道,“我知道想要买下艺术西区那一处店面,肯定要花不少的钱,我也知道你并不缺钱。

    不过你既然说了那画廊也给我一半,那么买店面的事情,我肯定也要投资一些进去,我现在钱不多,这里面只有80万。

    我这几年存了一些钱,还有一部分是我爸妈知道这事情,坚持要拿出一些给我,你收下吧!”

    简水澜看着那一张卡,但并没有接过,她知道80万对于秦筝来说,并不是小数目。

    秦父秦母都是学校的老师,虽然工资不少,但是他们俩领的就只有工资,并无别的收入。

    拿出这些钱之外,还得给秦筝留点儿钱准备嫁妆,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两年的事情。

    她将银行卡推到了秦筝的面前,“我说了这醉桃源画廊过去,若不是有你在管理,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呢,再说了,醉桃源画廊你打理得很好。

    接下来还需要你,我买下店面,对我来说,并不亏,这里面动用到的钱,有一部分都是醉桃源画廊这些年来赚到的,而这些钱还是你给赚来的!”

    秦筝撇了下嘴,“得了,若是我不管的话,顾总也会去管的,醉桃源在顾总手里,只会更好。

    你的地方,顾总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再说画廊能有几天的成绩,有很大一部分还是因为顾总的关系,每年多少人过来买画,还不是因为这地方严格算起来也是顾总的。”

    “什么严格算起来是他的?现在就是我们的,除了那地方是他的,别的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钱我不能收,再说了,医术西区的那一处店面,我都已经全额付款了。”

    这钱收下,也是扔到她口袋里面,而她现在不缺钱用,放在她这边也是便宜了银行。

    秦筝还是不肯白白占这个便宜,“你就当收下,让我安心,我可不能平白无故得了你这么多的东西,虽然咱们认识这么多年,彼此是什么人也都了若指掌。

    但是所有的钱都是你投进去的,这让我觉得是在占你的便宜,水澜,你就收下吧,我这钱不多,但算是我的心意!

    不然的话,你所说的那一半要给我,我也不敢要的,我可是做足了给我们的事业献身的准备!你看我都为此,拒绝了容**oss的邀请,不去给他当秘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