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美丽的简小姐,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简水澜见秦筝是铁了心地要给她钱,而且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好再推,于是将那张银行卡收起。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收下,什么时候你需要用到钱,你尽管跟我说!”

    秦筝这才满意了,“这才对嘛,咱们这事业肯定要干得红红火火的!对了,你之前在电话里说画廊那边的设计已经差不多了,拿出来我们再一起研究研究!”

    “你等下!”简水澜朝着画室走去,从一堆图纸里面,取出几张图纸出来。

    来到客厅,秦筝接过图纸认真地看了起来,图纸上除了平面图,还有3d效果图。

    等到将三层楼的图纸都看完之后,秦筝点头。

    “我觉得很不错,而且你这个想法我觉得挺好的!”

    秦筝指向了图纸上的一处半面墙,“这地方太大,看起来很空旷,你在这里加上这一半面墙壁,我觉得挺好的,可以省位置,两边都可以多挂好些画呢,而且空间大又过于空旷,走在里面还会有回声,这样子隔开,倒是挺好的!”

    3d效果图做得很仔细,细节上也没放过,秦筝看完倒是没发现需要再改的地方。

    “我觉得这样就可以,接下来可以安排开工了!”

    “开工需要请的人我都想好了,当初醉桃源那边的工人就很不错,我到时候联系下宋秘书,让他帮忙再将人给请过来!”

    当初那些人也就是过来凿她家墙壁的人,速度确实很快。

    “嗯,有什么需要的你再告诉我一声!”

    秦筝一想她给的那80万还是太少了,这三层楼装修起来需要的钱,就不止80万了。

    不过她手里头,现在还真没有过多的钱,只有劳动力了。

    简水澜收起图纸,“没问题,这几天先休息吧,等初九那边的画廊开工,你先忙那边就好,这边等到装修好还要一些时间。

    不过到时候艺术西区那边需要不少的画,这期间你可以先收集一些不错的画,等到时候放在新画廊那边。

    我之前有遇上封老师,他那边也有一些学生画作不错,我是打算到时候给空出一块地方,展览学生的画,价格可以不用太高!”

    “封老师那边的学生我也看过画了,确实挺不错的,封老师还是很可靠的,这些年跟他合作,没少从他那边拿画,而且每张他送来的画,都是经过他肯定的。”

    说到这里,秦筝话锋一转,“你说封老师到现在都尚未结婚呢,他本来就比我们大上几岁,他这是打算做什么?”

    “大概就是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很难吧,不过封老师不管是容貌还是才华,都很优秀”

    秦筝打断了她的话,“那你说说如果当初你没有跟顾总结婚”

    说到这里,秦筝突然意识到这是西江月圆,家里还有个简昕。

    所以她将声音压得很低,“会不会跟封老师在一起啊?”

    当初封老师对简水澜的特别,她这个好朋友,可是看在眼里,那简直不是老师对待学生的态度。

    她甚至都要怀疑他们,会不会来一场师生恋了。

    谁知道毕业没多长时间,简水澜就急匆匆地跟着顾琉笙领证了,这简直就是杀封老师一个措手不及呢!

    简水澜直接就笑了,“封老师帮我那是因为我的他的学生,再者当时我身上真没多少钱,我妈给我留下的房子虽然价值不少,然而我肯定不能够将房子给卖了。

    每年的学费,还有生活费,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压力,封老师看我那么辛苦,能够赚外快的时候,他才都会喊我!”

    真的只是这样吗?

    秦筝还真有些不大相信,毕竟封老师对她真的跟别的学生完全不同。

    不过简水澜都已经结婚多年,孩子也那么大了,顾琉笙对她挺好,没必要再纠结这些。

    “对啦,应大男神不是也回来了吗?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在不在家里,要不要我们去我去给他拜个年!”

    都好久没有看到应寒了,还真是万分想念,而且南宫家主也来了。

    那么貌美如花的一个人,怎么也得去瞧瞧,再拍个背影什么的,最好不过了。

    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一脸的遗憾。

    “出门了尚未回来,大概要吃过晚饭才回来!”

    秦筝一番白眼,晚上她还要去容家蹭饭呢,又一次生生错过了男神。

    不过今天见不着,明天她再过来一趟,总该能见上的吧!

    **

    一眨眼的时间,就到了元宵这一天,因为要让简昕认祖归宗。

    也借此机会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孩子是他们顾家的子孙,是顾琉笙的儿子。

    所以这一次宴请了燕城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

    只不过这一次乔家的人一个也没有宴请,除了已经跟顾家摆明了脱离乔家的乔崇山的女婿一方。

    如此一来,已经足够摆明了顾家与乔家决裂,那些过来参与宴会的人,也该清楚将来要站于哪一边。

    不过顾家与乔家放在燕城,明眼人当然是选择站在了顾家这一边。

    为了表示对简昕的重视,这一次的宴会在顾家老宅举行,由顾安歌与华楚楚负责。

    知道这一次的宴会顾老爷子特别重视,虽然时间给的不够充足。

    但他们夫妻两人过了大年初三,就开始着手琢磨,也请了最好的礼仪公司过来布置。

    简昕穿着小西装,系着领带,看起来特别帅气。

    顾琉笙与简水澜也是经过仔细打扮的,一家三口放在一起,足够让人垂涎他们的颜值。

    特别是简昕看起来就像个顾琉笙小翻版,一眼就能够看出是他顾琉笙的儿子。

    宴会已经开始,主持人先致辞一番,顾老爷子心里特别高兴也上去致辞了几句。

    顾琉笙作为简昕的父亲,虽然不爱参与宴会,更别想让他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那么大一群人说话。

    但这一次为了体现自己有多么宝贝他的儿子,也上台致辞了。

    来此的人对于简昕是各种羡慕,毕竟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注定要富贵一辈子。

    更甚至,将来顾家掌权人,基本上没有悬念地就是简昕来继承了。

    也因此,来参加宴会的人也都是人精。

    不夸旁的,只夸着顾琉笙的儿子继承了顾琉笙的容貌,将来定然也是个人中之龙。

    还夸着简水澜漂亮贤惠,都说顾琉笙好福气。

    顾琉笙自然也清楚他们的想法,不过妻儿被夸,他心里头高兴,而且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有些想要攀附顾家的人,又正好有孩子的,与简昕的岁数相差不大,都直接连同孩子也带了过来。

    甚至喊了自家孩子去跟简昕玩,特别是家里有闺女的。

    将来若是能够与简昕相处好,说不定长大后还能嫁入顾家,那么可是为自己家争光。

    宴会期间,简昕毕竟只是个小孩子,一开始还觉得新奇,乖乖跟在爸妈的身边。

    后来就觉得没趣,拉着顾源玩自己的。

    “这边太吵了,我们找个地方自己玩去!”

    顾源当然事事都听简昕的,“走,我们去爷爷的园子里,那边可以踢球,平日里爷爷都不让人过去的,今天虽然人多,但他们不会去爷爷的园子里,我房间里有足球,我们去玩。”

    男孩子都喜欢玩球,简昕也不例外,两个人很快走出了大人的视线。

    所以当客人的孩子们,四处找简昕与顾源的时候,都没有找着人。

    简水澜正跟在顾琉笙的身边应酬,接受着客人的赞美,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笑容。

    目光不忘搜寻简昕的身影,却没有找到他,也没有找着顾源。

    估计这两个孩子嫌弃这边无聊,自己玩自己的。

    想到还有朗月暗中保护,而且这里还是顾家,简水澜也就没有多想。

    一身盛装打扮的秦筝,听到音乐的时候,看到不少情侣都走到了舞池跳舞,她拉了下身边正跟人交谈的容昭熙。

    “要不要去跳舞?”

    她本来是不想跳的,但是想到今天自己打扮得这样得体美丽,与那些名媛闺秀也没什么差别。

    更甚至还真不怎么输给她们,所以怎么也得让周边的人看看她的美丽。

    若不是场合不适合,她这个时候都想掏出手机,给自己来几张自拍!

    佳人邀请,容昭熙自然欣喜答应,绅士地伸出了手。

    等到秦筝将手轻轻搭在他的掌心上,低头吻上他的手背,而后带着秦筝朝着舞池的方向走去。

    远远喝着香槟的容承祯看到这一幕,不禁一笑,这小子倒是会讨得心仪之人的欢心。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容昭熙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过去哪个女人想要靠近他,不是被他恶言赶走。

    就算是最为坚持不懈的纪晓晓,但现在也只有死绝了这一条心思。

    南青岳看着舞池上的翩然起舞的人群,看向了身边的苏焕。

    “要不要也去跳支舞?”

    苏焕白了他一眼,“别,我担心顾老爷子心脏不好,血压高!我爸妈也在呢,得给他们点儿面子!”

    顾老爷子对他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就因为他性向问题,曾经还担心他会染指顾琉笙。

    这会儿要是让他,看到他与南青岳在这样的场合上跳舞,估计得亲自拿着拐杖来揍他了。

    而他父母虽然目前不会过于排斥南青岳,但也是迫于南青岳的手段,这样的场合他们一块儿出场。

    他父亲一开始是有些微词的,不过最后倒是没有说什么。

    目前他早前的未婚妻又出现了,他父母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对于南青岳的态度倒是没什么改变,但是也偶尔会将他拉到书房里,单独教训一顿。

    目的还不是让他与南青岳赶紧分了。

    他现在也是压力不小,不过他相信自己与南青岳不会因为这些压力而分开。

    倒是这个未婚妻得想想法子处理了,一个消失多年,突然又出现的人

    姜紫瑜看着南青岳眼里的哀怨,笑了下。

    “等回家后,你们怎么跳都可以,你们若是现在真去了舞池,抢走了所有人的目光,看顾琉笙还不跟你们急!”

    南青岳淡淡地瞥了一眼姜紫瑜,“你话可真多!”

    姜紫瑜抬手轻碰了下苏焕的胳膊,“管管你家那位,他凶我呢!”

    苏焕也学着南青岳的样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你也是活该被凶!”

    这是结婚了之后,就没有友谊了吗?

    姜紫瑜哀怨地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舞池里的人越来越多,绚丽的灯光照在那一对对情侣或是夫妻身上。

    顾琉笙看了一眼,将手里的香槟往路过的侍者手里的托盘一放。

    而后半跪在简水澜的面前,冲着她伸出了手,深情地看着对面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女人。

    “美丽的小姐,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蹈吗?”

    简水澜没想到他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一下子吸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看到顾琉笙这一副样子,她浅笑了下,还是将手轻轻搭放顾琉笙的手上。

    “顾先生,你这搭讪有些老套了!”

    “招式老套,然而心意真诚,老婆,今天除了简昕是第一主角,咱们可就是第二主角了,总不能够让旁人抢走了咱们的风光。

    还记得当年晏家咱们那惊艳一舞吗?据说现在圈子里还流传着咱们的传说!”

    他笑了下,在简水澜的手背上印下轻柔的一吻,又道,“咱们给宝贝儿子长脸去,让他见识下他的父母有多么优秀!”

    “宝贝儿子跟小源玩儿去了。”简水澜泼了盆冷水。

    顾琉笙摇头,“没事儿,会有人将我们的舞蹈录下来,到时候给他看就好了。”

    宋微适时出来,“我的录像技术很不错,顾少夫人就答应顾总吧!”

    他这个总裁秘书,身兼多职,现在秘书不好做啊,必须懂得十八般武艺。

    顾琉笙与简水澜刚入了舞池,随着音乐缓缓起舞。

    两人默契很好,加上都有很好的舞蹈功底,很快就在一群人当中脱颖而出。

    顾琉笙低低一笑,将简水澜搂在怀里,低声说道,“你看,现在他们都在看着我们,足够证明咱们跳得最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