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扒着已婚妇女不放,真不知羞耻啊!
    “你真会臭美!”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耳边的音乐。

    应寒的目光落在舞池中央最为耀眼的那一对,眼神一黯,轻叹了声,终归还是错过了。

    一旁的南宫玖见此,自然清楚应寒在叹气什么。

    “扒着已婚妇女不放,真不知羞耻啊!”

    应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觉得你可以滚远点儿!”

    南宫玖笑道,“还不是来这边都是陌生人居多,也就跟你熟!”

    应寒懒得再理会他,四处寻找简昕的身影,但并没有发现孩子的身影,连同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顾源也没有见着。

    想着应该是跟他去玩了,这顾源大概就是除了他在淮城的丸子姐姐,还有楚副班长之外。

    真正能玩在一起的孩子了,也是他在燕城唯一的伴儿。

    现在伴儿少,不过等过两天开学之后,又能有新同学了,也不至于会太过孤独。

    小家伙还哄得本该称呼一声叔叔的顾源,都直接喊他小哥哥了。

    虽然宾客不少,不过简昕的身边有朗月保护,他倒是不担心。

    朗月是鬼门关除他这个少主之外,功夫最为厉害,又因为是女人的缘故,心思更是细腻,让她保护简昕再适合不过。

    唐卿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看在他曾在淮城救下简昕的份上,也算是他们顾家的救命恩人。

    所以,这一次宴请的名单上也有他,人是请了,来不来就是唐卿的事情。

    而唐卿也确实来了,还给简昕带来了厚礼,一屋子里的顾家人看到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看。

    不过唐卿来此还真不是因为顾家而来,而是为了他所心心念念,又得不到的女人。

    此时看到他们夫妻在舞池里异常耀眼,他一颗心就沉得厉害,恨不得取代了顾琉笙。

    顾老爷子年纪大了,带着一群老友乐呵呵地到了另一处安静的地方,聊天、喝茶。

    更多的是在炫耀自己的孙子与重孙子,这一处舞池留给了年轻人。

    **

    而这个时候,薛予凝正在唐卿的别墅里气得乱砸东西,好几样新购置的摆饰都在薛予凝的手里告终。

    砸完了客厅砸餐厅,凡是她路过的地方全都被打砸得一片狼藉。

    而她一张保养得极好的脸,此时面容扭曲,眼里满满的都是愤怒与嫉恨。

    顾家这么大的宴会,竟然没有她的份儿,顾琉笙是她亲生儿子,简昕就是她的孙子。

    她虽然不怎么待见那个孙子,但毕竟她才是他的亲奶奶,然而这样的宴会没有邀请她!

    过去这样的宴会,那可都是落在她的手里操办。

    而现在竟然全都落在了华楚楚那个贱人手里,那个一会儿说爱她儿子爱得可以去死的女人,结果却嫁给了顾安歌这个老光棍!

    而她当初将华楚楚也当成女儿一样对待,没想到那么多年来,自己竟养了一只白眼狼。

    顾琉笙这是当真要与她断绝母子关系,而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但其实薛予凝也清楚这个儿子,他若不是做出了决定,是不可能说出这样狠绝的话来。

    越想越气,墙壁上的画,她直接摘了下来,狠狠地砸在地上,上面的玻璃碎裂开来。

    她走了过去,高跟鞋在上面狠狠地踩了好几脚,冷冷地笑开,眼里一片狠戾。

    “你们一个个都不让我好过,我薛予凝发誓,就算回不到顾家,那么也一定要将你们全都毁了!”

    薛予凝从画上走了下来,朝着一旁的陶瓷罐子走去,直接砸在了地上,一个古老的陶罐就这么被摔成了碎片。

    然而这么一番发泄,还是觉得心里头堵得要死。

    自从薛予凝来到这边,唐嫂都已经习惯了她暴躁的脾气,这别墅里的东西过去是不怎么替换的。

    可是自从夫人来了之后,三天两头地砸东西,她也只好替换上一些自己能够做主的东西。

    至于那些唐卿喜欢的东西,尽量不摆放上来,毕竟摆上来没两天就被砸个精光。

    薛予凝自幼养尊处优,花钱从来都是大手大脚的。

    后来到了顾家之后,更是当上了顾家的大夫人,那是人人都艳羡的女人,从来都不会委屈了自己。

    而现在只要能够让她发泄,她才不会去管所砸的东西到底有多么珍贵。

    或者是不是唐卿所喜欢的,珍藏了多年,反正唐嫂是真的心疼了。

    自从夫人入住进来之后,少爷珍藏的宝贝当真被她给砸了不少,她虽然看得出来少爷不心疼,但是也不高兴。

    然而她也不过是个佣人的身份,又能如何?索性,眼不见为净!

    薛予凝还在砸,屋子里已经没有一个完好的东西,她气得连个烧水壶都拿起来往地上砸。

    脸色比起刚才还要阴沉,胸口因为生气的缘故,更是一起一伏的。

    肖蔺,肖蔺

    不是说了要帮她的吗?

    为何到现在都没有丝毫的消息?

    是不是连肖蔺也让那些女人给迷了去?

    她抬手抚上自己的脸,毕竟年纪大了啊,她如今当真不如年轻时候的样子。

    虽然保养得好,但若是洗去铅华,她这张脸已经开始长出皱纹了。

    说不定真的让那个狐狸精给迷了去,她的大儿子如此,小儿子如此,连肖蔺也要如此吗?

    薛予凝越想越是心慌,生怕真如自己所想,如果肖蔺也被她给勾走了,可怎么办?

    如果毁了那个女人,还会有人去喜欢她吗?

    顾琉笙向来有洁癖,一定不会要那个女人的!

    这么想的时候,薛予凝便想着给肖蔺打个电话,她的目光朝着四处搜寻。

    然而一片狼藉,她都没发现自己的手机在哪儿,地板上都是瓷片与玻璃片,她可不敢就这么踩上去找。

    于是喊来了唐嫂,唐嫂没想到薛予凝这个时候会喊她过来,心下有些忐忑。

    这些时日薛予凝对她似乎跟对敌人一样,面对她过去敬仰的女人,此时都有些心惊胆战了。

    唐嫂看到了满地狼藉,还有好几样都是有些年代的古董,也有些当代艺术品,可都是出自名师的手里。

    然而现在全都砸毁了,看得唐嫂又是一阵心疼。

    而且墙壁上有一幅风景画,那一幅图画可是少爷喜欢的,买回来的时候好几天都盯着那图画看。

    他知道那是顾少夫人所画,否则自家少爷不可能如此宝贝地对待着。

    出自于名师的画,少爷收藏不少,可还没有一幅让他这么喜欢的。

    少爷收藏了不少顾少夫人的画,除了客厅挂的这一副,房间里还挂有一幅,书房里也是大大小小挂了好些。

    然而,每一幅画,他都特别珍惜。

    要是少爷回来了看到这一幅画被彻底毁了,还不知道该多么生气,到时候又要跟顾夫人吵起来。

    唐嫂想想就觉得头疼,而此时薛予凝看到脸色不好的唐嫂,冷笑了声。

    这么个佣人现在都敢给她脸色看了,她嗤笑了声,带着不屑与嘲讽吩咐她,“去将我的手机找来!”

    唐嫂看着满地狼藉,也知道顾夫人不可能自己过去找。

    她取出自己的手机,打通了她的号码,没一会儿就听到沙发上有铃声传来。

    唐嫂专门挑玻璃瓷片儿少的地方走,从沙发上的一些杂物拿开,找到了薛予凝的手提包,而铃声就从里面传来。

    将手提包递给薛予凝,薛予凝冷哼了声,拿着手提包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唐嫂看着这一地的狼藉,有些头疼,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收拾。

    她本来想看看还能不能拯救下画的,然而玻璃碎开之后,薛予凝的高跟鞋踩了好几下,画面都踩出了好几个的窟窿。

    还有些是被玻璃给刮破,看来是无法挽救了。

    薛予凝回到了房间,便拨打了肖蔺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怎么给我电话了?”

    薛予凝深呼吸了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出太多愤怒与不满的情绪,也少了几分尖锐。

    “怎么就不能给你电话了?你可是说了要给我报仇的,可是都过了这么长时日了,他们什么事情都没有,肖蔺,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

    她本来想问他是不是对简水澜动心的,然而话到了嘴边,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

    万一没有的事,还不知道肖蔺该怎么想她,更甚至她这一提出来。

    如果肖蔺本来就对简水澜没兴致,可突然就有兴趣了怎么办?

    那边肖蔺轻笑了声,“我是不是怎么了?你倒是说清楚!”

    “没有,你那边在哪儿呢?我心情很不好,想约你喝茶。”

    这喝茶的含义,她想这么多回了,肖蔺一定明白她的意思,果然下一刻,肖蔺的心情似乎挺好的,他声音里都含着笑意。

    “这是想我了?不过今晚上怕是不行,我现在正在谈一笔生意,身边还有客人,等到谈完也该要将近半夜了,等明天怎么样?我明天有空,一整天都是你的!”

    知道他现在忙着,薛予凝也是个识大体的女人,虽然心里头失落,但很快就答应了。

    “那好吧,你先忙着,我明天过去你那边找你,你就别过来了,唐卿看到你真会跟我拼命的!”

    “好!你也别太过冲动了,顾家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咱们一旁等着就成,别沉不住气,回头让人抓到了把柄,一出好戏可就没有了。”

    虽然不放心,但肖蔺都这么说了,薛予凝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吧!那先这样,要是你那边忙完了,还早着的话,就给我电话,我都两天没有见你了!”

    结束通话之后,薛予凝还是觉得不妥,肖蔺每次都说他都安排好了。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都要怀疑肖蔺是不是在哄着她了。

    她犹豫了下,觉得自己应该再派点儿人手,否则放着那些欺她辱她的人好过,她实在太过糟心了。

    她薛予凝向来要什么有什么,何曾被人如此欺负过?

    于是很快又拨打了个号码,吩咐了几句,才将手机扔到了床上。

    **

    顾老爷子的园子里植物都长得特别好,一处修剪整齐的草坪上。

    简昕看了看觉得拿来踢球正适合,他将足球往地上一放,看向顾源。

    “我们就在这里踢球吧!”

    顾源很快点头,“好啊,这边人少,就我们两个,小哥哥,我们自己玩!”

    “嗯,我后天就要去学校读书了,以后不能经常过来陪你玩了。”

    简昕又是惆怅,又是兴奋,惆怅的是不能经常跟顾源一起玩,兴奋的是那边有新同学一起玩。

    顾源垂头丧气,“我跟我爸爸说我也要去读书,跟你一块儿好不好?”

    其实简昕是有些嫌弃的,毕竟顾源比他小,要是让人知道顾源是他小叔叔,会很丢人的。

    不过想到自己要是去上学了,就剩余顾源一个人也挺无聊的,于是点头。

    “那好吧,要是你爸爸妈妈同意,咱们就一块儿去上学,而且还能够是同一个班,到时候咱们坐一块儿!”

    想了想,毕竟自己也是读过一个学期的,比顾源有经验。

    简昕又说,“去上学可好玩了,有爸爸妈妈一起接送,还有同学一起玩,也就是听老师讲故事,跟同学们做游戏,很简单的!”

    顾源越听越是心动,很快点头。

    “好,那我也跟你去上学,要是爸爸、妈妈不同意,我就找爷爷!”

    爷爷疼他,一定会答应的,还会给他想办法的。

    搬起太爷爷,简昕也觉得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据说太爷爷是顾家最最厉害的人!

    但是简昕觉得条件得先讲好了,“那以后去学校,你要喊我小哥哥,不能告诉别人你是我的小叔叔,知道吗?”

    他可是花了一匹机关木马,才哄住这个小屁孩的。

    顾源觉得没有问题,很快点头,“我知道了,小哥哥!”

    谈完这些要求,两个小孩子就开始踢球,两人的球技真不怎么样。

    虽然不至于踢到人,但是好几次足球被踢了出去,直接砸到了顾老爷子精心栽种的花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