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我答应你,只要你们别伤害我儿子
    首先他们就算抓走了简昕,也只是拿来换取一些利益。

    而带走的是姜蔚然,今天能够出席顾家宴会的人,都是不是平凡人物,他们也不敢随意伤害了孩子。

    随后赶来的还有带着不少人手的顾安歌,与应寒还有简水澜,简水澜看到自己的孩子好好的。

    心里松了口气,很快大步走去,将简昕抱在怀里。

    “宝贝儿子,你吓死妈妈了!”

    “妈妈,姜蔚然被坏人抓走了,咱们快去救他好不好?”

    顾琉笙看到顾安歌带着人手过来,很快吩咐,“三叔,人往那边走了,被带走的是姜家的将蔚然,马上去追,还有吩咐下去,封锁顾家,加强警戒,任何人都不准离开,彻底清查这一次所有佣人与侍者。

    这事情,我们会给姜家一个交代,先去告知姜家人。”

    毕竟是在他们顾家这边出了事情,他们顾家有重大的责任,看到最后一个佣人装扮的人,被朗月撂倒在地,他又吩咐,“将这些都带走,盘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安歌见自己的儿子平安无事也松了口气,也很快吩咐下去。

    他带来的那些人立即训练有素地兵分两路,一队朝着顾琉笙所指的方向跑去,另一队留在这边处理地上的人。

    顾安歌看向被吓到的顾源,又说,“小源,爸爸去帮忙找姜蔚然,你跟你大哥哥他们在一起,好不好?爸爸一会儿忙完了就来看你!”

    顾源含泪点头,“爸爸你快去快回,要将蔚然哥哥带回来。”

    “好!”

    顾安歌摸了下他的脑袋,很快离开。

    见简水澜抱着简昕,顾琉笙便将顾源抱了起来,安抚了几句,他看向朗月。

    “你留在这边继续保护他们!”

    而后将顾源放在地上,朝着简水澜望去。

    “小澜,你带着小源去找他的母亲,我去看看,姜蔚然在顾家出事,顾家必须全力去救。”

    简水澜点头,将简昕放了下来,一手拉着一个孩子。

    “我明白了,你去吧,自己要小心!”

    “好!”

    顾琉笙也没有废话,多在这边停留一秒,那孩子可能会遇上危险。

    顾琉笙离开之后,应寒见简水澜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简昕虽然更愿意跟简水澜待在一起。

    不过他与简昕已经相当于父亲的存在,这个时候简昕也不排斥他,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一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

    而顾源倒是不哭了,此时也安静地趴在简水澜的怀里。

    唐卿见这里没他什么事情,只是蹙着眉头暗想想要抓走简昕的人到底是谁。

    会是他母亲吗?

    动不到简水澜,所以打算对付她的儿子?

    他本来打算即刻回去质问他母亲,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时候想要离开顾家怕是困难。

    而且此时若是执意离开,只怕还会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毕竟他现在也算是可疑人物。

    目前与薛予凝最为亲近的人,就是他唐卿了。

    此时大部分宾客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姜家的孩子被抓走了。

    简水澜等人来到宴会上,只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哭得厉害,看一眼她就清楚那人姜蔚然的母亲,身为母亲,她也曾经历简昕被抓走的绝望与无助,自然能够体会到那个母亲的绝望。

    场面上除了那个女人的哭泣,还有宾客的纷纷议论,此时顾老爷子也已经出现了,脸色很是不好。

    她看了一眼应寒让他照顾好孩子,便抱着顾源来到顾老爷子这边。

    顾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孙子好好的,忙问她,“小昕呢?他没有事吧?”

    这事情发生突然,但顾老爷子也多少知道一些到底是冲着谁来。

    简水澜点头,“木少主看着,小昕没有事情,就是姜家的孩子被人给抓走了,但是爷爷放心,三叔与琉笙都追了上去,一定会没事的!”

    她看着怀里沉默的顾源又说,“小源,你妈妈在忙,你跟你爷爷先在一起好不好?我等下让人通知你妈妈说你已经没事了!”

    顾源点了下头,“那大嫂嫂你跟妈妈说声,让她快点儿来,我想妈妈了!”

    她轻柔地亲吻了下他的额头,“嗯,小源很勇敢的,你爸爸妈妈很快就会过来陪你了。”

    而后看向顾老爷子,“爷爷,你看下小源,我去看看姜家那边!”

    顾老爷子点头,拉住了顾源的小手,吩咐了句,“你别一个人走得太远!”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敢来顾家闹事,真以为他老了,就好欺吗?

    “我明白,就在宴会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爷爷不必担心,琉笙与三叔都去处理了。”

    简水澜也没有多停留,朝着正哭得伤心欲绝的年轻妇女走去,看到他身边还有姜家的人,她握紧了她的手。

    “对不起,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孩子会没事的,琉笙还有我三叔都已经带人过去了,如今顾家所有人都不能出去,现在所有佣人也都在集合接受调查,孩子一定还在顾家,会找到的。”

    她知道在孩子没有找到之前,这些话都是苍白无力的。

    叶柔柔其实最想质问的就是:“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好好的,反而她的孩子却被人给抓走了,她的儿子是多么地无辜啊!”

    可是她不敢,不能因为孩子的事情得罪了顾家。

    她就算有再多的气,现在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她的孩子平安无事。

    姜紫瑜走了过来,看向哭得凄惨的叶柔柔。

    旁边除了简水澜还有几个姜家的妯娌在安慰着,眉头轻蹙起,问他,“嫂子,大哥哪儿去了?”

    叶柔柔看到是他,抹着眼泪,“你大哥他去找孩子了,紫瑜,你说孩子会不会被找到啊?我跟你大哥这么多年,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怎么活得下去?”

    “放心吧,在顾家出不了什么事情,他们拿着孩子大概就是想要交换利益,蔚然现在价值大得很,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嫂子别太过担心,我也去看看。”

    他看向简水澜,“三弟妹你先陪着我嫂子,我也去看看,别太担心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你自己注意安全。”

    简水澜点头,看向拿着话筒主持大局的华楚楚,宾客们都逐渐安静了下来,那些带着孩子过来参加的,也一个个都将自己的孩子看牢了。

    秦筝挤过了人群来到简水澜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水澜,你没事儿吧?”

    简水澜摇头,“没事儿,怎么就你一人,容昭熙呢?”

    秦筝道,“他还有容**oss等一些人都去帮忙找孩子了,现在情况还不知道,不过我听说那些人肯定走不了的,都被困在顾家,目前已经开始排查了,我想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她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来顾家抢孩子。

    本来她看到简昕与顾源都在,想着应该没什么事情,没想到却听到个年轻女人大哭的声音,本吓了一跳。

    那些人本来是有人接应的,原本的计划是掳走简昕立即就离开顾家。

    可当时简昕被保护得太过严实,他们完全没有办法,后来就想着随便抓走一个也好,总不能白费了此趟。

    只是没想到顾家这么快,就先他们一步下令封闭,所有的佣人都在接收盘查。

    而他们现在都是佣人的打扮,想要逃离顾家,只怕是难。

    此时他们一队人马十来个人,折掉一大半,就剩余七人,还要带着一个孩子。

    八个人窝在了仓库里的角落,一进来并不好找到,但是仔细一搜,还是很快能被发现。

    倒是不用担心孩子会出声,因为将孩子抓来之后,就给他注射了镇定剂。

    剂量不小,所以孩子一注射之后,就安静地睡了过去,此时正被他们的领队抱在怀里。

    不过孩子还在他们手里,就增大了筹码,几个佣人打扮的高大男人,看向抱着孩子的女佣人。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逃不出去,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那女佣人沉思了些时候,最后将目光落在孩子的身上,很快就下了决定。

    “你们跟着我,我用这个孩子来交换,最起码要让我们安然离开这里。”

    她知道如果落在顾家人的手里,这一辈子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他们不过是小小的帮派,要不是看在酬劳那么高的份上,也不可能过来得罪顾家。

    在这样的宴会上下手,让顾家失去了脸面,他们也不用混了。

    更何况现在折进去大半的人,想想都觉得这一次的生意亏得很。

    女佣人很快抱着孩子起身,直接走了出去,看到外头并没有人,很快带着身后六人爬上了高楼。

    这边仓库的地方只有三层楼高,她站在顶楼处,一手抓着孩子,让姜蔚然整个人身子都挂在了外头。

    只是抓着孩子的一手胳膊,姜蔚然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她冷冷地笑开,看向身后的人。

    “你们去吸引他们到这里来,告诉他们想要换回这个孩子,就用顾家的小少爷简昕来换,要是舍不得简昕,那就用顾源来换!”

    都是顾家的人,她只要带回去其中一个孩子,回去之后拿了那一大笔钱,到时候离开燕城就是。

    其中一人很快离开了这边,没过多久,就将一群人给吸引了过来。

    顾琉笙站在楼下看到这一幕,眼里寒意一片。

    他完全没有办法想象如果被挂在上面的是简昕,他会乱成什么样子,只怕对方想要什么,他都能够拱手让出。

    此时姜蔚然被挂在上头,他虽然震撼,但到底还是冷静的。

    随后赶来的还有顾家的不少人,与苏焕等人。

    女佣人看着下头的人,冷冷一笑,“你们最好将简昕交出来,否则这个孩子我可就要将他扔下去,区区三楼的高度而已,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接受吧!”

    平常人从三楼的地方掉下去,运气好点儿的也就是断胳膊断腿或是脑震荡,运气不好的话,那就是当场脑浆迸裂的下场了。

    人群里,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看到只被抓着一只手臂,在三楼高的地方晃着的姜蔚然,觉得一颗心都快要碎了。

    他眼睛泛红地冲着三楼的方向大喊,“你别这样,简昕是顾家的血脉,你这么要求完全是不可能的,你别扔我的儿子,我答应你,你只要放了我儿子,我一定保你们安然离开顾家,你们别伤害我儿子!

    我是姜紫薄,是孩子的父亲,是姜家人,我的话完全可以算数,我一定能够保你们全身而退的!”

    全身而退

    如果手里拿着的是简昕,别说全身而退了,他们还可以完全任务呢!

    女佣人笑了起来,眼里都是嘲讽,手里故意将姜蔚然稍微松了下手,很快又紧紧抓住。

    然而这么一个小动作,都将楼下的人给吓得不轻,尤其是姜紫薄,觉得那一刻心都要静止了。

    “姜家人的话,怎么也比不得顾家人的话,我就只要顾家的孩子,要是舍不得简昕,那就让顾源来代替他!反正只要是顾家的孩子,都可以,只要你们舍得!”

    顾家怎么可能舍得,顾安歌的脸色很是难看,顾琉笙自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不过这个时候,自然以保住姜家的孩子为主。

    “你先别冲动,我想你们也不过是为人办事,要的不就是钱,顾家别的没多少,唯独就是钱比较多,我顾琉笙可以保你们几个人安然离开顾家,并且再不找你们的麻烦,只要你放了姜家的孩子,我给你钱,随便你开!”

    “如果我说要一个亿呢?”

    她这算是狮子大开口了,毕竟对方只给他们两千万的价钱,现在不过是拿了对方的500万。

    其余的金额还得见了孩子再给,她一下子就开到了一个亿,也不知道顾家会不会答应,毕竟这个孩子还不是顾家的种。

    这个时候顾琉笙笑了,因为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黑影。

    然而旁边人的人,也都只以为顾琉笙是为了这个价钱而笑,毕竟这一个亿对顾琉笙来说真不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