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简水澜笑了笑,没有跟他们争宠
    顾安歌道,“现在猜测太多也不过都是在猜测罢了,此事已经交由警方,想必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而且我也已经安排了人手,就算对方想要做点儿什么手脚,也不容易。”

    简水澜想起今晚上的事情,还心有余悸,简昕是有朗月保护,但是顾源呢?

    如果今晚上有多一个人保护顾源的话,那么朗月也不至于一个人要护着好几个孩子,最终还导致姜蔚然被抓走。

    想了想,便说,“我想着要不也给小源先安排个人暗中保护吧,不管怎么说,乔家跟我们顾家怕是想要死磕到底,今日这事情,我感觉乔家的可能性更大。”

    顾琉笙随即也出声,“乔家的可能性确实更大一些,最近我下了命令让燕城再无乔家,想必乔崇山也慌了,从顾家这边抢走孩子,大概也就是为了要顾家放过乔家。

    不过小澜提的建议挺好的,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还是给小源也找个保镖暗中保护。”

    刚发生这样的事情,再加上顾源过两天也打算去上学,确实还是有个保镖暗中保护,他们也比较放心。

    华楚楚自然很快答应,“我觉得这个建议挺好的,是要给小源找个适合的保镖暗中保护着他的安危。”

    她真没办法想象今天若是小源被抓走,她会怎么样!

    看着一直窝在华楚楚怀里的顾源,顾安歌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这事情交由我来安排,我一定给小源安排一个适合的保镖暗中护着,这样他若是去学校,我们也能安心一些。”

    顾四夫人也心动了,看了看身边的小儿子。

    “爸,既然小昕与小源都有保镖暗中保护着,不如咱们小琋也还小,也给他派个保镖暗中保护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心慌得很。”

    顾老爷子沉吟了下,倒是没有拒绝。

    “那也给小琋找一个适合的。”

    顾四夫人拉过顾琋的小手,“快去谢谢你爷爷!”

    顾琋抓了抓头发,“爷爷,小源和小昕都是小孩子,我都这么大了就不用了吧!”

    “说的什么话!难道你就长大了?才这么点儿大呢!这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要是你被坏人给抓走了,那我们可怎么办?你让妈妈怎么办?”

    顾四夫人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

    “谢谢爷爷!”

    顾琋只好妥协,反正人在暗中,碍不着他什么事情。

    顾晋晗看向屋子里顾家的人,“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不管对方是谁,咱们都应该好好地戒备着,每个人都该提高自身警惕,别着了对方的道。”

    顾老爷子点头,“晋晗说得有理,除了要保护咱们顾家的几个小孩,你们一个个也都该警惕着,乔家的事情,赶紧解决了!”

    他年纪已大,但是一些耳目还是有的,乔家与顾家的恩怨,也能清楚不少。

    这一次顾琉笙出手对付乔家,完全还是因为乔家欺人太甚。

    顾安然看到自己的夫人频频给她使眼色,笑道,“晋晗和爸说的都是,今天大家也累了一天,还受了惊吓,特别是两个小孩子,不如都早点儿睡,明天一早,我去一趟医院看看姜家的孩子,也带点儿东西过去,算是给他们赔礼道歉。”

    顾琉笙很快开口,“姜蔚然被抓,说到底也是因为小昕,更何况今天还是给小昕举办的宴会,此事还是交由我们一家三口过去赔礼道歉,毕竟适合!”

    顾四夫人很快点头,“我倒是觉得阿笙说得有理,那明天就由阿笙去医院好了,时间不早了,爸还有各位,我们一家就先撤了,明天小琋还要上课,你们也都早点儿睡觉。”

    顾安歌一家就先离开了,顾琉笙看到孩子也有些困了,便道,“什么事情都等明天再说吧,都早点儿散了,爷爷早些休息!”

    一家三口回到了西江月圆,简水澜想起今晚上宴会的事情,让简昕洗了澡之后,就将他抱到了主卧里。

    简昕也挺粘着她的,抱着她的脖子不撒手。

    简水澜浅笑,“还害怕吗?”

    她揉了揉他的小脸,依旧心有余悸。

    “不怕了,跟妈妈在一起就不怕了。”

    简昕笑了起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顾琉笙沐浴之后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温馨的场面,忍不住勾唇一笑,不过今晚上简昕又想跟他们夫妻挤在一起了?

    他本来还想做点儿儿童不宜的事情呢!

    但看到今晚上简昕确实受到了惊吓,倒是可以忍受他在这边睡上一晚。

    等明天晚上就让他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这主卧可是他与简水澜的。

    他脱了鞋子,在他们母子身边躺下,直接将他们两人搂在了怀里,并在他们两人的额头上各印下一吻。

    “今晚上就允许小昕跟我们一块儿睡,明晚上可要自己睡觉了!”

    简昕很快松开了简水澜的脖子,小小的身子迅速地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的父亲,抬手就搂了上去。

    “爸爸,我知道了,今晚上跟爸爸、妈妈睡在这里,明晚上就回去自己睡!”

    “真乖,累了一天,都早点儿睡吧!”

    给他们两人盖了被子,顾琉笙本想搂着老婆睡的,结果中间多了个儿子,只好搂着儿子睡了,不过浑身都是奶香味,闻着真舒服。

    看他们父子情深抱在一起,简水澜笑了笑,倒是没有跟他们争宠,抬手关了灯。

    **

    唐卿回来的时候,看到客厅里所见之处全都变了样子。

    而且是从外头一路走来,砸得到处都是,就是外头的盆栽也是如此。

    而唐嫂正在打扫,看这样子已经打扫了好些时候,不过被砸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此时也不过才将餐厅的地方给收拾大半。

    他母亲这脾气倒是越来越是厉害了,从她住进来之后,他这屋子都折腾多少回了。

    她爱砸就砸,反正这些东西他多得去了,也不在乎,

    只是目光在落在墙壁上那一片空白的地方时,唐卿的眼很快就冷了下来,里面还藏着一丝戾气。

    “唐嫂,挂墙壁上的画呢!”

    唐嫂并不知道唐卿已经回来,等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从一堆狼藉里抬起脸来。

    看向唐卿,眼里都是无奈,而后指了指他不远处的地方。

    那边有一副画靠在墙壁上,那是她想要补救,但是发现已经无法补救了,但毕竟是少爷的心爱之物,所以就先靠在墙壁了,等着少爷看要如何处理。

    “就放在那里呢,夫人心情不好,又砸了不少的东西,这画我看是毁了!”

    唐卿朝着那一副画走去,看到上面的玻璃全都碎裂,也就只有边角的地方还保护着里面的画。

    但是中间好几个窟窿,除此之外,还有被玻璃割破的好几个地方,唐卿的眼神越来越是阴骘,又看向唐嫂。

    “我母亲人呢?”

    唐嫂道,“夫人早早就回了房,晚饭都没吃多少呢!”

    唐卿很快朝着薛予凝的房间方向走去,直接敲响了房门,而且还是不耐烦地敲着,砰然直响。

    等了好些时候,房门才被推开,薛予凝似乎才刚睡醒,脸上还有被打扰的不悦,看向脸色明显难看的唐卿,薛予凝嘲讽一笑。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还以为得三更半夜呢!”

    “母亲,今天是最后一次,你砸我屋子里的东西,再有下一次,你就搬出去吧!我这小庙真容不下你这一尊大佛,你所砸的东西都需要钱,而这钱当真不好赚!”

    薛予凝笑了下,眼里染上不屑。

    “唐卿,别忘记了我可是你的母亲,你这样的态度对吗?”

    “就因为你是我的母亲,所以我才忍着这么长时日没有将你扔出去,若你不是我的母亲,还在我的地盘上如此嚣张,真不知道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

    今日我给你的警告也是最后一次,别再砸我的东西,砸一件,你就出去吧,去找你的肖蔺,或是你的顾家都可以!”

    说到这里,唐卿嗤笑了声,眼里都是冷意。

    “再说了,我不姓顾也不姓薛,我姓唐!”

    所以这是在警告她吗?

    她养的儿子还真是一样的没有良心,顾琉笙如此,唐卿也是如此!

    要知道当年,为了唐卿,她受了多少的苦吗?

    还一直都觉得自己愧疚于他,没有将他养在身边,可是看看现在都怎么样了?

    罢了,一个顾琉笙要与她断绝关系,这个唐卿也要将她赶走?

    她真是生了两个好儿子,也不知道这两人都像的谁,无情起来,连母亲也不要了!

    “你们呀,一个个真的是长大了翅膀就硬了,唐卿,你跟阿笙还真是一样啊,论起无情,你们兄弟真是互不相让,难道你也要学他跟我断绝了关系?”

    薛予凝靠在了门板上,将自己肩上有些滑落的外套往上拉了下,此时整个人都清醒了几分,少了睡意。

    断绝关系

    唐卿冷笑,“我只问你,今晚上顾家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

    “顾家今晚上发生了事情?说来听听,让我高兴高兴!”

    她是真的太久没有高兴过了,这几年来,活得太过窝囊,哪儿还有过去的风光。

    更甚至,孩子都不想认她这个母亲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卿并不是很相信这事情与薛予凝无关,毕竟怎么看,似乎也有些他母亲手笔的感觉,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要对一个孩子出手。

    “意思就是我想等着看顾家的好戏啊,你不是说了顾家今晚上发生事情了?能让你这么早回来对我兴师问罪的,我想一定不会是个小事吧!”

    说到这里,薛予凝笑了起来,似乎有些开心的样子,“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顾老爷子病了,还是简水澜那狐狸精遭受到报应,或是简昕出了什么事情?都说来给我听听!”

    反正不管是他们多少人出了事情,对她来说,都是高兴的,他们活得太过逍遥自在,就是在给她薛予凝添堵!

    “真不是你做的?”唐卿还是有些不大相信。

    “是不是我做的,你也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啊!你这么让我猜,我可真就猜不到具体的事情了。”

    薛予凝笑了下,朝着外头走去,走到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下,又倒了半杯的水回到了房间门口,唐卿还杵在那里不走。

    等到薛予凝回来,唐卿才说,“今晚上的事情最好与你无关,否则但凡惹上了顾家,你自己收拾吧,我对你们当真没有兴趣,你也休想我会回到顾家认祖归宗,我唐卿就是唐卿,这一辈子都不会冠上顾姓。”

    唐卿也不再与她多话,转身就朝着唐嫂的方向走去。

    留下薛予凝在原地,脸色很快又阴沉了下来,这个儿子对她的说话态度就是这样?

    不过今晚上顾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趣事,听唐卿的语气,应当挺精彩的。

    她笑了笑,虽然睡到一半被吵醒挺烦心的,但是得知顾家那边出了事情,心里头还是很高兴。

    这该不会就是肖蔺给她说的不要轻举妄动,旁观好戏即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接下来她想要动手,是不是可以往后推推了?

    毕竟这个时候若是打草惊蛇,很容易被查到她这边来。

    唐卿回到客厅,看到还在收拾的唐嫂,直接将那一副已经坏的画都扔到了大型垃圾桶里。

    而后看向唐嫂,吩咐了句,“唐嫂,今天起,我的房间与书房任何人禁止进入,特别是我母亲,钥匙记得别给她!”

    里面还藏有几幅他珍藏的画,可不想再让它们遭遇到如此下场了。

    唐嫂很快点头,“我知道了少爷,钥匙我会收好的!”

    然而唐嫂还是有些忧心,看样子,少爷对顾少夫人的感情可是深得很。

    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一如当初,甚至似乎比当年还深。

    唐嫂感叹,顾二爷与夫人可都是长情的人,怎么生下来的孩子却这样深情了!

    她有些时候都宁可少爷薄情一些,最起码不会对一个不该有念想的女人,痴恋这么多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