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顾琉笙,要跟你共度余生的人是你的妻子
    他将简昕抱在了怀里,一手搂着简水澜纤细的腰肢。

    也不管四周是不是都有孩子与家长,凑了过去在简水澜的脸上亲了一口。

    “孩子这么多呢,顾琉笙,你是不是又皮痒了?”简水澜眉头很快冲着他皱起。

    简昕很快就将眼睛看向别处,眼里却都是笑意,爸爸和妈妈的感情真好!

    “我这不是情不自禁?”

    顾琉笙笑了起来,“感叹了下,咱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开始读书了!”

    遗憾的是,他错过了简昕太多的成长。

    从他还在简水澜肚子里的时候,从他出生之后的第一声哭声,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

    错过了他太多太多,这些全都由应寒代替了。

    他甚至有些害怕如果当初没有在机场遇上简昕,那么是不是就要错过他们母子了。

    简直不敢想象一辈子都找不到他们,那他这一辈子会活得多么单调。

    一听到这话,简水澜也有些感叹,当初还嗷嗷待哺,那么丁点儿大的孩子,现在都这么大了。

    这么一想,倒也笑了起来,看向简昕的时候,眼里都是柔意。

    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豪车车门被推开,一只修长的脚先迈了出来。

    看到车子的颜色车子的牌子还有那一串车牌号,最终落在那一只皮鞋上的时候。

    顾琉笙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刚才和煦的笑容已经消失无踪。

    果然下一刻下来的是应寒,顾琉笙沉重地闭上了双眼,不是说过了元宵就要滚回去吗?

    这元宵也都过了两天了,他还不赶紧回去,是觉得鬼门关最近闲着没事干?

    再说他宝贝儿子来学校报名,这个男人出现在这里,是几个意思?

    还真将简昕当成他的儿子了吗?

    也不想想他应寒能不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儿子!

    相对于顾琉笙沉重不悦的心情,简昕与简水澜两人在看到应寒的那一刻,眼里都出现光芒,特别是简昕直接就叫囔了起来。

    “木叔叔、木叔叔,你是来看我报名的吗?”

    应寒看着简昕热情的模样,还有简水澜眼底那一丝亮光,勾唇一笑,朝着他们一家三口走了过来。

    “我来你的幼儿园看看!”

    而后看向顾琉笙与简水澜,“顾总好,水澜!”

    简水澜点头,“你这个时候过来,正好中午一块儿吃饭,这边小昕也刚报好了名。”

    顾琉笙后悔了,他应该答应跟姜紫薄一家三口一起吃饭的,还有三叔他们一家子。

    这样子说不定就可以避开了应寒了,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应寒自然不会推却,“这个时候了回去再下厨就有些晚了,到外头吃饭吧!不过既然我人都来了,你们也就陪着我好好逛逛这学校,也花不了半个小时。”

    顾琉笙自然是想要拒绝的,但是简水澜已经率先一步应下。

    “好啊!”

    于是四个人又将幼儿园里里外外都逛了个遍,应寒也检查了下这幼儿园里面的儿童娱乐设施是否安全。

    顾琉笙看到他跟个父亲一样的尽责,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他才是孩子他亲爸,应寒这是想表达什么呢?

    等到应寒将一些儿童娱乐设施检查完毕,觉得这学校确实挺好的。

    不愧是燕城最好的贵族幼儿园,设施安全确实很不错,比起淮城最好的幼儿园还是要好上一些的。

    逛完幼儿园之后,四人就开车到了附近的餐厅。

    相对来说,简水澜还算挺了解他们的口味,所以由她来点餐。

    饭菜很快送来,简水澜先给简昕盛了一碗汤喝。

    顾琉笙全程都有些闷闷不乐的,本来他计划好的一家三口温馨吃饭时间,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这应寒是不是太讨人厌了,难道不知道他们才是一家三口。

    他除了是邻居之外,还真什么都不是,还有没看到他全程都沉着脸吗?

    真是

    不识相!

    对于顾琉笙全程的黑脸与腹诽,应寒表现出完全不知情的态度,跟简水澜还有简昕聊得很高兴。

    一直到了一个个吃饱喝足之后,应寒才说,“我明天早上十点半的飞机,飞回淮城,回头寻了时间再过来看你们,有什么事情记得要及时给我电话,知道吗?”

    他虽然也舍不得离开,但终归还是要走的,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影响了他们一家子的感情。

    看到简水澜与简昕在顾家的地位,看到顾琉笙对她的重视,还有简昕学校环境也都看过了,也该是回去的时候。

    只是乔家那边与薛予凝那边,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顾琉笙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一动,脸色倒是比刚才要好看那么一点点儿。

    简昕一脸的舍不得,拉上了他的手。

    “木叔叔,你明天就要走啊,我舍不得你怎么办?”

    应寒握着他的小手,笑道,“等周六周天不用上学,就去淮城找木叔叔还有木爷爷。”

    简水澜也有些舍不得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不多留下来几天吗?”

    听到这话顾琉笙差点就着急起来,这说的什么话。

    应寒一来就已经来了大半个月了,是想要留他等着过明年再走吗?

    他可是恨不得应寒现在就赶紧飞回去淮城。

    “已经来一些时日了,鬼门关那边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忙,放心,等我那边有空了会过来看你们的,你们要是有空也回去淮城看看。”

    而后看向对面的顾琉笙,扯唇一笑。

    “顾总也是,有空就带他们回去淮城看看,毕竟是小昕成长这么多年的地方,孩子会想念的。”

    要不是顾琉笙的突然闯入,他跟着他们母子在淮城还不知道多逍遥。

    说不定他已经将是木映暖身份的简水澜都娶到手了,奈何

    总是差上这么一步,让他心里挺难受的。

    他才不要带他们去淮城呢!

    不过这也只是他在心里想想而已的话,此时怎么样也该做做样子,别让人觉得他顾琉笙太过无礼了。

    “木少主说的是,淮城怎么说也是小昕的成长之地!”

    可别忘记了若不是他应寒,他也不会找了简水澜这么多年,还错过简昕成长的时候。

    应寒自然听出了顾琉笙话中的嘲讽,他看着从见面之后,就一直处于有些阴阳怪气的男人身上。

    笑了笑,“如此,我在淮城恭候你们,往后还希望顾总好好照顾他们母子,顾家的人固然对你来说重要,包括你的母亲。

    但是我想要跟你共度余生的人是你的妻子,要继承你一切的是你的儿子。

    所以别再让人失望了,我应寒不管何时,只要水澜与小昕需要我,我都会不留余地地抢回淮城!”

    他虽然想说抢回身边,然而还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让简水澜担心他对她余情未了。

    况且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也实在没有必要了。

    只是对她始终会余情未了,不过看着她幸福就好,爱她,不就是为了要让她幸福吗?

    顾琉笙清楚应寒的警告,也知道当初简水澜的离开,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的态度。

    “我想木少主还是担心太多了,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儿子,自然都是我最为重要的人!

    木少主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毕竟年纪也不小了,也是该结婚生子的年纪了,省得让木门主操心,毕竟年纪一大的人,都想着要抱孙子!”

    他笑着回话,果然下一刻看到应寒眼里的转变。

    说到这个事情上,顾琉笙觉得自己总算是扳回一局了。

    这是在戳他的心吧,应寒在心里冷笑,明知道他的心里从始至终只有简水澜,这个时候还偏要说这些话来戳他。

    “我父亲是个跟得上时代的人,况且他还年轻得很,至于抱孙子一事,其实已经抱上了,一直以来,我父亲都将小昕当成他的孙子。

    所以,还请顾总有空的话,多带他们母子回去淮城,我父亲一定会很高兴!”

    顾琉笙浅笑不语,看了一眼时间,招来了服务员买单,之后才说,“放心,一定会的!”

    要不是不想让简水澜清楚南宫玖对应寒的心思,他都想直接拿这话来戳他了。

    不过还是别让简水澜看到他欺负应寒了,否则回去还得跟他着急。

    简水澜清楚他们两人话中的意思,觉得有些无奈,这两人一旦见面就是话里带刺。

    简昕并不清楚他们话中是否带着刺儿,只是觉得不舍。

    “爸爸、妈妈,那我晚上去木叔叔那边睡好不好?”

    等爸爸有空了,他就带爸爸还有妈妈回去淮城,看木叔叔与木爷爷。

    简水澜本来想要答应的,“可你明天要上学,需要很早起来的!”

    应寒也觉得舍不得简昕,“无妨,明早我7点将他送下楼!”

    顾琉笙并不想自己的儿子老是往应寒那边跑,不过想到也就这么一晚上,也就答应了。

    就算他不答应,也说不过简水澜,这个家,还是他老婆说了算。

    **

    简昕开始在燕城上学了,应寒飞回了淮城,一同离开的还有南宫玖。

    这几天楼上楼下的走,已经习惯了,应寒一离开,就觉得好像少了什么。

    不过简水澜还是跟应寒要了楼上的钥匙,打算到时候找钟点工,隔些时候打扫屋子。

    省得应寒回来的时候,一屋子的灰尘,还要费这个时间找人打扫。

    顾琉笙忙着公司里的事情,简水澜也开始忙着新画廊。

    麻烦宋微安排了人开始进行装修,秦筝那边的画廊她偶尔才会去一趟。

    所有的心思,基本上都放在艺术西区那边的画廊,还有抽出一些时间继续画画。

    她打算等到新画廊开始使用的时候,给自己办一场画展。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步入了正轨,只是乔家那边的云水溶一直没有她的下落。

    乔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在娘家多年,但是乔家这边的一举一动,也逃不过她的一双眼睛。

    毕竟这里面也有她的眼线,否则她也不可能能回去娘家安然居住那么多年。

    这乔家的一切,将来可是要留给她的儿子,绝对不能让那些小狐狸精给撬走了丝毫。

    眼看乔家的企业一日不如一日,乔崇山最近脾气更是暴躁。

    顾家的施压,让他抵挡不住,有些时候他都想着要将陆晴天给交出去了。

    可是想到他的儿子,又舍不得了。

    公司如此,家里更是来了一只母老虎。

    想到自己这一脸的伤现在还有些疤,乔崇山就恨不得将这只母老虎给赶出家门。

    一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乔夫人坐在沙发上喝着炖品,一旁还有好些个佣人伺候着。

    相比乔夫人的悠闲,乔崇山这几天是忙得焦头烂额。

    但也挽救不了公司里现在的局势,所以看到乔夫人这一副样子,忍不住就发起了脾气。

    “还不滚回去你娘家!”

    乔夫人喝着炖品,懒懒地瞥了一眼乔崇山。

    “你也知道那是我的娘家,这里才是我家,乔崇山,我看你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回来,你就不将我当一回事儿了!”

    她将手里的炖品放回桌上,眼里都是嘲讽。

    “没想到你对那只狐狸精还真有几分感情啊,乔家都已经到了这样的份上了,你还不将她交出去,是打算将来乔家倒了,你变成了穷光蛋?

    若不是我还想着这乔家所有,将来是我儿子的,我都很想看看,等你变成了穷光蛋,那只狐狸精还会要你吗?还不是一脚将你踢开,可怜你现在为了她家业都要给败了!”

    年轻的女孩儿,看上这么个肥腻的糟老头,还不是为了钱,真以为是真爱不成?

    那只狐狸精倒是有些手段,能够让乔崇山带她回来乔家。

    现在还为了她,跟顾家作对,将乔家陷入了危机。

    乔崇山的脸色挺难看的,他自然也清楚那些对他千依百顺的女人,还不是为了他的钱!

    而陆晴天呢?

    那个女人对他

    他知道自然也是为了钱,至于感情或许也有吧!

    毕竟云家早就倒闭了,她还是通缉犯。

    而他乔崇山如今可是她唯一的依靠,现在还怀了他的儿子,所以就算他变成穷光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