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她收拾这个女人,分分钟的事情
    不——

    想要让他变成穷光蛋可没那么容易,当初没有被南青岳与苏焕联手击垮,那么现在也不会。

    顾家是不好得罪,但如果顾家的人被他捏在手里,那么顾家还不是由着他来。

    只要这一段他这边撑下去,等到顾家那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被他抓住,什么都能迎刃而解。

    “乔家如何,现在还由着我来做主,王丽娜,你少来给我添堵,赶紧滚回去!”

    否则别怪他心狠手辣,只不过现在留着她还是有那么点儿用处的,毕竟王家财力也不错。

    乔夫人没有回他的话,反正她已经安排人下去找了,那只狐狸精很快就能被她挖出来!

    她也想见识见识对方的手段,这是怎么将这个油腻的糟老头,迷得神魂颠倒的!

    **

    果然,又过了两天,乔夫人就接到了消息,云水溶被藏在郊外的一处别墅里。

    那一处别墅,乔夫人倒是不陌生,因为这里乔崇山也曾金屋藏娇过。

    不过那是他还年轻的时候了,没想到这么多年没住过人,这会儿又给住上了。

    而且这一处别墅还不是在乔崇山的名下,而是管家的名下。

    得到消息之后,乔夫人冷笑,她得去会会这个贱人。

    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将乔崇山迷得不惜拿乔家去与顾家抗衡。

    这还是第一次,乔崇山为了一个女人如此。

    她喊了自己的司机之后,又带上了两个她熟悉的佣人,便朝着郊外的方向开去。

    乔夫人不知道的是当他们的车子开了不远之后,一辆黑色的普通车子跟在了他们后面。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在郊外一处别墅外停了下来。

    乔夫人摘下了脸上的墨镜,看着那一套别墅。

    虽然偏远一些,周边也有些荒芜了点儿,但确实是一处不容易找到的地方。

    若不是这一套别墅,她知道是在管家的名下,旁人想要查起来还真是困难。

    乔夫人冷笑,此时已经有佣人下车给她开了车门,乔夫人重新戴上墨镜下沉,带着佣人与司机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

    她今儿倒是想去会会这一只狐狸精,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乔崇山为了这一只狐狸精将乔家给败了。

    乔崇山想死自个儿去就好,别拖着他们母子下水。

    别墅的大门是关闭着的,乔夫人尚未开口,就已经有佣人上前按响了门铃。

    这边的别墅门铃几乎是很少响起的,因为有佣人,食材与生活用品都是由佣人一手包办。

    而乔崇山将云水溶母子安置在这边之后,就不曾再过来。

    所以此时门铃声响起,佣人并没有先去开门,而是先去了客厅里朝正在看电视的云水溶请示。

    “夫人,外头门铃响了。”

    门铃响了

    云水溶眼里先是一亮,但是想到这些天跟乔崇山通电话的时候,乔崇山都很疲惫的样子。

    每天忙着公司里的事情焦头烂额,据说乔家那一只母老虎还回来了,乔崇山似乎不大好过。

    按理来说乔崇山不可能过来,而且之前也没说要过来的话。

    她沉思了下,眉头很快皱起。

    “去看看是不是崇山来了,如果是旁人的话,就不用让对方进来了。”

    但如果不是乔崇山的话,还会有谁来这边呢?

    莫非是管家送东西来了?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管家之前过来送东西,但事先会提前打一个电话告知。

    毕竟现在是她夹着尾巴做人的时候,加上还怀了孩子,云水溶还真有些小心翼翼的。

    佣人很快离开,当她开门之后,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瑟缩了下,脸色有些惨白。

    但到底还是恭恭敬敬地喊了声,“乔、乔夫人”

    乔夫人冷笑,“倒是还记得我才是你们的巧夫人啊!”

    她给带来的佣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个佣人直接上前就将过来开门的佣人推到了一旁。

    女佣看到乔夫人要进去,很快就开口阻止,“乔夫人,乔总说了任何人不能够进来这里,您还是回去吧,乔总会不高兴的!”

    乔夫人走了进来,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身上,继续冷笑。

    “老娘就是要进来,你能如何?乔总乔家可是由我说了算,他敢金屋藏娇,我今天就过来看看这会儿藏的是什么货色!”

    乔夫人带着人走了进去,被踹在地上的女佣面如死灰,觉得现在两头都讨好不了。

    云水溶就在一楼的客厅里看着电视,喝着果汁,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许是因为怀了孩子,再加上这几天的伙食很不错,又有这么多佣人伺候,整个人倒是稍微胖了一些。

    不过她上回怀了陆念念的时候,胖得更为严重,加上乔崇山也少过来,她觉得自己胖点也没什么。

    等到孩子生下来了,她再好好减肥,总是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

    正当她惬意的时候,一道冷声响起,“原来是这么一只小狐狸精啊,我看也不怎么样,没想到倒是挺有手段的啊!”

    乔夫人将里面喝着果汁看电视的女人,从头到尾地瞧了一番,模样算起来还是尚可。

    但是并不惊艳,在乔崇山那么多的情妇里,这个女人的长相不算出挑。

    不过一看就能知道那张脸是动过刀子的,不过乔崇山的那些情妇里,大部分都是动过刀子的女人。

    基本上都喜欢是下巴尖尖、眼睛大大,鼻孔小到都让人怀疑能不能呼吸的类型。

    不过这个女人倒是还算年轻,二十六七岁的模样。

    委身一个油腻的糟老头,不是为了钱,当真可能是为了真爱?

    也是看向云水溶的时候,乔夫人的眼里都是嘲讽与不屑。

    她就烦这些为了钱财出卖自己的小妖精,专门破坏人家婚姻的狐狸精!

    云水溶过去在云家,那是掌上明珠,大部分的宴会,蒋芹芹都会带她出席。

    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女人,云水溶自然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乔夫人,乔崇山的正妻。

    不过当初她与乔夫人这个胖女人也没多少交集,加上她前几年整了脸,现在的模样想必乔夫人也认不出她才是。

    只不过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她藏身在这里的?

    云水溶心中暗道不好,被乔夫人发现自己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引发出什么事情。

    乔夫人一定是背着乔崇山过来的,特别不能够让乔夫人知道她有了身孕,否则女人的手段她是清楚不过的。

    乔夫人怕是容不得她肚子里的孩子,这孩子可是她后半生的依仗啊!

    她很快从桌上取过手机,打算给乔崇山打去电话,然而才刚按了开机键,手机就被乔夫人一手夺过。

    “看到正牌夫人不打个招呼,你就想着去搬救兵了?”

    乔夫人看了一眼云水溶的手机,直接砸到了地上。

    她砸的力道不轻,手机很快在地上四分五裂,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深,眼里冷意更甚。

    “陆晴天,你倒是了不起啊,让乔崇山将你带回去乔家,是不是打算代替了我的存在啊!小小年纪不学好,倒是喜欢当三儿,很光荣?”

    云水溶的脸色很难看,本来还想着搬救兵的,就算是乔夫人来了,可是乔崇山也不会放心她一个人面对乔夫人。

    毕竟她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乔崇山定然放不下孩子,会赶来帮她的。

    可是现在手机被砸坏了,她就想着那些佣人能够有点儿眼色,帮她打给乔崇山。

    不过这个时候,乔夫人还带了人来,看着那两个人高马大的女佣,还有一个司机。

    她这边的佣人大部分都是女的,而且都是乔家的佣人,只怕还不一定会站在她这边。

    云水溶向来是个能伸能屈的女人,此时很快就笑了起来。

    “原来是姐姐啊,姐姐你坐!”

    而后看向外头的佣人,“你们还愣在那边做什么呢?还不快去给乔夫人泡点儿茶水过来,还有再去端一盘水果过来,记得一定要最新鲜的,厨房不是还准备了茶点吗?都端过来这边!”

    乔夫人看到她这么快就换了个人似的,刚才看到她的恐惧与震惊一下子就不见。

    果然是个有手段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最会哄男人,而她最最讨厌的恰巧是这一类型的狐狸精!

    当即,乔夫人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直接将刚站起身的云水溶给又甩到了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谁是你的姐姐了?我可没有那么不要脸给人家当三儿,破坏他人家庭的妹妹!陆晴天,你倒是好手段,乔家因为你的缘故得罪了顾家,现在乔家都快要倒了,你明白吗?”

    而后突然想起一事,乔夫人又将云水溶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

    “对了,他们说你是云家的女儿,变成这样子,怕是去整容了吧!”

    她以前也是见过云水溶的,长得跟现在这一副样子还真是天差地别。

    没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个类似来。

    云水溶被这一巴掌打得有些发懵,整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幸好这沙发柔软,不然她真担心摔到了孩子。

    乔夫人本来就胖,掌心更是厚实,加上力气不小,她整张脸都麻木掉。

    前面的话,云水溶不放在心上,可是当乔夫人说她是云家的女儿的时候,云水溶一张脸都苍白了起来。

    她就担心,乔夫人将她交给了警方,那么她这一辈子可就真的毁了!

    “乔夫人你别这样,崇山他也不止我一个女人啊,你就算是杀了我,崇山的旁边还有那么多的女人,现在不是还有一个罗莎莎住在乔家吗?

    她才是真正想要占领你位置的人,而我我什么都不会跟你抢的,我很乖很听话的,甚至不要崇山的爱。

    我只是想要活得更体面一些,乔夫人,你放过我吧,我不会跟崇山说你来过这里的!”

    云水溶捂着脸哭了起来,哭得很凄惨可怜。

    就希望乔夫人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可以放她一马。

    “罗莎莎那不过是你的替代品罢了,真正的幺蛾子才是你啊!”

    乔夫人冷笑,“你以为将罗莎莎供出来,你就没事儿了吗?要不是你,乔家会陷入危机吗?陆晴天不,我该喊你一声云水溶,你该知道我会怎么收拾你吧?”

    她收拾这个女人,分分钟的事情!

    云水溶的脸色很难看,她捂着依旧疼得麻木的脸缓缓地坐了起来。

    外头的佣人一个个木头似的只会看笑话,还说是乔崇山的心腹呢!

    也不知道林妈这个时候去了哪儿,还有陆念念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出来。

    要不然还不知道乔夫人会怎么对付她呢,虽然这些天陆念念与她这个亲妈有了隔阂,可到底是她的女儿。

    是她与这辈子最爱的男人生下来的女儿,母女关系再糟糕,她都不想陆念念被别人伤害了。

    云水溶脸上依旧都是泪水,“乔夫人,这一切本来就是顾家欺人太甚,就因为一点儿小事情就要崇山前段时间拿下的那一块地。

    城西那一块地,崇山花了多少的心思才拿下来,你一定清楚吧,可是顾总看上这一块地之后,就开始各种打压乔家,我能有什么办法?”

    话题都偏到城西那一块地了,她看着哭得凄惨的云水溶,这么一哭还真有几分姿色呢!

    “你母亲小三上位,还杀害了原本云家的正室,没想到有什么样的母亲,当真是生出什么样的女儿来,还陆晴天

    呵呵!真是搞笑啊,你现在可是通缉犯,你说我要是将你交出去,会如何?”

    看到云水溶在听到通缉犯三个字,顿时睁大了眼睛看她,乔夫人觉得心情很不错。

    她取出了手机,很快拨打了110。

    “你说我现在跟警察说通缉犯在这里,会如何?”

    看到乔夫人就要按出去号码的时候,云水溶脸色煞白。

    她起身就要去夺走乔夫人的手机,却让乔夫人躲了过去。

    “别乔夫人,你别这样对我,你别将我供出去,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好,求求你了,我还有一个女儿要养,我要是坐牢了,我的女儿可怎么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