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求求你们,快救救我的孩子
    乔夫人后退了几步,笑道,“对哦,我倒是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乔崇山可真是厉害了,连别人家的孩子都愿意帮忙养着,而你,竟然还不知道感恩,害得乔家如此!”

    林妈本来听到这边有动静,要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听到里面的谈话时,人就躲在外头不敢进来。

    客厅里的两个女人她都惹不起,特别是正牌夫人她疯了才去招惹她。

    倒是希望乔夫人将陆小姐送入监狱,这个女人要是去坐牢了,就没有她的把柄了吧!

    林妈听了一会儿,也没敢露面。

    更别提去打电话给乔崇山了,转身就跑了。

    云水溶直接给乔夫人跪了下来,“乔夫人,你给我机会,我不敢了,往后你想我做什么都好,我求求你,不要将我交给警方,不然我一辈子可就完了啊!”

    “你勾引我丈夫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今日呢?你害得乔崇山为你都快败了乔家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今日呢?云水溶,你这是晚了啊!”

    她笑了起来,直接按了拨打键,那边很快接通,“喂,是警察局吗?我要举报”

    云水溶的脑袋直接就炸开了,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乔夫人那张笑得开怀的胖脸。

    不

    不可以这样的,警察来了,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她还想着依靠这个孩子,将来可以富贵一辈子呢!

    云水溶也不知道乔夫人说了些什么,整个人失去了控制一般朝着她扑了过去。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就将乔夫人手里的手机一把抢了过来。

    直接就砸在了地上,一下子四分五裂。

    那些佣人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云水溶看到已经坏掉的手机,终于松了口气。

    反正都已经撕破了脸皮,今天要是没拿下这个女人,那么毁掉一辈子的人可就是她了!

    云水溶的脸色没了刚才的凄惨,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赌上一把!

    她的眼色突然一变,看向在外头看好戏的几个佣人,声音也变得狠厉起来。

    “崇山让你们过来伺候我,就是让你们来看我笑话的吗?马上给崇山电话,就说他的老婆容不下我!

    还有马上将这些人给我赶出去,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我看崇山会不会放过你们!”

    乔夫人看着自己的手机被摔碎在地,脸色也很不好看。

    “我看谁敢!”

    毕竟是正室,那气势并非云水溶能有的。

    外头的佣人本来就犹豫着要不要进来,听到乔夫人的话,一个个都噤若寒蝉。

    云水溶见此冷笑出声,松开了捂着脸的手,上面已经是清晰的巴掌印记。

    “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们才是我的佣人,惧怕她做什么?难道你们以为她能一辈子都住在乔家,而你们回去乔家乔总会容得下你们吗?你们是不是该看看谁才是乔总的心尖宠!”

    这些没眼色的佣人,等她收拾了这个胖女人,回头再来好好地收拾他们,还有林妈这是去哪儿了?

    不需要的时候老是往她的面前凑,需要的时候,就不见一个人影,倒是能耐了!

    乔夫人摘下了墨镜,递给一旁的司机。

    “所以你这是真有心要取代我的位置啊!不过也是,那些傍上乔崇山的狐狸精,哪个不是冲着他的钱过来的,而最有保障的就是取代我的位置。

    你倒是也有野心,更有手段,只是终归还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丑!”

    云水溶也不惧怕眼前的女人,她要让那些下人看清楚,跟谁才是正确的。

    “就冲着你这样的身段,崇山看了也只会觉得恶心,怪不得他不要你,在外头找了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宁可为了我得罪了顾家,毕竟我年轻貌美,任何男人看了之后,都知道该如何选择吧!”

    乔夫人的脸色很是难看,特别是对方这么说她的身材,她是胖了又如何?

    她也有年轻漂亮的时候,不过嫁给了一个没有良心的男人。

    她给他生了孩子,结果那个该死的渣男就开始嫌弃这嫌弃那。

    后来身材肥胖,乔崇山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狐狸精一只只地带在身边,就是出席宴会,也几乎不带她出门。

    她一怒之下,就回去了娘家这么多年。

    此时被这狐狸精这么扎心地说出口,乔夫人可向来不是省油的灯。

    抬手就抓住了云水溶的头发,一巴掌又甩了下去。

    “让你嘴欠,你不是觉得自己年轻漂亮吗?我倒是想看看你这张整容脸被毁了之后,还拿什么去勾引乔崇山,我也很想看看如果你这张脸毁了,乔崇山还会将你宝贝着吗?”

    说着,乔夫人又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下去。

    云水溶疼得凄厉地叫喊,“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将这个胖女人给赶出去!乔崇山是白养着你们的吗?”

    她的头发大把地被乔夫人抓在手里,头皮疼得厉害,加上脸上又被连续甩了两个巴掌。

    云水溶都觉得口中一股血腥的味道,耳朵也开始嗡嗡作响。

    不过云水溶也不是好欺负的人,见乔夫人已经动手,她若是再不动手只会死得更惨。

    抬脚就朝着乔夫人的踹了过去,一双手也没闲着。

    都是女人打架的招式,又抓又挠的。

    还冲着外头的犹豫不决的佣人吼道,“你们可别忘记了,我肚子里还怀着乔崇山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有什么问题,乔崇山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还不快动手给我将这泼妇赶出去!”

    外头踌躇的佣人听到孩子的时候,这才有人进来。

    看到有人带头进来,剩余的也都进来了。

    只不过乔夫人带过来的两个佣人,还有司机,也不是好惹的,很快就将几人给拦住。

    其中一人见情况不对,很快就给管家那边打了电话,希望这个时候还能来得及。

    万一陆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只会迁怒到他们这些佣人身上。

    然而乔夫人一听到“我肚子里还怀着乔崇山的孩子”的时候,一张脸都变得很难看。

    原来这狐狸精还怀了乔崇山的孩子,怪不得乔崇山这样子护着她,还舍不得交出去。

    只怕乔崇山认为老年得子,也应该是他最后一个孩子了,所以这样宝贝着。

    云水溶还在囔着佣人快来救她,然而那些佣人,已经被乔夫人带过来的人给堵住。

    压根就靠近不得,加上云水溶的头发一直被乔夫人揪在手里。

    云水溶虽然反抗,然而两人的体型并不是同一个级别。

    乔夫人轻而易举就将她的手给抓住,阴狠地盯着她看。

    “原来是怀了孩子啊,你以为你将来就可以依靠这个孩子赖在乔家不走了吗?”

    乔夫人松开了她的手,依旧揪住了她的头发。

    这一次直接左右开弓,打得云水溶凄厉地惨叫起来。

    几巴掌下来,云水溶直接被打蒙了。

    她虽然对着乔夫人又抓又挠,然而自己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

    眼看自己的佣人被堵在外头进不来,云水溶红着眼眶看向乔夫人。

    “我肚子里可是怀有崇山的儿子,他多么宝贝这个孩子,乔夫人,你若是胆敢再伤害我,或是让我的孩子有个意外,崇山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老女人的!”

    乔夫人嗤笑,直接将云水溶甩开。

    “儿子我也是给他生了个儿子啊,至于你的儿子这么快就知道是儿子了?

    你确定?再说了,乔崇山那么多的女人,那么多的儿女,你觉得他会重视你的儿子吗?”

    她可是完全不惧怕那个男人,不过是个早就失望透顶的男人。

    留着他,还不是为了乔家的家产,将来是要给她儿子的。

    云水溶早就被打蒙了,此时被乔夫人这么一推,整个人重重摔在了地上。

    屁股刚一着地,就觉得小腹里一阵剧痛,她捂着肚子,除了呻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腹的疼痛让她惊恐,甚至有一股暖流汹涌而出。

    云水溶低头一看,满地上都是鲜血。

    她张了张嘴,好一会儿突然惊叫出声,“啊、啊——不——救命啊,快救救我的孩子救命啊——我的孩子啊!”

    这个孩子不可以有事的,她还要依仗她在乔家稳固地位,如果孩子没了

    她压根不敢想象未来会如何,乔崇山会不会为了自己与乔家,将她交给警方!

    乔夫人看到了云水溶身下的鲜血,已经越来越多。

    这样的仗势,估计孩子都保不住了。

    她冷笑出声,“跟我斗,以为一个孩子就能够在我面前嚣张吗?云水溶,你完了!”

    看到云水溶恐慌的样子,她觉得这几天心底那一口恶气,总算是出来了。

    不管乔崇山对她的态度如何,反正云水溶的孩子一没掉,那么她也没了价值。

    然而云水溶却似乎没有听到声音一般,只是惊恐地看着身下的血越来越大片。

    肚子里的剧痛也是越来越严重,她无助地朝着那些被人拦住的佣人看去。

    “快快带我去医院,我的孩子不可以有事的,这个孩子不能出事,否则崇山一个个都不会放过你们林妈、林妈,你快来啊,救命啊——快救救我的孩子”

    她的声音越来越是凄厉,一双眼睛通红一片。

    脸上被左右开弓之后,完全肿得认不出原来的样子,只让人觉得骇人。

    乔夫人却似乎看好戏一般,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嘴角勾起笑容看向那几个佣人。

    “你们刚才都看到了什么?说出来给我听听!”

    司机跟在她的身边好些年头,自然清楚乔夫人的意思。

    “回夫人的话,我刚才看到了这个女人自己摔倒的,咱们要不要将她送医院去?”

    乔夫人冷笑,“送什么医院呢?报警,就说通缉犯云水溶已经找到了!”

    这是第一步,她必须给顾家示好,不能跟乔崇山一样傻傻地为了一个女人去得罪顾家,

    “是,夫人!我马上报警!”

    司机很快取出了手机,开始拨号。

    云水溶疼得几次都快要晕过去了,再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生生一颤。

    她朝着乔夫人看了过去,恳求地摇头,虚弱出声,“乔夫人,你放过我吧,不要报警不要报警”

    她不要往后的时日都在监狱里度过,她不要走上她母亲那一条路。

    她还有女儿要养,还有陆萧没有找到,而且还没有教训简水澜,她不可以就这么倒了下去!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气焰不是嚣张得很吗?可我就是个好公民啊,明知道乔崇山窝藏了通缉犯,我这若是不举报,给顾家示好,那我王丽娜可就要得罪了顾家,到时候也就是我王家也得罪了顾家!”

    乔夫人说着又笑了起来,“对了,顾家小少爷元宵那一天宴会的时候,我们王家可是都出席了,反倒是乔家一个人都没有被邀请,这说明了什么啊?”

    也就乔崇山那个蠢货,否则好好的乔家,现在能被他折腾得摇摇欲坠吗?

    司机很快在电话里跟警方,将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

    之后结束了通话,看向乔夫人。

    “夫人,已经报警,警方那边很快就会过来!”

    云水溶听到这话,只觉得整个人眼前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乔夫人看着她身下那一滩血,觉得晦气。

    不过这个孩子没了,她倒是要看看乔崇山如何。

    反正这一次是彻底与乔崇山撕破了脸皮,弄没了一个情妇的孩子,她还没点儿惧意。

    乔夫人在屋子里等了些时候,没有等到警察,倒是乔崇山赶了过来。

    当乔崇山看到屋子里晕死过去的云水溶,还有她身下的那一大滩鲜血,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

    顿时立在了那里,一双眼睛通红起来,带着一股狠意与失落。

    他将云水溶藏在这里,就是为的要让她平安将孩子生下来,如今他的孩子

    没了?

    乔崇山看着沙发上正悠闲喝茶的女人,脸色一阵阵难看起来。

    一双浑浊的眼也瞪得老大,恨不得上前将对方给活活掐死。

    “王丽娜,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