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吃饭的时候你少亲我,一嘴的油
    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乔崇山看到那么一大滩的血迹,只怕现在送去医院都保不住孩子了。

    但他还是朝着佣人吼道,“还不快叫救护车过来,你们都是死了吗?”

    然而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警车的声音。

    乔崇山看向乔夫人,抬手颤巍巍地指着她。

    “你做的好事啊我儿子要是有个万一,我要跟你拼命,王丽娜,咱们明天就去办理离婚!”

    这女人他真是要不起啊,如此心肠歹毒,连个腹中的孩子都容不下!

    乔夫人嗤笑了声,将茶杯放回了茶几上。

    “离婚?老娘就是不离!还有,我今天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民除害,这个女人是个通缉犯,也就你傻傻地当宝贝供着!”

    这个时候,已经有警察走了进来,乔崇山看着警察,沉重地闭上了双眼。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再将云水溶留下,只怕要给自己惹上无尽的麻烦。

    乔夫人看到警察上来,起身热情地朝着他们走去。

    “那就是通缉犯云水溶,警察,这可是我报的警,还希望你们跟顾家提提,对了,我是王丽娜,也就是乔夫人!”

    警察看到那个面目被打得全非的女人,此时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身下的一滩血尤其惊人。

    眉头很快皱起,拨打了救护电话。

    警方跟他们一群人先简单地做了笔录,等到救护车过来将云水溶送走,人也离开了。

    警察一走,屋子里也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佣人都守在了外头。

    乔崇山本来挺期盼这个孩子的出生,然而此时只留下地上那么一大滩的血迹。

    他一下子整个人老了好几岁,看着一脸得意的乔夫人,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然而乔夫人的反应很快,这一次倒是堪堪躲开了那一巴掌。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马上去离婚!”

    要不是看在王家的份上,他早就掐死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了,还会留她在这个时候?

    乔夫人冷笑,“我要是不离婚呢?乔崇山,你现在大势已去,你以为我王家会惧怕你吗?”

    她虽然是嫁出去的女儿,然而未出嫁之前也是王家千娇万宠的小姑娘。

    后来回去娘家住,娘家人从来不会给她点儿气受。

    在娘家那边,她过得多么逍遥自在。

    撑了这么多年不离婚,还不是为了给儿子争取到乔家的所有,绝对不能便宜了那些女人!

    乔崇山被气得心口一疼,捂着心口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顿时煞白一片。

    **

    警车与救护车才刚开出去没多远,就让两辆黑色的车子给包围了。

    车上下来了不少人,个个手里拿着粗大的木棍。

    两辆车子都没有办法过去,看到这样的架势,警察并不惧怕。

    他们知道救护车里的人对他们来说的重要性,不止是通缉犯,甚至是顾家要的人。

    很快有警察下车,然而尚未等警察走进,那些持木棍的男子一个个就冲了上来一阵乱打。

    警察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让他们给打蒙了。

    毕竟警方只出动了四个,而对方出动了两辆车的人,控制住了警察。

    他们正想着朝救护车过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将他们拦下。

    从里面下来四个黑衣男人,很快双方又战在了一起,场面很是混乱。

    而其中一人见此,反正他们的目标是救护车里面的那个女人,便将救护车的司机。

    还有车子里的医生护士都赶了下去,开了救护车就走。

    司机、医生还有护士都没见过这样的仗势,只能被驱赶下车,眼睁睁地看着救护车被人开走。

    而外头混乱一片,他们只能退到一旁,以免被误伤。

    顾琉笙接到电话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直接将宋微给骂了一顿。

    “你那些人不是号称挺能打的吗?怎么连区区一个女人都给弄丢了?我们这边派人加上警方,竟然还如此?”

    宋微脸色也不好,他都出动了一车子的人,足足四个。

    鬼知道那四人将对方都给收拾了,然而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结果将救护车开了就走,他那四个人脑子里装的都是豆腐渣吗?

    怎么就不懂得率先将救护车开了走,白白便宜了对方。

    “是将人弄丢了,不过顾总放心,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让我知道是哪个兔崽子截胡,回头我一定弄死他!”

    宋微也是一阵气急败坏。

    顾琉笙气得直接掐断了通话,暗暗想着到底是谁救走的云水溶。

    以当时的情形来看,不可能是乔崇山的人出手。

    那么云水溶那边,还有谁呢?

    简水澜看到站在窗子前心情不大好的顾琉笙,加上刚才所听到的“怎么连区区一个女人都给弄丢了?”的话,眉头轻蹙起。

    给简昕一个继续吃饭的眼神,便放下筷子,起身朝着窗子旁走去,抬手搭在他的肩上。

    “什么事情,让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顾琉笙侧脸一看,见是简水澜,敛起了刚才的心思,勾唇一笑。

    “也没什么,只是今天乔夫人找到了云水溶,宋微安排了人跟了过去,据说云水溶被乔夫人推了一把,应该是流产了”

    顾琉笙将他从宋微那边得到的消息,全部都跟她细致地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云水溶被送去医院的路上,被人救走了!

    简水澜也有些不大明白,云水溶除了乔崇山之外,还有什么可依靠的势力。

    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将她带走。

    不过云水溶流产了?

    她轻蹙了下眉头,怪不得乔崇山那么宝贝她。

    就是乔家到了这个地步,也都硬扛着,不将云水溶交出来。

    简水澜并不同情她,上回林妈买通了帮派过来破坏了简昕的宴会,甚至还掳走了姜蔚然。

    幸好几个孩子最后都平安无事,若是简昕有个什么意外,她绝对跟云水溶拼命。

    过去想看在云水溶有个女儿,需要抚养的份上,只要她安分守己,她可以不追究过去的事情。

    奈何她死不悔改,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可手下留情的,一切按律法来。

    看到简水澜沉默的样子,顾琉笙笑着将她带到了简昕的旁边入座。

    “云水溶虽然被带走了,不过那个买通帮派的佣人在乔家,都称呼她林妈,已经抓获。

    林妈也承认了是她听信了云水溶的话,去雇佣帮派的人到顾家,想将孩子掳走给乔崇山,用以威胁顾家。”

    简水澜冷笑,“这个林妈说的话,也只是她的片面之词,上回调查出来对方坦白,此任务若是完成,他们会出2000万,目前是给了500万。

    以云水溶这样的身份,想要拿出2000万,怕是有些困难了,所以我猜想这事情背后主谋,还是乔崇山为主!”

    顾琉笙眼里流露出一抹赞赏,“林妈虽然没有说出乔崇山是主谋,但是,我已经让人以窝藏罪犯的罪名,起诉乔崇山了,如今能够找到云水溶也算是乔夫人有功,乔夫人也有心迎合顾家,只是没想到会在送医院的路上,云水溶被人带走。”

    简水澜也是觉得奇怪,“那你觉得云水溶会被谁的人给带走?”

    顾琉笙沉思着,简昕默默地吃饭,偶尔抬眼看一下两个大人。

    顾琉笙想了些时候,最终摇头。

    “具体是谁说不上来,不过当初云水溶是在宴会上攀上乔崇山的,回头我让人查查当初的事情,兴许就会有点儿眉目。

    平日里这样的宴会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云水溶当初虽然已经改头换面,且换了一个新的身份,然而能够进入高级宴会,也是需要有人才可以!”

    说到这里,顾琉笙很快又给宋微拨打了电话,让他查清楚详细。

    简水澜也觉得这话有道理,只怕云水溶背后真有人,只是会是谁?

    如果是站在云水溶那边的,只怕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她是真的不想再有敌人了,过去一个人就算了,现在多了孩子,难免会担心。

    “别的我不担心,就是害怕云水溶对我有怨,会将这些恨意发泄到小昕身上。”

    “等我查出云水溶的下落,必定将她交由警方,让她一辈子再无法为非作歹,这事情你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了,而乔崇山也已经差不多走到尽头,再过些时候,也就是乔家宣布倒闭的时候了。”

    这些事情他们并没有避开简昕,也是希望简昕能够多一些意识。

    简水澜点头,“小昕身边有朗月保护着,就算是去了学校,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小源现在也给他安排了保镖保护着,只要孩子平安无事就好。”

    简昕适时开口,“爸爸妈妈放心吧,要是有危险的话,我会跟朗月阿姨说的。”

    简水澜轻掐了一把他的小脸,“小昕最懂事了,遇到陌生人,或是对你不好的人,都不要跟他们走,知道吗?”

    “妈妈,我知道了,我也会跟小源说的!”

    顾琉笙看到他们母子的互动,忍俊不禁。

    “好了,继续吃饭吧!今天小昕不用上学,公司里也没什么事情,下午我带你们去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简昕欢呼起来,“爸爸,我要去游乐场,可以吗?爸爸,你再去给我抓娃娃,妈妈笨,都抓不起来。给我多抓两只,我要一只送给小源,一只送给姜蔚然。”

    简水澜听到儿子这样不给她面子,气得在他的脑袋上轻敲了下,“我哪儿笨了?”

    “你抓娃娃没有爸爸厉害,五十块钱都抓不到一只,爸爸十块钱可以抓十只呢!”

    顾琉笙听到儿子对他的赞美,一扫刚才阴郁的心情,笑道,“好,爸爸下午带你们去抓娃娃!”

    幸好他有这个技能,毕竟抓娃娃不是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就学会的。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抓娃娃抓的就是心情,抓那么多做什么?咱们家又不开店,地儿就这么大,摆放不下!”

    这臭小子,老是拿她夹不到娃娃的事取笑她,明明就是商家无良!

    简昕笑了起来,特别开心的样子,很快将碗里的汤都给喝完。

    游乐场,如果不是有了孩子,其实顾琉笙也不是很喜欢这样热闹的地方。

    他朝着简水澜看去,握住了她的手。

    “今天下午就以小昕的提议为重,先去游乐场玩,等下周六、周天我将时间挪出来,带你去玩,小昕就寄放在爷爷那边!”

    有些事情有儿子在旁边,确实不妥。

    他特别想跟简水澜过两人世界,到了外头,晚上若是不回来,小昕定然要跟他们睡一起。

    简昕一听这话,立即就有意见了。

    “爸爸这是嫌弃我碍着你和妈妈了,不过放在太爷爷那边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们不能离开得太久了,我会想你们的!”

    顾琉笙揉了下他的脑袋,“当然了,最多两天或是三天,在太爷爷那边,没人敢欺负你!”

    简水澜也明白顾琉笙的意思,大概就是想过两人生活。

    虽然也想将简昕带在身边,不过放在顾家老宅那边也不是不行。

    有爷爷他们几人照顾,就是江姨都对简昕特别好。

    不过确实有了孩子之后,他们之间更多的时间是围绕着孩子转。

    顾琉笙握着她的手,放到了唇边,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简昕见此,很快也伸出了手。

    “爸爸,你也要亲亲我的手!”

    顾琉笙,“”

    但他还是握住了简昕的小手,在他小小的手背上也印下一吻。

    简昕这才开心了,然而简水澜却有些嫌弃。

    “吃饭的时候你少亲我,一嘴的油!”

    顾琉笙,“老婆,你不能嫌弃我!”

    简昕咯咯地笑了起来,觉得只有跟爸爸妈妈在一起,那才是最开心的时候。

    就是忍不住有些想念木叔叔了,等晚上就给木叔叔电话。

    **

    虽然云水溶跟乔崇山认识的时候,已经有些久远了。

    不过想要查出当初云水溶,是怎么攀上乔崇山的这一条线,并不是很难,宋微已经安排了人去查。

    一天之后,就有了消息,不过只是查出云水溶的背后确实有人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