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咱们是夫妻,我想疼你宠你
    “还在你之前住的地方!你养好身子,我还有任何要交给你去完成。这一段时日外头都在找你,别随便跑。”

    肖蔺说完这话,转身就走,病房里安静了下来,似乎他从未出现过。

    肖蔺离开之后,云水溶有些恍惚,没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再乔崇山那边了。

    而乔崇山看样子已经遇上了大麻烦,如果是这样的话,陆念念放在那边还安全吗?

    但是她现在不好离开医院,就算将陆念念带来医院,也很难照顾到她。

    不过别墅那边还有林妈,应该能够照顾好陆念念才是。

    她重新躺会了病床上,想着现在自己在肖蔺这边暂时还是安全的。

    乔崇山如今自身难保,只怕很会再保她了。

    如今也算是与乔崇山那边断得差不多了,往后自己在肖蔺这边,受肖蔺势力的保护。

    但是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考虑,她在肖蔺这边也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一旦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肖蔺就不可能再保护她,甚至很有可能被他丢弃。

    到那个时候,没有了任何人的庇佑,她会很凄惨的。

    好一点说不定就是入了监狱,再也出不来,更悲惨的可能直接就是死路一条。

    云水溶很后悔当初没有跟她母亲多学点儿手段,现在也不会如此不知所措了。

    没有了乔崇山,也没有了肖蔺,那么她必须再去找一个足够让她倚靠的男人。

    沉思了许久,云水溶突然想起,肖蔺的势力比乔崇山还大。

    她现在在乔崇山的眼里,还有点儿利用价值。

    那如果成为肖蔺的心头爱,是不是就永远都不会被抛弃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形成,云水溶越觉得自己所想的可行。

    而且肖蔺长得好看,年纪虽然大上一些,但很显年轻。

    与乔崇山相比,简直是天地之别。

    **

    乔家陷入危机,乔崇山被爆出许多违法证据。

    除了商业上的,与窝藏通缉犯一事,甚至还有他杀人的证据。

    而这些证据全都由乔夫人收集好,交给了警方。

    警方接到证据之后,立即逮捕了乔崇山,并且进行案件调查。

    乔家并没有宣告倒闭,而是由乔崇山的长子,也就是乔夫人的儿子乔安接手。

    乔安一接手之后,连同乔夫人雷厉风行地将乔崇山的其余儿女,手里的股份收了大半回来。

    现在乔家虽然还在,但是大部分都换了人,顾琉笙甚至让宋微安排了自己人进去。

    总而言之,乔崇山倒了之后,乔家的公司,目前的人基本上都是与顾家交好的人。

    而城西那一块地就是乔夫人的诚意,白白送给了顾琉笙。

    加上乔夫人从王家那边取来了不少珍藏,不过都是以女性的首饰为重。

    她拿出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拿来讨好顾家女性。

    讨好了顾家的女人,也就是讨好了顾家的人。

    这一点,乔夫人自然清楚。

    顾琉笙自然先从那一批价值不菲的首饰里,先是挑选了几样不错的东西,给了自己的妻子。

    其余的,才给了顾家的几个女性分配。

    而简水澜收到那些贵重的首饰之后,直接锁在了箱子里。

    她本来就不喜欢戴首饰,与顾琉笙复合之后,她也就在脖子上戴着一条铂金项链。

    还是顾琉笙在他们结婚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送给她的,因为这一条比较具有纪念价值。

    而且花朵一般的钻坠后面有两个字母:g&j。

    别的首饰,再珍贵的她全都锁了起来,也就需要参加重要的宴会,才会佩戴上适合的。

    乔家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解决了,现在就剩余被逃走的云水溶,还有云水溶背后的人。

    艺术西区的画廊已经开始动工,简水澜从那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顾琉笙独自将简昕从学校带回来,简昕回到家里洗了手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了妈妈布置的家庭作业。

    顾琉笙开始准备晚饭,简水澜端了一杯现榨果汁到简昕的房间里。

    看到简昕正认真地做她布置的作业,检查了几题,倒是没有发现错误。

    亲了儿子的小脸蛋,笑道,“再做半个小时,妈妈去帮忙做菜,好了就过来喊你吃饭!你先将果汁喝了。”

    “妈妈,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榨的是橙汁,简昕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晚饭之后,简水澜将碗筷都清洗干净。

    出来的时候,看到客厅的茶几上堆放了一些装得厚厚的档案袋,而顾琉笙正冲着她一笑。

    “你过来,有件事情我跟你说下。”

    简水澜不明所以,浅笑了下,“什么事情?这桌上放的都是什么东西?”

    她走了过去,取过其中一个档案袋,看了几眼上面标注的字,似乎里面装的是一些证件之类的东西。

    顾琉笙拉着她在身边入座,看到她手里的那个档案袋,笑道,“这是临海那边的别墅产权证,我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

    “什么意思?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要将那边的别墅,过户到我名下?”

    简水澜眉头轻蹙起,不明白他这么做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要跟她

    离婚?

    可是看起来又不像,就算是离婚的话,她也从未想过要拿他的东西。

    她只要儿子与西江月圆这一套房子就够了,而且他们之间目前相处都还可以,怎么也不像是感情破裂的样子。

    就今晚吃饭的态度来看,顾琉笙待她与简昕都是很好的,没有感情破裂的迹象。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狐疑的样子,忍不住一笑,抬手轻捏了下她细嫩的脸。

    “别胡思乱想的,我对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放手,只是觉得咱们既然是夫妻,我所有的财产那么也必须都是你的。

    这些都是我目前的一些个人财产,除了几处房产之外,还有手里的股权,这些股权,是我在顾家掌握的股权,还有一些其余公司里与顾家无关的股权,我都放在你的名下。”

    所以说,顾琉笙是将他所有的不可动财产都给了她?

    于是简水澜的眉头蹙得更紧,“为什么突然这样做?那些东西都是你的,怎么就放在我的名下了?”

    她粗粗看了一眼几个档案袋上面的标注,别墅就有好几套。

    除了燕城之外的,还有一些别的地区。

    她甚至去都没去过,见都没见过,可见顾琉笙的房子到底有多少。

    可是现在,全部都变成她的了?

    看到简水澜的反应,顾琉笙心里有些咆哮。

    为什么这个女人看到这些东西不是欣喜若狂的表情?

    反倒一口一个为什么地质问他。

    别的女人看到自己一下子有了这么多的东西,不应该都是激动兴奋地扑上来要亲亲抱抱,直接将他扑倒在沙发上,然后吃干抹净吗?

    可是这跟他所想的似乎不大一样,就算他知道简水澜并非是个爱慕虚荣的人,然而现在这样的表现是不是太淡定了?

    毕竟这一桌上的东西,已经是他的大部分财产了。

    特别是在房子上,他一套也没有留给自己,全部都给了她,可是不能给他一点儿激动的表情吗?

    要知道这些东西,可是人人梦寐以求的,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见顾琉笙不语,简水澜嗤笑,“我还以为你这是打算跟我离婚,在这边清算财产呢!你放心吧,就算哪一天你要跟我离婚,我也不会拿你这么多东西的。

    我只要我的儿子还有这一套房子就足矣,甚至你给我的那些珠宝首饰,我也一样都不会带走!”

    所以,他前前后后忙了这么长时间,才将自己的财产基本上清算出来。

    目前能过户的都已经过户到她的名下,不能过户的,他再想想法子,全都过户到她名下,然而得到的就是

    “老婆,我说这些是我大部分的财产了,全部都写到你的名下,你就这样的态度对我?”

    顾琉笙有些无奈,他直接将身边的女人给压在柔软的沙发上。

    “旁的女人若是见着自己的老公给她这么多的东西,定然都感动得分不清南北,我也没想着你能有这样的表现,但起码不能怀疑我,我就是觉得咱们是夫妻,我想疼你宠你,想将自己最好的全都给你!”

    “那你好好爱我就足够了,我跟你在一起,也并非是因为你的钱,顾琉笙,东西都收走吧,还是放在你的名下,那些都是因为你努力得来的,我不能平白无故要你这么多的东西。”

    看着面前放大的俊美脸庞,简水澜忍不住笑。

    想起他的话,也觉得是。

    若是别的女人看到这么多的东西,怕是惊喜若狂。

    而她还真没有惊喜若狂的感觉,一开始还以为顾琉笙要离婚呢。

    他当然知道简水澜跟在他一起,并非因为他的钱,也并非因为他是顾家的掌权人。

    “从找到你之后,我就偷偷地在处理这些事情,一直到现在,基本上能过户的都过户给你了,其实里面大部分都是地产证,还有就是股份。

    既然我给你了,你就好好收下,当个富婆,开画廊若是觉得累的话,咱们就别开了,若是喜欢,权当是个兴趣就好,反正你现在可比我有钱多了,在燕城,怕是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你了!”

    说到这里,顾琉笙笑了起来,轻啄了下,那一片让人心猿意马的粉嫩。

    “往后我赚的钱,全都上交给你,咱们家由你说了算!”

    简水澜笑了下,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拒绝。

    “此话当真,咱们家我说了算?”

    “嗯,咱们家的任何事情,都由你说了算,不过在床上可必须由我说了算!”

    “”

    简水澜直接翻了个白眼给他,“不如我把所有的东西,包括画廊也都给你,咱们在床上由我说了算,如何?”

    也省得他每次都不知疲惫地折腾她,闹得她有些睡眠不够。

    “想都别想,要不是现在孩子在家,我都想着直接在这边狠狠地要你,你这小妖精,一记眼神就足够让我为你神魂颠倒。”

    他笑了下在她的丰腴处揩了一把油水,觉得入手绵软,手感极好,让他爱不释手。

    “将这些东西都收下,还有几张卡,里面有不少钱,是现在能动用的资金,都是你的,随便你去刷,不够了,老公再去挣钱给你花,千万别省着,知道吗?”

    简水澜被他这一只手撩得浑身都有些发软,想着简昕就在房间里,一会儿要是出来看到了不好,很快按住了顾琉笙的手。

    “别这样,小昕在家里呢!”

    “是不是小昕不在家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将宝贝儿子先送到老宅那边,让爷爷他们帮忙照看几天。

    上下学的时候,三叔去接孩子还能顺带将小昕带回。

    “你想得美!”

    她轻笑了声,“你又想着将孩子送爷爷那边?你就不怕万一小昕觉得你这是嫌弃他了,往后跟你有隔阂呢!”

    毕竟孩子缺失父亲那么多年,总是比别的孩子敏感些。

    “哪儿会呢,我给宝贝儿子说咱们给他生个弟弟妹妹,还不知道小昕有多开心!”

    顾琉笙毕竟还是顾忌到家里有个年幼的儿子,意犹未尽地从她的身上起来,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

    怀里暖玉温香,让他特别享受,他低头嗅着她的发香,又说,“我是真的想要跟你好好过一辈子的,往后可不许怀疑我,更别有离婚的念头。

    我将这些东西都给你,是因为我想要对你毫无保留,所以,你也不可以负我,不管是应寒还是唐卿,你都别给他们丝毫的希望!”

    说到底,他还是没有什么安全感,这个女人狠下心来的话,真会让他一无所有。

    没有老婆、孩子,他要这么多的钱财做什么用?

    打拼的意义又在哪里?

    “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简水澜窝在他的怀里问他。

    顾琉笙还真一本正经地点头了。

    “嗯,老婆肤白貌美,贤良淑德,正是那些野男人的心头好,他们一个个花费心思就想要接近你,我自然没多少安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