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你不是想得到简水澜吗?我帮你!
    然而现在只知道这些不过是薛予凝的计谋罢了。

    过去,薛予凝最反对的就是他与顾琉笙喜欢简水澜。

    甚至在简水澜嫁给顾琉笙之后,几次想要将她除去。

    而她也确实下了狠手,只是没有得逞。

    这么多年过去,对于除去简水澜一事,薛予凝一直没有死心。

    “你知不知道你很无耻?只要简水澜一日没有离婚,我便不会在他们之间横插一足!

    母亲,你要记得简水澜不是你,你可以嫁给顾琉笙的父亲,再跟我父亲**,而她不会走上你这一条路,我也不可能走上我父亲那一条路。”

    他是喜欢简水澜,但喜欢得有自己的原则。

    绝对不会让简水澜,陷入旁人的闲言碎语当中。

    而他在简水澜的几次告诫当中,也明白自己若是真走上了顾安扬这一条老路,那么就永远都不可能再走到她的心里了。

    薛予凝摇头,“可你不知道的是错过了,那可就是一辈子,那该多么遗憾啊!”

    “若真如此,那就遗憾一辈子吧!”

    本来唐卿也不想在这边,继续跟她在这个话题谈下去,但此时还是不忘再告诫一番。

    “当然了,我也知道你这想法最主要的,还是想要摧毁了简水澜一家,让顾家难堪,母亲,你收手吧,别到了万劫不复的那一日,顾琉笙不会放过你!”

    摧毁

    薛予凝冷笑,别说想要摧毁了简水澜他们那小小的一家三口。

    她就是想要摧毁了顾家所有,她这么一冷笑,刚才脸上的温婉神色完全不复存在。

    “你不是想要得到简水澜吗?我有法子帮你得到她!”薛予凝神秘一笑。

    唐卿难得有那么点儿兴致,朝着她的方向走去。

    “母亲说出来听听吧!”

    “你过来!”

    一直等唐卿走了过去,薛予凝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眼里都是得逞之意。

    然而唐卿听完她的话,只是一阵冷笑。

    “枉费你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将她除去,却如此地不了解她!你这么做的话,只会让顾琉笙将你置于死地,而我更不可能得到她!”

    说完这些话,唐卿转身就走,直接上了二楼。

    薛予凝的脸色却很是难看,她的法子那么好用,都不清楚唐卿在矫情什么。

    只要简水澜委身于唐卿,那么顾琉笙有严重的洁癖,绝对不会再要一个肮脏的女人。

    没了顾琉笙保护的简水澜,想要动她,那是分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她与唐卿联手,绝对可以成功!

    可是,没想到的是,唐卿竟然就这么直接地拒绝了。

    可是因为唐卿对简水澜的喜爱,并不深?

    否则求而不得,那是人生一煎熬。

    唐卿拒绝了她的要求,顾琉笙也拒绝了与她见上一面,薛予凝沉思着,接下来该如何?

    **

    最近一段时日,顾琉笙似乎很忙碌的样子。

    白天除了一起接送简昕上学,中午准时回家吃饭,连续好几个晚上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忙碌。

    简水澜有些时候送水果茶点进去的时候,都看到顾琉笙鬼鬼祟祟地用一些书本压住。

    她想着应该是公司里的一些机密文件,不方面让她看到,所以也就没有多问。

    大概这样忙碌了一个多星期之后,顾琉笙又开始神神秘秘地打电话。

    好几次电话一响,就避开她到阳台或是书房接听,这都让她怀疑顾琉笙是不是在外头有了别的女人。

    不过有几次,接到的是宋微的电话,他也避开了,简水澜才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许是公司里的事情不方便被她听到,转念又想,过去再怎么机密的文件,顾琉笙还当着她面处理呢,从来都没有避开。

    这一次

    眼见电话一响,是宋微打来的,顾琉笙又到了书房接听电话,简水澜立即也跟了过去。

    本想推开书房的门,却不料,顾琉笙竟然还反锁了!

    这是

    跟宋微密谋什么事情呢,还是跟宋微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

    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顾琉笙才结束通话。

    打开了书房的门,就看到简水澜面无表情地站在门边,他有些心虚,随即一笑。

    “老婆,这是怎么了?”

    简水澜倚在了门框上,皮笑肉不笑地看他,反问,“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顾琉笙被她这么一笑,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我就是接了个宋微的电话而已。”

    “我看不止而已吧,这么些天来,你处处背着我,我本来以为是因为公司里的机密,我得避开,可是我观察了这么多天,似乎并非如此啊!”

    当然并非如此了!

    然而具体的,顾琉笙还真不能说。

    顾琉笙笑了起来,揉着她假笑的脸。

    “你别多想,也不是什么公司里的机密。”

    所以

    一瞬间,简水澜的神色有些难看。

    “顾琉笙,你该不会觉得我满足不了你,所以在外头有了女人?难不成之前你将你名下的所有东西都过户给我,就是为的今天?”

    “天地良心,我顾琉笙绝对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的人!”

    顾琉笙想着自己计划了这么一段时日,当真不能说出口,只是赔笑。

    “老婆,我可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你别给我泼脏水。”

    “你是只有一个女人,谁知道你外头是不是有男人!”万一他腻味了女人呢?

    否则怎么会偷偷摸摸地老是跟着宋微通电话,每次还得避开她,甚至一聊就是好些时候。

    宋微与他年纪相差不多,能力强,而且长得还挺好看的,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说不定当真有那些癖好,性向男没关系,但是万一看上了顾琉笙看怎么办?

    顾琉笙听到她这么质问,一张脸都黑线条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揉着她的头发。

    “小澜,别胡说八道,我性向是否正常,你比谁都清楚,我向你承认,这些天确实在做点儿事情,不过跟你所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无关,你别胡思乱想的。”

    然而简水澜还是有些不相信,有什么事情是不允许她知道的?

    她冷哼了声,“那你倒是给我说说,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了?”

    顾琉笙还真有些哑口无言,他笑着看面前小小的人儿。

    想了许久之后,才出声,“你就当做是我的一个秘密好不好?等到时机成熟了,我就告诉你!”

    毕竟现在时机尚未成熟。

    简水澜狐疑地盯着他看,这是在哄小孩子吗?

    万一真在外头有了女人或是男人,等时机成熟了,这是要将她置于何地?

    虽然还是不相信顾琉笙外头有人,可是最近的表现

    她真的不得不去怀疑,过去顾琉笙还从未有过如此状态。

    再说了他们之间是夫妻,有什么不能对她说的。

    需要这么秘密行事,不是外头有女人,那就是外头有了男人!

    一想到正揉着她头发的手,可能也曾这么揉过别的女人。

    简水澜一脸嫌弃地挥开了他的手,并且后退了一步,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

    “你也说过夫妻之间是没有秘密的,我对你没有秘密,那么你对我存在秘密是怎么回事?若是公司里的机密问题,我自然不会参与,但如果是你个人的秘密

    顾琉笙,你要知道不论最后咱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任何我都可以让步,包括你转到我名下的所有资产,我都可以不要,我只要我的儿子简昕。”

    见她说完这话转身就朝着客厅走去,顾琉笙有些发懵,怎么就成为他外头有人了?

    外头的人,能够比得上她吗?

    如果比得上,当初,他也不需要苦苦找寻她整整四年了。

    顾琉笙有些头疼,想着该怎么哄好她,怎么不说出秘密,又能证明他外头没人。

    他朝着简水澜走去,双手环抱在她不盈一握的腰间。

    “老婆,你别动不动就想着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小昕的话,最起码你要带走小昕,也该连我一同带走不是吗?

    我承认我是隐瞒了你一点儿事情,然而跟我在外头是否有男人还是女人,完全没有关系。”

    他所筹谋的事情,若是让她第一时间给知道了,效果可就要大打折扣了,他冒不起这样的风险。

    “谁知道呢,男人嘛,不都是口中一套,行为又是一套,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所想?”

    她抬手去掰环在她腰间的双手,然而力量过于悬殊,完全掰不动丝毫。

    只得沉着一张脸出声,“松手!顾琉笙,这些事情没让我整明白了,你少碰我,还有今天起,咱们分房睡!”

    顾琉笙一听到最后三个字“分房睡”时,脸色也是一变。

    “不行,咱们是夫妻!”

    可不能因为这事情,最后让他独守空闺啊。

    那他可就太过冤枉了,没有老婆在身边,他会失眠。

    “夫妻之间还有不少秘密呢,既然秘密存在,那就分房睡到没有了秘密!”

    她使劲地想要挣脱开他的钳制,然而顾琉笙也没丝毫的退让,依旧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

    顾琉笙有些无奈,但没有松开环抱在她腰间的手。

    “我可以跟你发誓,身与心,都没有对不起你,外头更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我对你一心一意,只是

    有些事情暂且不能够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了一定会让你知道的。乖老婆,别胡思乱想了。”

    “那就等到时机成熟再说,今晚上是你搬出主卧,还是我搬出主卧?”简水澜冷笑。

    说了这么多,还是油盐不进,完全哄不好,顾琉笙更是头疼了。

    索性将脸埋在她的肩头,吸取她的发香,还有身上的馨香气味。

    好一会儿才说,“不搬,咱们都不搬,死都要睡在一起,你要是不跟我一块儿睡,你看我多么可怜,最近公司忙,不能失眠的。”

    “我看你忙着那些私事倒是真的,晚上你们父子自己吃饭吧,画廊的一些事情,我找秦筝谈谈。”

    也有几天没有见着秦筝了,倒是有些想念,正好晚上一起吃个饭。

    “老婆!”

    顾琉笙抱着她不松手,“咱们晚上一块儿吃饭,你别抛下我们父子啊!”

    “现在不是我想抛下你们,而是我觉得你想要抛下我们母子。”

    简水澜见他不肯松手,直接一口咬上了他的脖子。

    然而对方始终不肯松手,她也没想要将他咬出血,只得又松了口。

    这一口咬得不深,并没有出血,但还是留下了明显的齿痕,顾琉笙倒是没有生气。

    “我哪儿舍得抛下你们母子了,要是觉得这一口不过瘾,再咬就是,咬出血都没关系。”

    看到那明显的齿印,简水澜还真有些后悔了。

    “你快松手!”

    “不放!”

    顾琉笙就跟耍无赖似的,“老婆,今晚咱们一块儿吃饭,你要是跟秦小姐有事情要谈,那就邀请她今晚来我们家一块儿吃饭,饭后你们谈什么都可以!”

    “你觉得我会妥协吗?”

    简水澜冷笑,满心里都是疑惑,最后想起一个许久没有出现的人,而她也好些个年头没有见着她了。

    于是试探地问他,“你是不是联系上琉璃了?”

    顾琉笙一愣,不明白她怎么就提起了他许久不曾想过的这个名字。

    然而顾琉笙这么一愣怔,更是让简水澜想象力空间发挥起来。

    “是不是觉得琉璃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很可怜,也很心疼她?所以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去见她了?”

    越想越有这样的可能,简水澜就越是心寒。

    一想到那个女人,可能又要横在他们之间,她就满心的恼怒,还有对顾琉笙的失望。

    这个男人是不是觉得将她重新追到手,就不打算珍惜了?

    难道当初琉璃的事情,还不够让他记忆深刻,还是说,顾琉笙想要逼迫她离开?

    不是

    她是怎么想到琉璃那边去的?

    而且还说他偷偷去见琉璃了!

    顾琉笙空出了一手抚额,觉得太阳穴突然就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

    然而也就是这一只手一离开简水澜的腰间,立即被她给挣脱开。

    简水澜一得到自由之后,很快就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倒了一杯温水喝下,随即将杯子往桌上一放,回头去看正朝着她这边走来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