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顾琉笙若不是出轨了,那就是生病了
    “什么琉璃,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还有她的情况是糟糕还是可怜,都跟我再无关系,我为什么要去心疼一个跟我无关的人?你这脑洞倒是大得清奇!”

    他是怎么想到琉璃那边去的,将琉璃送给警方处置之后,他就不曾再见过她了,是生是死也与他无关。

    **

    傍晚的时候,简水澜就将接送简昕的重任交给了顾琉笙。

    晚饭吃什么,由他们父子两人自己决定。

    而她则是换了一身衣服,就开着自己的车子离开了西江月圆。

    顾琉笙独自前往小海豚幼儿园接简昕,简昕跟着顾源还有姜蔚然挥了挥告别,便上了顾琉笙的车子。

    看到只有爸爸过来接他,眉头很快就皱起。

    “爸爸,妈妈怎么没有过来?”

    “你妈妈今晚上忙,跟你秦筝阿姨有事情要谈,所以晚上就在你秦筝阿姨那边吃,今晚上咱们父子两人一块儿吃,你有没有想吃的?是要在家里吃饭,还是咱们到外头吃?”

    简昕耷拉了下来,摇了摇头。

    “妈妈不在,没有胃口。”

    顾琉笙也觉得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轻轻点头。

    “嗯,爸爸也没有胃口。”

    “要不爸爸,今晚上咱们不吃了,等妈妈回来,咱们再一起吃饭好不好?”

    顾琉笙也想啊,他还真没什么胃口,不过要是简水澜回来知道他没给简昕准备晚饭,还不直接撕了他。

    指不定还觉得他这个父亲当得不合格,于是很快否决了简昕的建议。

    “不行,晚上爸爸煮面,没有胃口也要多少吃上一些,不然你妈妈回来后会生气的。”

    简昕叹了口气,“妈妈也真是的,去见秦筝阿姨,都不带上我!”

    顾琉笙也是一阵幽怨,其实也可以带上他的,对于画廊的讨论,他还能给些意见。

    晚饭的时候,顾琉笙早早就煮了面条,两大碗,父子俩一人一碗。

    两人面对面,面条很香,然而两人都没什么胃口。

    简昕卷着面条吃了一口,叹气,“爸爸,你是不是冷落妈妈了?”

    顾琉笙有些不明白,问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这几天妈妈有些不高兴,爸爸老是背着妈妈打电话,而且爸爸每天都那么忙碌。虽然妈妈不说,可是我能够感觉到妈妈不高兴了。”

    顿了会儿,简昕犹豫了下,还是问他,“爸爸,你是不是外头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不打算要我还有妈妈了?”

    顾琉笙立即又觉得头疼了起来,怎么这一对母子,第一想到的就是他外头有女人了?

    这是不信任他的表现啊!

    他顾琉笙就让他们母子这样没有安全感?

    分明没有安全感的人是他!

    他就担心着有朝一日简水澜带着简昕抛弃了他。

    顾琉笙苦笑,抬手揉着他的脑袋。

    “你怎么可以怀疑爸爸不要你们呢!爸爸才担心你妈妈不要我了,往后不许这么想了,爸爸外头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女人,就只有你妈妈,宝贝儿子呢,也只有小昕一个。

    最近爸爸在谋划一件事情,暂且不方便说,等时机到了就会告诉你的,所以到时候宝贝儿子也要给爸爸保密,暂且不能够告诉你妈妈,好不好?”

    简昕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不能够给妈妈知道呢?妈妈最讨厌被人隐瞒了,是不是爸爸,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妈妈的事情?所以才需要一直保密啊?”

    “当然不是了,反正你要记得多在妈妈的面前说爸爸的好话,就行了。”

    顾琉笙看到简昕一脸疑惑的样子,笑了起来,目光落在他面前那一大碗面条上。

    “乖乖将面条吃了,吃不下的话多少也吃一些,不然你妈妈回来肯定要生爸爸的气,怪爸爸没有照顾好你。”

    **

    秦筝听到简水澜要请客,自然是将吃饭地点,订在了她好些时候没去过的宴氏私房菜。

    这一次过来,秦筝从电话里听出简水澜有话要跟她说,并没有带上跟屁虫一样的容昭熙。

    两人早早就到了宴氏私房菜,依照往常那样,两个女人又点了一桌喜欢吃的食物。

    先上了几道开胃菜,简水澜边吃边感叹,“秦筝啊,我好像大概可能被绿了!”

    秦筝正在喝果汁,听到这话的时候,嘴里的果汁差点就喷了出来。

    好不容易将嘴里的果汁喝下,还差点儿被呛到。

    她拿着纸巾插嘴,不可置信地问她,“你被绿了?”

    简水澜点头,“顾琉笙最近背着我跟别人聊天,已经好些天了,神神秘秘的。”

    看到简水澜一脸的认真,秦筝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

    不过谁会出轨她都觉得有可能,唯独顾琉笙出轨

    这个男人若是想要这么快出轨的话,当初也没必要那么寻找简水澜了。

    整整四年的时间,那四年里还不近女色。

    难道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显得珍惜,如今得到了就可以弃之敝履?

    然而秦筝还是觉得不大可能,便问她,“会不会是弄错了?”

    简水澜丧着脸点头,“是真的,好些天了,每次一接到电话,基本上都会避开我,不是到书房就是到阳台,而且门还都是反锁,一聊还好些时候呢!”

    秦筝蹙眉,“如果是真的,顾总这是要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想要上天了,我还怀疑他是不是背着我偷偷去见琉璃了。反正,最近这一段时日里的顾琉笙,很不对劲,过去还真没有这样的,而且”

    “而且什么?你说出来我帮你分析分析,要是顾总真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绝对站在你这边,到时候你带着小昕回去淮城,应寒对你那么好,也将小昕视若己出,到时候你嫁给应寒,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应寒也不比顾总查!”

    秦筝也火大了,想着顾琉笙要是真的出轨了,她第一个不会原谅他。

    老婆貌美如花,儿子聪明可爱,他有什么不满意的?

    “前些时候,顾琉笙将他名下大部分的资产都改在我的名下了,你说他这是在筹谋什么?如今,又成日里神神秘秘的,只说时机未到,暂且还不能够告诉我。”

    这个时候,饭菜一样样上桌,毕竟有服务员在,她们也不好聊这些事情。

    一直等到菜都上桌,服务员也离开之后,她们的位置就在角落,距离周边的位置还有些距离,加上人多的缘故。

    只要控制好声音,倒是不会有人听到她们在说些什么。

    秦筝从一听到顾琉笙将他名下的资产,大部分都改在简水澜的名下,就一直张大了嘴巴。

    想着顾琉笙原本名下的资产到底有多少,那房子可不是一套一套的,可是好些都是一整栋大别墅。

    还有他的豪车该有多少,顾家的股份

    妈呀,她最好的朋友,现在绝对是燕城最有钱的女人!

    不——

    可能也是燕城最有钱的人,毕竟顾琉笙本就是燕城最闪耀的男人。

    多少人艳羡他的身份与权势,但说白了就是因为他有钱。

    然而他还真是舍得,全都给了简水澜!

    好不容易才将惊叹半天的嘴巴给闭上,秦筝看向对面冥思苦想的女人,也确认了心中的想法。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你说一个男人若是想要出轨,那不是想着将所有的钱都霸占着,怎么还会将所有的资产都转到你名下呢!妈呀,那可不是普通的财产啊,那是”

    秦筝想了半天也没想出那资产到底有多少,估计她好几辈子都挥霍不完呢!

    这个想法简水澜这几天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摇了摇头。

    “万一他觉得是因为愧疚呢?”

    “可再怎么愧疚,也不可能将那么多资产都给你啊!”

    秦筝也是一阵苦思冥想,连一桌的饭菜都忘记要下筷,最终得出了一个让她自己都觉得可怕的想法。

    她脸色一白,犹豫了好些时候,还是将这个可怕的想法说了出来。

    “会不会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所以,顾琉笙这么做很有可能是在准备后事

    可是不对啊,他身强力壮的,当初伤得那么厉害,也没能要了他的命,莫不是

    后遗症?

    简水澜还真没有往这一方面想,此时被秦筝说了出来,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身体出了问题,他能出什么问题?

    然而一长串的病名,就这么一个个地蹿到了她的脑子里。

    秦筝看到简水澜脸色煞白,也觉得自己想的太过严重。

    连忙安慰她,“这也不过是我自己的猜测,你别担心,也许不是呢,你看顾总哪儿像个身体不好的男人了?”

    然而这个想法却已经在简水澜的心里一点点放大,如果不是因为顾琉笙出了什么问题,他会将那么多的资产都转到她的名下吗?

    这些天更是神神秘秘地跟着宋微,在电话里交流那么久,每次通话还都避开了她,甚至将书房的门给反锁。

    而且,她几次进书房里送水果茶点之类的,顾琉笙总是匆匆忙忙将正在看的几张纸都给遮住,那时候他看的会不会是病历之类的?

    越想越是心慌,觉得自己对他的关心始终不够。

    秦筝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太过了,特别是看到简水澜不安的样子。

    “要不回去之后,你问问他就是了,也许他不是生病了,而是真的出轨了!

    不不不不是的,瞧我这张笨嘴怎么说话呢,许是有误会,也许都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呢,你也别太过担心了!”

    简水澜却觉得秦筝的猜测还是有些道理的,其一顾琉笙若不是出轨了,那就是生病了!

    这二者都不是她所想要的,两样对她还有简昕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她看着满桌子的饭菜,都是她与秦筝最爱吃的食物,此时,却完全没了胃口。

    秦筝看着她脸色不好,心里也有些不安。

    “那个都是咱们之间的猜测,你别乱想啊,也许真的就是咱们自己吓自己而已,要不,平日里容**oss他们跟顾总走得近,我们问问他们如何?

    兴许他们知道什么事情,而且啊,说不定什么事情都没有,顾总那么爱你,还将所有的资产都转到你名下,也许这一段时日他就是忙着公司里的事情。”

    简水澜却一直在想顾琉笙到底是出轨还是生病,一张小脸紧绷着,她垂着眸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反倒是秦筝过意不去了,觉得刚才自己所说的是不是太过严重了。

    也许,压根就不是她们两人缩想象的那样,她夹起一块烤翅放到她面前的碗里。

    “好啦,咱们先不胡思乱想了,既然都点了这么多的菜,先吃饱再说,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尝试着相信顾总。

    顾总那么爱你,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出轨的,而且顾总身体好,肯定也不会是生病了。”

    简水澜勉强一笑,“我明白了,只是心里一直担心,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等回去了,我再问问他好了,他若是不肯说的话,我找容**oss他们私下问问,看他们是否清楚。”

    她不想顾琉笙生病,也无法接受他出轨。

    但毕竟现在还不清楚具体,也不过是白白担心了。

    这些天秦筝忙着,她也有事情忙碌着,难得出来见上一面。

    简水澜勉强一笑,又说,“许是我太过敏感了,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若是生病的话,最近看他都挺好的,可如果出轨他才认得小昕,也确实很宠爱小昕,应该不会那么快就让小昕对他失望的。”

    秦筝看她笑得勉强,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便也笑道,“这不就是了,也许就是我们两人瞎猜测,其实一切都好好的,来来来,先吃再说,吃饱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明显的两个人面对美食,已经没了过去的战斗力。

    “顾少夫人,不介意多添上一副碗筷,一块儿吃顿饭吧?”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简水澜与秦筝不约而同地抬眼去看,在见着对方的那一刻,特别是脸上挂着的温润的笑意时,两人的烦恼基本上都消散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