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多谢你的好意,我老公会过来接我
    秦筝一双眼睛恨不得就勾在了对方的脸上,更是流露出痴迷的笑容。

    “宴、宴,是宴少啊!”

    这一张脸,当真是风靡万千。

    简水澜看着特别精神清俊的男人,只觉得这么一瞧,顿时眼前一亮。

    怪不得当初一群人会喊他宴姑娘,纵然都已经快奔三的男人了,但是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她很快回过神来,点头,“当然不介意了,宴姑娘抱歉,宴少请吧!”

    晏殊拉开了座位,在简水澜的身边入座,立即就看到秦筝花痴一般地盯着他看。

    晏殊笑道,“秦小姐再这么看下去,估计眼珠子都得滚出来了!”

    “无妨无妨,眼珠子就是滚出来了也挺乐意的,宴少真是倾城之姿啊!多看一眼都觉得真是赏心悦目!”

    她双手托着下巴,一脸的少女模样,觉得这个男人在她面前,胃口绝对大开,怎么就不是她的男朋友呢!

    晏殊笑了笑,对于这样的赞美从小听到大,已经有了免疫力。

    “过奖了,不知道这边的饭菜是否符合你们的胃口,可有需要改性的?”

    秦筝立即点头,“饭菜自然都符合胃口,如果量再大一些,那就更完美了!”

    晏殊看着桌上的每一盘菜,确实如秦筝所言,量似乎小巧了一些。

    但对比别的餐厅来说,其实每一盘的量都还算可以。

    “秦小姐的这一点建议,我会参考,谢谢!”

    晏殊很快招来了侍者,看向她们两人。

    “顾少夫人还有秦小姐,要不要再点一些食物?”

    “你请客?”

    秦筝问她,已经开始在心里念起了一长串的菜名。

    晏殊点头,“那是自然,你们尽量点,不需要跟我客气。”

    美色当前,简水澜虽然有心事,但此时也眼巴巴地盯着晏殊看。

    “那就再给我一杯果汁,蜜汁烤鸡也不错,也来一盘,一会儿吃饱了,可以打包几份茶点回去吗?”

    吃不完兜着走,这个女人还真不与他客气,不过晏殊倒是欣然答应了。

    “当然!”

    本来就已经点了不少的食物,但是简水澜还是与秦筝又点了几样。

    而晏殊也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倒是将一张方桌堆得满满的,后面上来的几样都直接堆在盘子上的。

    秦筝觉得这样气氛不够,又说,“要不,咱们来喝点儿酒,如何?借酒浇愁!”

    简水澜本来就都是心事,虽然晏殊的出现让她暂时忘记了一些。

    不过这个时候若是有酒的话,倒是不错,她很快就答应了。

    “那好吧,一会儿要是喝多了,就让容昭熙过来接你,顺带还能送我回去。”

    她本来想着让顾琉笙过来接她,可是家里还有小昕,万一太晚了。

    晏殊一听到她们想要喝酒,当即就有些头皮发麻。

    他可没忘记上回她们两人喝醉了,就在宴氏私房菜的大门口调戏他呢。

    简水澜还大喊着若是还没结婚,一定要嫁给他。

    幸好那时候顾琉笙尚未过来,若是被他听到这话,估计得对他有别的看法。

    不过两人都这么说了,他若是拒绝了,似乎不大妥当。

    于是让人取来了一瓶红酒,看着杯子里的红酒。

    晏殊想着,她们两人的酒量应该还可以,只要他看着点儿,应当不会喝得太多,到时候又在他的地盘上调戏他。

    三人先干了一杯,见秦筝又要去倒酒,晏殊取过了红酒。

    “先吃一些再喝吧!”

    秦筝倒是没有意见,拿了筷子就开始吃,还不忘给对面的简水澜夹菜。

    晏殊见今晚上简水澜的情绪似乎不高,他盛了一碗鸡汤喝了几口,才看向身边有些沉默的女人。

    “顾少夫人似乎有点儿心事,一晚上都不怎么见你说话,还是饭菜不合你胃口?”

    她何止是有心事,不过有些事情可以跟秦筝说,却不能够跟晏殊说。

    “当然不是,只是最近事情比较多,有些烦闷而已。”

    简水澜取过一旁的红酒,给晏殊还有秦筝倒了一杯。

    最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咱们再干一杯,宴少,我敬你!”

    晏殊本来就不想让她们两个女人喝得太多,谁知道会不会醉。

    不过简水澜敬他,这一杯酒不喝不好。

    他唯有端起酒喝下,心里想着要不要给顾总先打个电话,万一喝醉了

    按照这两个女人这样的喝法,今晚怕是非醉不可了。

    晏殊正想着要不要给顾琉笙先打个电话的时候,手机铃声倒是先响了起来。

    看到唐卿二字的时候,眉头一跳,他不是不清楚唐卿对简水澜的想法,然而这个时候

    晏殊还是很快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唐卿略带慵懒的声音。

    “在哪儿呢,一块儿吃个饭,我在宴氏私房菜,我先点?”

    还真是巧合!

    晏殊微露一笑,刚抬眼就与正一路走来的唐卿对上了眼。

    唐卿也没想到这么巧,然而在他看到简水澜的那一刻,才发现今晚上是有多么巧合与幸运!

    他没有等晏殊再说话,而是直接掐断了通话,想着今晚上是该好好一起吃个饭了。

    晏殊将手机往桌上一放,唐卿也已经走了过来,瞥了一眼秦筝。

    “秦小姐,让个位置?”

    秦筝一脸的莫名其妙,然而并没有动,倒是对面的简水澜看到唐卿的时候立即将眉头皱起,这人怎么会在这里?

    她朝着晏殊看了过去,晏殊微一耸肩,他还真不知道唐卿会过来。

    唐卿见秦筝不动,只好再说一遍,“麻烦秦小姐让个位置!”

    秦筝可谓是听明白了,放下喝完的空酒杯冲着唐卿一笑。

    “唐先生这是想做什么呢?我旁边这个位置就不是位置?你凭毛线要让我换位置?难道唐先生不知道我们简水澜已婚?”

    唐卿并非不打女人,只要太过分的,譬如秦筝这样的,不过看在她是简水澜好友的份上,他忍了。

    此时简水澜也开了口,“不请自来,还这样嚣张,倒是少见得很!”

    晏殊笑着看向唐卿,“坐我对面是怎么了?这样嫌弃我吗?”

    唐卿难得见上简水澜一面,自然是想着坐在她的面前。

    不过此时秦筝怕是不可能轻易退让,他也不想在这边闹事,索性拉开了秦筝旁边的椅子入座。

    秦筝翻了个大白眼,这个男人长得是人模人样的,可怎么就让人如此讨厌。

    坐她身边怎么了?

    还一副很吃亏的样子,有本事他别坐啊!

    不过毕竟晏殊是这边的老板,她也不好不给他面子,所以忍了下来。

    唐卿没有隐藏自己看简水澜的目光,带着一股火热,那是他看旁人所没有的。

    “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唐卿直接问她。

    晏殊喊来了侍者,给唐卿添了一副碗筷。

    他也觉得今天简水澜的情绪不高,从他刚过来的时候,就觉得简水澜似乎心里有事情。

    不过既然她不说,也就不勉强了。

    简水澜嗤笑了声,“看到你,我能够高兴得起来吗?”

    本来心情好的时候,就不爱给唐卿好脸色看了。

    更何况她现在心情真的不怎么样,自然更不可能给他好脸色看。

    唐卿却不这么认为,“咱们之间算不上朋友,但起码也有来往,况且我可还是你宝贝儿子的救命恩人,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唐卿说着将自己面前白瓷碗,递到她的面前,随即难得地扬起一笑,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给救命恩人盛一碗汤,我想不算过分吧?”

    简水澜被他堵得哑口无言,而唐卿所提的要求确实不过分,毕竟他救简昕是事实。

    于是正要伸手接过他递来的瓷碗的时候,然而半路被秦筝一拍了手,只得缩了回去。

    秦筝笑眯眯地盯着坐在身边的唐卿。

    “我给你盛汤吧?我可会盛汤了,唐先生想吃什么都可以直接说。”

    他这是想要勾搭人家已婚妇女?

    那也要看她秦筝同意不同意!

    “没你什么事情,闭嘴!”

    唐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依旧直勾勾地盯着简水澜的眼睛。

    秦筝被训斥了一番,到底还是有些惧怕,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

    总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货色,但这样直勾勾地盯着简水澜看,真的好吗?

    晏殊有些头疼,唐卿确实是简昕的救命恩人,说起来这个要求不算过分。

    所以此事他作为唐卿的好友,只要唐卿不算过分,也不方便介入。

    简水澜接过了唐卿的话,给他盛了一碗鸡汤放到他的面前,而后才看向秦筝。

    “我有些饱了,就先回去了,你要不要也一块儿走?”

    秦筝虽然不愿意放弃这么都的美食与美色,不过简水澜一开口,她自然点头,“一起走!”

    简水澜歉意地看向晏殊与唐卿,“你们两位慢用,我今天身体不是很舒服,就先回去了,改天有空了,再约出来一块儿吃饭,再见!”

    也并非看到唐卿就想离开,而是今晚上确实心事重重,约秦筝出来吃饭本就是为了倾诉,而她现在倾诉完了,但也没了食欲。

    唐卿见她脸色确实有些苍白,又见她杯子里还剩余一点儿的红酒,眉头一蹙。

    “我送你们回去吧,喝酒了还是别开车。”

    简水澜摇头,“多谢你的好意,我让我老公过来接我。”

    唐卿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很难看,老公真是嘲讽!

    秦筝点头,“无妨,我让我男朋友过来接我就可以了,唐先生还是吃饭吧!”

    两个女人相伴离去,唐卿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一道婀娜的身姿。

    一直到对方出了大门,他索性从一旁的窗子看了过去。

    见着她正从包里取出了手机,应该是在给顾琉笙拨打电话。

    晏殊给唐卿倒了红酒,看到他到现在目光还未收回,勾唇一笑。

    “再舍不得,人也不是你的!唐卿何不尝试着放下,那个女人真的不会属于你,她都已经结婚了还生了孩子。”

    唐卿这才缓缓地回过了脸,看到面前的那一杯红酒,端起大口地灌了一杯。

    他的眼里有着浓浓的惆怅,忍不住又回头去看她一眼,距离有些远,可他还是看清楚了路灯下的她那娇俏的模样。

    唐卿轻叹了声,才说,“你不懂,一开始我也不懂,怎么会如此放不下一个女人,可是这么多年来,始终就是忘不了,明知道与她的可能性很少,就是不甘心,也不舍。”

    “走火入魔了吧!”

    晏殊笑了起来,朝着他举杯,“喏,喝一杯吧!”

    唐卿回过了头,看到面前那一杯红酒,端起了酒杯与他的杯子轻碰了下,一口喝干。

    “大概是走火入魔了,你说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怎么就结婚了?”唐卿嗤笑了声。

    晏殊的目光也落在了窗子外隔得有些远的那两个女人,目光精准地捕捉住了那一道更高挑的女人。

    确实挺不错的,难怪能够入得了顾琉笙与唐卿的眼里。

    然而,这个女人只有一个,他们两人无法和平分割。

    唐卿也一直盯着那一道身影,几次想要去喊她过来在这边等,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今晚上她的情绪不高,是为了什么?

    顾琉笙就没发现她今天很不开心的样子吗?

    外头简水澜与秦筝两人就这么站在大门边的路灯下,两人喝了酒都不方便开车回去。

    简水澜给顾琉笙打了手机让他过来接,秦筝则是打给容昭熙。

    秦筝看着简水澜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问她,“今晚上你都没吃什么东西,要不等他们的时候咱们再去吃点儿东西?

    你要是不喜欢面对唐卿,咱们就附近找一家煮面的,随便来一碗牛肉面?”

    她还挂念着里面那一桌美食,还有美色。

    简水澜却真的没有胃口了,不过见秦筝晚上确实没吃什么东西,便道,“我陪你去吃些!”

    “那算了,我一个人吃多没有意思,一会儿等容昭熙回来了再拉他去吃点儿。”

    秦筝想着之前说的话,拉住了她的手。

    “水澜,我知道有些安慰没有用,但还是希望你别太过担心了,你看你也顾总电话,他就说了马上要过来接你,这足以证明他对你是很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