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咱们分房睡,我这并非随便说说
    简水澜是真没什么胃口,她轻轻点头,被顾琉笙拉着朝着地下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回到家里也十点多了,他们一回来朗月就隐藏在暗处。

    简昕已经洗干净,换了一身睡衣,身上披着一件外套正坐在客厅里打游戏。

    看到是他们回来了,小短腿就跳下了沙发,朝着简水澜奔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简水澜的大腿。

    “妈妈,你怎么又喝酒了,爸爸要去接你,都不带上我!”

    好像他是个累赘一样,在家怨念了一晚上。

    简水澜看到简昕的时候心情好了几分,将他抱在了怀里,笑了起来。

    “嗯,没喝上多少,跟你秦筝阿姨一起吃饭高兴了些,所以喝了两杯,不方便开车才让你爸爸过去接我。”

    简昕搂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印下一吻,这才开始了撒娇。

    “妈妈,你晚上不在家里吃饭,我跟爸爸都没有胃口,两人就吃了点儿面条,现在看到妈妈,肚子饿起来了。”

    简水澜也在他白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才说,“以后妈妈不在家里吃饭,你也要好好吃饭才行,不吃饱饭会长不高的,你先去玩,妈妈去厨房烧点儿你爱吃的。”

    今晚上她也没吃上多少,这个时候,虽然胃口一般,不过看到小昕倒是可以吃上一些。

    简昕却是抱着她不撒手,“妈妈,你以后跟秦筝阿姨吃饭就带上我吧,还有爸爸,不然我们两个人在家里都不能够好好吃饭了,好可怜的,爸爸也好可怜的。”

    正要去厨房的顾琉笙听到这话,露出一笑。

    “水澜,你陪着小昕玩一会儿,我来下厨!”

    简水澜抱着简昕朝着客厅走去,也没理会顾琉笙。

    她在柔软的沙发上入座,看着怀里小小的人儿,笑着问他,“晚上跟朗月阿姨在一起?朗月阿姨有没有陪你玩?”

    简昕点头,“我让朗月阿姨给我讲故事,朗月阿姨说不错,她说教我蹲马步,上回爸爸教我蹲马步了,所以我就在朗月阿姨的面前蹲了一个小时的马步,朗月阿姨还夸我有耐心!

    蹲完马步之后,还陪我踢了一会儿球,流了一身汗,我就去洗澡了。”

    听到这话,简水澜有些黑线,没想到朗月照顾小孩子还真是粗暴,直接蹲马步。

    不过朗月那清冷的样子,若是让她讲故事,那场面估计还挺好玩的。

    简水澜抱着孩子,笑了笑。

    想起顾琉笙这几天神秘兮兮的事情,也不知具体情形如何,心里便有些压抑。

    她是不想离开他的,除了孩子的缘故,还有她的感情。

    不可否认,他爱这个男人。

    纵然当初的爱已经逐渐消退,那四年里想起他的时候并不算多,每天的生活基本上都绕着简昕转。

    可是重遇之后,顾琉笙的痴情与对她的耐心,重新虏获她了她的心。

    简昕似乎感觉到简水澜与平日不大一样,皱着小眉头问她,“妈妈,你不开心吗?”

    “没有,看到小昕就很开心了。这几天上学,除了小源还有蔚然两个同学,还有认识新同学吗?”

    简昕一上学,顾琉笙就去打点好一切。

    顾源第一次上学,华楚楚更是忙里忙外,担心顾源受了点儿委屈,或是遭到欺负,自然也都打点好。

    所以他们两人被安排成为同桌,而姜蔚然则是坐在他们的身后,姜蔚然的同桌也是燕城名门的小少爷,几个孩子玩得挺好。

    一说到上学的事情,简昕立即点头。

    “有的,姜蔚然的同桌沈墨是他们班上的班长,这个学期选班长尚未出来,沈默和姜蔚然玩得好,所以我们四个人也就一起玩得好。”

    简水澜陪着简昕听他说着上学的一些琐事,偶尔说几句自己的观点。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好些时候,一直到顾琉笙将煮好的鱼片砂锅端了出来。

    总共有三份,就是简昕自己也是一份与他们一样多的,上面堆满了片得好看的鱼片。

    顾琉笙解下了围裙,看着他们母子两人笑。

    “都过来吃,晚上大家都没吃上多少。”

    简昕一看到那三分热气腾腾的鱼片沙发,“哇”了一声,“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有胃口了!妈妈,赶紧过来一起吃,晚上宝宝没吃多少,现在可饿了。”

    顾琉笙将围裙拿到厨房里挂好,笑着走了出来,将衬衣的袖子挽起,在简昕的身边坐下。

    简水澜看着砂锅里堆得满满的鱼片,这几年来顾琉笙锻炼出来的鱼片砂锅。

    滋味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燕城大学美食一条街,那一家正宗的鱼片砂锅了。

    也难为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记得她喜欢吃,当年更是因为她说喜欢,顾琉笙便去学。

    也许顾琉笙没有出轨吧,应该是她多虑了,若是出轨了,怎么还会对她与简昕这样好。

    顾琉笙刚要吃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宋微打来的。

    想起今天简水澜挺介意这事情的,现在若是接了怕是简水澜心里要不痛快的。

    可若是不接,岂不是要被认为他在心虚?

    正当顾琉笙犹豫着的时候,简水澜看到他迟迟不接的样子,还有来电显示是宋微的名字的时候,眉头轻蹙起。

    “怎么不接了?可是心虚?”

    他心虚个鬼,他这不是不想让她胡思乱想吗?

    也不知道都这么晚了,宋微突然来电做什么,是不是太闲了。

    赶明儿,再给他布置一些任务。

    铃声还在响,顾琉笙冲着简水澜无奈一笑,但还是接起。

    “有事?”

    “嗯,香槟玫瑰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到时候数量不会出现问题,就跟你说一声。”

    “那份文件等我明天回去公司再做处理,已经有些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忙太晚。”

    宋微,“”

    他没说文件的事情啊,可是当他还想在说的时候,对方就结束了通话。

    宋微一脸的茫然,心里还有几份忐忑,该不会是得罪到顾总了吧?

    顾琉笙将手机放了回去,想着往后那些事情还是放在公司里忙碌,省得回家里妻子猜疑。

    这么一句话的通话,很明显对方心虚,简水澜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大好看。

    不过在孩子面前,她也不想跟他吵,简昕很喜欢这个爸爸,她也不想让简昕失望了。

    顾琉笙想解释,又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解释,只怕越是解释越乱,不解释又觉得不妥。

    看到简水澜低下头默默地吃着,简昕似乎感觉到家里的气氛有些怪异,拉了拉简水澜的手。

    “妈妈,你怎么了?是不是没有胃口啊?”

    简水澜看到简昕关怀的眼神,缓缓一笑。

    “当然不是,觉得挺好吃的,多吃点儿!”

    吃过砂锅之后,简昕漱口之后,就先回房睡觉了。

    顾琉笙收拾了碗筷,清洗之后,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他想着简水澜刚才的情绪,也不知道自己又该被她给误会到哪儿去,索性也到浴室里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袍。

    他洗好之后,简水澜尚未出来,顾琉笙也不着急。

    去简昕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已经睡下的简昕,又到客厅里随手取过一旁的金融杂志,看了起来。

    二十分钟之后,简水澜沐浴好,一身清爽带着一股沐浴之后的香气,特别迷人。

    她穿着一条白色长袖纯棉睡裙,中间有一颗大大的爱心,看起来特别减龄。

    顾琉笙的目光被裙摆下那两条白细匀称的小腿给吸引住,身上都带着一股火热。

    然而简水澜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朝着简昕的房间方向走去,顾琉笙很快出声,“等等!”

    简水澜停下了脚步,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听到这话还是回头看他,“还有什么事情?”

    “小昕已经睡下了,我才刚看过,咱们别去吵他了,有些晚了,咱们睡觉。”

    这个时候已经快12点了,简水澜瞥见茶几上从医院带回来的感冒药。

    “对了感冒冲剂记得喝一包再睡,今晚上,我跟小昕一块儿睡。”

    她白天的时候,说的分房睡,并非说说而已。

    眼见简水澜就要推开房门,顾琉笙的速度比她还要快。

    但见他立即起身大步朝着她这边走来,在她就要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直接将她拉扯到了怀里。

    力度有些大,简水澜一个踉跄,整个人旋转了大半圈,最终落入他宽厚的胸膛。

    顾琉笙一手搂着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另一手抱着她的颈子,低头与她面对面看着,两人之间距离很近。

    “老婆,咱们之间没有矛盾,我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何必乖,别闹脾气了,这几天公司忙,我明天早上还要去公司,咱们乖乖睡觉好不好?”

    简水澜却是一脸平静地盯着他看,“今晚上我跟小昕睡觉,在你没有跟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咱们分房睡,我这并非随便说说,而是无比认真地下了决定。”

    明知道没有她在身边他得睡不好,还要这样惩罚他。

    顾琉笙低头轻啄了下那一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暖暖一笑。

    “我只能说这一辈子都不会辜负你,也没有外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只有你和小昕,当然了,还有健康的身体,这样子,你总不会胡思乱想了?”

    承诺给了那么多,可是她似乎听到后并不开心,然而这样的承诺,他打算执行一辈子。

    “那就等你所谓的时机到了再说,很晚了你早点儿休息吧,记得将感冒冲剂喝了再睡。”

    不可否认,这些话让她的心安定了一些,然而还是有很多的不确定。

    顾琉笙却还是不想要放过她,只将她抱得比刚才还要紧,两人贴靠一起,显得格外暧昧。

    顾琉笙的目光落在那一扇紧闭的房门上,打算一击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处。

    “小昕醒来发现你跟他睡一块儿,肯定要认为是父母吵架了,这孩子比普通孩子要敏感一些,毕竟到了三岁才见到自己的父亲,自然希望父母感情深厚,别再离开他。

    到时候他问你是不是跟爸爸吵架了,你该怎么回答他?就算你回答得再好,孩子也容易胡思乱想。”

    这一句话,简水澜听了进去,她确实不想让简昕看到他们吵架的场面。

    应寒的存在,对于简昕来说相当于父亲,然而却并非是亲生父亲。

    所以简昕在遇上自己的亲爸爸,对顾琉笙除了喜欢,还有害怕失去。

    顾琉笙的存在对简昕来说,是格外的重要。

    眼见简水澜静默下来,顾琉笙勾起一笑,直接将她横腰抱起,朝着主卧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挣扎了几下,最后气得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然而那一下对顾琉笙来说却跟挠痒痒一样。

    不过此时他还是无耻地皱眉,一副吃疼的样子。

    “老婆,你想谋杀亲夫吗?不晓得我之前后背距离心脏的地方受过伤,虽然没有刺穿胸膛,但你这么用力还是会疼的。”

    “你就装吧,都这么久了还疼,你放我下来,今晚上你别想跟我跟我睡一块儿,哪儿凉快你给我往哪儿去!”

    不给他点儿眼色看,还真以为她简水澜是好欺负的?

    别忘记了,她与简昕可是有鬼门关作为强硬的后盾,如果顾琉笙胆敢对不起她,应寒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纵然双方势力有些悬殊,但鬼门关的人从来不懂得何为惧怕。

    然而顾琉笙直接抱着她扔在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随即炙热的身子覆盖了上去,狠狠地吻住了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嘴。

    他双手将她控制在怀里,看着身下的女人笑了起来。

    “看来你是精力旺盛,正好咱们来做点儿事情,也好让你明白我到底有多么地爱你!”

    他撕扯着她的衣服,带着几分急躁,简水澜感觉到他的炙热,觉得今晚逃不过了。

    只好将目光落在那一扇并未反锁的门上。

    “顾琉笙,门没反锁呢!”

    “无妨,小昕已经睡下,你就认命了吧!”

    话音一落,他低头索取属于她的芬芳与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