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他要对不起你,我第一个不会饶了他
    隔天下午,简水澜亲自跑了一趟第一医院,从里面取得报告,将做过的检查一项项细看。

    遇上不懂的还问了医生,结论就是顾琉笙身体健康,并无任何小毛病。

    不是身体出现了问题,难道还是出轨这一方面?

    然而昨晚上两人契合的那一场欢愉,让她不敢相信顾琉笙在外头当真有了别人。

    如果不是出轨,那会是什么?

    反正几天的顾琉笙在她的眼里,就是觉得处处可疑,却又不告知。

    顾琉笙几个好朋友,她与苏焕算是走得最近,平日里也会在微信上聊上几句话。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苏焕是否有空,不过她知道的苏焕在燕城,没有跟南青岳去北川。

    最近南青岳来到燕城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南青岳已经将不少产业都扩到燕城。

    加上有苏焕的帮助,如今南青岳的事业,如日中天。

    她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给苏焕打了个电话,苏焕确实在燕城。

    听得简水澜约他见面,便约好了在咖啡屋见面,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便将车子开往约好的咖啡屋。

    没想到苏焕已经在里面等候了,她笑着在苏焕的对面入座。

    “你倒是挺快的!”

    “正好下午公司里没什么事情,这边距离公司也不算,喝什么口味的咖啡?”

    简水澜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还有两块不同口味的蛋糕,难得闲时聚在一起喝一杯下午茶,倒是惬意得很。

    她品尝了一口咖啡,在心里打着草稿,这事情该怎么开口比较合适。

    就是不清楚苏焕是否知道顾琉笙的一些事情,如果连苏焕也不清楚,只怕容承祯与姜紫瑜也不见得知道此事,难道要去找宋微?

    就怕宋微深得顾琉笙信任,不可能会出卖他。

    苏焕这几天都在忙着处理公司里的事情,难得今天下午有空,南青岳又不在燕城,此时来这边喝咖啡,倒是悠闲了几分,他含着浅笑看向简水澜。

    “怎么想着找我喝咖啡了?”

    简水澜也是浅笑了下,轻轻摇晃杯子里的咖啡,好一会儿才开口,“有些话不晓得该问谁,所以就想着看你是否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还麻烦你能够透露一些信息给我。”

    这话说的苏焕更是好奇了,不由得挑眉。

    “有什么事情是我知道,而琉笙不知道的?”

    她挖了一勺子蛋糕吃下,之后一脸的苦恼,便将这几天她疑心的事情跟苏焕说了出来。

    “你说他不是出轨不是身体出现毛病,那是怎么一回事?我总是觉得心里有些慌慌的,可是怎么询问他,就是不肯说,成日里鬼鬼祟祟地跟着宋微电话,而且还每次都避开我。”

    苏焕听到她的诉说,眉头也是一皱,思索了一番,才说,“这事情我还真不清楚,不过他会不会跟宋微谈论的是公司里的一些机密问题?有些时候并非是防备你,而是习惯问题。”

    简水澜自然也希望是公司里的机密问题,但很快摇头。

    “他过去也有好些时候谈到公司里的事情,不过都没有避开我,这一次可严重了,害我胡思乱想了好些天。”

    说着,她将顾琉笙的体检报告取出来放到苏焕的面前。

    “我以为他身体出了状况,还逼迫他去做了体检。”

    苏焕将那一份体检报告取了过来细看了一番,见体检没有丝毫的毛病。

    便笑道,“你倒是厉害,就琉笙那样的身板,你也能怀疑到这上面来。”

    “能不怀疑吗?前不久他都将他名下的资产都过户到我的名下,包括他手里的股权,也都过户到我的名下,我这一想就觉得不对劲,总有觉得他是不是在料理后事。”

    说到这事情上,简水澜还是觉得有几分忐忑。

    特别是这一份体检报告,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动过动脚。

    就是料理后事也被她给说了出来,苏焕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顾琉笙名下资产过户给了简水澜,这一点他也不是完全不知情。

    早在顾琉笙在淮城找到简水澜之后,就已经开始部署这些。

    大概是两件事情放在一起,才让简水澜误会成这般,他加深了脸上的笑容看她。

    “你倒是能够自己吓自己,琉笙身强力壮的,虽然在年纪上大你一些,但还不至于如此,别胡思乱想了。

    但从他对你的感情来看,外头肯定是干干净净的,你离开的那四年里,他除了找你,还有处理公司里的事情,来往的人都挺少,也就我们几个,更别提女性了。”

    此时,简水澜也觉得出轨与生病不靠谱,那么顾琉笙是为何?

    “那你真的不知道他最近在筹谋些什么事情吗?”

    顾琉笙与苏焕走得近,她本来还以为苏焕多少能够知道一些,如果苏焕都不知道,姜紫瑜还有容承祯估计也都不清楚了。

    苏焕摇头,“这事情等他愿意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了,也许现在时机未到,你也别因为这事情与他有了猜疑或是间隙,琉笙对你的感情当真是相当投入。

    再说了,你们之间还有小昕,他怎么也不可能有了妻儿,还在外头拈花惹草。

    不过今天我很高兴你能喊我出来,吐露这些心事,一旦我知道琉笙的想法,一定会及时告知你的。”

    简水澜轻轻地点头,“如此就麻烦你了。”

    “咱们之间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岂不是客气了?你想想咱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从你认识琉笙的那一天起”

    说到这里苏焕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而后笑了起来。

    “说起来,我还是比琉笙早认识你那么几分钟呢!”

    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触碰到一个女人的手,产生了感觉。

    不过当时也没有细想,毕竟那个时候他就与南青岳开始牵扯不清了。

    而他从青少年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与旁人不一样,对女人没有丝毫的感觉。

    简水澜也想起了第一次认识他们的时候,那时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她低低一笑。

    苏焕的话,让她安心了几分。

    毕竟她与秦筝也确实是在猜测,可是苏焕跟秦筝不一样。

    苏焕他认识了顾琉笙这么几十年,比她简水澜还要熟悉顾琉笙,所以他的话更有依据。

    看到简水澜释然了许多,苏焕将手里的体检报告还给她,又说,“所以呀,将心放宽一些,别胡思乱想了,琉笙真要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第一个绝对不会饶了他。”

    “嗯。跟你说过话,心里倒是释然、轻松了许多,我想也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可能他所筹谋的事情,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这几天却一直纠结于此,只要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严重的事情,我想没有比这些更坏的事情了。”

    此时的她心境有了几分豁然开朗。

    苏焕点头,“那看来我这一趟过来跟你喝下午茶,还是很值得的。”

    她将手里的体检报告收起,“那当然了,否则我现在怕是还在猜疑当中,多亏有你的指引。罢了,一切顺其自然,对他还是应该多给一些信任,夫妻之间最为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了。”

    她笑了笑,现在的先容比起刚才的要开怀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明媚了许多。

    苏焕也笑,被眼前女人的笑容所迷住,只觉得她这么笑起来当真好看。

    “是该相互信任,我认为你可以完全信任琉笙,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也可以再将我找出来喝下午茶。”

    “嗯,会的!只是你这么个大忙人,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了你的正事?”

    苏焕摇头,“对于朋友,永远都有时间,只要你们需要,随时都可以。”

    **

    简水澜回去的时候,顺路去接了简昕回家,并电话告知顾琉笙。

    顾琉笙本来是想一起去接简昕的,不过听到她说孩子已经接走,便想着加班一会儿。

    大概是因为有苏焕的开导,她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听到顾琉笙说要加班也没疑神疑鬼,很干脆地答应了。

    回到西江月圆,打发简昕去洗手,又给他榨了一杯果汁喝完,便让他自己去玩。

    而她则是换了一身简便的衣服,便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顾琉笙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

    这个时候的白天已经比较长了,天色还不算太暗,不过路边的街灯已经都亮了起来。

    他回了家后,立即闻到了食物的味道,朝着厨房走去,便看到里面正忙碌的小女人。

    他倚靠在门边,勾唇笑着,眼底都是暖意。

    简水澜并不知道他回来了,可是却莫名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看。

    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便见着那个清隽矜贵的男人,就这么倚靠在厨房门口,正温柔含笑地盯着她。

    简水澜也笑了开来,多了几分释然的味道。

    “回来了,去洗手吧,饭菜很快就好了!”

    顾琉笙进了厨房,朝着她走去,觉得今晚的简水澜很不一样。

    走到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脸上的笑意,顾琉笙含笑。

    “感觉你今天又美上一个新高度!”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都不好看?”简水澜浅笑问他。

    “不——之前的你特别好看,但是今晚上更迷人,恨不得现在就将你给吃了!”

    顾琉笙发现她的改变,这几天简水澜可是没这么笑意盈盈地看他,更多的是猜忌或是质问。

    小脸也都是紧绷着的,就算是笑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皮笑肉不笑,让他有些心惊胆战。

    可是今晚上的她,笑容是发自内心,似乎前几天的那个简水澜又回来了。

    简水澜将他轻推开了些许,“别胡说八道,快去洗手,换一身衣服,就过来帮忙端菜。”

    “是!老婆大人!”

    顾琉笙心情也格外好,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今晚辛苦老婆大人了!”

    简水澜捂着被他亲过的地方,看着已经转身离开厨房的男人。

    笑了笑,觉得前一段时日,大概是她自己作茧自缚了。

    有了苏焕的话,她觉得自己确实应该相信这个男人。

    晚饭很丰盛,最高兴的就是简昕了。

    前些时日,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他总觉得气氛不对劲。

    明明看起来很温馨,可是他总是感觉到一股压抑。

    不过今天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很轻松的感觉。

    大概是因为胃口不错,所以就是米饭都多吃了小半碗,还喝了两碗的汤。

    简昕最先吃饱,他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满意地朝着客厅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顾琉笙胃口很不错,今晚上也吃了不少,特别是好些天没有见着这个女人给他好脸色了。

    饭后,顾琉笙负责刷碗,简水澜则是切了一盘水果,招呼简昕过来吃一些。

    简昕吃了一块就不吃了,“妈妈,今晚上吃撑了!”

    顾琉笙看到他圆滚滚的肚子,过来摸了两下,轻拍了下他的屁股。

    “去沙发上坐一会儿,等休息好了,晚点儿爸爸陪你踢一会儿球,消消食。”

    简昕欢呼了声,就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休息,还不忘随手抓了一本故事书自己慢慢翻着。

    简水澜这才从包里取出下午去第一医院取的那一份体检报告递给他。

    “如果这一份报告,没有被你动过手脚的话,健康指标都正常!”

    顾琉笙接过体检报告,笑道,“绝对没有动过手脚,我哪儿敢在老婆的眼皮底下有小动作,又不是活腻了,再说你老公身强体壮的,你偏不相信,这一次应该相信了吧?”

    他大致上看了一眼内容,觉得确实没什么毛病。

    她直接冲着顾琉笙翻了一记白眼,“是不是隐瞒我可不知道,毕竟在燕城你可以只手遮天,想要动个手脚,怕是一记眼神就足够了,哪儿需要您动手呢,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将手里的体检报告往桌上一放,顾琉笙轻捏了下她的俏鼻。

    “这一次体检当真没有动过手脚,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再找一家医院体检看看,你觉得如何?”

    “有用么?你若是想要隐瞒,想要动手脚,我完全没有办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