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结婚之后,你还得喊我一声老公呢!
    说到这里,简水澜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对于最近的事情耿耿于怀,便又说,“我今天下午见过苏焕了!”

    反正她见过什么人,只要顾琉笙有个眼线,那么一定会查出来的。

    与其被他发现,不如自己先招供了。

    顾琉笙凑了过去,搂住了她的腰肢,让她贴近自己。

    “所以苏焕让你相信我?或者他还给你开导了许多,你现在心境豁然开朗,准备相信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简水澜笑了起来,吐气如兰地在他面前说道,“确实是心境豁然开朗了,毕竟你现在将所有的资产都改在我的名下,成为比你还要有钱的人,我有钱有权,还有儿子。

    将来你若是真的不要我们母子了,我也不怕啊,我那么多的钱,回头给小昕再找个爸爸。”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又想我在床上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顾琉笙一拍她的臀部,对于这个回答明显不悦。

    成日就想着给简昕换了爸爸,他顾琉笙同意了吗?

    “总是要给自己先想好对策的,否则真到了那一天,我岂不是要伤心死?顾琉笙,你可要好好地对待我们母子,这一次我回来重新接纳你,可是下了不少的决心,别让我后悔了。”

    如果现在他跟她求婚,也许真的会答应,因为她想好好地与他过日子,婚礼是肯定要有的。

    一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简水澜是顾少夫人,简昕是顾琉笙亲生儿子。

    顾琉笙直接将她搂在了怀里,“我会做到一辈子不离不弃,不辜负。”

    一辈子不离不弃,不辜负

    真美的情话!

    简水澜不禁一笑,抬起小脸在他的薄唇上印下一吻。

    “好!我相信你就是了!”

    那柔软的触感,让顾琉笙极为沉迷,他凑了过去,也亲了亲她的唇,鼻尖轻轻地碰着她。

    “那往后不许再对我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猜疑了,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小心翼翼地在过日子,就担心老婆大人一个发怒,又要让我独守空闺!”

    “那得看你的表现了,要不是你成日跟宋秘书神秘兮兮的,我能胡思乱想吗?

    这个宋秘书还长得那么好看,能力也强,深得你的信任,你说他都这把年纪了也没个女朋友,怕是过去也没有女朋友吧!”

    简水澜往后挪了点儿位置,将顾琉笙那张脸仔仔细细地,端详了好一会儿。

    又是一番感叹,“而你长得又那么好看,万一宋微看上你,那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顾琉笙也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不过被简水澜这般直白地说出口,还是有些得意,只是关于她的想法

    他浅笑了下,搂着怀里的女人。

    “你这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与宋微除了朋友关系,就是上属与下属之间的关系,他是深得我的信任,工作能力卓越,这么多年来,你也是明白的,很多事情我都交由他去处理。

    如今还培养了两个助理,虽然没有宋微那样能干,但这些年来总体来说,还挺不错的。”

    不过一说到宋微的感情问题,他也觉得确实是个问题。

    如果宋微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估计简水澜也不会胡思乱想。

    简水澜索性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双手抱着他的颈子。

    “算你说得有理,今天你给我的承诺,必须要执行,明白吗?否则,我可是有靠山的人,木叔叔还有应寒,绝对不会放任你这么欺负我们母子的,别忘记了朗月可是鬼门关的人。”

    “知道了!你后台硬行了不?我顾琉笙哪儿舍得欺负你们母子。”

    简水澜被他哄得心情挺不错的,推开了他的身子。

    “去陪小昕踢球吧,我去画室忙一会。”

    顾琉笙倒是没有拒绝,轻轻点头。

    “那今晚不吵着要分房睡了?”

    “我就是要分房睡,你同意吗?还不是死皮赖脸地不让我走?”说着她轻嗤了声。

    “是,是我死皮赖脸了,可有你之后,我还要脸做什么?”顾琉笙一脸的认真。

    简水澜懒得跟他扯下去,从他的怀里离开,就回到了自己的画室。

    而顾琉笙则是带着简昕踢球,这边自然没有别墅里踢球方便。

    但是客厅足够大,顾琉笙将地区画好,便直接在里面踢球。

    想着白天可以带简昕到外头的足球场踢球,那地儿够大。

    简水澜进了画室,想要作画,却没有丝毫的灵感。

    她也不纠结于画画,索性就将颜料一收,往一旁的沙发顺势躺下,取出手机给秦筝发微信。

    翦水清澜:大概是没有出轨,也没有生病吧,做了体检,一切正常。

    那边秦筝很快给回了信息,应寒手里的小风筝:还真去做体检了,顾总这么依着你,我想应该真没有我们所想的那样严重,是我们自己吓自己了,没有出轨与生病,那最好了!

    翦水清澜:嗯,最好是这样,现在心境有些豁然开朗,我应该相信他的!就算真有什么秘密,我想也不会威胁到我或是小昕,这个男人他给了我真心。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啧啧啧,真是肉麻死了,不过看到你们和好,我很开心!

    简水澜一看到最后发出去的那一句话,也觉得挺肉麻的,她笑了起来,又发了一条信息:你呢?在哪儿?昨晚上让你担心了,改天都有空了,我请你吃饭。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就在我这屋子里窝着呢,容昭熙也在,我从他那边也问了顾总这几天的事情,不过容昭熙表示容承祯一无所知。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吃饭一事,我举头举手同意!

    翦水清澜:那些不重要了,你们好好恋爱,我不打扰你们了。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瞎说什么,那货,我一会儿就将他赶出家门!

    简水澜没有再回复,只是笑了起来,这两个冤家放在一起,倒是热闹得很。

    而此时秦筝的公寓里,容昭熙躺在布艺沙发上,秦筝则是敞开了大字躺在他的腿上。

    两人都在玩着手机,一个打王者,一个刷剧聊天,倒是难得地安静。

    秦筝见简水澜迟迟没有回复她,大概是不聊了。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九点了,便开始催促,“喂,快九点了,还不滚回去吗?”

    容昭熙打得正火热,不过女朋友催他,赶紧从游戏里回过神来。

    “还有十分钟才九点呢,这么早回去做什么,一个人也是无聊!”

    他还想着今晚上就留在这边。

    “我今天累,打算早点儿休息,你不走,我怎么睡啊?”秦筝打了个呵欠。

    容昭熙嗤笑,“不过是借口,你哪天不是过了0点才睡的?”

    秦筝直接一拳头砸在他的肚子上,疼得容昭熙都皱起了眉头。

    “你个凶巴巴的女人,能不能下手别这么重,隔夜饭都要被你给打出来了!”

    “那你赶紧回去啊,你听话我不就不会对你动手了!”

    哪儿料得容昭熙突然一脸的认真样,“秦筝,今晚上我留下吧!”

    “想都别想!我说了结婚之后才可以”

    说到这里脸上有些发烫,她赶紧从容昭熙的身上爬了起来,这货是不是想要食言,打算婚前就朝她下手。

    “你想哪儿去了,我虽然也想,可不是尊重你吗,我就是”

    容昭熙指了指身下的沙发,“今晚上,我睡这里,如何?”

    他也没敢爬上秦筝的床,怕是要被踹着出来的。

    秦筝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行!这边距离我房间太近了,不安全,你还是滚回去吧!让我妈知道我留个男人在这边过夜,就算对象是你,她也饶不了我!”

    “有什么不安全的,我留在这边还能给你看好了门。”

    容昭熙索性将手机往一旁扔去,抱住了秦筝的胳膊开始撒娇。

    “秦筝、小筝、小风筝,今晚上让我留下来给你守门吧!”

    “你又不是狗,你守什么门?我才不稀罕呢!”她一脸的嫌弃。

    “可我稀罕啊,汪汪汪——”他干脆学狗叫了几句。

    秦筝被他不要脸的程度给征服了,拍开了那两只抱着她胳膊的手。

    “你快回去!”

    “叮——”

    微信来消息了,秦筝懒得再理会他,以为是简水澜发来的信息。

    打开一看,竟然是好些时日不曾联系的赵弦发来的信息:在忙些什么呢?明天可有空?

    秦筝瞥了一眼一旁的容昭熙,大概是这一记眼神太过可疑。

    容昭熙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看到竟然是赵弦发来的信息,而且还打算明天约秦筝,一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他很快自作主张地回复了信息:她在洗澡,我是容昭熙,有事?

    秦筝凑了过来,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脸色也在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一爪子抢回了手机,怒指容昭熙,“你个二货,难道不清楚发这一条信息很容易让人误会吗?”

    这么晚了,容昭熙还与她待在一起,并且还说她在洗澡,任谁都能胡思乱想好不好!

    她现在大概可以猜测是赵弦是什么样的脸色与表情了。

    容昭熙嗤笑,“就是为了让他误会才发的,这么晚了,他找你做什么?”

    一看这内容,就是没安好心,明知道秦筝都有男朋友了,他还不死心?

    可秦筝还真一点儿都不心虚,“发条短信怎么了?难道我有了男朋友,就不能有异性朋友?”

    她也没打算因为赵弦母亲的事情,与赵弦断绝来往,那对赵弦就太不公平了。

    况且他们也都认识这么多年,当不成情侣,但可以做朋友啊!

    “可我不也有了女朋友,便断绝了跟所有女性的来往”

    说到这里容昭熙又觉得不对,“我也从未与除你以外的女性有过来往,我也没要求你跟赵弦断了干系,但是他他对你绝对心怀不轨,明天甭理会他,别去!”

    他过去清清白白,当真没与女人过于亲密,几乎可以说不近女色。

    就算是纪晓晓死缠烂打,他不也没有理会?

    秦筝看着手机屏幕,赵弦倒是没有回复,而她此时也不适合回复了。

    于是瞪了容昭熙一眼,“往后你少没经过我的同意,动我的手机!”

    赵弦直接将自己的手机递到她面前,“喏,我的手机随便你看,没有秘密!”

    才不像她呢,有他容昭熙这么优秀忠犬的男朋友了,这么晚了还跟赵弦聊天。

    “谁愿意看你的手机了?”秦筝并没有接。

    然而下一刻手里的手机被容昭熙给抢夺了过去,她伸手就要去抢,奈何自己的手太短。

    “容昭熙,你还我手机!”

    她整个人干脆趴在他的身上,可就是够不着自己的手机。

    容昭熙抬高了手,看着在他怀里使劲想要够着他手的女人,眼里有着明显的得意。

    “我早就看不惯你这个名字了,还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今儿我非要将你的微信名给改了!你都已经有我了,还一会儿一个赵弦,一个应寒,怎么可以如此朝三暮四呢!”

    每次秦筝跟他聊天,都能够看到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他就觉得恼心得很。

    几次跟她提起过,这个女人傲娇地就是不想改,到现在他亲自给她改!

    他很快进入了个人信息,点击了昵称,在上面直接将应寒改成“熙熙手里的小风筝”。

    改完之后,满意地看着还在他怀里闹腾的女人,容昭熙这才将手机还给她。

    “以后可不许再乱改了,就这个名字最好了。”

    说着直接将秦筝按在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筝嫌弃地推开他,还一把擦了被他亲过的地方,看到自己的昵称时,冷哼了声。

    “谁是你手里的小风筝了,还熙熙,你也不嫌恶心!”

    不过倒是没有去改名。

    “熙熙怎么就恶心了?结婚之后,你还得喊我一声老公呢!不许改知道吗?否则”

    他的目光带着侵略性扫过她的胸口,邪恶一笑。

    “我自有自己的法子惩罚你!”

    秦筝看到他邪恶的目光,立即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

    握草,她这么平的胸口,他也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