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我已婚,你少对我有其余的想法
    宋微就知道准没好事,给他找对象,顾总这是身兼媒婆职位了?

    似乎,顾总最近都挺关心他的婚姻状况啊!

    “顾总,这事情暂时不在考虑范围,顾总如今生活美好,让人艳羡,我还是等着什么时候真命天女出现了再说。

    还是打算趁年轻的时候多赚点儿钱,将来万一娶了个拜金老婆,才能够养得起,您说是吧!”

    他现在还真没打算过早地结婚,一个人忙于工作,就很充实了。

    “宋微,你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顾琉笙终于问了出来,想起简水澜的话。

    再想到送我给平日里似乎也不近女色,该不会真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忍不住就感到一阵恶寒。

    “什、什么?”

    宋微一脸懵逼,顾总这话是几个意思?

    顾琉笙一本正经地开口,“没什么,我已婚,你少对我有其余的想法,别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虽然他性向正常得很,但是难保宋微也性向正常,简水澜的忧心,还是有依据的。

    宋微张了张嘴,终于明白了顾琉笙的意思,他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

    “顾总,您多虑了!”

    “最好如此!如果一直没有找到适合的人,我可以帮你找找适合的,你年纪不小了,是该定下来。

    明天开始,你将你那边的工作大部分都安排给黎景与向漠,若是想要休假的话,也不是不行,我可以给你十天的假期。若是想要更长的假期,也是可以商量的。”

    宋微这些年来跟在他的身边,确实帮了他许多的忙。

    想到金钱一事,他给宋微开的工资并不低。

    甚至房子、车子都给了,不过想到若是将来娶了老婆,确实还有不少要花钱的地方。

    作为宋微的老板,顾琉笙并不是个吝啬的主。

    便又说了句,“你那边若是钱不够的话,等我回去跟我老婆说一声,给你一千万,先当做奖金,不够的话,再说。”

    宋微不淡定了,“顾总你这是想做什么呢?我可以不要假期的”

    他真的不需要假期啊,虽然老是抱怨工作太忙太累,可是让他休息个两天,他就闲不住了。

    觉得浑身上下不对劲,就想着给顾琉笙打电话,让他多安排点儿工作。

    现在竟然还一口气给了他十天的假期,而且还打算给一千万当做奖金,这是

    妈的,宋微想要爆粗口,他怎么就生出了一种类似被人包养的感觉?

    “要是觉得不够的话,你也可以提,我尽量会在金钱方面满足你!”

    以宋微这些年来给他的利益,给一千万确实有些少了,不过豪车或是房子他都可以再提。

    宋微一听这话,觉得自己都快黑线条了,顾总今日是怎么了?

    “顾总,咱们能不能转移个话题,你放心,我性向正常,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谈女朋友,不过是因为没有遇上喜欢的”

    说到这里,宋微停顿了下,想着这几日过得有些心惊胆战的,便又问他,“顾总突然又提起我的婚姻一事,是否顾少夫人误会了什么?”

    若非如此,顾琉笙怕是不会这样吧!

    可是顾少夫人这个误会是不是太大了点儿,他宋微在她心里就如此不堪?

    他不过就是没有女朋友,就要将他想象成为想要去破坏人家家庭的三儿?

    果然艺术家的脑洞比较清奇,然而他宋微的人品就这般不够让她足以信任?

    “顾琉笙见宋微确实没有那一方面的想法,这才稍微放心一些,既然你没有这样的心思那最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直接说即可。

    你到这个年纪了,有些事情一直憋着对身体也不好,我想也该找个女朋友了,最起码工作累了的时候,有人陪着说说话,等你娶了老婆,才会发现过去那些年都是在虚度年华。”

    说到这里,顾琉笙觉得自己对于下属也过于体恤了,便又说,“没别的事情,就出去吧!”

    宋微松了口气,觉得两人待在一块儿,还真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别扭感。

    过去并没有这样的感觉,然而被顾琉笙这么一提起。

    他也担心让别人以为他对顾总,有什么别的心思。

    他二话不说,起身就要走,觉得跟顾总没有办法单纯地聊天了。

    然而等他起身的时候,顾琉笙又出声了,“对了,没别的重要事情,不需要一直给我电话,特别是下班时候。”

    难不成连他的电话,顾少夫人也都开始警戒了?

    他宋微何德何能啊!

    “顾总放心吧,往后会尽量在工作时间找你!”

    说得好像他很愿意加班似的,大半夜地在给他卖命,现在还被人给嫌弃了,宋微觉得自己真是冤!

    宋微离开之后,顾琉笙将桌上的几份文件稍微整理了下。

    而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叠效果图,一张张仔细地看了起来。

    他想这一次他精心的安排,她应该会满意的吧!

    **

    刚结束一场训练,应寒满身大汗地去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看到木庭脸色不好地等在外头。

    虽然木庭向来严肃,但是这么一脸阴郁地盯着他看,应寒还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将白衬衣的领子翻好,冲着木庭勾起一笑。

    “爸,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不怎么好看。”

    木庭将应寒打量了一番,面容肃然,神色阴沉,随即转身离去。

    虽然木庭没有说话,但是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应寒还是懂得他的意思。

    当即跟上了他的步伐,却一直在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父亲似乎

    动怒了!

    一直来到木庭的书房里,应寒笔挺地站在办公桌前。

    看到如此严肃的木庭,许久之后才率先出声,“爸,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

    木庭的脸色依旧阴郁,但这一次他开口了,“最近鬼门关里有些关于你的闲言碎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前天听到几个鬼门关成员的猜测,木庭就担心了好些天。

    关于他的闲言碎语

    听到这话,应寒立即清楚木庭所指的是什么。

    当即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爸,你也说了那是些闲言碎语罢了,回头我会告诫他们,鬼门关的少主并非他们消遣的对象!”

    木庭冷哼了声,“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南宫那小子最近对你殷勤得很!”

    那不是最近殷勤,而是从第一次见面就已经如此殷勤。

    但应寒也不会将这话给说出口,“爸,我与他没什么关系,外头的闲言碎语,您别放在心上,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况且,爸,您也知道我心底一直有映暖。

    虽然与她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一段感情也不会那么快就消失,再说了别提南宫家主是个男人,就是个女人我也看不上眼!”

    他也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连鬼门关的人也在议论纷纷,甚至捅到了他父亲那边,看来是南宫玖的意思。

    “你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人生目标明确,我也不是不开明的老头,但是,映晗,你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还有南宫家主的身份。

    你们两人是不可能的,南宫家将来必须要有人继承,而你我也不愿意让人将你当做笑话看待!”

    他虽然开明,但尚未开明到能够接受自己的儿子,被一个男人追求。

    那简直不堪入目!

    “爸,您就放心吧,我与南宫家主是存在一些协议,他在燕城待上半年,再过不久半年期限就到了,等那个时候南宫家主自然就会回去南宫山庄,跟我们鬼门关再无关系!”

    他现在不过就是守着那一份协议罢了,等协议时间一到,他们两清。

    “最好如此!”

    木庭叹了口气,又说,“当初南宫家山庄的生意就不该接,也不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我看那个南宫家主缠你缠得紧,不如趁着这个时候,你到外头去避避风头?”

    应寒却觉得这样法子并非好的法子,很快拒绝。

    “这事情就算了,去哪儿南宫家主神通广大还是会跟上,又何必呢,最好的法子就是视而不见。

    爸,这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您也无需操心太多,我会跟鬼门关的成员好好说下,这事情往后不许再议,南宫家主那边,我也会告诫他的!”

    一想到自己被一个男人纠缠,应寒也觉得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

    木庭依旧脸色阴郁,“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这事情到此为止,别让我出面替你解决。”

    到时候他出面,可不会去顾及任何人的面子,就算是南宫山庄,也一样。

    “是!爸,若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木庭颔首,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

    应寒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进门就看到正在浇花除草的王妈,王妈看到是他回来了,脸上很快扬起了笑容。

    “少主回来了,今天一早有一份来自燕城的快递,我放在少主的书房了。”

    随即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几分,“少主啊,南宫家主半个多小时前过来,一直等着呢!”

    应寒听到是来自燕城的快递,正想着是不是简水澜寄给他的东西。

    然而听到南宫玖就在他这边,甚至已经来了半个多小时。

    又想到刚才父亲与他说的话,一瞬间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这个人还真是

    阴魂不散啊!

    王妈也看到应寒的脸色这么快就转变,眉头也皱了起来。

    “少主啊,我看那个南宫家主并非什么好东西,你还是与他保持些距离,成日里什么事儿也不干,游手好闲的!”

    没事儿就来他们这边串门子,少主之前住的别墅都让给他了,还想霸占了这边不成?

    “我知道了,王妈你继续忙吧,我去看看。”应寒面无表情地进了屋子。

    果然一到客厅,就看到南宫玖正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里翻阅着杂志。

    面前放着一杯少了一半的咖啡,应该已经凉了。

    不过以王妈的性子,给他泡了一杯咖啡,算是客气了。

    南宫玖一看到应寒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眼里难得有了些许的笑意。

    “回来了!”

    他的问话很自然,随即抬手指向对面的沙发,示意他入座。

    “你应该也收到邀请函了吧?”

    应寒看到他那姿态,确实眉头一皱,明明这边是他的地盘,别这么一副自己才是主人的态度。

    不过他还是问道,“什么邀请函?”

    “看来你刚回来还来不及看,来自燕城的邀请函,据说还是顾总亲自发出的邀请函呢!”

    应寒没有理会他,只是蹙着眉头起身朝着自己的书房方向走去。

    南宫玖也没跟上,将手里的杂志放回了架子上,端起已经冷却的咖啡抿了一口,眉头顿时皱起。

    这个王妈还真是不好客兼没眼色,没看到他的咖啡都已经冷却了,还不过来冲泡一杯热的?

    书房里,办公桌上王妈给他打扫得干净整齐。

    他走近一看,就见着一堆材料上最上面的一封快递。

    果然是从燕城那边快递过来的,他很快拆开,竟然是一封制作精美的邀请函。

    神秘舞会,而且还是顾琉笙亲自举办的,这怎么看都怎么诡异。

    顾琉笙并非喜欢凑热闹的人,顾家给他举办的生日宴会,据说都不露面。

    怎么会突然想要举办这个舞会了?

    随即就想到了简水澜,大概是因为她的缘故吧!

    他看一眼日期,还有些时候,不过这么早发出来的邀请函,足以证明顾琉笙对这一场舞会的重视。

    不过,再过些时日就有了理由再去一趟燕城,看看他们母子了。

    应寒将邀请函放回了桌上,勾唇一笑,才多久没见,就已经这般想念了。

    回到客厅,应寒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下,才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直接在南宫玖的对面入座。

    未等南宫玖问起邀请函一事,便率先出声,“南宫家主,往后少去鬼门关!”

    南宫玖的眉头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看向应寒。

    “只是觉得好奇,去过两招而已,成日里在这边确实无趣了一些,不过看到鬼门关的训练,还挺有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