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该怎样才能将这个男人追到手呢?
    里面的成员素质不低,他在功夫方面不大行。

    不过也能与他们切磋几招,想要取胜,还得依靠他的机关与暗器。

    “然后顺便让他们误会你我的关系?南宫家主,我奉劝你还是收起你那些恶心人的心思,少在外头抹黑了我的名声,还有,协议时间一到,你就滚回南宫山庄吧!”

    他真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了,往后若是再有南宫山庄的生意,鬼门关一律不接。

    一想到被自己的父亲质问这样的事情,应寒就觉得恼怒。

    被如此明显地拒绝,南宫玖倒是不恼怒。

    毕竟要一个正常的男子接受这样一份感情,还真不是人人都如他南宫玖能够做到这一步。

    一开始他还觉得新鲜,后来慢慢发现这样的感情存在,便知道这一条路走得要坎坷许多,此时被拒绝,也算是意料范围之内。

    然而南宫玖并非是个容易气馁之人,他承认自己到了鬼门关说了点儿话。

    不过也不太明显,只不过容易让人遐想罢了,没想到传得这么快,都传到应寒这边来了。

    南宫玖笑了笑,“然而现在协议时间还在,之后的事情等协议结束再说!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收到顾总邀请函的一事,想必你也收到了吧!”

    “然后呢?”应寒问他。

    “然后自然是一块儿去,不过还有一些时日,想着要不要提前几日过去。”

    应寒看到他就像跟屁虫一样,顿时觉得有些无奈。

    “你大可以自己先去燕城。”

    他算了算日子,也就没剩余多久了,等到舞会结束的一个多星期,与南宫玖的协议算是到头了。

    这半年来,他被这个男人缠得都快要精神分裂了,重点是南宫玖对他竟然有那样不堪的心思。

    这事情放在旁人身上,他还不至于如此,可是放在他的身上,就觉得恶心。

    “一个人过去多么无趣,总要有个伴,再说,你就不想念他们母子?怎么说,顾少夫人也被你照顾了这么多年,连同简昕出生之后也都由你来照看,算是半个父亲了。”

    反正应寒与简水澜也不可能走到一起,让他们见个面,出不了什么乱子。

    只是没想到的是应寒一口回绝了,“我忙着,南宫家主要是闲着就过去吧,至于要不要参加舞会,尚未确定。”

    他看了一眼时间,很快下逐客令,“一会儿我还有事,南宫家主请自便!”

    应寒也没再理会他,端着杯子起身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然而南宫玖可不相信应寒的这一番话,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看看他们母子。

    想必应寒在看到邀请函的那一刻,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一趟燕城了。

    看到那一道消失在他眼里的高大挺拔的背影,南宫玖一阵若有所思。

    该怎么才能够将这个男人追到手呢?

    动手的话,又打不过,只怕还得挨揍,应寒可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可真要好好筹谋一番了,不然等过一段时日协议时间一到,怕是只能直接回去了。

    这个时候王妈整理好花草走了过来,见着屋子里已经没了应寒的身影,王妈看向南宫玖。

    “南宫家主时候不早了,是不是该”

    天色都要黑下来了,难道还想要蹭晚饭?

    她可不想给这个男人准备晚饭,况且少主明显就不想见着他。

    而且现在南宫家主居住的别墅,少主可是给他准备了不少的佣人与厨子伺候着呢!

    南宫玖锐利的目光直接朝着王妈看了过去。

    “今晚上我留这边陪你们少主吃饭!”

    王妈被他这么一记眼神给吓了一跳,不过想到少主在,这个人再横,也不敢对她一个老人家怎么样,便道,“这事情还得我们家少主同意才行!”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是不是要我将你们少主喊出来问问?”

    区区一个佣人,都敢对他如此无礼,看来应寒是管教得太松了。

    王妈瞪了他一眼,想着不就是一顿晚饭,她去准备就是了。

    反正留在这边,少主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王妈将那一杯已经冷却的咖啡收走,哼了声,转身就走。

    南宫玖想着这王妈还真是大牌,这样的佣人就该送去南宫山庄好好培训一番。

    他想不用几日,王妈这一身的臭脾气,定然能够被改正,也不知道应寒是怎么忍受这样无礼的佣人。

    若不是应寒还挺看重这个老婆子,他早就将人扔出去了,哪儿能够容得她在这里撒野。

    **

    小产之后,休养了几天,云水溶倒是觉得浑身都舒坦了许多。

    现在她还算是安全的,不过听了肖蔺的告诫,这些天她也一直都窝在医院里。

    基本上都在病房里度过,不过一日三餐倒是都有人给她送来。

    除了一个伺候她的年轻女佣,不用这个女佣显然是被临时调来伺候她的。

    对于肖蔺那边的事情简直是一问三不知,云水溶问了几次没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也就歇了这心思。

    这么长时日没有见着她的女儿,云水溶也很担心陆念念的现状。

    看这日子都已经开学了,也不知道陆念念是否还在读书。

    更不知乔家的佣人,是否还将陆念念当成乔家小姐看待。

    没有她这个母亲在身边照拂,就怕那些下人要虐待她。

    她想着趁这个机会让陆念念吃点儿苦头,让她明白从前有她在身边的日子是多么珍贵,而不是老觉得她这个母亲不给她长脸。

    这些时日云水溶每天都在看新闻报导,也看了不少关于乔家与顾家的事情。

    自然清楚乔崇山被爆出不少丑闻,目前已经被拘留,以他犯下的罪行,想要出来怕是不可能了。

    而乔家目前已经被乔家的大少爷乔安接手,好几次她都在电视上看到乔夫人。

    那张肥胖的脸,与肥大健硕的身躯,实在令人作呕。

    特别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乔夫人给弄没的,她就恨不得去杀了这个肥女人,给她的儿子报仇。

    如果不是乔夫人的突然出现,她现在一切好好的。

    乔崇山不会入狱,她也无需躲藏在医院里,哪儿也不敢去,她宝贝女儿更不用受这些苦。

    她将伺候她的女佣喊了过来,“我要见肖先生一面,你给我安排一下。”

    女佣点头,“我会告知管家,让管家帮忙安排的,陆小姐请放心。”

    她小小一个肖家佣人,还没有办法直接见肖先生,也只能先问问管家的意见。

    对于这个答案,云水溶并不满意,但是也没有别的方法。

    她自然也想直接联系肖蔺,不过这么突然联系他。

    万一被人发现了,到时候还要给肖蔺惹上麻烦,自然处处得小心翼翼。

    两天后,云水溶倒是顺利地见上了肖蔺,肖蔺一身深色的西装,面容干净,身体健硕,看起来格外年轻。

    云水溶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开始有了之前的想法。

    看到肖蔺的时候,云水溶显得很开心,因为知道肖蔺今天要过来,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特别是今天穿上的深v的裙子,只要稍微一弯身,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深深的沟壑。

    之前因为怀孕的缘故胖了一圈,小产之后,整个人倒是消瘦下来。

    脸色虽然不怎么好看,但是上了妆容,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带着一股明艳的味道。

    看到他的时候,立即眉开眼笑迎上。

    “肖先生,您可是来了,有点儿事情我想跟您商量下,又不好直接打您的手机,生怕被人发现您在跟我联系,给您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肖蔺直接开门见山,“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么着急见我?”

    云水溶笑道,“肖先生,我是觉得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的女儿一直都在外头,担心乔家的佣人给她脸色看,照顾得不尽心。

    想要将念念接到我的身边亲自照顾,这事情想着跟您说一声,我现在也不方便出去,希望肖先生可以帮我安排一下。”

    肖蔺锐利的目光直直朝着她望去,也不是没有瞧见今天的云水溶经过精心的打扮。

    特别是她有意无意地想要俯下了身子,那明显的沟壑,他一个成熟的男人怎么会不懂得。

    不可否认,云水溶虽然长得不算美丽,但是上过妆容,加上整容之后,整个人的气质确实提升了不少。

    特别是那胸口的地方,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有些冲动。

    肖蔺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随即就将视线挪开,沉思了会儿。

    “目前顾家那边没有放弃对你之前居住的那一套别墅的监视,一旦你将孩子带过来,立即就会有人顺藤摸瓜到你这边来,若是这一次暴露出去了,我可就没有办法再将你带走,这事情你自己琢磨!”

    言下之意,就是孩子被人监视了。

    她若是强行将孩子带过来,肯定要暴露自己的行踪。

    也就是肖蔺拒绝了她的请求,不过肖蔺所担忧的并不无道理,陆念念被监视也属于正常。

    因为他们还想着从陆念念那边找到她,而她忍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去找陆念念。

    就是因为之前肖蔺有这样的担心,她那时候妥协则是因为刚小产,身体不好,没有办法照顾好陆念念。

    而现在她实在担心陆念念在乔家那边受到委屈,那小孩子还不知道该怎么埋怨她呢!

    云水溶点头,“肖先生考虑的是,也是我太过莽撞了,只是毕竟是我的女儿,我总是担心她会不会受了委屈,没有我在身边照拂她,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饱。

    还有乔夫人那边,是否会对一个孩子下黑手,这些都是我所担心的,再者,现在应该开学了,孩子却不能够去学校”

    虽然陆念念不爱去学校,但总是要去学校学习的,而且那边的学费一教就是一整年的。

    交了钱还不去读书,真是要白白便宜了学校那么多的钱。

    她现在还得考虑自己,已经失去了乔崇山这一座靠山。

    她这些年攒下来的钱,将来够不够她与陆念念好好地生活,贵族学校怕是读不起了。

    不过如果傍上了肖蔺的话,这个男人任何一方面都不会比乔崇山差。

    只能能被他留在身边,说不定将来比留在乔崇山身边还要富足。

    “这些都是暂时的,好好忍住这一段时日,等事成,我会给你一笔钱,到时候你带着孩子离开燕城,去哪儿生活都不成问题。”

    前提是这个女人有点儿用处,他的计划可以成功。

    肖蔺给的钱,她相信不会少,不过一笔钱只能够解了燃眉之急。

    如果能够留在肖蔺的身边,那么一辈子衣食无忧,而且她可是从未听说过肖蔺有娶了老婆,目前可还是单身。

    她若是能够嫁给这个男人的话,那么说不定还可以当上肖夫人。

    “我当然相信肖先生,一切都听从肖先生的安排。”

    看到开水已经烧开,云水溶又起身给他冲泡了一杯咖啡,朝着肖蔺走去。

    只是在靠近的时候,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被绊了下。

    整个人冲着肖蔺那边扑了过去,手里的咖啡也正好倒了一些在他的西装上。

    云水溶整个人扑在他的怀里,看到他胸前的咖啡正一滴滴滴落下来,一脸被吓到的样子。

    连忙从他的怀里起来,用手去擦拭他的胸口,眼里有着明显的惊吓与歉意。

    “肖先生,真的很抱歉,这么烫的咖啡,不知道有没有烫到您,要不您将衣服脱下来,这咖啡刚冲泡的!”

    肖蔺抓住了那一只在他胸口乱抓的手,将她眼底的惊恐看在眼里。

    这些女人的小把戏,他怎么可能不清楚。

    不过对方身上的那一股浅淡的香水味,还不算太冲。

    “云小姐小心一些,别摔倒了。”

    那一杯咖啡倒是没有烫到他,就是外套沾上了一些。

    云水溶很快站起,将手里的杯子往桌上一放,一副做错了事情的模样。

    “肖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并非故意的,只是想要给你泡一杯咖啡,没想到还烫到您了,您将衣服脱下来,我给您先简单清洗一下吧,不然我真的要过意不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