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万一真是外头有人,还不允许我反抗下?
    不过她穿上之后,线条很好,特别是胸口与腰间的地方,连她自己看了都有些惊叹。

    后面的裙摆是拽地的,她想着不是要参加舞会吗?

    她这么长的裙摆怎么跳舞?

    不过整体的效果当真很不错,她取过一旁的高跟鞋穿上,整个人的海拔都高了那么有些,将这一条裙子撑得更为完美。

    几样首饰分别戴上,整体的效果更好。

    特别是发上那别致的几朵与礼服色彩相匹配的细碎小花,很吸引人的目光。

    她推开了衣帽间的门,朝着外头走去。

    却见顾琉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外头,看到她的那一刻,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她身上。

    简水澜清楚地从他的眼里捕捉到了惊艳的神色,她冲着对面的男人浅浅一笑。

    “好看吗?”

    裙摆虽然有些长,但是她还是在顾琉笙的面前优雅地转了个圈。

    顾琉笙朝着她走来,将她仔仔细细地端详了遍。

    好几次从脑子里勾勒出她穿上这一身礼服的模样,却没想到真实地看到她穿在身上,竟然如此惊艳。

    一时间,他还以为这是哪儿来的仙子,完美得无可挑剔。

    突然间有些后悔将她打扮得这样漂亮了,让人瞧了万一又对她有了什么想法。

    今天参加舞会的人可不少,而且情敌也都来了。

    握上简水澜的手,顾琉笙毫不吝啬地赞美。

    “老婆,可真好看,都不想带你出门了!”

    简水澜笑了起来,抬手轻轻地勾上他的脖子。

    “不是说舞会吗?这么长的裙摆拖在地上,我怎么跳舞?万一绊倒在地,可是要给你丢脸的!”

    “那咱们就看着他们跳舞,反正你这样子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地亲了一口,唇彩倒是没有掉色,于是又亲了一口。

    “什么舞会让你这样重视?我记得你可是很少参加宴会的!”

    “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舞会,你去了就会明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简水澜拉住了顾琉笙的手,“对了,李设计师呢?”

    “我已经先让她回去了,这妆容很适合你,我给她加钱!”

    女人打扮成为漂亮的样子,心情自然很不错。

    况且这一身礼服还是顾琉笙亲自设计,这一身打扮还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足以证明顾琉笙对她的真心。

    “前几天你偷偷摸摸的在书房里遮遮掩掩的东西,该不会是在画这一身礼服的设计稿?”

    然后与宋微各种秘密通话,难道也是为了这一身衣服?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也不需要花费这么长时间呢!

    “有一部分是,一部分晚点儿你就会知道了,我说了是给你的惊喜,你偏偏不相信我!”

    甚至还夸张地怀疑他跟宋微的关系,他当时可真是冤枉得很。

    简水澜直接白了他一眼,“谁让你长时间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肯定是要胡思乱想的,难不成连我胡思乱想的权力,都要给你剥夺了?万一真是外头有人,还不允许我反抗下?”

    “是是是,老婆说的都对,是我考虑不周!”

    他看了一眼腕表,“这个时候去参加舞会正好,今晚可要好好表现,就你现在这一副模样,旁人都不及你的分毫。”

    “算你有点儿眼光!”

    被眼光高的人赞美,简水澜自然高兴,她踩着高跟走在顾琉笙的身边,又说,“咱们去参加舞会,一会儿就是小昕放学的时候,那谁去接他?

    今晚上的舞会不带着小昕一起吗?要不我给三叔他们一个电话,让他们帮忙带小昕回去老宅那边吃饭?”

    “这事情我已经安排了,朗月晚点儿会带小昕跟我们会和,三叔与三婶今天也会参加舞会,所以就不需要担心小昕那边了,当他看到自己的母亲这般高雅漂亮的时候,一定自豪!”

    不过他这个当丈夫的更为自豪,当初眼光真好,一看到她就将她订了下来。

    若是应寒早他一步出现,怕是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场面了,一想到此,顾琉笙就觉得庆幸。

    一听到顾琉笙连这事情都安排好了,而且连同三叔他们一家也会参加的舞会,怎么到她这边完全不知情。

    “到底是什么舞会你这样重视,既然这么重视,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下,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这万一出丑了,可就要丢了顾家的脸面。

    顾琉笙笑道,“你不准备就已经这么美丽动人了,再让你准备,那些女人还能活下去?”

    “你今天说的话可真甜啊,是不是吃了糖?”

    “你尝尝?”

    顾琉笙立即将唇凑了过去。

    简水澜很快挪开,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我今天可是很满意这唇彩的,你少碰我!”

    顾琉笙看着那一抹娇艳诱人的色泽,最终还是忍下来了,带着她出了门。

    豪车一路开到了海边的别墅,简水澜对这个住过的地方并不陌生。

    不过回来燕城之后,倒是不曾回到这边住过。

    她看着外头停了不少的豪车,难道舞会是在这边举行?

    如果是在顾家的地方举行,那就是顾家举办的舞会!

    顾琉笙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给她解开了安全带。

    看到她眼里的疑惑,笑道,“还不下车吗?或者我抱着你下车好了!”

    他抬手就放了上去,简水澜一下子就挡住了他的手。

    简水澜不解,“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不是你的别墅吗?今晚上在这边举行舞会?”

    “我的别墅?”

    顾琉笙轻捏了下她的俏鼻,“忘记了现在这些房产,可都写在你的名下,是你的别墅,是咱们家的别墅!今晚上的舞会就在咱们家的别墅里举行。”

    “主办方呢?”

    简水澜觉得莫名其妙,这舞会怎么会在放在这里,除非是顾家举办的!

    “我知道你好奇,等该知道的时候就会清楚了,现在应该人员都差不多到齐了,老婆,下车!”

    他抬手遮挡住车门上的地方,一手给简水澜拖着过长的裙摆。

    一直等到简水澜下车之后,给她整理了下裙摆,这才将车门关上,冲着他伸出了臂弯。

    简水澜抬手抱住了他的臂弯,笑道,“整得这样神秘兮兮的,我心里可是一大片的疑惑。”

    一路走去,倒是没有看到什么人。

    不过等到进了别墅之后,就看到别墅里经过精心地改造,竟然有几分梦幻的感觉。

    特别是沿路走去,地上铺着红地毯,两边则都是香槟玫瑰。

    浅雅的花朵,还有那淡淡的馨香气息,让简水澜觉得惊喜。

    而那些香槟玫瑰的数量可不少,一眼望去,可以说是花的海洋。

    看到那些香槟玫瑰的时候,简水澜的心里有了个想法。

    这些都是为了她吧?

    她最喜欢的就是香槟玫瑰了!

    香槟玫瑰本来就不便宜,这么大一片的香槟玫瑰,那可谓是大手笔。

    她站在红地毯上驻足,目光看着两边的淡雅芬芳的花朵,最终将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香槟玫瑰?”

    “喜欢吗?”

    顾琉笙问她,眼里染上了笑意,还有一丝期盼。

    “很喜欢!不过,太浪费了,这些都是你的手笔?”

    这么多的香槟玫瑰,得花多少钱?

    “浪漫是一回事,然而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太浪费了!”

    这些可都是这花,不是假花啊!

    今天开过了,等过两天可就要败了下来,她想想都觉得舍不得。

    顾琉笙有些无语,若是平常女人看到这么多喜欢的花,早就欣喜若狂。

    而且还是知道是他准备的,绝对得抱着他狠狠地亲上几口,再顺势将他扑倒,然后吃干抹净。

    而她竟然只是觉得浪费,他们那么多的钱,就不能破费买点儿东西吗?

    这些香槟玫瑰是她所喜欢的,燕城能够在今天绽放的香槟玫瑰并不多,所以他让宋微从各地收集了今天能够绽放的香槟玫瑰。

    确实花费了不少的人力、财力,只为博她一笑。

    这红地毯两边的香槟玫瑰,不过只是今天占今天舞会所准备的香槟玫瑰里的冰山一角。

    单是看到简水澜这样惊诧的目光,他几乎可以想象等一会儿简水澜看到大场面的震撼。

    顾琉笙不说这个话题了,只带着她朝着红地毯的镜头走去。

    “里面有你更喜欢的!”

    简水澜笑了起来,觉得这个时候的心情格外好。

    “你怎么今天对我这么好了?”

    “我哪个时候对你不好了?”

    顾琉笙无奈地看着她,“你说出来,我改!”

    简水澜还真认真地思索了起来,仔细一想,顾琉笙对她确实挺好的。

    起码没有受到委屈,每天活儿都是争着做,没有丝毫的怨言。

    对待她与简昕都特别有耐心,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在几次与薛予凝僵持的时候,顾琉笙也毫不犹豫地站在她的身边。

    这么一想,她满意地点头。

    “算你识相,继续保持现状!”

    “遵命!老婆大人!”

    那就是他这一阵子表现得很好了,他会再接再厉的!

    一路上走来,除了忙碌的侍者,倒是没有看到旁人。

    顾琉笙直接将她带到了舞会主会场,里面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人。

    但是一进来,简水澜的目光就被偌大的舞会主会场所吸引。

    几面大墙壁都是香槟玫瑰,就是天花板上,也是一朵朵开得正好的香槟玫瑰。

    灯光打在花朵的身上,那色调带着一股暖意与温馨,让人瞧着温暖。

    还有空气中那一股馥郁的味道,让她觉得特别美好,忍不住想要深深地呼吸,只觉得沁人心脾。

    这简直就是花的海洋,而且这么大的会场,这里面可要多少的香槟玫瑰来装饰?

    看到这舞会的主会场时,简水澜几乎可以肯定这一场舞会是为她而举办。

    否则顾琉笙不会耗费这么多的香槟玫瑰,她看着身旁的男人,此时他正垂眸认真而深情地盯着她看。

    “顾琉笙,你这么做,全都是为了我吗?”

    “不为了你,还能为了别人吗?我知道你喜欢香槟玫瑰,所以今天的布置主题都以香槟玫瑰为主,没想到这个香槟玫瑰的色彩搭配灯光,效果还挺好看的。”

    对于今天这一场布置,他从昨天忙到今天,为的就是按照他的想法来布置。

    所以这两天亲自跟着宋微过来监工,任何让他觉得不妥的,全部都按照他的想法来更改。

    简水澜的心里是欣喜也是感动的,当即抱着顾琉笙精瘦结实的腰。

    “我都好感动啊!可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不会今天的舞会,就我们两人吗?你不是说了三叔他们也过来了?”

    这个时候,一道孩童清脆的声音响起。

    “妈妈!爸爸!”

    两人朝着外头望去,就看到经过一番打扮的简昕小跑了过来。

    一直跑到了他们的面前,仰起漂亮的小脸盯着眼前的一身浅紫色礼服的女人看,眼里都是晶亮的光芒。

    “妈妈,你今天可真漂亮,比所有人都要漂亮!”

    简水澜蹲下了身子看着简昕西装革履的样子,完全就是缩小版的顾琉笙,她笑着轻轻捏了下他的小脸。

    “小昕可真会说话,不过你所说的所有人,还有谁来了呢?”

    简昕一下子就不说话了,抿着唇笑,爸爸说了所有的一切都要保密,要给妈妈惊喜。

    看到简昕这一副样子,简水澜也知道他肯定是答应了顾琉笙不能说。

    看来这一对父子还瞒着她不少事情啊,比如说今晚上这一场舞会,她还真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一直到了李密儿过来给她做造型的时候,才清楚今晚上还有一场舞会要参加。

    顾琉笙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差不多了,也不好再继续打哑谜,不然这一场舞会,可就真就只有他们两人了。

    顾琉笙轻拍了两下,突然会场里的灯光一变,比刚才还要亮堂了几分。

    而随着灯光的转变,聚焦一起,形成舞池。

    舒缓的音乐也悄然响起,从四周走来一对对的璧人,在舞池里随着这舒缓的音乐而舞。

    简水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里有着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