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小澜,给我一场婚礼吧,我不年轻了!
    特别是看清楚了那些人的时候,有秦筝、容昭熙、顾安歌、华楚楚、顾晋晗等几个顾家这一辈的孙子。

    还有宋微、容承祯、姜紫瑜、苏焕与南青岳他们,就是朗月也都晚礼服出场了。

    等等,怎么应寒还有南宫玖他们也来了?

    简水澜有些发懵,觉得就跟做梦一样,怎么这些人都凑到了一起?

    而且除了几对是情侣的,今天过来的那些单身的男子,一个个也都带了舞伴。

    不过难得地她看到了苏焕与南青岳相拥,随着音乐而舞的场面,竟然莫名觉得和谐。

    就是应寒与南宫玖两人也都有一名舞伴,她呆愣愣地看着应寒他们。

    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今天这一场舞会

    似乎所有的人都清楚,唯独她压根就不知道。

    看到简水澜错愕的样子,顾琉笙垂眸一笑,在她的面前绅士地伸出了手。

    “美丽的顾少夫人,咱们可以一起跳一支舞吗?”

    简水澜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顾琉笙,随即勾唇一笑。

    将自己的手轻轻地搭放在他的手里,随即感觉到手背一阵温润的感觉,是顾琉笙轻轻地在她的手背上轻啄了下。

    她的手轻轻地搭放在他的肩上,慢慢地贴靠在他的怀里,脚下随着音乐而舞。

    眼里有些湿润,她完全可以笃定今晚上的舞会是为了她,所以顾琉笙将这些人都聚在了一起。

    都是他们所熟悉的亲人与好友,她贴靠在他宽厚温暖的胸膛上,眼里都是笑意。

    “顾琉笙,怎么这么突然想要举办这一场舞会了?”

    她笑了起来,“看到他们,我好感动啊!”

    “既然觉得感动,那就对我更好一些,无条件地相信我!”

    简昕一看这些大人好多都抱在了一起跳舞,这是欺负他小孩子没有舞伴呢!

    嘟了嘟嘴,最后跑出了舞池,他去找顾源他们玩儿,顾源肯定也是一个人无聊着。

    一场舞随着音乐而告终,那些被暂时安排过来当他们舞伴的女人,一个个退出了舞池。

    顾琉笙抱着怀里的女人看着在场的每一位,笑道,“感谢今晚上抽空过来参加舞会的你们,今晚这一场舞会,大家都随意一些,不需要拘谨。

    在场的都是大家认识且熟悉的人,除了我与小澜的亲人之外,还有我们的好朋友,接下来,我需要你们帮我见证一场重要的时刻!”

    顾琉笙冲着宋微打了个眼色,宋微立即会意。

    没一会儿,宋微取来了一只小而精致的盒子,来到了顾琉笙的身边,等到顾琉笙接过盒子之后他又退到了一旁。

    顾琉笙打开了小巧的盒子,里面是一只惹眼的钻戒。

    因为想让简水澜每天都戴在手上,所以所挑选的钻石并不算太大,不过切割得极为漂亮耀眼。

    而这一只婚戒,也是他亲自设计。

    简水澜看到那一只惹眼的钻戒的时候,眼里都是惊诧,顾琉笙这是打算求婚吗?

    看到面前表情惊诧的女人,顾琉笙深情一笑,握上了她的手。

    “小澜,咱们从认识没多久之后就去登记,一直到现在也有好些个年头了,中间还出现了整整四年分开的时日。很多年前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要给你一场婚礼。

    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追根究底,也是我做得不够好,离开你的那几年我深刻反思,就想着如果再找到你,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你!”

    一群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应寒看到简水澜这一身的打扮,眼里有着惊艳。

    只是在清楚今天顾琉笙会如何安排的时候,眼里蒙上了一层黯然。

    可是这个男人能够为简水澜做到这样的份上,起码这一刻简水澜是幸福的。

    她幸福了,他还有不放手的理由?

    秦筝扯了扯容昭熙的胳膊,放轻了声音,但还是一脸傲娇的模样。

    “容昭熙,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人家是怎么求婚的,别到时候给我一个随随便便的求婚,我可是不接受的!”

    容昭熙顿时觉得亚历山大,难道要他以后的求婚,比这场面还要盛大?

    容昭熙想着现在还真要好好学习,努力赚钱,才能将这个傲娇的小女人娶回家。

    “小澜,从今往后,你跟小昕都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我会好好地对待你们母子,如果有一天我哪儿做得不好了,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改正的。”

    顾琉笙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就朝着她单膝跪地举起了手里的钻戒。

    “小澜,给我一场婚礼吧,我不年轻了!”

    “啊——好浪漫啊!”

    秦筝当场就叫出了声,一脸的羡慕,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被这样求婚。

    秦筝也打从心底里觉得好开心,而后又朝着容昭熙出声,“学着点啊!”

    容昭熙很快出声,“嫂子,答应他啊!快给我们顾总一场婚礼,我们顾总要当新郎!”

    秦筝听到容昭熙都出声了,作为简水澜的朋友,立马也出声,“水澜,将他拿下!”

    姜紫瑜看到这样浪漫的求婚,自然也是站在顾琉笙这边。

    “三弟妹答应他吧,给我们琉笙一场婚礼,不然这个男人都要老了,往后当新郎可就没这样好看了!”

    苏焕笑了起来,“答应他啊,我们也想当伴郎了!”

    一群人很快跟着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人群中,华楚楚看到这一幕,有些感动。

    原来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浪漫起来是这样子的,她看着身边的男人,笑了起来。

    “你看看你这侄儿,多浪漫啊,跟着人家学学!”

    顾安歌轻轻点头,“嗯,我会的,老婆!我想顾家很快又要有喜事了。”

    声音与掌声都很有节奏,简水澜看着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围成一圈的人。

    最终的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脸上,眼底涌出了泪意,原来他这几天的忙碌,是为了今晚上的求婚?

    顾琉笙见简水澜迟迟没有答应,心里也有些慌了,难道是他做得还不够好?

    “老婆,你愿意给我一场婚礼吗?”

    他深情地问他,眼里饱含了期待。

    周边的人还在起哄,简昕与顾源发现大人这边正在玩,连忙从大人的腿边挤了进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单膝跪在母亲的面前,旁边的人都拍着手喊答应他,他想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

    早知道就不去找顾源了,直接从头到尾观看到底。

    他爸爸这是在求婚吗?

    等去了学校又可以跟姜蔚然炫耀了!

    “妈妈,答应爸爸啊!”

    孩童的声音在大人的声音里显得有些突兀。

    宋微也出声了,“顾少夫人快答应我们顾总吧,今天若是求婚没成功,回头还不削了我!”

    简水澜看着顾琉笙手里的钻戒,“你会一辈子对我们母子不离不弃吗?”

    “嗯,一辈子对你们母子不离不弃!”

    顾琉笙重重地点头,给她承诺。

    简水澜也不再矫情,含笑将自己的左手伸了出去,也许下了承诺。

    “那我给你一场婚礼!”

    顾琉笙听到这话,简直要乐疯了,胸腔里的那一颗心脏抑制不住地跳动起来。

    看到那一只伸过来的白皙秀气的手,顾琉笙很快就握住了她的手。

    宋微松了口气,赶紧上前接过顾琉笙手里的盒子。

    顾琉笙盒子里的钻戒,轻轻地戴在她纤细的手指上。

    而后珍重地在那一只手的手背上,印下一吻,他抬眼看着她。

    “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掌声在这一刻爆发,应寒见此,唇角微微勾起一笑,心里却无声地叹息着,为自己惋惜。

    南宫玖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男人,露出一笑。

    “看来是你彻底没有希望了!”

    心爱的女人跟着被人跑了,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也成为别人的,不管是谁遇上这事,心情都不会好。

    应寒没有理会南宫玖的嘲讽,目光依旧落在那个全场让人瞩目的女人身上。

    他缓缓地抬起双手,轻轻地鼓掌了几下,幸福就好,将他们母子留在燕城,应该可以放心了。

    顾琉笙愿意举办这一场神秘的舞会,还邀请他过来,就足够证明顾琉笙是认真的。

    顾晋晗也鼓掌着,眼底都是笑意,虽然心底还是有几分惆怅的。

    不过也清楚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早在他们认识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希望,不是吗?

    这一刻,他完全释然了,这个女人从来就不曾属于他,而他过去也只能偷偷爱慕。

    仅此而已,事到如今,他也只有放下了。

    秦筝从刚才就一直开启录像功能,将今晚上这一刻录像下来。

    眼里都是对简水澜的羡慕,将她交给顾琉笙,其实还是挺放心的。

    顾琉笙比起旁的男人,简直好得不要太多了!

    顾琉笙起身,将简水澜拥抱在怀里,此时求婚成功,他激动得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现场爆发出来的掌声比刚才更甚,还有着几个男人欢呼的声音。

    应寒没有去看这样的场面,只是见着简昕捂着自己的眼睛。

    他大步走到了简昕的面前,将他抱了起来,简昕一看是他,眼里都是笑意,很快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木叔叔!”

    顾源也被华楚楚带到了一旁,毕竟孩子还小,这么火热的场面当真儿童不宜。

    一吻缠绵,结束之后,简水澜一张脸都被熏红了。

    她看着这样的场面,羞得直接埋在了顾琉笙的怀里,还不忘嘟囔了一番,“你怎么都不看场合呢,没看到这么多人吗?”

    顾琉笙笑出了声,“就是这样的场合,才要告诉他们,你是我的!”

    求婚算是成功了,顾琉笙心里特别美妙,接下来他只要等着当新郎就好了。

    顾琉笙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今晚上谢谢你们的见证了,一会儿就安排用餐,不过别吃得太撑了,大概9点的时候,会有烧烤。

    今晚上的住宿,也是在这边,房间都已经给大家安排好了,也安排了佣人,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佣人。接下来的时间,大家随意玩!”

    顾琉笙举起一杯香槟,“我先敬各位一杯,谢谢你们!”

    一群人也都从侍者那边取来了香槟,顾琉笙举着香槟与他们每一个人的杯子轻碰。

    最后一口喝下了杯子里的酒,一群人也喝下了杯中酒。

    之后,顾琉笙就被一群男人簇拥着聊天,简水澜好不容易逮到了空闲的时候,便朝着应寒走去。

    “什么时候过来的?我竟然什么事情都不清楚呢!”

    应寒看着她笑道,“我也是今天才到的,直接就过来这边了,一个多星期之前就收到了顾总的邀请函了,不过说是神秘舞会,让我先别通知你,我猜想大概就是要给你惊喜吧!”

    “没想到你们私下还联系着,都不带上我呢!就我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

    秦筝凑了过来,“顾总可是告诫过我了,安静地参加舞会就好,旁的都别多问。

    我一猜大概有什么猫腻,所以也就不好跟你说了,万一打乱了他的计划,顾总可不会放过我!”

    真不是她没义气,只不过真没想到今晚上这个舞会,竟然是求婚仪式,果然,够神秘!

    简水澜冲着他们一笑,“不过趁此机会聚在一起,倒是挺好的!”

    而后看向应寒,“这一次过来,会住上几天吧?正好我昨天让人去将你屋子里都打扫了一遍,小昕也很想念你!”

    应寒点头,“那是自然,我会在这边停留上几天。”

    秦筝则是抱住了简水澜的胳膊,“你不是承诺了要给顾总一场婚礼吗?婚礼订在什么时候,记得啊,我是要给你当伴娘的!”

    容昭熙很快出声,“那我要给顾总当伴郎,正好这么多未婚的,可以凑一个伴郎团呢!”

    另一边与姜紫瑜几人聊天的顾琉笙听到了这边的话,看向姜紫瑜等人,问他们,“你们有兴趣给我当伴郎?”

    可是等了好多年,才等来的婚礼,他得尽快找人算算日子了,然后好好地筹备婚礼。

    这一场婚礼必须是盛大的,他顾琉笙的婚礼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