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漫漫长夜,他搂着心爱的女人
    她朝着衣柜里走去,里面竟然挂了许多她的衣服。

    她记得很多年前西江月圆那边一堵墙打通之后,里面还在重新装潢时。

    他们就是过来这边住的,当时睡的也是这一间。

    但是很明显这些衣服都是崭新的,可是顾琉笙为她准备的?

    顾琉笙也没想到简水澜基本上是光着身子走,目光看到那一抹纤细玲珑的背影,眸色加深,这个女人是在撩他吗?

    不过今晚上他确实很想要,也必须要!

    顾琉笙朝着她走去,直接从身后将她搂在怀里。

    宽厚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纤细的背部,感觉到他手上的不规矩,简水澜直接转过脸白了他一眼。

    “没看到我都快累死了吗?”

    顾琉笙低低一笑,“穿了这么久的高跟鞋确实很累,一会儿洗过澡,我给你泡泡脚就能舒服一些,这些衣服都是给你准备的,已经清洗过了!”

    他空出一手,从里面取出一条红色的吊带真丝睡裙给她。

    “换上这一条,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简水澜看着那一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情趣风格的睡裙时,直接否决了。

    这一条换上,今晚上就别想安生了,顾琉笙能够放过她吗?

    于是直接将睡裙又挂回去,她找了一条保守的长袖睡裙,而后挣脱开顾琉笙的怀抱,朝着浴室的方式走去。

    顾琉笙只得苦笑,这个老婆太有自己的个性了。

    知道女人一旦进去了浴室,没个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

    顾琉笙便取了换洗的衣服,到了隔壁的房间去沐浴。

    洗过之后,又去简昕睡觉的房间里巡视了一番,给他盖好了被子。

    回到房间里,简水澜正好打开了浴室的门,一阵沐浴之后的香气四溢。

    顾琉笙直接将她横抱起来,朝着那一张大床走了过去,一放到床上,就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

    简水澜直接抬手捂住了他就要凑过来的唇。

    “顾琉笙,今晚上很累,你别”

    他的眸色幽深,呼吸都有些明显的急促,在她的掌心亲了一口。

    “老婆,今晚上我很高兴,能不能让老公更尽兴一些?我一想到今晚上你答应我的求婚,我就特别想要你!”

    简水澜松开了手,双手改抱在他的肩上。

    “你别这样,咱们说说话,好不好?”

    这样的恳求,顾琉笙怎么可能会狠下心拒绝。

    他吐了口气,从她的身上翻身下来,但还是直接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抱着说说话,倒是可以的,不过说完了”

    “说完了咱们就睡觉,你别老想着那回事,很累人的!”

    “掌控权都在我这边,都是我在动的,我都没喊一声累!”

    简水澜直接凑了过去,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不重,但是留下了一圈的齿印。

    “今晚上你这么突然求婚,要是我不答应,你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万一她不想给他一场婚礼,当真要让他失了面子。

    顾琉笙瞥了一眼她留下来的齿印,笑道,“在老婆面前,我要面子做什么?若是你没有答应我的求婚,那一定是我做得不够好,我会再接再厉,总有让你答应的一天。”

    这回答还算满意,“咱们的婚礼,简单温馨就好,别闹得太大,好不好?”

    这一点顾琉笙还真不答应了,搂着怀里的小女人,嗅着她的发香。

    “那怎么行?我顾琉笙的婚礼必须是盛大的,你总要让所有人认可我是你的丈夫,婚礼上,你可不能委屈了我!

    到时候,还有承祯他们抢着要当伴郎呢,而且爷爷好不容易才等到我的婚礼,这一场婚礼,爷爷过去的好些战友也会参加,他肯定要面子,方方面面都要做到最好!”

    简水澜嘟了嘟嘴,想想也是,爷爷肯定不会答应这一场婚礼太过简单。

    谈起他们的婚礼,顾琉笙倒是觉得很多话要说。

    “伴郎团基本上是定下来了,伴娘的话,我想着要不咱们就请秦小姐一人就足够了,若是太多的伴娘,你与他们也不太熟悉,我不想弄到最后因为这事情而让你受了委屈,你觉得如何?”

    简水澜一想也觉得不错,“我本来就想着秦筝一人足矣!”

    这么多年来,过去的同学、同事,在女性这一方面,还真只有秦筝与她相处得最好,也是最为了解的人。

    “等明天我让人给我们找找日子,我估计大概婚礼也要三个月之后了,要有三个月的时间去准备,还有咱们都尚未拍过婚纱照,也要找个时间去拍了。”

    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准备充足,其实他还觉得三个月的时间有些长了。

    但是为了婚礼的质量只能耐心等待,顾琉笙看着怀里的女人。

    “到时候你一定是最最美丽的新娘!”

    “那肯定啦!就我一个新娘,难不成你还想要有一排的新娘不成?”她轻掐了下他的脸。

    顾琉笙有些无语,非要这样曲解他的话?

    新娘从头到尾,就只有她一人。

    “胡说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不过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最漂亮的女人!”

    说完,在她的唇上啃了一口,少了口红的味道,这样干干净净的他更喜欢。

    简水澜很满意他这么有眼光,果然这个男人在女人方面还是见识太少了!

    “我就喜欢你这么有眼光,否则怎么会看得上我呢!今晚上惊喜很大,我好开心!”

    除了他花费了不少的心思,还有竟然也将应寒与南宫玖给请了过来。

    相聚一起,她真的很开心。

    顾琉笙也觉得当初万幸,早一步认识她,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老婆,咱们来做点儿事情,精力旺盛,睡不着呢!”

    这长夜漫漫,他搂着心爱的女人,早就欲火焚身了。

    然而他并不给简水澜反抗说不的机会,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将她所有的抗议都堵在心里。

    怀里的女人逐渐柔软下来,没有再挣扎,且投入其中。

    顾琉笙很满意她的表现,加深了这个吻,一双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

    漫漫长夜,明天也没什么事情,他有很多的时间慢慢宠爱她,给予她。

    这一晚,一定要让她满意,并且难忘,顾琉笙已经做好了全程伺候她的准备。

    除了两个家庭有了孩子之外,剩余的人倒是都没有睡意。

    晚上吃得太饱,他们也没了睡意,索性分成好几组斗地主。

    顾家四个兄弟一组,容承祯、苏焕、姜紫瑜与南青岳一组。

    秦筝、容昭熙、宋微与南宫玖一组,朗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会场上。

    她作为简昕暗中护着的保镖,舞会已经结束,这个时候该是她工作的时候了。

    应寒并不想打牌,独自一人喝着闷酒,看着用香槟玫瑰组成的天花板。

    每一朵花朵里还有灯光效果,犹如繁星闪烁,很梦幻,犹如她今天穿上的礼服。

    今晚的她就像个公主,然而王子却不是他,站在公主的旁边已经有了别的王子守护了。

    说好的要放手的,却还总是感到一阵挥散不去的惆怅感忍不住自嘲一笑。

    那一抹笑意带着嘲讽与黯然,南宫玖刚打出一张牌。

    瞥见不远处应寒的笑容,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扎心了,他放下了手里的牌。

    “你们玩吧,有些晚了,早点儿睡!”

    秦筝就有意见了,“我好不容易一手牌这么好,你说不打就不打了?”

    今晚上她都输怕了,一下子就输了好几万,虽然是容昭熙付账,但她也想要捞点儿本回来。

    南宫玖淡淡地瞥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你有意见?”

    “没”

    秦筝弱弱地开口,这人的气势,她有点儿怕怕!

    “南宫家主,你别凶我女朋友!”

    容昭熙放下了手里的牌,拉上了秦筝的手。

    “不早了,咱们也早点儿休息,还有这一身的烧烤味,也该回去洗洗了!”

    南宫玖没有理会他们,直接起身朝着应寒的方向走去。

    从他的旁边端起一杯香槟,抿了一口,看到应寒失落的模样,忍不住还是劝了他一句,“有些晚了,回去睡吧!”

    从头到尾,就是别人家的老婆,他这么想着念着舍不得是要做什么?

    难不成还想着要抢过来?

    从今天的情形来看,别说顾琉笙不会放手,就是简水澜都不可能跟顾琉笙离婚。

    应寒与简水澜,可以说压根就没有丝毫的希望了。

    应寒没有理会他,只是端起了香槟,品了一口,之后将杯子放了回去,起身离开了。

    南宫玖见此,立即跟上,“喂,说走就走,等我一下子啊!”

    秦筝觉得莫名其妙,还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每次南宫玖这个家伙出现在应寒的身边,她就觉得特别怪异。

    特别是今晚上南宫玖与应寒的互动,那简直

    她会胡思乱想的!

    容昭熙看到秦筝一直盯着那两道已经离去的身影,拉扯了下她的胳膊。

    “该回神了!”

    当着男朋友的面前这么盯着别的男人看,而且一盯盯俩,当他死了吗?

    重点应寒还是她过去喜欢且迷恋的男人,一个“应寒手里的小风筝”,用了多少年头?

    “不玩了,睡觉!”

    宋微也扔下了手里的牌,看着面前那厚厚的一大叠人民币,特别满意。

    今晚上基本都是他在赢,每局都赢,也没什么意思,一点儿挑战都没有。

    秦筝还想玩啊,她输太多了,虽然输的不是她的钱,但还是心疼容昭熙的钱啊!

    不过走了一个又一个,现在连宋微都不想玩了,难不成她跟容昭熙一起玩?

    容昭熙打了个呵欠,“走了,挺晚的,正好明天也不用上班,可以好好睡一觉。”

    容昭熙拉着秦筝的手走了,宋微收拾了桌上的钱,看到那两桌还在打牌。

    便同他们打了招呼,“你们继续打牌啊,我去睡觉了!”

    一群人冲着他挥了挥手,继续打牌。

    别墅很大,容昭熙等人才刚走出来。

    就有等候在那的佣人迎了上来,笑容得体地询问,“请问先生、小姐怎么称呼?”

    秦筝率先回答,“秦筝、容昭熙!给我们安排的房间在哪儿呢?”

    这话立即让容昭熙想入非非,他们的房间,莫不是安排在了同一间?

    “秦小姐与容先生请跟随我来!”佣人礼貌地开口。

    随后跟来的宋微问着守在外头的佣人,“宋微,住哪儿?”

    一名佣人很快上前,“宋先生,我带您过去!”

    房间很大,秦筝与容昭熙的房间仅有一墙之隔。

    容昭熙没有回去自己的房间,而是跟随着秦筝来到她的房间,秦筝看他跟了过来,很快回头瞪他。

    “没听清楚刚才说了你在隔壁?”

    容昭熙直接朝着里面走去,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坐了下来,而后舒服地往后一躺。

    “我坐一会儿再回去,现在也才不到2点,反正咱们明天都没什么事情,白天可以睡!”

    秦筝其实也不累,特别是身上穿了这么漂亮的晚礼服,脸上还画了美丽的妆容。

    她现在只想自拍到天亮,虽然身上都是一股烧烤味,可她还是舍不得将它换下来。

    她将衣柜打开,果然看到了里面的一面镜子,还看到了衣柜里面竟然放置了两套女性的衣服。

    一条简单大方的裙子,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布料,看了下牌子,果然是大牌子啊!

    还有一件则是睡衣,布料柔软,再看牌子,还是大牌子,单单这一身的睡衣也不便宜。

    这是给她准备的?

    顾琉笙准备的这一场神秘舞会可真是用心,就是换洗的衣服都准备了。

    而且今天居住在这边的人也不少,而且这一看尺码就是她的!

    秦筝很快将衣服放了回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清秀漂亮,带着一股清纯的味道。

    容昭熙就这么躺在那边看着秦筝臭美,摇头一笑,很快起身,拿起手机给她拍了几张背影。

    “转过来,我给你拍几张特写,绝对秒杀所有女人!”

    秦筝一听这话,很快将柜子的门关上,摆出了各种造型,容昭熙也没让她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