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你不跟我结婚,你还想跟谁结婚了?
    挑了好几个角度给她拍出美美的照片,到最后还不忘拍上两人的合照。

    拍完之后,秦筝抱着他的手机,一张张地翻看,觉得每一张都美丽动人。

    她将照片一张张原图发到她的手机里,这才将手机还给容昭熙。

    随即往大床上一躺,来来回回地翻滚了好几圈,而后开始感叹,“好大的房间,好大、好柔软的床啊!”

    有钱人居住的地方,果然跟她那小公寓完全不一样。

    她那小公寓全部加起来的面积,还没有这边的房间大呢!

    容昭熙看到她眼里的惊艳,也在她的身边躺下。

    “你喜欢大房子,要不我们结婚之后也住大别墅!”

    容家是有几处别墅,回头他跟家里说下,挑一处给他结婚用。

    秦筝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谁要跟你结婚了!”

    这一脚绝对不算轻,但容昭熙还是生生忍下了,这个臭女人非要穿着高跟鞋踹他?

    小腿绝对要淤青一片了,他忍着疼瞪她。

    “你不跟我结婚,你还想跟谁结婚了?你要是嫁给我,不会存在婆媳问题,我还能给你欺负,这么好的条件,你凭什么不要?”

    “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反正你现在还处于考核期,等我觉得你可以通过考核,咱们再说结婚的事情。

    而且想跟我结婚也不是不行,必须先给我一个浪漫的求婚,一定要格外地浪漫!”

    秦筝一想到今晚上顾琉笙的求婚,她就觉得好浪漫,好羡慕。

    这别墅里布置了这么多的香槟玫瑰,可都是简水澜所喜欢的。

    能一下子买到这么多,且恰巧今天开得最好的香槟玫瑰,一定去了不少的地方收集,绝对不会只是一座燕城所有的。

    今天看到的这么多的香槟玫瑰,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么多。

    但是这些花海就让她足以羡慕了,而且还布置得如此温馨,作为旁观者她都觉得好感动。

    “行!回头我也给你一个浪漫的求婚方式!”

    他得找兄弟们好好地帮他策划下,一定将秦筝一口气拿下。

    不过想要超越顾琉笙今天的场面,怕是有些困难了,不过,他会努力。

    秦筝吃吃地笑了起来,抬手去捏容昭熙的脸。

    “那你也要给我欺负一辈子,才可以!”

    容昭熙更是二话不说直接答应,“好!就让你欺负我一辈子!”

    也就他脾气好,受得了她的臭脾气,还乐意给她欺负了。

    就希望这个女人能够看到他的好,好好地珍惜他。

    见容昭熙这么好说话,秦筝一个高兴,直接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容昭熙的目光忍不住就往她的胸口瞥,没想到这样的角度,这个胸部都快比他还要平的女人,倒是有了点儿料。

    他不禁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视线往她的脸望去,看到那红艳艳的唇瓣,忍不住就凑近了她的嘴。

    结果没有亲到,反倒被秦筝一巴掌拍了下来。

    容昭熙捂着被她拍到的地方,一张脸都是怨念的表情。

    “你是我女朋友,我亲你下怎么了?”

    二话不说就这么拍下来,就不怕拍瞎了他的眼睛,往后让她照顾一辈子啊!

    秦筝一脸嫌弃,“动不动就亲,赶紧滚回你的房间去!”

    她本来还挺高兴的,结果看到这个男人的意图时,一下子就变脸了。

    她可是发现身下这个男人,早已变化的身体。

    一脑子全都是污污污的事情,这回要是给他亲上了,谁知道他会不会霸王硬上弓!

    秦筝从他的身上翻了下来,还是觉得不解气。

    “你这个臭流氓!”

    她一翻身下来,容昭熙完全没得遮挡,那一处就特别明显。

    看到秦筝的目光,容昭熙也朝着自己望去,一下子一张脸就通红起来。

    他很快坐了起来,拿了一旁的枕头抱着,将尴尬遮挡住,还不忘结结巴巴地反驳。

    “这是、这是我们男人的正常反应,我要是没这个反应,婚、婚后你就有得哭了!”

    他能有什么办法,一接近这个女人就有想法,更何况还是这么贴靠在他的身上,他自然就有反应了。

    “臭流氓,你还有理了!还不快给我滚出去!”秦筝拍了下他的脑袋。

    容昭熙空出一手抱着自己被她拍疼的脑袋,瞪她,“秦筝,你就不担心将我拍傻了?”

    “反正你本来也不聪明,快点滚回去!”

    她脱了脚上的高跟鞋,直接踹他。

    容昭熙闷闷不乐地将身上的枕头扔到一旁,下了床,给她关上了窗户。

    “睡觉前记得将房门给反锁了,我就睡在隔壁,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敲门,或者打我号码!”

    顾家的别墅,自然是安全的,但今晚上这边住了这么多的单身男人,他还真有些担心。

    特别是想到今晚上应寒也居住在这里,容昭熙就更是不放心了。

    “要不我今晚上留下来,睡沙发?”

    “你是不是又欠揍了,赶紧回去,这都2点多了,你还给不给人睡觉?”

    秦筝直接不耐烦了,还将这个男人留下,她又不是脑袋长屁股上了。

    如此危险的事情,她还真做不出来。

    最后,容昭熙还是回房了,秦筝将房门关上。

    折腾到这个时候,虽然没什么睡意,但还得花点儿时间洗澡,秦筝也就拿了换洗的睡衣进了浴室。

    容昭熙回到房间里,还是觉得浑身燥热得很,也取了换洗睡衣到了浴室,打算冲冷水澡。

    边冲着凉,边想着秦筝的喜好,多年来他跟秦筝还算熟识,一些喜好也都摸透了。

    她的喜好也就是追剧看片,喜好长相好看的小白脸,例如过去应寒那一款的,还有现在南宫玖这一款的。

    当然了,还有能吃,加上平日里有些臭美,别的好像也就没有了。

    说到底简简单单的一个人,平日里也不会想要穿什么大牌的衣服,淘宝上几十块钱的衣服她也穿得欢乐。

    夜市里卖的十几块钱的睡衣,只要布料摸着舒服,她也能穿上许久。

    交了一个像他这般有钱的男朋友,也从来不会跟他伸手要钱,或是要求买点儿什么。

    他想自己再怎么了解秦筝,但是简水澜身为女性,而且还是秦筝最好的朋友。

    一定比他清楚秦筝喜好,回头问问她,找她筹谋下如何求婚,才能够将秦筝感动得一口答应。

    嗯,还有得找顾琉笙再好好咨询一番,毕竟他有经验,且今晚都求婚成功了。

    **

    应寒并没有离开,而是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最后上了自己的车子,驾车离开。

    南宫玖看着应寒一言不发地离开,神色晦暗不明。

    他倚靠在大门边上,看着那一辆车子迅速远去。

    他知道这个男人今晚上可以说是在强颜欢笑。

    一旦简水澜不在会场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也就挂不住了,甚至觉得在这边也就没了意义。

    南宫玖垂下了眼眸,唇角浮出一抹自嘲的笑意,应寒始终还是放手得不够彻底。

    不过四年的相伴,若是应寒就这么干脆地说不爱就不爱了。

    那么,便不是他所认识的木映晗了,这个男人若是能够走到他的心底,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以往并无什么艳羡的人,现在初尝了点儿情感的滋味,倒是有些羡慕简水澜了。

    何德何能,能够让应寒如此对待她,将她放到了心坎里,纵然清楚她已经结婚。

    南宫玖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继续纠结下去,嗤笑了声,转身就走了进去。

    这个时候最好还是让应寒自己安静地独处,他若是强行跟了上去。

    虽说应寒绝对不会给他开门,但是撬锁什么的,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只是应寒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他又何必这个时候跟过去让他堵心?

    难得又一次来到燕城,就当是度假。

    顺道想想剩余一个星期之后,他与应寒的合约就到期了,到时候该如何?

    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去南宫山庄,或者应该先回去一趟。

    虽然目前南宫山庄大小事,基本都是池栩在处理。

    重大事情再经过池栩汇报给他,但是太久没有回去也该回去南宫山庄看看了。

    还有他的妹妹南宫珮年纪不小了,也该回去给她找一门亲事。

    省得将来若是看到了应寒,还得对他不死心。

    当初南宫珮可是好不容易才对应寒死心,连夜离开淮城的。

    应寒直接回到了西江月圆,他并不想留在顾琉笙的海边别墅,那边他们一家子和乐。

    而他反倒就显得孤独了许多。

    从前,他不懂得什么是孤独,什么是寂寞。

    可是当遇上心里的那个人之后,慢慢地就尝到了这个滋味。

    与其留在那边,不如回到自己的地方,他还自在一些。

    推开门,他开了灯,见着屋子里一尘不染,一颗冷寂的心,又慢慢地笼罩一层暖意。

    在她的心里,就算他没有办法陪伴在她的身边一辈子,当她的丈夫,可始终还是特别的。

    应寒倚靠在门边,看着洁净的屋子,缓缓地勾起浅浅的一笑。

    他想,这一辈子能够以朋友的身边与她保持联系。

    虽然遗憾不能在一起,但已经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进了屋子,将门关上,顺手反锁,一段时间这边没有住人,还是觉得阴冷了许多。

    这个时候早就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最近气温升得飞快,单薄的一件毛衣也就足够了。

    他将几个窗子打开,又去开了阳台的门,让外头新鲜的空气浸透进来。

    站在阳台的地方,看到城市的灯火,觉得这景色真是美丽。

    好久没有好好看看这一座城市的夜景了!

    **

    这边顾琉笙求婚成功,隔天一早,他就给顾家老宅打了电话,告知顾老爷子他要结婚一事。

    顾老爷子一听这事情定下来了,全程都是眉开眼笑。

    “行,定下来就好,爷爷亲自找人给你们挑个好日子结婚,咱们顾家都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当初还是几年前你们三叔三婶结婚的时候才热闹过,这一准眼啊,可就是好几年过去了,小源都长这么大了!”

    “嗯,我虽然挺着急当新郎的,不过婚礼尽量定在三个月后,毕竟婚礼还需要筹备一番,我不想让小澜与自己委屈了,爷爷,这婚礼的事情还要麻烦您老人家忙碌下。”

    顾老爷子一口应下,“没问题,这样的麻烦爷爷就喜欢,你这一辈的有你当个榜样,回头估计晋晗他们也就能够快了,爷爷等着吃你们的喜酒,这牙齿都快要掉光了!”

    说起顾晋晗,顾琉笙扯唇一笑,昨晚上应该足够让他完全地死心了。

    其实本来还打算邀请晏殊与唐卿的,但是唐卿这人亦正亦邪。

    他就担心唐卿在场并不死心,还捣乱了他的求婚。

    索性,两个人都不请了,他可不想自己的求婚会有意外发生。

    顾琉笙高兴地挂了通话,推开房门之后看着看在沉睡的女人。

    昨晚上折腾了那么久,也该是累坏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就让她多睡一会儿。

    至于昨晚上留在这边居住的客人,自然有成叔安排人招待他们用早饭。

    不过昨晚上那些人估计也挺晚睡的,这个时候大部分都尚未清醒过来。

    他走到大床边,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

    看着她皱了下眉头,翻身睡得深沉,粉嘟嘟的小嘴还不悦地嘟起,不禁就笑了起来。

    先去了简昕的房间里,发现房间里已经没了人。

    简昕向来作息都挺好,虽然昨晚上睡得晚。

    不过早晨还是习惯早早起来,这个时候不在房间里大概跟小源一块儿玩去了。

    顾琉笙朝着长廊的方向走去,果然没走上多远,就听到客厅的方向传来孩子的笑声。

    是简昕与顾源的声音,他走到了客厅,就看到顾安歌夫妻与两个孩子在吃早饭。

    “你们一家子倒是都起得挺早,其余人呢,都还没起床吗?”

    简昕一听到声音,立即转过头去,“爸爸,你醒来了,快来吃饭!”

    顾源也不甘示弱地立即喊他,“大哥哥,咱们一起吃饭!”

    顾琉笙走了过去,在两个孩子的头上揉了一把。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