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我的婚姻,你做不了主
    “好!你们多吃点儿,正长身体呢!”

    顾安歌笑道,“小源早早就醒过来了,说要跟小昕一块儿吃早饭,正好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小昕一个人独自在外头玩,便喊了过来一块儿吃早饭,其余人,昨晚上大概是玩太晚了,到现在都尚未醒来。”

    年轻人凑在一起,估计今天都不想干活了,目前都还在睡觉。

    华楚楚看了一眼顾琉笙的身后,没看到简水澜,笑问,“水澜也还没醒来?”

    “自从有了爸爸之后,妈妈就喜欢睡懒觉!”简昕率先回答了这个问题。

    孩子的话,虽然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听在大人的耳朵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事情。

    昨晚上求婚成功,还是如此浪漫的一场神秘舞会,这两人估计闹腾一晚上才足够吧!

    看到顾安歌与华楚楚看他的眼神,藏了几分戏谑,顾琉笙便清楚这两人想到哪儿去了。

    不过昨晚上确实让他舒爽了一把,顾琉笙便笑了下,在简昕的旁边入座。

    “嗯,你妈妈昨晚上玩得太晚了,咱们先吃早饭,一会儿爸爸陪你玩,你别去吵你妈妈,知道吗?”

    简昕懂事地点头,“我知道了,爸爸要是忙的话就去忙吧,我跟小源一块儿玩,也可以!”

    华楚楚笑道,“小昕可真懂事!”

    她笑着用一旁的公筷,给两个孩子夹菜。

    “多吃点儿!”

    她倒是挺喜欢两个孩子玩在一块儿,小源有了伴儿,吃饭比平时都快许多。

    不需要一群大人哄着他吃饭,像个小祖宗似的,食量也大了一些。

    两个孩子凑一起吃饭,都能自觉吃饭。

    顾安歌将碗里剩余的粥喝完,看向顾琉笙。

    “阿笙,昨晚上求婚成功,打算什么时候筹办婚礼?这事情要是有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你爷爷要是知道这事情,别提多高兴了!”

    说起婚礼的事情,顾琉笙的神色柔和了许多。

    “嗯,刚给爷爷打过电话了,爷爷很高兴,找日子一事,爷爷说他亲自找人去算,我不想婚礼过于着急,打算定在三个月后。

    三叔、三婶,婚礼的事情你们有过经验,后面还得麻烦你们帮忙了。”

    华楚楚也是结过婚的,“我觉得三个月的时间来准备,也有些赶了,不过到时候多请几个团队过来帮忙,上回给我策划婚礼的那些人,我倒是挺满意的,要不给你们参考参考?”

    “好!那就多谢三婶了!”

    顾琉笙也觉得三个月的时间筹备有些赶,不过他想当新郎了。

    这一场婚礼没有举行,他一颗心就悬着放不下来,就担心哪一天简水澜又给变卦了。

    “自家人无需客气!看到你们要举行婚礼了,我这个做三婶的,也很为你们感到高兴!”

    若是放在过去,华楚楚也不敢奢望顾琉笙会这样平和地与她说话。

    不过她能与顾安歌走在一起,顾琉笙在里面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她想,自己当初的选择,挺好的。

    若是勉强与顾琉笙走到一起,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幸福。

    她想,算是嫁给了爱情。

    顾安歌握上了华楚楚的手,“嗯,无需跟我们客气,都是自家人。”

    **

    这些时日薛予凝似乎安分了许多,许是因为唐卿的告诫,她就算是发再大的脾气,倒是没有再砸过别墅里的任何一样东西。

    只不过薛予凝的脾气并不好,将所有的怒气全都发在了唐嫂的身上。

    只要唐卿一不在家里,她就能逮着唐嫂骂上一通。

    唐嫂在这边从未过得如此煎熬,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引得少爷跟夫人再有矛盾。

    毕竟他们两人才是真正的母子,所以对于薛予凝的刁难与辱骂,她也只有默默承受了。

    然而薛予凝也从不知道何为收敛,逮住了机会就将心底从唐卿那边受的气,与顾家那边给她的屈辱,直接发泄在唐嫂的身上。

    特别是她看到唐嫂一副任她辱骂,也不敢反抗的样子。

    如果顾家的人都如唐嫂这样好拿捏,那就好了,然而顾家的人一个个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听到外头的脚步声,正在任由薛予凝辱骂的唐嫂不由得松了口气,少爷回来了。

    薛予凝脸色一变,很明显这一口气还没有发泄完呢。

    看到唐嫂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薛予凝嗤笑了声,“你以为唐卿回来就会站你这边了?别忘记了他才是我的儿子,当初不过是迫不得已让他姓唐,却不是跟你姓,唐嫂,你可是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啊!”

    唐嫂点头,“我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夫人放心吧!”

    “说什么事情呢,母亲,唐嫂又怎么惹你,需要这么一直提示她的身份?”

    唐卿走了进来,直接将西装外套脱下,递给了唐嫂。

    “唐嫂,给我泡一杯咖啡!”

    唐嫂接过了外套,“好,少爷稍等下,我马上去冲泡咖啡。”

    唐嫂离开之后,薛予凝看向唐卿。

    “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当初让唐嫂来照顾你,也算是我失算了。要不是当初不适合将你留在身边抚养,如今应该也不会是这副样子了!”

    当初直接将孩子给唐嫂照顾,真是她的失算。

    那时候,就应该让顾安扬将唐卿带回去抚养的。

    那时候,她就担心顾二夫人虐待了她的孩子,所以才没有让顾安扬带走。

    可想到琉璃被顾安扬带回去之后,享受了那么多年顾家小姐的身份,她就更是后悔。

    否则她的两个儿子都是顾家的人,现在也不至于回不去顾家了,这些儿子一个个不要她这么母亲。

    “那我可就要感谢你当初的不适合,幸好我没有跟你回去顾家。”

    否则他现在怕是深陷泥沼之中,等到最后才发现真相,只会让自己觉得恶心。

    薛予凝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个唐卿就真的一点儿都不想要顾家的财产吗?

    还是他现在不知道顾家到底有多么地富有?

    只要他得到顾家的产业,那可是一辈子享不尽的繁荣富贵。

    在燕城足够呼风唤雨,可以在燕城当人上人。

    不过薛予凝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与唐卿谈下去,否则只会引起他对自己更多的反感。

    顾家的财富,往后再找时间慢慢跟他说。

    此时薛予凝倒是想起一件事情,她看向唐卿。

    “上回我跟你提议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唐卿本来想上楼的,听到薛予凝的这一句话,眉头轻蹙了下,问她,“什么提议?”

    就知道他一定没放在心上,“你不是喜欢简水澜吗?我想法子帮你追到她,如何?”

    “这事情,无需你来插手。”

    唐卿真觉得自己跟她真没话题可以聊了。

    薛予凝很快出声,“看你这样淡定,我想一定尚未清楚他们的事情吧?”

    唐卿目光带着几分警告,“母亲,你最好别插手我的事情,我将来的婚姻,你也做不了主。

    还有,我曾说过简水澜受我的保护范围,如果她因你而出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看在你是我母亲的份上,对你手下留情,这样的警告,别让我再一次告诫你!”

    薛予凝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这个儿子还想为了一个女人对她下狠手了?

    他的婚姻,她怎么就做不了主了?

    难道还想学顾琉笙一样来气死她吗?

    薛予凝虽然气愤,此时也不过是嘲讽一笑。

    “我想你一定尚未清楚顾家的事情,据我所知,简水澜已经接受了顾琉笙的求婚,他们虽然领证多年,然而一直没有举行婚礼,你可知道这一次简水澜答应了举行婚礼,那意味着什么?”

    顾家掌权人的婚礼,那一定是盛大的。

    一想到简水澜将来会是顾夫人,她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从这位置上拉扯下来。

    唐卿的眼里总算是有了一些波动,不过面色依旧淡然。

    “你也说了他们领证多年,那么举行婚礼,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前几天阿笙在海边别墅里,举行了一场神秘晚会,且当晚求婚成功。”

    薛予凝看到唐卿眼里的情绪波动,又说,“我还听说了,宋秘书可是联系了好几个城市,订购了不少的香槟玫瑰,全都用来讨好那个女人。

    唐卿,你若是想要得到她,只能趁现在,一旦他们举行了婚礼,到时候你就更难了,甚至,就算你跟她走到了一起,可到时候,怕你要缠上流言蜚语。”

    香槟玫瑰,简水澜最喜欢的花,当年他也送了不少,但基本上都被她无情地扔到垃圾桶。

    唐卿的心境确实因为薛予凝的话而有了变化,他看向薛予凝。

    “这些事情你不用管,母亲,你要是闲不住的话,我不介意送你去法国,在那边,或许你能够生活得自在一些,你要是不喜欢法国,只要有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可以送你过去,并且给你足够的生活费。”

    这一刻,薛予凝的脸色比刚才的还要难看,甚至可以说是凝重,这个儿子也想送她出国?

    当初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才回来的,现在又想让她走?

    “你也想学阿笙每个月给我那么点儿钱,就想打发了我?唐卿,你也要学他如此狼心狗肺吗?为了一个女人,你也想不要妈妈了?”

    薛予凝有些不可置信,这些儿子,怎么一个个都为了简水澜要跟她作对。

    现在,还想将她送出国外了!

    唐卿面色不该,“如果不想出国,那你就安分一些,别给我整日里整这些幺蛾子!还有唐嫂的身份虽然只是一个佣人,但我自幼跟在她的身边,我将她视为亲人,母亲若是再刁难她的话,就别对我不给你面子!”

    他知道自从薛予凝住进来之后,唐嫂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些委屈。

    但是唐嫂为了他,从来不说,可不说,不代表他不清楚。

    扔下这些话,唐卿直接朝着楼上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顾琉笙就算是求婚成功,但是婚礼也不会这么快举行。

    顾家掌权人的婚礼,必须是盛大而瞩目的,起码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准备。

    薛予凝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是说很喜欢那个女人吗?

    她看不尽然吧,都这么好的机会了,还不给抢过来,这算哪门子的喜欢?

    可若是不喜欢,怎么还会为了区区一个女人这么对待她?

    薛予凝想着,如果儿子靠不住,那么只能依靠肖蔺了。

    她绝对不可能放过简水澜的,也不可能放过顾家,不让她薛予凝好过,顾家也别想好过!

    此时唐嫂正端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过来,看到唐卿不在客厅里,应该是上了楼,回他的房间。

    正要端着咖啡上楼的时候,就听到薛予凝的声音,“站住!”

    唐卿顿下了脚步,回头去看她,见薛予凝就这么阴冷地盯着她看,忍不住觉得背后一寒。

    薛予凝冷笑,看向唐嫂的时候,眼里眼里带着一股恨意。

    “现在,你满意了吧?我让你照顾我的儿子,你到底给他灌输了什么想法?唐嫂,信不信我将你赶出去!”

    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与她这么疏离,一定是唐嫂授意的。

    唐嫂照顾了唐卿这么多年,现在她回到唐卿的身边,唐嫂一定不乐意。

    觉得过去她与唐卿相依为命,如今她要回来抢走唐卿。

    越想,对于这个女人,她心里就越不痛快,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穿着从来不按着佣人的规矩来,穿得还让人以为她是豪门里的贵妇了。

    其实不过是区区一个佣人罢了!

    “你别忘记了,他是顾家的子孙,将来是要继承顾家的一切,而你不过是个佣人罢了!”

    唐嫂点头,“夫人,我时刻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份,少爷永远都是少爷,夫人也永远都是夫人。夫人,少爷还等着我给他送咖啡上去,我就先上去了。”

    薛予凝没有再说什么,她朝着沙发走去。

    看到自己搁放在沙发上的包包,直接拿起砸在了地上。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