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只要你想结婚,咱们现在就去登记
    肖蔺道,“行,我这边忙完了就过去茶馆,你先去那边,一会儿见。”

    电话那头薛予凝的声音彻底地软了下来。

    “好,我先过去那边等你,一会儿见,肖蔺。”

    哄完了薛予凝,肖蔺结束了通话,看来是要离开了。

    不过还有点儿事情尚未跟云水溶提起,这才是他今天来此的目的。

    回到病房里,看到云水溶斜躺在沙发上。

    身上只是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堪堪遮掩住一半的酥胸,大腿也露了出来,白嫩的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迹。

    听到脚步声,云水溶倒是很快睁开了眼睛,而后坐了起来,看向肖蔺眼里都是笑意。

    “这么快就讲完电话了,我看了一下时间,肖先生,要不今晚上你留在这边,一起吃个饭吧?我去订餐,让他们送来这边,就是不知道肖先生喜欢吃什么样的菜。”

    她也知道自己不方便离开了医院,怕被盯上。

    但是又不想这么快放肖蔺走,况且也快到饭点了。

    肖蔺在她的身边入座,拉上她的手。

    “不了,今晚上还约了客户一起吃饭,等改天吧!”

    云水溶乖巧地点头,“我知道您忙,那就改天如果肖先生有过来咱们再一起吃饭!”

    而后她顿了下,眼里浮现出浓郁的不舍。

    “肖先生这是要离开了吗?”

    她小鸟依人地偎依到他的胸口,一双手环抱着他,又说,“我会在这边安静地等着肖先生。”

    肖蔺抬手一下又一下地抚着她柔顺的长发。

    “嗯,我今天来还有一事,你可知道简水澜要举行婚礼了?我记得你们过去可还是姐妹呢!”

    云水溶听到这话的时候,在他的怀里僵硬了那么一瞬间,眼里也迸出恨意来。

    不过不想让肖蔺知道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还是隐去了眼里的恨意。

    “是啊,过去是当过姐妹,不过说起来,之前肖先生给我出的主意挺好的,我也都跟乔崇山说过,奈何一个太警惕,一个太愚蠢,那么好的方法,最终都没有效果,算起来,也是我办事不利了。”

    不过简水澜要举行婚礼,与顾琉笙举行婚礼

    她简水澜凭什么可以这么幸福,而她云水溶呢?

    “我这边有个法子,需要你亲自去办,若是事成,往后你也就不需要一直藏身在医院了,而且也能与你的女儿相聚了,但是有些风险,不过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的。”

    云水溶很一听到不需要再躲躲藏藏,眼里一亮。

    “是什么办法?”

    **

    肖蔺来到茶馆的时候,薛予凝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他从医院离开之后,还回去了一趟,换洗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女人的鼻子,有些时候可是比狗还要灵敏的。

    他身上沾染了云水溶身上的香水味,加上还在医院里欢愉了一场。

    身上的味道,他虽然自己闻不出来,可不代表薛予凝就闻不出来了。

    “让你久等了,今天的会议有些长,后面又拖了点儿时间才结束。”

    他走了进去,直接在薛予凝的面前入座。

    看到薛予凝今天的打扮,也知道她是特意为他打扮的,整个人看起来很端庄美丽。

    不过毕竟是上了年纪的女人,看起来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大概是最近的生活不太如意,加上她太想回到顾家了。

    所以最近眼尾的地方多了几条细纹,但并非太过明显。

    薛予凝笑着摇头,握上了他的大手。

    “无妨,工作要紧。我知道你忙,要注意休息,别太累了自己,我会心疼的,工作再重要,也不如你的身体重要。”

    肖蔺反握上她的手,将她的手背放到唇边印下一吻。

    “我明白了,走吧,带你去吃你爱吃的菜。正好前不久我一个朋友在附近开了一家茶餐厅,里面的食物很美味,很适合你。”

    薛予凝含笑点头,看到他郁闷了好些天的心情,此时都舒畅了许多。

    晚饭吃的茶餐厅,薛予凝还是很喜欢的,食物确实很美味。

    全程肖蔺自己没有吃上多少,倒是一直给她,看着她吃。

    薛予凝看到这样的肖蔺,倒是有一种恋爱的甜蜜,她将自己面前的一碟肠粉放到他的面前。

    “我刚才尝过了,这家的肠粉味道很正宗,是你喜欢吃的味道,尝尝!”

    肖蔺夹了一块肠粉吃下,满意地点头。

    “是挺不错,上回我跟一个客户过来这边吃饭,就觉得味道你肯定会喜欢,想着找个时间带你过来尝尝,今天算是等到了。”

    “你倒是有心了,自己出来吃饭,还念着我。每次有点儿烦心事,可是跟你说说话,看看你,我就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若不是她还想着要回去顾家当她的顾夫人,她真想跟肖蔺结婚。

    也不需要在唐卿那边看他的脸色,还有见着唐嫂她就忍不住想要生气。

    “当然得念着你,要不是你不方便去我那边,我也不需要想见你的时候,都要等。予凝,我上回跟你说的话,一直都有效,只要你想结婚,咱们就去登记。”

    他虽然在外头有女人,但对这个女人还是动了真心。

    相识这么多年了,加上这个女人本身的魅力,很吸引他。

    薛予凝犹豫了下,夹了一块鼓汁蒸排骨放到自己的碗里,才说,“你也知道我的目标,我还想回去顾家当顾夫人,所以,肖蔺,我不能够跟你结婚,但咱们私下还可以来往。”

    肖蔺轻叹了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咱们现在得到的也不少了,顾家的产业虽然很吸引人,但是顾琉笙怕不是好欺负的,我就担心你不容易回去顾家了。”

    不容易回去顾家

    薛予凝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难看起来,“只要扳倒了那些人,然后让唐卿回去顾家认祖归宗,将来唐卿当上了顾家的掌权人,我想回去,就很容易了。”

    现在难的是,顾家能够说得上话的人,没有她这边的人。

    唯一的顾安扬,现在也都成了废物。

    “我会帮你。”

    肖蔺出声,“你想要的,我都会努力帮你办到!”

    薛予凝听到这话,脸色才柔和了下来。

    “这些事情我也知道急不得,就是我这性子,现在真如你所言,不比从前了,老是有些急躁,少了过去的稳重了。”

    肖蔺笑了笑,“你也意识到现在的脾气不好了?不过说真的我更喜欢你现在这样子,过去什么都不爱对我说,现在我反倒喜欢你这样什么都想着依靠我。

    遗憾的是,咱们现在没有办法成为夫妻,可能这一辈子都成不了夫妻,但是我答应你,我若是有妻子,只会是你!”

    一个男人的承诺,薛予凝很满意肖蔺的表现,她轻笑道,“这一辈子我得到很多,但我还是觉得能够遇上你是最好的!”

    遗憾的是,没办法给他生个一男半女,如果是她与肖蔺的孩子,一定不会像顾琉笙那样无情。

    也不会像唐卿那般疏离,说不定会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对了,顾家那边的事情,我已经着手去办理了,你这段时日里尽量在唐卿那边住着。想要对付顾家并不难,只要简水澜那边出了事情,顾琉笙自然不战而败。

    我这边还查到一件事情,顾琉笙已经将他名下的大部分财产,都转移到了简水澜的名下。”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肖蔺委实也是大吃一惊。

    要知道顾琉笙名下的财产就有不少,更别提他手里的股份。

    现如今,全都转移到了简水澜的手里。

    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除了将那个女人放在了心坎里,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一点。

    所以现在燕城里最有钱的并非顾琉笙,而是这个女人了。

    而他早晚要与顾琉笙对上面的,当初他几家公司都因为顾琉笙的缘故而倒闭。

    若不是他狡兔三窟,还有别的公司不在他的名下运转,只怕当年他就一败涂地了。

    这一笔账,他一直忍到现在才想要与他清算,主要是终于摸清楚了他的弱点。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薛予凝的脸色一变,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顾琉笙将他名下所有的资产,全都给了简水澜,他这是疯了吗?

    他可是知道自己名下的资产到底有多少,怎么可以说给就给。

    万一这个女人卷款离开,他岂不是就一无所有了?

    真是她养出来的好儿子啊,对那个女人一点儿防备之心都没有,就这么全都给了她!

    简水澜果然好心计,这么多年来,总算是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她跟顾琉笙在一起,还不是为了他的钱。

    而现在一下子更是厉害了,让顾琉笙心甘情愿将所有的资产都给了她。

    薛予凝被气得有些头疼,她看着桌上精美小巧的食物,一下子就没了胃口。

    “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那个女人,做到这样的地步,肖蔺,你这消息靠谱吗?”她怎么也无法相信顾琉笙会这么做,将他名下所有的资产都给了简水澜,那么顾老爷子会答应吗?

    看到薛予凝气得一张脸都发白了的样子,肖蔺笑道,“你看看,这才刚开始说呢,你就这么气着了,也不担心万一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岂不是要让那些人痛快了!

    再说了,我给你的消息何曾不靠谱了?这些事情,还是给他们办理名下转移的人告知我的,千真万确。”

    薛予凝确实是被气到了,她深深地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中的那一股气给压下来。

    “你说他那么多的资产,怎么说给就给了,我是他的母亲啊,前几年我在法国的时候,你知道他是如何对待我的吗?

    每个月只给了我十万块的生活费,他现在给那个女人倒是一点儿都不心疼,我这个母亲在他的眼里,还真是不如一个外人!”

    她向来大手大脚习惯了,十万块的生活费她能拿来做什么?

    买一个包包都不够!

    要不是联系上肖蔺之后,肖蔺有给她打钱,后来唐卿也每个月都会给她钱,她早就饿死在法国了。

    “你呀,果然还是心疼儿子,纵然现在他都要跟你断绝关系,然而母亲还是母亲,总归是心疼自己的儿子!

    我倒是觉得这样更好,足够说明简水澜在顾琉笙心中的位置,到时候,只要简水澜出了点儿事情,顾琉笙也就不足为惧了。”

    肖蔺笑了笑,给她倒了一杯果汁。

    “好了,你也别气坏了身子,你不心疼,我还得心疼你呢!”

    薛予凝是真的被气到,而且还是被气得不轻,这个不孝子,当真不将她放在眼里啊!

    还有顾家的人,怎么就眼睁睁看着他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果然她离开了顾家之后,顾家那些人也不是真心对待顾琉笙的,而顾琉笙,早晚会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给骗得多惨。

    看到薛予凝不语,脸色依旧难看得很,肖蔺又说,“咱们就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难得聚在一起,你多吃点儿,我晚点儿还要去公司一趟,最近公司里拓展业务,忙着。”

    薛予凝一听到他晚上还有事情,虽然心里还气着,但这个时候也回了神,不舍地看向他。

    “今晚上不能不去吗?咱们可是好几天没有好好见面了!”

    她还想着今晚留在他那边。

    “嗯,公司目前比较忙,今晚上还得加班到夜里,吃完完饭还得去一趟。一会儿吃过了休息下,我送你到别墅的附近,你再自己走路回去,如何?”

    其实他今晚没什么安排,只是跟薛予凝在一起,今晚上她势必要缠着他做那事情。

    刚才在医院都快给云水溶榨干了,若是再来一次,还真要被薛予凝发现。

    索性今晚上,以工作忙的理由为借口。

    一想到云水溶那身段,还有她床上的功夫,肖蔺想着等过两天还可以再去一趟那边。

    薛予凝只好点头,心里有些失落。

    “我明白了,你也别太累着了,我一会儿让司机过来接我就好,你不用送我回去了,还浪费时间呢,晚上别忙得太晚,早点儿休息。”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