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求求你放过我,我想念我的孩子了。
    “我知道你心疼我,再多吃点儿!”肖蔺笑道。

    薛予凝笑着点头,端起手边的果汁,喝了几口。

    **

    挑了几个新鲜的西红柿放到袋子里,简水澜又开始挑选土豆。

    想着顾琉笙烧的土豆煎饼,确实挺好吃的,连简昕都特别爱吃,她又多挑了几个。

    胡萝卜也很营养,简昕虽然不大爱吃,但是在她坚持的目光中,还是会乖乖吃上一些。

    所以简水澜又挑选了胡萝卜,还有一旁看起来很新鲜的青椒,一袋袋装好放到购物车里。

    正想去看看别的蔬菜,突然觉得身下一股暖流袭来,简水澜打了个哆嗦,整个人愣在那边。

    握草,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连衣裙,用来扮演小白莲的。

    这若是来了大姨妈,那就太过明显了。

    她当即就将购物车往旁边一放,背着包包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一道人影犹豫了下,本来是想过去的,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将购物车往旁一放,人就跑了。

    她走到了购物车旁边,看了一眼她购买的东西,都是些廉价的青菜罢了。

    等到对方走远了之后,她才又跟了上去。

    简水澜去了一趟厕所,发现真被她给猜到了,来大姨妈了!

    幸好她出门的时候都习惯在包里放上两块应急,这一次倒是派上用场了。

    在卫生间处理好之后,她朝着外头走了出来,在盥洗池边上洗了手。

    正要转身的时候,就听到“砰”地一声。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转身去看,一个年轻的女人跪在了她的面前。

    那人低着头看不清楚模样,简水澜皱着眉头看着她。

    反正也不认识,索性绕过了她就要离开。

    谁知道那个人突然间就抬起了脸,一张脸上布满了泪水,眼里有着深切的恳求。

    “水澜,你别走,你别走,是我,你一定还记得我是谁的,对不对?”

    当对方抬起脸的那一瞬间,简水澜微微地眯起了眼睛,这一张脸并不算陌生,她见过!

    简水澜并没有直接离开卫生间,这个时候卫生间里并没什么人,里面只有她们两人。

    她这几年并没有荒废功夫,所以也不将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不过她出现在这里想做什么?

    而且还是一身便宜货,这可不像是她过去的穿衣风格啊!

    “云水溶?”

    她轻扯着唇,缓缓出声,眼里带着嘲讽。

    这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还是跟过去一样,可惜了她不是男人,招数用错了,没效果!

    云水溶含泪点头,“是我,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不管我变成什么模样。”

    简水澜只是冷笑了声,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看。

    “你敢这么出现在我的面前,就不担心我报警,将你绳之以法,要知道你过去所做的一切,对你来说,可是足够让你一辈子都出不来!”

    听到这话,云水溶整个人都瑟缩了下,眼里有着深深的恐惧,眼里的泪水不停地掉落。

    她抬手去擦眼泪,只是越擦越多,脸色也极为苍白。

    终于她颤抖着唇出声,“水澜,我知道我过去做错了太多的事情,我那是糊涂啊,我现在都后悔了,很后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只有厚着脸皮,还有被你举报的风险过来求你!”

    她突然就又哭出了声来,“水澜,我都好久好久没有看到我的女儿了,我好想她,真的好想她啊!

    她还在乔家那边的别墅,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将她带出来,我只有来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好想我的女儿啊!”

    简水澜看着跪在她面前捂着脸大哭的女人,想见女儿所以过来求她?

    这是将她当成了傻子吗?她可是没有忘记,她背后的那个人!

    看到简水澜不言不语,云水溶着急了起来,想要去抓她的手,简水澜很快避开。

    “水澜,我今天过来找你,并非想要拜托你帮我女儿带出来,我想想求你一件事情,放过我,放过我女儿,不要将我送到监狱里去好不好?

    我知道错了,我还有一个女儿要抚养,绝对不能出了事情,不然我的女儿可怎么办?你也是当母亲的人了,一定明白我的心。

    我女儿陆念念,是我与陆萧的孩子,她从小就没有爸爸,已经很可怜了,如果再没有妈妈的话,她可能就要被送去孤儿院了,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这么可怜啊!

    水澜,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等我接到我的女儿之后,以后我会带着我的女儿离你远远的,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好不好?”

    看到这样狼狈的云水溶,简水澜不禁冷笑,一切都是她自己在作孽!

    简水澜后退一步,与云水溶拉开了距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狼狈的样子。

    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意的嘲讽,“你可记得在淮城的时候,我曾救过你一次?”

    云水溶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但还是轻轻地点头。

    “我知道其实当时你拉了我一把,避免被东西砸到的时候,我很想感谢你的,可是看到是你之后,我就害怕了,我担心你会认出我,我平静的日子就到头了,那时候我完全没有勇气再去看你。”

    她就知道,当时她去淮城的时候,就已经被她给认出来了!

    一个人坏事做得太多,并且过于假惺惺,就算是可怜的时候,她也不会去同情。

    更何况,现在的云水溶这么求她,兴许背后有她的阴谋,她不至于明知道是个陷阱,还想要跳下去。

    “当时我回到燕城的时候,知道你还有个女儿,所以想着只要你安分守己地待在乔家,我会看你还有个女儿要抚养的份上,放过你,不跟你计较太多!

    可是谁会想到,你这人完全不安分守己,甚至后来还指使一个佣人来害我们家,云水溶,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云水溶一听到她曾经想要放过她的时候,整个人就崩溃了。

    “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在乔家的时候,我那么做也是身不由己,因为所有的开端都是我女儿惹出来的,乔崇山那时候对我就已经很失望了,特别是惹上顾家,他动不动就打我。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如果有办法的话,我也不想再惹上你,只想带着我女儿安安分分地留在乔家生活。”

    她看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女人,也不管现在就跪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她朝着简水澜狠狠地磕头。

    “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放过我吧,我想我的孩子了!”

    她一下下地磕头,一点儿都不对自己留情,磕得砰砰直响。

    这个时候有人进来,看到眼前的一面,始终没有进来,很快又转身离开了。

    看到云水溶这一次下得了血本,倒是一副可怜的样子。

    若不是知道云水溶背后有人,她都要被她这一副样子给说动了,这么一下下地磕,跟不怕疼似的。

    简水澜也没想跟着她继续废话下去,顾琉笙一会儿要去接简昕回家。

    而她买完了菜,还要回去烧晚饭,等他们父子两人回来。

    而且现在应寒与南宫玖尚未回去,目前还居住在西江月圆。

    她邀请了他们两人过来她这边吃晚饭,实在没时间与云水溶在这边耗着。

    而且,既然云水溶已经出现,她也该报警将这个女人绳之以法,放过她,可是云水溶会放过她,放过她的儿子吗?

    这个女人怕是将她恨之入骨,她可不相信云水溶会放过她!

    她现在并非一个人,还有宝贝儿子要保护,上回在淮城简昕被绑架,她就被吓坏了。

    不论如何,她都不想再将简昕置身于危险当中了。

    简水澜转身就走,云水溶听到动静,很快抬起了头,一下子就抱住了她的腿。

    “你别走,顾少夫人,我求求你了,看在我这么求你的份上,你饶过我吧,求求你了,我真的好想我的孩子,从乔崇山出事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我的孩子了。

    而且我肚子里原本怀的孩子,也已经没了,顾少夫人,我知道过去我母亲还有我都对不起你,可是连连她是无辜的,她还那么小,不能够没有妈妈的,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被她这么抱住了双腿,简水澜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反感。

    “放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在看到简水澜那一双清冷的眸子时,云水溶的心脏瑟缩了下,忍不住就想要放手。

    但是她知道如果简水澜离开之后,怕是会去报警,当即摇头。

    “不行,我放了你,你就走了!我也不求你原谅我,只是求求你放过我们母子,等我接了念念之后,我马上带她离开燕城!”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云水溶,你再不放手,别怪我没有警告你!放开!”

    云水溶还是坚定地摇头,她的眼里都是泪水,额头因为刚才磕头的缘故,已经一片淤青。

    “若是在过去,我一个人的时候,无所畏惧,可是当上了母亲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我在乔家那么长时间,也不过是想要给我的女儿一个安稳的环境。

    你也是当母亲的人,一定明白我,如今这样的处境,我就是想求你放过我,别将我送入监狱,我会离开的,好不好?”

    简水澜冷笑,“就算我放过你,你觉得你过去犯下的错,警察会放过你吗?”

    就云水溶所犯下的错误,别说她会放过,警察也不会放过,顾琉笙更不可能放过她!

    “只要你不报警,从此当做我不存在,我一定能够想法子避开警察的,我求求你了!”

    然而简水澜并没有答应她,云水溶突然间过来求她。

    而且还是找到了超市里面的卫生间,很明显云水溶一直都在跟踪她,而她竟然毫无察觉。

    简水澜没有再理会她,用力扯开了云水溶的手,很快朝着外头走去。

    见此云水溶很快起身跟了上去,“顾少夫人,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台词,她也听腻味了。

    “你再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

    云水溶知道这事情她一定做得出来,当即又朝着她跪了下来。

    “我知道我错了,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求你,今天对不起你了,我现在就走!”

    云水溶再不敢多说一句,很快起身,从包里取过一顶鸭舌帽戴上,很快离开。

    简水澜就这么看着云水溶离开,本来想要报警的,但是现在想想,如果这是云水溶一手策划的。

    现在她报警怕也没用,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还不如她看看对方到底想做什么。

    她突然想起唐卿约她见面一事,最终虽然拒绝了与唐卿见面。

    但是唐卿还是告诫她要小心薛予凝,因为薛予凝已经知道了她要与顾琉笙举行婚礼一事,只怕薛予凝又要闲不住了。

    会不会云水溶的背后,其实就是薛予凝?

    看到云水溶很快离开不见了身影,她冷笑了声,说走就走,还真不像是她云水溶啊!

    不过云水溶会出现在这里,说不定附近也有她的人,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她很快朝着人多的地方走去,超市里人这么多,对方也应该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简水澜朝着蔬菜区类的地方走去,发现自己的购物车东西已经被清理了干净。

    只好又去找了一辆购物车,将刚才拿过的蔬菜又重新挑选了一遍。

    **

    回到家里,顾琉笙尚未带简昕回来,她便开始洗菜。

    觉得小腹有些坠坠的疼,眉头不禁蹙起,竟然还痛经了。

    她索性扔下了手里清洗一半的菜,回到餐厅里给自己泡了一杯红糖姜茶喝下。

    暖暖的茶水下了肚子,倒是有缓解了一点儿疼意。

    这个时候,外头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即就是小孩子清脆的声音。

    “妈妈,我们回家了!”

    简水澜笑着放下手里的杯子,回头去看,玄关处那边简昕换了鞋子之后,小跑了过来。

    简水澜将他接住,抱在了怀里,小半天没见,她都想念得很。

    “今天在学校里乖不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