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我又不娇气,只是有点儿疼罢了
    “可乖了,我带着小源和姜蔚然一起玩,今天下午画画的时候,我还得了全班第一名呢,老师说我绘画可有天赋了,还说我的色彩搭配得很好。

    可惜了被贴在了班级的墙壁上,没有办法带回来给妈妈看,不过爸爸去拍了照片,一会儿让爸爸给你看。”

    简昕一脸的骄傲。

    “好,妈妈一会儿看看小宝贝画得多么出彩,你先去洗手。”简水澜将他放了下来。

    简昕跑去了洗手,顾琉笙笑着走了过来,嗅到屋子里一股红糖姜茶的味道,眉头轻蹙了下。

    看向简水澜,还有桌上那一只白瓷的杯子,杯底还剩余一些红糖姜茶。

    “肚子疼?”

    “下午来的,有些疼,不过不严重,现在好了很多。”

    顾琉笙凑了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只觉得呼吸之间都是她身上自然的馨香气息。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要是疼得厉害的话,就让医生开点儿止痛片。”

    “我又不娇气,只是有点儿疼罢了,行了,小昕都回来了,我去烧菜。”

    这么点儿疼,过去她都是忍忍就算了,平常痛经的次数不算多,今天这样的症状不算严重。

    “你去房间休息一会儿,我去烧菜,吃饭的时候喊你。”顾琉笙松开了她。

    简水澜轻笑,“我去给你打下手,食材都是今天下午刚买的,很新鲜!”

    “行了,去休息吧,我可不想自己的妻子来大姨妈了,还如此操劳,乖,去房间休息!”

    简水澜还是想去帮忙,“可是我今天还邀请了应寒与南宫玖今晚上来我们家吃饭,多了两个男人,饭量可不小,要不咱们再叫几个餐,你觉得如何?”

    其实顾琉笙还是不愿意请应寒过来家里吃的,不过看在简水澜的份上,倒是从没说过什么。

    “嗯,你先去休息,我来下厨,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再点几个餐,让他们送过来就是。”

    说到这个份上了,简水澜这才点头。

    本想跟他说今天在超市里见着云水溶一事,但想到还有很多菜没洗,只好作罢,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顾琉笙看着那一扇房门关上,勾唇一笑,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想起刚才简昕的话,他取出手机,将相册里拍的那张照片,发送给简水澜。

    来消息的提示音响起,简水澜舒服地窝在床上,从一旁取过手机,点开一看,是顾琉笙发送给她的照片。

    是简昕的绘画,只是画的几个气球,但是简昕所绘画的气球很有意思。

    色彩搭配好看,画面整洁,而且画的并不死板,里面还有一颗蓝色的气球飞了出去。

    很简单的一幅画,不缺孩子的天真可爱与烂漫,就是简昕的名字,写得歪歪扭扭。

    昕字还算工整一些,但是简字那个门也写得太大了吧,看得她忍不住想笑。

    看来等他再大一点儿,就要好好地教导他怎么写好字了。

    她写的字不差,顾琉笙的字堪称书法家,别他们家的儿子写出来的就是鬼画符。

    他给顾琉笙回复了一句:咱们儿子画得很棒!

    没想到顾琉笙那边很快也就回复了:我也觉得咱们儿子非常棒!

    多了两个客人,虽然食材购买了不少,但毕竟时间有限。

    顾琉笙亲手准备了好几样简水澜与简昕喜欢吃的菜之后,又叫了餐,点了几样需要费时间烧煮的食物。

    考虑到简水澜来大姨妈的情况,所以今晚上多了好几道清淡的食物。

    晚上6点半的时候,门铃声响起,顾琉笙去开了门,果然见是应寒与南宫玖。

    应寒看到他,勾起一笑,“顾总不至于不欢迎我吧!”

    顾琉笙也是一笑,“既然是水澜的客人,便就是我的客人,自然不会不欢迎,两位请进!”

    两人在玄关处换了鞋子,顾琉笙去喊简昕与简水澜起来吃饭。

    简昕听到应寒的声音,很快从一堆玩具里抬起了漂亮的小脸。

    “木叔叔、南宫叔叔!”

    南宫玖笑了下,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应寒则是朝着玩具堆里走去,直接将简昕抱了起来。

    “小家伙,你在玩什么?”

    简昕搂着他的脖子笑,“玩拼图,木叔叔吃饭了,我去洗手。”

    “去吧!”应寒将他放了下来。

    简水澜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饭前又去了一趟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看到人都到齐了,而且桌上好些都是她喜欢吃的菜,心情瞬间很美好。

    与应寒还有南宫玖打过招呼之后,她便朝着餐厅走去,在顾琉笙的身边入座。

    “都那么熟悉了,你们可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尽管吃,不够的话,咱们再下厨!”

    看到今晚上还好几样都是清淡的,而且没有一道是辣味,简水澜又说,“今晚上可都是我们家顾大厨准备的!”

    一句我们家顾大厨,让顾琉笙特别受用,不过他还是谦逊一笑。

    “还是老婆过于抬举我了,今晚上人多,加上时间比较紧急,有几道需要费时间来烧煮的,基本上都是让人送来的。行了,大家也别都一直坐着,赶紧吃吧!”

    其余人就看着他们两人秀恩爱,南宫玖笑道,“我尝尝,嗯,顾总的青菜炒得很不错!”

    应寒虽然看不出情绪来,不过一张脸色倒是温和,似乎没有被眼前的一幕给刺激到。

    他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看到简水澜一如既往地先给简昕盛汤,端米饭、夹菜。

    目光逐渐温柔下来,这个女人在饭桌上,第一想到的失踪是她的宝贝儿子。

    不过简水澜给简昕盛饭的时候,顾琉笙也盛了碗热汤放到她的面前。

    “趁热喝了!”

    简水澜接过汤,吹了吹,喝了一大口,觉得这一口汤煨得四肢百骸都舒服了许多。

    饭菜都很可口,她虽然身体有些不大舒服,不过还是吃得很开胃。

    顾琉笙看到她能吃能喝的样子,忍不住笑,觉得看着她吃饭都是一种享受。

    这个女人只要能吃能喝,就代表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

    他还担心着会不会痛经严重,过去曾有一次大概是因为生气的缘故,导致疼得死去活来。

    这么多年了,他到现在都还有阴影。

    南宫玖品尝着可口的饭菜,想到自己与应寒的协议就在明天解除。

    而他现在都尚未找到留下来的理由,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他怕是明天就要离开燕城了。

    不过也好,缠了这么长时日了,得不到应寒丝毫的回应不说,还让他厌恶自己。

    索性离开一段时日,等他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再去一趟淮城。

    这么一想,心情又好了几分,这才开了口,“我明天就要回去了,这半年来,先感谢木少主的招待,还有顾总以及顾少夫人一家三口的热情款待。

    当初顾总在我南宫山庄受伤,为此我一直都很过意不去,等你们什么时候都有空了,回头约好一块儿去我南宫山庄,我南宫玖一定倒履相迎!”

    一直默默吃饭的应寒,听到南宫玖终于要回去的消息,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这个男人从第一次见面,一直到现在都过去大半年了,基本上每天都粘在他身边,就好似跟屁虫。

    他早就厌烦了,本来还想着若是南宫玖在协议期满还不滚蛋,他得想法法子让他识趣滚走。

    顾琉笙有些诧异,以他对南宫玖的了解,似乎不会这么快就离开。

    虽然知道他与应寒签下协议,明天应该就是协议期限了,没想到他会走得这么干脆。

    要知道前几天南宫玖可是找过他,让他帮忙出个主意,让他能够光明正大地留在应寒的身边。

    对于这个问题,顾琉笙也想帮忙,但是有心无力,毕竟感情一事,勉强不来。

    他自然也想早早将应寒这么大的一个威胁给解决了,但也想不出能够让应寒接受的法子。

    不过确认下简水澜对他的感情,而且简水澜也答应了跟他举行婚礼。

    如今见应寒,他也不至于跟过去那样仇视对方,很显然应寒对简水澜感情未全部放下。

    但是简水澜对他并无男女之情,他了解自己的女人。

    简水澜过去没有跟他在一起,往后也不会跟应寒有感情牵扯。

    这么想着的时候,顾琉笙看向南宫玖。

    “还以为你会多在这边留几天,这么突然离开,是南宫山庄那边有急事等着你处理?我记得池管家是个很好的帮手,也极为得你信任!

    至于南宫山庄受伤一事,算起来也是帮了我的忙,如果不是在那边受了那么重的伤,可能我与小澜也没可能这么快就在一起,当初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相处!”

    可以说,南宫玖的出现,让他这一段感情有了很大的转变,当初冒险去救应寒,所受的伤也算是值得了。

    “再好的帮手,再如何信任,我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南宫山庄,也确实不妥,更何况家里还有个妹妹,这么长时日不见,也该是回去见上一面了。”

    说到这里,南宫玖又说,“当然了,等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肯定过来,等确认下日子,跟我说上一声,我来给你当伴郎!”

    顾琉笙自然不会拒绝,“那自然欢迎你来给我当伴郎了,有南宫家主来给我当伴郎,这面子还真不小,等日子确定下来了,一定告诉你!明天什么时候离开,我让人送你!”

    应寒想了下,“明天下午吧,那就有劳顾总了!”

    “客气了!”顾琉笙笑道。

    简水澜想着南宫玖回去南宫山庄,接下来应该有很长的时间见不着面,便道,“既然是送别,那肯定要有酒才行,你们等着,我去拿酒来,正好今晚上好几道都是下酒菜!”

    看到简水澜起身朝着藏酒的地方走去,顾琉笙很快起身,“你们慢用,我去看看!”

    简昕听到了南宫玖要回去的消息,相处了几天,虽然印象不是那么好,但是他可崇拜他做的机关。

    还有他亲手制作出来的两匹机关木马,那都是他最喜欢的玩具。

    “南宫叔叔,你要回去了,要经常过来看我们啊!”简昕有些舍不得。

    南宫玖揉了下他的柔软的头发,笑道,“难得你这个小家伙,还会舍不得我呢!”

    简昕笑了起来,“谁让南宫叔叔的机关技术那么厉害呢!”

    应寒看到简昕这一副样子,也是有些忍俊不禁,而后看向南宫玖。

    “南宫家主果然干脆,我想,你应该是直接回去南宫山庄,淮城那边还有不少你的东西,如果需要的话,我让人给你打包好,邮递过去,如何?”

    不然他会让人将那些东西,全都给扔了。

    南宫玖终于看向出声的应寒,“就不能借放一段时日吗?况且,你别墅不少,也没必要一直惦记着那一处别墅。

    再说了,等到顾总举行婚礼的时候,我过来这边参加婚礼,还能去淮城几日游,也有个地方住,不是吗?木少主,总不会连这么点儿地方都不给?”

    想要将他从他的生活抹干净?

    也要看他答应不答应,他南宫玖感兴趣的人,可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

    这边两人正说着,另一边,顾琉笙与简水澜拿了几瓶红酒过来。

    简水澜的手里则是拿了几只高脚杯,将红酒往桌上一放,顾琉笙又说,“你们先吃,我去榨点儿果汁过来!”

    简水澜开了红酒,给他们两人都倒了红酒,来大姨妈又有些痛经,她也不敢喝酒。

    不过顾琉笙那边倒是手脚利落地给他们母子温了一大杯牛奶,还榨了一大杯橙汁。

    简水澜喝温牛奶,简昕则是喝果汁,南宫玖全程看着顾琉笙忙里忙外,倒是佩服得很。

    这个男人在家里,完全就是家庭煮夫的架势,一点儿都不嫌弃麻烦的。

    家里没个佣人,全部都依靠自己,而他还能够将生活过得这样美好,委实佩服。

    如果是他南宫玖没有佣人伺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

    琐事太多,每天都将时间用来处理这些没什么用处的事情,也就不需要做正事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