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担心你的安危,我这一辈子就你一个老婆
    简水澜端起了手里的温牛奶,冲着他们一群人笑。

    “今天我就用牛奶敬你们,也祝福南宫家主明天一路顺风,有空的话,就过来我们燕城,小昕也很喜欢你的!”

    应寒看着简水澜手里的温牛奶,这个女人平常还是很喜欢喝点儿小酒的。

    这个时候喝牛奶,大概是到了女人特殊的那几天了吧。

    他记得过去偶尔简水澜也会痛经,不过次数不多。

    他笑着举起了酒杯,顾琉笙与南宫玖也举起酒杯。

    简昕不甘示弱,举起了手里的橙汁,跟他们每个人的杯子轻碰了下。

    “我也要敬大家一杯,南宫叔叔要是有空的话就常来找我玩,记得要带礼物,木叔叔要多在这边住几天,我很想念木叔叔的,今晚上我上楼去跟木叔叔睡,好不好?”

    说着简昕询问地看向简水澜,只要妈妈同意了,爸爸那边基本没问题。

    应寒也看向简水澜,他也很想念这个小家伙,等过几天就要回去淮城。

    到时候见一面还得隔着老远,而他平日里也忙着,想要过来一趟还要再找时间。

    而且难得简昕现在还粘着他,想要跟他一起睡。

    等他再过个两三年,长大了一些,估计也都不喜欢跟人睡在一起了。

    而且到那个时候,分开得久了,也许不会再像这个时候粘着他。

    一想到将来可能会与简昕生疏,应寒就觉得难过,毕竟这是他带了那么多年的孩子。

    简水澜并没有阻止,笑道,“那好吧,不过要好好听你木叔叔的话,不可以捣乱!”

    “妈妈万岁!”

    简昕高兴地欢呼起来,学着大人的样子,将杯子里的果汁一口气喝完。

    看到他高兴的小模样,简水澜笑着将杯子里的牛奶喝下,其余几人也喝下了手里的红酒。

    顾琉笙又给简昕倒了一杯果汁,将一旁的温牛奶给简水澜满上,而后分别给应寒与南宫玖也倒了红酒。

    “我也敬你们一杯,这一次小澜同意跟我举行婚礼,也有你们的一部分功劳,多谢你们大老远跑来燕城!”

    看到这些许久不见的朋友,她心里高兴,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应寒端起红酒,轻扯一笑。

    “虽然是这么说,但水澜于我来说除了友情还有亲情的存在,她的靠山便是我们鬼门关,一旦你若是辜负了她,鬼门关定然与顾家为敌,这一点我希望顾总能够清楚,你若是再敢让她伤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带她与小昕回去淮城!”

    说完这一番话,应寒喝下了杯子里的酒。

    不甘心那又如何,毕竟这是简水澜选择的,只希望都别后悔。

    “一个是我的女人,一个是我的儿子,都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不用你提醒,我自然都会好好珍惜!”

    顾琉笙也喝下了杯中酒,随即冲着简水澜一笑,给她夹了菜。

    “多吃点儿!”

    南宫玖默默地喝下了杯子里的酒,作为一个男人,他也能够清楚顾琉笙到底有多么重视简水澜。

    如此,他应该可以放心地将他们母子交给他了吧!

    饭后,应寒并没有留下来,本来想帮忙收拾碗筷的,被顾琉笙赶出了厨房。

    他们家的厨房除了他们夫妻,旁人谁都别想介入,他应寒对他们来说,就只是个客人而已。

    于是,应寒就直接将简昕带到了楼上。

    南宫玖也不想留在这边,看他们夫妻甜蜜虐狗,还不如回到楼上好好珍惜这一晚。

    明天他可就要离开了,于是很快与他们告辞,回到了楼上。

    顾琉笙留下来收拾碗筷,简水澜则是回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看着搞笑的综艺节目。

    半个小时之后,顾琉笙将所有都清理干净,垃圾桶里基本上都是剩饭剩饭。

    为了防止馊味,他顺道将垃圾桶清理了,回到屋子里清洗了双手。

    看着舒服靠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的女人,那边偶尔咯咯地笑出了声,他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坐下。

    “综艺节目就这么喜欢看?”

    他倒是觉得自己经常找不到笑点,不明白那么平常的一个动作,这个女人能哈哈大笑。

    “很轻松,你不觉得吗?算了,你肯定不会感觉到,因为你向来严肃习惯了。”

    简水澜笑了起来,顺手搂住了他的脖颈,整个人偎依在他的怀里。

    而后想起一事,她取出遥控器,将节目暂停。

    将今天下午在超市里遇上云水溶一事,给说了出来,包括云水溶求她放过的情况。

    “我当时在她离开之后,是想要报警的,但是后来一想,这事情并不简单,而且我觉得这一次云水溶主动现身,于我们来说是个机会,想要揪出云水溶的幕后之人就容易许多。”

    顾琉笙的神色在听到她说起此事,就严肃了几分。

    云水溶出现了,单是听简水澜这么一说,他就觉得云水溶这一次的出现并不简单。

    她背后有人,又怎么需要过来请简水澜放过?

    不过很明显云水溶这边现在采取了主动,而他们极有可能处于被动之中。

    能在简水澜去了超市卫生间也跟着过去,看来他们掌握着简水澜的行踪。

    一想到她可能涉及到危险,顾琉笙就提心吊胆。

    “接下来你别独自出门,想要去哪儿都喊上我,我再找个人保护你的安危!”

    朗月暗中保护她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朗月已经在保护简昕,他只好再重新找一个适合的。

    看来他有必要跟应寒交谈一番,让他再派人过来。

    看到顾琉笙紧张兮兮的模样,简水澜忍不住就笑,揉着他好看的脸。

    觉得入手的触感真不错,这个男人的皮肤保养得比女人还要好,真是让人嫉妒。

    “我的身手可是很不错的,你总该相信我吧,所以就不需要特意安排人来保护我了,如果需要出门的话,我喊上你就是,你要是没空的话,我就减少出门,你觉得如何?”

    正好她最近需要静心画画,艺术西区的画廊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就可以收工了。

    之后通风一段时日,就可以开展画展。

    而她现在手里的画能够拿出来展览的,还差了一些,需要开始静心作画了。

    顾琉笙还是不赞同,万一他去上班的时候,这个女人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离开,又单独遇上了云水溶那些人,可怎么办?

    今天幸好是在超市里,那边人多,云水溶那些人也不敢直接在那边出手。

    但不代表每一次都如此幸运,所以他得尽量将那些危险从她的身边清除。

    “咱们也跟过去朗月那样保护你一样,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也不会频繁出现在你的面前,只是在你遇上危险的时候适时地出现,咱们家那么多的钱,请几个保镖都是正常的,何必遇上事情都要让自己动手?”

    顾琉笙浅笑了下,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下,握在掌心里,另一手紧紧地将她搂在了怀里。

    “小澜,别让我太过担心,我明白你的想法,现在不想打草惊蛇,甚至想要让云水溶引蛇出洞,但前提是你要平安无事。

    我担心云水溶不会这么快死心,还是会找上你,但我不希望用你的安危,去换取对方的幕后之人。”

    简水澜一想,最后还是妥协了。

    “行吧,我答应你就是,就你能说会道!”

    “不是能说会道,是担心你的安危,我这一辈子就你一个老婆,小昕也只有你一个妈妈,我不想你出了任何的意外,也要让你身处任何危险当中。”

    说着他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又说,“云水溶那边的事情我会去处理,你之前不是说艺术西区那边的画廊装潢之后,你要开一个画展吗?

    正好趁这个时候好好作画,等你办画展的时候,我邀请些喜好收藏的人士,过去给你捧场,到时候多展览一些画出来,我想当天效果一定很不错!”

    她的画很有收藏价值,加上木映暖这个名字的名气挺高的。

    他想这一次的画展之后,她又能火上一把。

    不过顾琉笙还是不希望她太火了,作品火了就好,他可不想自己的老婆被人观赏了。

    简水澜一听到他这么支持她的事业,立即眉开眼笑。

    “那我一定好好地画,绝对不会给你丢脸,幸好前段时日画了几幅自我感觉不错的画,大概也能够撑个场面了。”

    于是又笑道,“从明天起,我要努力画画,接送咱们宝贝儿子的活儿就交给你啦!”

    “行!”

    顾琉笙很快点头,又说,“我已经约好了婚纱摄影师,他下周会过来燕城,你想想喜欢拍摄什么样的风格,咱们多拍上几套!”

    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拍婚纱摄影了,他得好好表现。

    正好也趁着这几天好好运动,让线条更为流畅,拍个美美的照片,珍藏一辈子。

    一说到拍摄婚纱的事情,简水澜一摸自己的脸。

    “皮肤会不会不好?今晚上要好好开始补水了,不然拍出来的照片肯定不好看,还有从今天开始,那些油炸辣味的食物暂时离开我,每天要水果蔬菜,营养搭配!”

    她一定要拍出美美的照片,不给顾琉笙丢脸。

    顾琉笙轻掐着她快要嫩出水来的小脸,“皮肤很好,不过油炸等食物平时还是少吃一些。”

    “幸好订下的是下周拍摄婚纱照,正好我大姨妈刚走!”简水澜又笑了起来。

    “嗯。等拍了婚纱照之后,你再抽点儿时间着手准备咱们的婚礼,到时候你可以找三婶谈谈你所喜欢的婚礼风格。

    三婶有经验,咱们等定下来风格之后,就差不多了,我是打算在顾家老宅举行婚礼,你觉得如何?”

    几个地方算起来,其实都不如顾家老宅,老宅本来就有一定的历史,里面古老的风格很耐人寻味。

    而且老宅那地儿够大,里面好几栋独立的楼层。

    再者,婚礼在那边举行,顾老爷子也能高兴,三叔当年结婚,也是在老宅举行。

    简水澜也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那就选在老宅那般吧,我也觉得老宅挺不错的,包括咱们拍摄婚纱的时候,也都可以在老宅那边拍,拍出来的效果肯定比别的地方要好!”

    “好!”

    他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跟她一起拍婚纱照了,等这么多年,终于是要等到了。

    顾琉笙幻想着他们的婚礼,笑道,“等婚礼举行之后,咱们抽出一个月的时间,一块儿去度蜜月,时间有些长,还是将小昕带过去,省得一个月不见,小昕跟我生疏了。”

    “这个等婚礼之后再说吧,谁知道那时候你会不会很忙,我画廊的事情倒是还好,等艺术西区那边走上正轨之后,基本上就可以放手让人去做,不需要我每天都过去。”

    “放心,到时候再忙也一定空出一个月的时间,这可是咱们第一次要出远门度蜜月,而且这一次的婚礼,咱们也要办得热热闹闹的。

    将所有认识的人都请来,你过去那些同事处得还可以的也都一并宴请的,咱们就不收他们的红包了,你觉得如何?”

    毕竟过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一个个红包都不会少,他也不想让他们因为要参加婚礼而为难了。

    其实简水澜并不想要邀请那么多人的,不过既然顾琉笙都说了,也确实要邀请。

    过去在致远公司里面上班,虽然有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还是有好几个同事很不错的。

    她抱着顾琉笙的脖颈问他,“你不是不喜欢热闹吗?这才几天你就如此热衷了。”

    顾琉笙笑看着她娇俏的脸庞,“我的婚礼我当然要热衷了,这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当新郎的机会,而且新娘子还是你,我能不热衷吗?

    我是不爱热闹的场面,但是咱们两人的婚礼,必须是盛大且热闹的!”

    他要给她许多难忘的记忆,往后每一次想起,记忆里满满的都是他。

    **

    合约到期,这一次南宫玖想不到理由留下了,索性干脆离开,省得给应寒不好的印象。

    他是订好中午离开的,应寒没有去送他,顾琉笙给他安排了司机,直接将他送到机场。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