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再见了燕城,再见了淮城,再见了木映晗!
    南宫玖想着与应寒怎么说也相处了大半年的时间。

    虽然刚认识的时候,不算痛快,但后来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基本上都留在应寒的身边。

    更是基本上做到了每天见面,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识,纵然不能够像朋友那样对待他。

    最起码他离开的时候,也该来送送他吧!

    而不是让他孑身一人离开,南宫玖看着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人,自嘲一笑。

    他将应寒当成猎物,存在了不一样的情感。

    而应寒心有所属,又怎么可能会将他放在眼里?

    飞往l国的航班已经到了登机时间,他提着简单的包,很快朝着登机口走去。

    再见了燕城,再见了淮城,再见了木映晗!

    这一次他的离开不过是暂时,他想他们很快还会再见的!

    南宫玖的离开,让应寒感觉到整个人,都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被他缠了整整大半年的时间,更甚南宫玖看他的目光让他极为反感。

    那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男人,看待男人的目光。

    那目光饱含了侵略与占有,就像看待自己的猎物一样,这让人极为不喜。

    不过忍了这么长时日,协议终于到期,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希望这一辈子都别再见面了,与南宫山庄,他也不想再有任何的合作关系了。

    不过想到简水澜举行婚礼的时候,南宫玖会过来给顾琉笙当伴郎,到时候不得不再见。

    但即使见了又如何?

    婚礼结束,难道南宫玖还敢去淮城找他吗?

    到时候等婚礼结束之后,他便去执行任务,正巧避开,相见也不过就是那一天。

    这么想的时候,应寒又觉得心里舒坦了几分,他看着窗子外的风景。

    想起今天顾琉笙委托他的事情,从鬼门关选一个适合的人,暗中保护简水澜的安危。

    具体情况他也从顾琉笙那边得知,他本来也想早点儿离开燕城。

    但是目前来看,简水澜的危险尚未解除。

    燕城对他们母子来说,处处都充满了危险,这边敌人太多了。

    若不是因为顾琉笙的缘故,现在他们母子还跟他在淮城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不必要承受这么许多。

    然而这些不过都是他假设的如果罢了,已经走到这步,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他很快想到一个适合的人选,虽然没有朗月身为女子那样方便,但是这个人在鬼门关的成员里,也算是脱颖而出。

    办事稳重,功夫也不弱,上一次护送一批珍宝到l国的时候,他也参与过。

    想到这里的时候,应寒很快取出了手机,拨打给了常颂。

    常颂也是鬼门关的成员,虽然排不上一二,但前十还是有的,身手很不错。

    电话接通之后,应寒简短地吩咐了句,“马上将你现在那边的事情都交接好,明天一早到燕城找我,我会给安排接下来的任务!”

    吩咐之后,他收起了手机,想着顾琉笙给他打的那一笔不菲的佣金。

    压根就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直接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不禁有些好笑。

    这些费用他自然不会去收取,大概顾琉笙也是清楚了这一点。

    所以不管是安排朗月的佣金,还是安排常颂的佣金,顾琉笙付账都特别积极。

    二话不说,就直接打来了一大笔的钱,这是在跟他宣告他才是他们的亲人吗?

    他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快3点了。

    也不知道简水澜有没有空,但还是很快给她拨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起。

    “有空吗?一块儿出来喝杯咖啡,顺便谈谈给你安排的人。”

    “来我家,还是到外头?”

    另一边已经投入作画的简水澜,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手机。

    她看着剩余没多少就能画完的话,打算问问应寒能不能等她将这一幅画,画完再走。

    应寒一想他虽然很想下楼,但毕竟孤男寡女不好共处一室。

    只好打消这个念头,省得让顾琉笙知道还得防备着他。

    就算他没有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心思,但顾琉笙不一定这么想。

    “到外头吧,就楼下的咖啡厅,我去那边等你。”

    也就下个电梯的事情,很近。

    简水澜看着手上的画笔与沾染颜料的手,边说,“那你等我一会儿可以吗?你半个小时之后再下楼,我这边有幅画快好了,就剩余几笔的事情。我好了之后就给你电话,怎么样?”

    “行!我等你,不着急,你慢慢来。”应寒浅笑了声。

    十分钟之后,简水澜将最后一笔画好,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见没什么问题了,才松了口气。

    将画笔几只清洗都清洗干净摆放好,她也到外头将手上的颜料清洗干净。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她才给应寒电话。

    “我好了,正要出门,你出来吧!”

    “这么快,你出门来,咱们说不定还能一块儿坐电梯下楼。”应寒轻笑了声。

    简水澜笑道,“好,试试看,一会儿见!”

    结束了通话,简水澜拎了包就朝着外头走去。

    电梯口,她摁了往下的按键,看到数字在17楼的时候停了下来,就知道是应寒进去了。

    下到16楼的时候,电梯门打开,果然看到了里面穿着白色毛衣与休闲裤的应寒。

    他一手撑在电梯门边上,笑看着外头站着的女人。

    打扮很简单,也是白色毛衣,洗得泛白的紧身牛仔。

    一双看起来小巧的小白鞋,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青春的味道。

    然而应寒还为她这一身的打扮心中暗自高兴,与他所穿的相差不大。

    特别是那一身宽大的白色毛衣,与他的白色毛衣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情侣装。

    然而简水澜并没有在打扮上想得太多,只是冲着应寒笑。

    “真的好巧,都赶上了!”

    应寒点头,“确实挺巧的,我就说了说不定咱们还能一块儿坐电梯下楼,进来!”

    简水澜迈进了电梯,应寒将电梯关闭。

    “今天一早顾总找过我,谈过关于云水溶找上你的事情,还有给你指派一名暗中保护的人,我刚才已经决定给你安排常颂保护,你觉得如何?”

    常颂,鬼门关的成员,虽然简水澜对于鬼门关的成员并不了解多少。

    但是这个常颂,她还真认识。

    偶尔常颂也会去找应寒,她也有碰见过,几次之后虽然谈不上熟悉,但也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能够跟应寒联系的鬼门关成员,常颂在鬼门关的地位应当不低。

    据说,常颂的伸手很不错,虽然达不到朗月的程度,但是相差不大,在鬼门关也是名列前茅。

    其实她都觉得让常颂来保护她的安全,有些大材小用了。

    “会不会太过麻烦了?鬼门关已经安排一个朗月暗中保护小昕了,再一个常颂的话,鬼门关也是开门做生意的,突然两个大将都放在我这边,岂不是要损失许多?”

    而且这也不是短时间的保护,要防备着薛予凝,还有云水溶以及她身后的人。

    电梯已经停了下来,门被打开。

    应寒让简水澜先出去,随后跟上,笑道,“不麻烦,再说顾总给佣金的时候,很干脆,且价格给得很高,一下子就支付了常颂一年的佣金,再者,朗月从安排到小昕身边的那一日起,顾总也给支付了一整年的佣金,算起来还是鬼门关赚了!”

    “那就好,他钱多,既然给了,就安心地拿下吧!常颂我倒是认识的,过去在淮城的时候见过好几次面呢!”

    顾琉笙动不动就支付给应寒一大笔钱,这事情她还真不清楚。

    不过既然资产都给了她,怎么身上还有这么多钱,不大科学啊,回头得好好问问。

    两人来到了咖啡厅,应寒点了一杯咖啡,简水澜则是点了一杯奶茶,还有好几份点心。

    她中午虽然吃得饱,不过没有休息,都在画室里画画,现在正好饿了。

    喝了几大口的奶茶,觉得味道还不错,不会太过甜腻,茶的味道很浓郁,口感很不错。

    她又吃了一块点心,才出声,“才吃了几个小时就饿了,幸好有你拉我下来喝下午茶。”

    应寒笑道,“家里没有储存一些饼干面包,还是吃完了?”

    他记得过去简水澜都习惯在家里放置不少的食物,特别是零食一类。

    可都是要放置好多的,冰箱里一打开里面都储藏好几块的蛋糕。

    她也没什么爱好,除了画画、追星之外,就是美食了。

    不过追星目前倒是不怎么追星了,她当年最喜欢的明星就是应寒了。

    自从他回归鬼门关,不再当大明星应寒之后,简水澜还是会追剧,但似乎就没有那么喜欢的明星了。

    这一点让应寒格外满足,大概当了几年的明星,收获最大的就是让简水澜这么喜欢他。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的选择,只怕他现在还不认识她。

    简水澜又吃了一口抹茶蛋糕,才说,“冰箱里还有好些今天早上买来的蛋糕,饼干也有不少,不过你若是没有来喊我下楼,我可就一直在画室里画画了。

    艺术西区那边的画廊,我之前就有打算等那边都装潢好了,开业之前先给自己开展一次画展,大概还要一个月的时间。

    我现在手里的画虽然不少,但毕竟多一些,心里有底,第一次在燕城举办画展,我希望这一场画展可以圆满完成!”

    她笑了起来,双眼弯弯的很好看。

    “那幸好我将你拉下来了,不然你可就要委屈自己的胃了,饿的时候就吃,别忙坏了自己。

    我记得顾总都将自己名下的大部分资产,都放在你的名下了,你现在可是燕城最有钱的女人了

    不——可能最有钱的那些男人,都没有你有钱呢!所以别太委屈了自己,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画展虽然重要,但是我觉得你比画展重要太多了!”

    但见顾琉笙将资产基本上都转移到她的名下,应寒也算是松了口气。

    他想顾琉笙是当真将她宠爱到了心坎上吧。

    毕竟很少有一个男人愿意将自己这么大的资产,都放在一个女人的名下。

    不过随即一想,如果是自己呢?

    自己若是有幸能与她在一起,他也愿意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都给她。

    只不过,他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难免羡慕顾琉笙。

    一说到资产的问题,简水澜忍不住就笑。

    虽然一开始很惊诧顾琉笙的举动,甚至觉得他是不是疯了。

    可是事后,又觉得特别满足。

    这个男人愿意将所有的资产给她,一来,是为了要给她十足的安全感。

    二来,也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三来,她想顾琉笙是很重视她、信任她的。

    “钱是挺多的,但我也不能因为有些钱,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了,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才不容易被男人给厌烦了,再说了,那么多的钱到我手里,我还真不会花。”

    反正她有了钱之后,生活还是跟过去几年一样。

    她还觉得那么多的钱不如放到顾琉笙的手里,他还能理财,以钱生钱。

    放到她的手里,也就是一大堆的数字,她也没什么成为有钱人的感悟。

    应寒看到她这模样,暗暗想着,若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厌烦,怕顾琉笙也是如此想法吧!

    “做最好的自己就足够了!画展的事情,等时间定下来了告诉我一声,我一定过来参观展览。”

    那个时候,他又有了来燕城的理由了。

    “那当然,还得你过来捧场!”

    随即一想到放走了一条大鱼,又是一阵惋惜。

    “哎呀!可惜了,南宫玖都回去了,不然到时候,我跟秦筝都能从南宫玖身上小赚一笔了。”

    南宫玖应该也是属于钱多人傻的,若是没走的话,等画廊一开张,他起码也要购买几幅画才够意思。

    而且她也是去过南宫山庄的,在那里就看到南宫玖也收藏了不少的画。

    她的画虽然谈不上名画,但还是很有潜力的,毕竟名师出高徒。

    说起南宫玖,应寒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有我给你捧场还不够吗?南宫家主来了淮城那么长时日了,南宫山庄也有不少事务等他去处理,大半年的时间定然也堆放了不少。”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