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结婚生孩子一事,我们目前还不考虑呢!
    容承祯彻底不说话了,他现在可是燕城的黄金单身汉,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怎么到他母亲的口中,就成为姑娘看不上眼的单身狗了?

    秦筝看着仗势再下去就没完没了,还让不让人吃晚饭了?

    没看到她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看到这么一大桌的美食,都是她爱吃的,然而他们就顾着损容承祯。

    当即就替容承祯说了一句,“容伯母,容**oss只是没有遇上一个真心喜欢的人,等哪天缘分到了自然就遇上了,像容**oss这么优质的男人,哪儿会有姑娘瞧不上,又不是眼瞎,当年在公司了,可有好多的女同事在觊觎容**oss呢,只是容**oss看不上眼罢了。”

    听到自己的大儿子被人这么夸,容夫人的心里美得冒泡,但是嘴上还是说了句,“再优质的男人啊,年纪大些,往后想要生孩子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还不如趁现在还生得出来,赶紧结婚生一个。

    行了,咱们也不说那么多了,小筝啊,来,吃饭,今天这一桌都是你爱吃的,你尽管吃,夹不到的就让昭熙帮你,不要跟我们客气,早晚都是一家人呢!”

    容昭熙被自己的母亲如此质疑,一张脸都阴沉了下来,他怎么就生不出儿子来了?

    容昭熙憋着笑,给秦筝夹了菜,“小筝筝,想吃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夹菜。”

    秦筝很想说一句,“我是没手吗?需要你帮我夹菜!”但是在长辈面前,还是收敛了自己的脾气,轻撞了下容昭熙的胳膊,难得地撒娇,“那你帮我剥虾好不好?”

    容昭熙浑身都快酥麻了,这个女人撒娇起来他简直要招架不住。

    “没问题!我给你剥虾。”

    他取了一盘摆在秦筝面前的虾,从中挑选出最大的一只。

    动作还算麻利地剥了虾壳,蘸了酱料才放到一只白瓷小碟子里,往秦筝面前一放。

    “喏,放这里,自己拿。”

    秦筝很快将剥好的虾夹到嘴里吃,不忘又吩咐,“多剥几只吧,还有螃蟹也要!”

    容昭熙点头,“好,你先吃点别的,我剥虾和螃蟹。”

    容夫人对于自己小儿子的表现很是满意,看向对面默默吃着米饭的容承祯。

    “承祯啊,看到这一幕,难道你不会羡慕吗?你看看能给女朋友剥虾,多幸福啊!”

    容父剥了一只虾蘸酱之后放到容夫人的碗里,很是赞同这话。

    “你妈妈说的很对!”

    容承祯嗤笑了声,“妈,你别说笑了,她何德何能,能吃我剥的虾。”

    容夫人冷笑,眼里还带着嘲讽。

    “小筝夸你几句好,你还真将自己当宝了?”

    一只埋头剥虾剥螃蟹的容昭熙,这个时候适时地抬头了。

    “妈,放心吧,大哥现在这么说那是因为他没经历过,我过去也觉得小爷就是个让人伺候的主儿,怎么可能去伺候人呢,还给人剥虾,那完全就是个笑话。

    看到别人给女朋友剥虾,我也特别不屑,觉得这个男人可真是没出息啊!可是有了秦筝之后,您看我那还不是任劳任怨,还不曾抱怨过半句。”

    秦筝在心里冷笑,剥个虾而已,还任劳任怨,不曾抱怨过半句,给她剥虾就这么难过?

    等独处的时候,再好好收拾他,现在继续让他嘚瑟吧!

    容父还真认可了容昭熙这话,“我倒是觉得昭熙说得挺好的,我尚未认识你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我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怎么可能去伺候人呢,可是遇上你之后,才知道什么是心甘情愿,大概等承祯遇上了对的人,他就清楚怎么回事了,现在说给他听,他也不懂!”

    容承祯继续默默地吃着米饭,下回得跟佣人说声,这么油腻的食物别放到他面前。

    容夫人也觉得容父这话说得有理,当初他还真就是个养尊处优的主儿。

    可是追她的时候,那还真是花样百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想想还真有些脸红心跳。

    秦筝笑了笑,这容父容母还真是恩爱,跟她父母有得一拼。

    不过这样家庭里出生的孩子要幸福许多,她想起简水澜那么多的不幸,全都是因为家庭的缘故。

    不过幸好,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之后,她遇上了对的人,她相信往后简水澜一定能幸福。

    这一顿饭除了对面的容承祯之外,其余几人都觉得和乐融融。

    容昭熙基本没怎么吃,都在给秦筝剥虾剥蟹。

    秦筝大概最后良心发现,而且这么多人看着,她总归是要做做样子的,于是夹了几口菜喂容昭熙吃下。

    容昭熙可以说是受宠若惊,一开始还差点被呛死。

    心里暗暗叫苦,这个女人温柔起来简直太可怕了,她能不能够正常点儿?

    容父容母对于他们两人的小举动,很是满意,特别是容夫人暗暗想着他们应该距离抱孙子不远了。

    她用公筷给秦筝夹了一只蜜汁烤翅,笑道,“我现在就想着你们两个年轻人赶紧将婚给结了,我们两个老人家也就可以早日抱孙儿了,你们都不知道我多么羡慕那些小老太太们,出门聊天都谈孙子、孙女,幸好我现在也能跟他们说我小儿子都有女朋友了!”

    要不然,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对于秦筝这个女孩子,她是打心眼里喜欢。

    没多少心眼,简简单单的,敬重长辈,也不物质,家里的父母为人亲和,一家子都很好相处。

    秦筝一听到他们谈及孙子孙女的话题,差点儿被一口蟹肉给呛到,她将口中的蟹肉吃下,才含笑看向容夫人。

    “容伯母,我觉得这事情还不着急,我跟昭熙虽然已经认识多年,但毕竟交往至今也不过才几个月,结婚生孩子一事,我们目前还不考虑呢!”

    她真没想这么早要孩子啊,孩子虽然可爱,但是怀孩子太辛苦了,生孩子更是要命,她想想就害怕。

    她曾经问简水澜生孩子的感觉怎么样,得到的就是疼得跟要死了一样。

    她秦筝最怕疼啊,打个针都不行的,吃药能解决的就绝对不打针、输液。

    这生孩子要是剖腹产还要在肚子上切上一刀,若是顺产据说还要被剪一刀。

    光是想象她都觉得疼得受不了,更别提还要去实行了,简直会要她的小命。

    然而容夫人可不这么认为,“你们现在也算是知根知底的,小筝啊,要我说,我们家昭熙真的很不错,别看他过去一副小爷的样子,但是自从跟你认识之后,那脾气都收敛了许多。”

    容夫人看向秦筝的目光满意地不得了,又说,“我知道你跟顾少夫人可是大学同学,你们年纪相仿,你看顾少夫人早早生下孩子,现在身材恢复得多好。

    女人啊,就是要早点儿生孩子,这身材恢复容易快,等到年纪大了再生孩子,将来身材恢复得慢,小腹都不容易收回去呢,这事情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顾少夫人,我想她怀孕时也看过这方便的知识。”

    秦筝一想简水澜的身材,那绝对跟生孩子之前没什么差别,确实恢复得相当不错。

    腰肢跟过去一样纤细,不知情的都不知道她生了个那么大的儿子了,难道真的要早点儿生孩子?

    她真不想身材走形,听说胸部小的人生了孩子,胸部还会缩水。

    她这一缩水,从正面看就真的要跟男人没什么差别了。

    前胸后背让人分不出来,而且挺着那么大的小腹,是真丑啊!

    容夫人一想到不久的将来容家就要有小孩子了,又激动地说,“我觉得先生个女儿吧,你都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要一个女儿呢,当初怀上昭熙的时候,我还幻想着是女儿,没想到生出个大胖儿子,可把我给后悔死了。

    如果知道是个儿子,我就不生了,女儿乖巧多好,他们兄弟俩小时候一样的皮,可真是把我给愁死了。”

    秦筝一想,幸好一开始没有给她一举得男,不过这万一生下的是个儿子,岂不是又要被愁上了?

    倒是一旁的容昭熙笑道,“妈,生儿子生女儿也不是我们能够决定得了的,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只要是我跟小筝的孩子,我都喜欢!”

    容夫人倒是很赞同这一句话,“那当然,孙儿还是孙女,那都是我们容家的第一个长孙,那是被捧在掌心里的孩子呢!”

    一直沉默的容承祯此时倒是发话了,“我也觉得你们早点儿结婚挺好的,对了,前几天昭熙跟我们说要一处别墅给你们当婚房,家里倒是有好几套别墅,我已经整理出来了,晚点儿饭后,我将几个地方拿给你们参考参考,看喜欢哪儿,就直接定下来。”

    他们早点儿结婚生孩子,将来他们两老有了孙子可以逗弄,也不会一直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容夫人很快点头,“对,这事情我们也都整理好了,现在就等你们挑选了,有一处地儿我倒是觉得很不错,而且距离西江月圆也不算远,就是有些偏远点儿。

    但是咱们有车,进出也是很方便的,我觉得那边就挺不错,饭后你们参考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着手安排。”

    婚房定下来,那就是要结婚了,结婚之后,那肯定就是要小孩儿了,容夫人想想就高兴。

    容昭熙倒是很满意那地方,“妈,我觉得那地方还挺不错的,等下我跟小筝看看,若是决定了就定在那边。”

    而后将手里的蟹肉蘸了酱料之后喂秦筝吃下,又说,“那地方你看了一定喜欢,家里有些之前留下来的效果图,一会儿你先看看图纸,等明天我带你去别墅里看看。”

    她之前是说过挺喜欢大房子的,但是不一定婚后就要住别墅啊。

    像简水澜他们一家三口住在西江月圆那边就挺不错的,凡事自己动手,不需要佣人伺候,简单而美好。

    饭后,容父去书房将几套别墅的图纸都取了过来,厚厚的好几份档案袋。

    “基本上都在这边了,里面都有图纸,你们自己挑挑选选!”

    而后看向坐在沙发上看咱们的容承祯,“等你也找个女朋友回来,爸爸也给你挑选一套大别墅当婚房!”

    容承祯看了一眼容父,“我还需要你们给我挑选大别墅吗?我自己有!”

    毕竟大了容昭熙整整十岁,这些年来他自己赚的钱,早就在外头购置了不少的房子。

    容夫人看到自己的丈夫在大儿子面前吃亏冷笑了声,“你还嘚瑟了是不是?”

    容承祯立即摇头,“妈,我没有,你们忙去,我回去书房工作了。”

    与秦筝早就熟悉,他也没打招呼,直接就上了楼。

    容昭熙笑道,“妈,你就别管大哥了,大哥名下多少的别墅啊,还需要你们操心他的婚房!”

    也就他现在外头就一套房子,还有早前购置了几处店面做了点儿小生意,还真需要家里的大别墅当婚房。

    不过他还年轻,现在也存了不少的钱,不过基本上都用来投资。

    他将几份档案袋一一打开,拿起效果图递给秦筝。

    “你看看可有喜欢的!”

    秦筝看着容昭熙递来的效果图,有些不敢接过,她总觉得接过了这婚事也差不多定下来了。

    没看到容夫人看她的目光如狼似虎,她都有些害怕呢,总觉得要被自己给卖了。

    看到秦筝迟迟不接,容夫人比容昭熙还要着急。

    “快拿去看看啊,挑个喜欢的。”

    在容昭熙与容父鼓励的目光中,秦筝最终还是接过了那一叠效果图,其余三人也都松了口气。

    看向秦筝的时候,目光越发地温和,看得秦筝有一种羊入狼口的感觉。

    她一张张看着效果图,觉得都很不错,她还真挑不来,索性问容昭熙。

    “你觉得哪儿好?”

    容昭熙的手里也有一叠的别墅效果图,看了一番,最终挑选出之前他母亲建议的地方。

    “这是刚才我妈说的地儿,距离西江月圆不远,确实有点儿偏僻,就是锦山别墅,周边还有好些别墅,不过我们是那边最大的别墅了,周边的别墅都是小别墅,跟咱们没得比!”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