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顾琉笙爱我至此,愿意将他所有给我
    秦筝虽然吃了不少,但是她胃口大,相信现在给她一只烤鸡,她都能二话不说全数吃完。

    秦筝本来是吃得挺饱的,想着今晚上就不吃夜宵了。

    但是被容昭熙这么一说,又有些想吃了,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特别灵动。

    “叫外卖就算了,刚才吃得那么饱,不如现在出去溜达一圈,找个地方再吃,也能稍微消化那么点儿。

    正好我想吃烧烤,我们去西街那边吃,如何?也就不需要开车了,走路过去十来分钟!”

    容昭熙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走路过去还能多吃点儿,很快答应。

    “行,咱们出去吃!”

    秦筝拎了包,看着容昭熙杯子里还剩余半杯的咖啡。

    “不是想喝吗?赶紧喝完了,一会儿回来就冷了,我秦筝辛辛苦苦给你泡的咖啡,你就喝这么点儿?”

    容昭熙端起杯子,几口就将剩余的咖啡喝完。

    “走吧!”

    秦筝笑了起来,让容昭熙觉得心里有些发毛,这个女人没毛病吧,突然这么笑。

    她跟在容昭熙的身后,看到容昭熙将门打开。

    等他先踏出去的时候,突然伸手就将门给关上了,甚至还反锁,而后站在门边仰天大笑出声。

    容昭熙就一脸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好要一块儿出去出烧烤吗?

    怎么现在就他一个人在外头?

    他看着那一扇在他面前紧紧关闭的门,还有那一声“咔嚓”的反锁声,一下子就明白了,秦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拍着门板大喊,“秦筝,你这是做什么啊?”

    里面的秦筝笑得可欢畅得意了,她现在都能想象出容昭熙那一副表情,定然特别搞笑。

    “还不明白吗?傻子!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意思啊!哈哈哈哈哈”

    “你开门,咱们不是说好了一块儿吃烧烤,难道你不想吃了吗?

    烤鸡翅、烤鸡腿、烤鸡心、蒜蓉烤茄子、烤玉米、烤羊肉串儿、烤白菜叶,这些可都是你爱吃的呢!”

    “等明天再去吃,我今天晚上减肥呢!”

    能不能别念这么多菜名,她都有些馋嘴了。

    容昭熙继续拍着门板,“就你这样还减肥,你再减肥,我可就分不清楚前胸和后背了,你开门,我带你吃烧烤,吃完烧烤,咱们再去吃蛋糕,还请你喝你喜欢的芒果汁。”

    能不能别成日里拿她的胸说事啊!

    秦筝哼道,“我减脸上的肉不行吗?”

    “你这样的脸好看,还减什么?想减成锥子脸,你想要戳死我不成?秦筝,你快开门!”

    “赞美我也没用,你赶紧走吧,不然我以后都不喜欢你过来这边了,每次一来就不想走,赶都要赶半天,开车慢点儿啊,明天咱们再联系了,拜拜——”

    秦筝心情格外好地朝着里面走去,果然对付这个男人,还必须派上智商。

    至于夜里吃的东西,她冰箱里还有好几个蛋糕。

    听到里面的声音越来越远,容昭熙往门板上一靠。

    他想,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概就是这样吧!

    没事儿提什么吃夜宵?

    看来往后在这边的时候,秦筝要是提起要出门,他可要注意些。

    他扭动了好几下门板,然而门板毫无动静,不是说女朋友的钥匙,男朋友都有一把吗?

    他这个男朋友,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钥匙?

    回头,一定要让秦筝给他配上一把钥匙,若是不同意的话,他就偷偷地去配上一把。

    虽然气被秦筝给骗了,但容昭熙还是出声提醒。

    “我走了,门窗关好再睡,还有记得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咱们去锦山别墅那边看看,你早点儿睡觉啊,我真走了!”

    只不过里面没有声音,他猜想秦筝压根就没听到他的声音。

    本来想着给她打个电话,但估计她也不想接,容昭熙无奈之下,只有先离开了。

    屋子里秦筝松了口气,总算是将这大爷给送走了,想想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分了。

    怎么说也是她的男朋友,这么将他赶走似乎有些不大好。

    秦筝窝在沙发上又觉得有些后悔了,她应该跟着容昭熙下楼去吃点儿烧烤,等下不让他上楼就是。

    犹豫了下,秦筝有些良心不安,终于还是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那个你回去开车慢些,明天早上给我送早餐过来,我要吃你家附近的肉包子两个,还有我家楼下右手边的拌面扁食汤,都要大份的,咱们吃过了再去锦山别墅。

    已经上了车子的容昭熙听到短信提示音,打开了一看,竟然是秦筝发来的信息。

    看完信息之后,忍不住一笑,这个女人在将他赶出去之后,其实心虚了。

    口是心非的女人,其实秦筝是个容易心软的人,他笑了下,想着怎么回复。

    容昭熙:我生气了,你这个骗子,竟然将我骗出去!

    **

    云水溶一事,自从之前在超市里出现过一次,之后就消停了下来。

    简水澜倒是不曾再见过她,不过这些时日她倒是很少出门,基本上都在家里忙着画画一事。

    简昕都是顾琉笙接送的比较多,而她在家里基本上除了画画,一日三餐也很少帮忙。

    但是中午会在他们回家之前,先订一些外卖,等他们父子俩回来,就有热乎乎的饭菜可以吃。

    应寒已经回去淮城,秦筝忙着画廊的事务,还有与容昭熙谈恋爱。

    现在大家都忙着,除了偶尔电话或是短信联系,都好些天没见过面了。

    她将画笔搁放好,看着自己笔下的画,觉得还挺满意的。

    大概是当了母亲之后,对于孩子有了一层新的认知,她觉得自己笔下的所画的婴儿,比过去要多了一些内容。

    这几天画了不少,她想再画上几幅,画展一事也差不多了。

    这一次她准备的画,除了油画,还有水彩与水墨画,加上有几幅她过去舍不得卖的画,这一次也可以拿出去展览。

    看了一眼时间,她起身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洗干净了双手,又将沾染了不少颜料的围裙换了下来,便朝着厨房走了进去。

    难得今天画完之后还这么早,她打算今晚上下厨,给他们父子烧些喜欢吃的菜。

    打开冰箱,发现新鲜的蔬菜没剩余多少,瓜果也不多了,作为三个人的食材有些不够。

    平日里顾琉笙喜欢吃蔬菜,简昕也每餐必须吃到蔬菜。

    反倒是她蔬菜吃得不多,基本都靠肉在支撑,她将冰箱的门关上,打算到附近的超市买点儿食材。

    取了钱包,换了鞋子,简水澜打开了门朝着外头走去,摁了电梯下去的按键。

    电梯从下面一层层升了上来,一直到16楼的地方,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只是在看到里面的人时,她的眸子微微一眯。

    薛予凝,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想要上来也不难,薛予凝只要跟小区的保安说出自己是顾琉笙的母亲,那些安保人员怎么可能会拦。

    至于怎么进这一栋楼的大门,只要有人过来,她就可以顺道进来了。

    但现在,简水澜想要知道的是薛予凝来此的目的。

    薛予凝也似乎没有想到这么巧,会在这边遇上简水澜。

    看到她的时候,墨镜底下的眼睛也微微眯起,染上一股厌恶。

    随即她将墨镜摘了下来,看向对面的女人。

    “正好,我还省得按门铃了,我来找阿笙,我想他再过一会儿也该下班回来了吧!”

    简水澜冷冷地盯着她看,倒是不畏惧薛予凝。

    她自己有点儿拳脚功夫,还有常颂暗中保护。

    就算是薛予凝像之前那样带了几名保安,也不惧怕,常颂分分钟能够将他们撂倒。

    不过今天遇上薛予凝,怕这个女人来者不善,只怕对她还记恨着。

    简水澜冲着她微微挑眉一笑,“原来是顾哦不是,现在应该称呼怒你为薛薛什么来着呢?薛薛女士!”

    其实可以称呼她一声薛大小姐的,毕竟她是薛家的女儿。

    不过薛女士这个称呼也算是尊称了,她没有直接喊她一声薛予凝,就已经很看得起她了。

    薛女士

    被人尊称了几十年的顾夫人,突然在这个女人的口中听到薛女士这几个字,薛予凝的脸色尤其难看。

    “简水澜,我要见阿笙,还不快去给我开门。”

    “你想见我丈夫啊?”

    她盈盈一笑,又说,“那你就在这边等着吧,我看他也快下班了!”

    简水澜也没理会她,随即踏进了电梯,看向薛予凝。

    “薛女士这是要到上面等,还是下楼等,或者是薛女士不想等了,直接想要回去呢?”

    电梯就这么停在16楼,薛予凝跟简水澜认识也好些年了。

    没想到她这张嘴比过去还要让人讨厌,过去还能看在她是顾琉笙母亲的份上,不会太过顶嘴,而现在直接嚣张起来了。

    “简水澜,你别忘记了,我可是阿笙的亲生母亲,你这样对我,就不担心阿笙知道了?”

    简水澜认真地打量着薛予凝的眉目,发现也才没多少时间没见。

    这个女人竟然比过去要老上一些,特别是眼尾的鱼尾纹要深邃了些许,法令纹也比过去要明显许多,就是粉底都遮掩不住。

    不过对比她现在的年纪,其实也算是保养得挺好的。

    就是这么点儿变化,让她知道薛予凝过得并不顺心,打量完毕之后,忽而一笑。

    “然而我却听到琉笙说要跟你断绝母子关系,难道是我听错了,还是薛女士没有听明白?是不是打算再让琉笙重新对你说一遍?”

    “果然是嚣张无比,像你这样的市井小民,怎么匹配得上阿笙?”

    薛予凝冷冷地盯着她看,从刚才见面到现在,她完全败在这个女人的这张嘴上,让她恨不得亲自撕裂她的嘴。

    然而简水澜却是一耸肩,挺是烦恼地出声,“没办法呀,谁让顾琉笙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没有我压根就没办法活着,据说我离开燕城的那四年,顾琉笙可是行尸走肉地在过日子。

    你看看我都走了那么多年了,他还非要将我从淮城找出来,我当时也挺烦恼的!这事情你也是知道的,要不你等下见了他,就劝劝他别对我这么好,如何?”

    薛予凝被她这样的态度气得脸都白了,这个女人怎么就如此不要脸面?

    敢情顾琉笙对她好,还是给她增添烦恼了,燕城里多少名门闺秀想要坐上顾少夫人这个位置,偏偏让她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给占了去。

    薛予凝深深呼吸了口气,随即冷笑起来。

    “简水澜,你嚣张不了太久的,早晚阿笙会跟你离婚,你这只狐狸精,骗了他那么多的资产,阿笙不过是一时受你蒙骗罢了,等到他发现你的真面目的时候,就是你一无所有的时候。”

    她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如此精明,会受一个女人欺骗太久,早晚有一日就是她从云端跌下来的时候。

    那时候,她薛予凝倒是很想看看她是怎么个下场的。

    只是这一番话,并没有让简水澜有丝毫的害怕。

    她是否欺骗顾琉笙,顾琉笙对她的感情如何,她都清楚万分,简水澜冲着她冷笑。

    “哟——薛女士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连这事情也都让你给知道了,至于资产的问题,说真的那么多的钱我拿着也慌得很。

    可是没有办法啊,顾琉笙爱我至此,愿意将他的所有给我,我倒是很想让他别对我这么好,什么都要给我!”

    见电梯门几次关了又开,简水澜又道,“薛女士到底是想要留在这边,还是跟我下楼呢?”

    这一番对话,薛予凝明显占了下方,她又气又急,但也清楚自己不能够太过冲。

    否则一会儿可要见不着顾琉笙,既然顾琉笙几次都不愿意见她,那么只好她主动过来了。

    若是跟简水澜下楼,那么说不定她直接让保安将她赶出去,到时候她面子就保不住了。

    再三衡量,薛予凝决定不与简水澜一般见识,今天她来此的目的是找顾琉笙。

    于是打开了电梯,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朝着外头走去。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