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2章、简水澜并非是个好女人,你早晚会后悔的
    只是一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不给她开门,让她进去等顾琉笙,就觉得满心恼火。

    这只狐狸精,早晚解决了她!

    也不知道哪儿好,为何她的两个儿子都对她鬼迷心窍。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送她出去,随即关闭了电梯,爱等就去等吧!

    不过简水澜为了简昕的安全,也不打算直接让简昕去面对薛予凝。

    担心薛予凝丧心病狂,万一对简昕有什么想法,于是出了电梯之后很快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

    而此时,顾琉笙开着车载着简昕朝着西江月圆的方向行驶。

    见是简水澜打来的电话,很快将车子停在路边,这才接起。

    “老婆,我们快到家了,怎么了?”

    “薛予凝就在咱们家门口等你呢,我现在已经下了楼,要不你将小昕送我这边,我带着他出去买点儿食材,正好家里新鲜的蔬菜瓜果都快没了。”

    薛予凝

    顾琉笙微微蹙眉,她怎么来了?

    之前几次拒绝见她,甚至将她的号码直接拉入黑名单,但没想到这一次薛予凝亲自找上来。

    知道简水澜所担心的事情,顾琉笙也没打算直接将简昕带过去见薛予凝。

    但是今天必须去见她,否则就怕薛予凝不走,将来还会继续过来纠缠不休。

    “嗯,你在西江月圆的大门口等我,我一分钟后就到了,等我。”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将车子开到了西江月圆的大门口。

    远远地就看到等在大门口的简水澜,他下了车子,开了后车门。

    给简昕解开了安全带,将他从安全座椅抱了出来。

    “爸爸,我跟妈妈去超市,你不跟我们一块儿去吗?”简昕搂着他的脖子问。

    顾琉笙轻笑了下,捏了下他的小脸。

    “嗯,爸爸有点儿事情要去处理,你跟先妈妈去超市买东西,就咱们家楼下的超市,一会儿爸爸去找你们好不好?”

    简昕点头,“好啊!我跟着妈妈去超市里买菜,爸爸,你一会儿就去找我和妈妈。”

    简水澜走了过来将简昕接过,将他放在地上,拉着他的小手,这看向顾琉笙。

    “我带着孩子去买菜,一会儿你下楼过来帮我提东西,正好可以多买点儿蔬菜瓜果。”

    “好!那边的事情我很快就会处理好,你们先去超市,等我!”

    顾琉笙揉着他们母子两人的头顶,而后才上了车子,将车子往他们的车库方向开走。

    简水澜牵着简昕的手朝着超市的方向走去,简昕问她,“妈妈,爸爸要去忙什么呢?”

    “也没什么,就一些大人的事情,走,妈妈带你去买菜,你喜欢吃什么呢?”

    简昕想了想,“西红柿、脆脆的黄瓜,妈妈要买土豆,爸爸做的土豆煎饼我爱吃!”

    母子两人来到超市,简昕也帮忙挑选菜,而另一边,顾琉笙将车子停好之后,才了楼。

    果然在家门口看到沉着脸,在那边等候的薛予凝。

    他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看向她的时候目光淡淡的。

    薛予凝等了些时候才将顾琉笙等来,看到他这样的脸色,心里虽然不高兴。

    但也清楚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他,不好再给不好的脸色,或是说些难听的话。

    她从脸上挤出一丝还算温婉的笑容,看向顾琉笙。

    “阿笙,你可回来了,妈妈在这边等了你好些时候了,对了,怎么没带我孙子一块儿过来?”

    顾琉笙的脸色依旧有些冷,“我都不承认你是我的母亲,你觉得小昕会是你的孙子吗?”

    被顾琉笙这么一说,薛予凝脸上温婉的笑容差点儿就要挂不住。

    她只有勉强地维持着,还有一丝小心翼翼地试探。

    “阿笙,我承认过去我为了自己的利益,犯下了太多的错误,也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这些我承认都是我的错。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怨恨我,怨恨我背叛了你爸爸,也怨恨我当初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你的安危,跟你二叔狼狈为奸。

    可那个时候,妈妈是想着唐卿的存在,想要为他争取一些顾家的利益。

    说到底,唐卿,他也是你的亲弟弟,是比晋晗那些兄弟还要亲的弟弟,妈妈真的很希望你们兄弟俩能够和平共处。”

    见顾琉笙不为所动,薛予凝也知道自己是伤了他的心,让他对自己都是意见。

    宁可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意亲近自己的母亲。

    她向前几步,又说,“阿笙,是妈妈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才导致如此,妈妈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别和妈妈计较太多?请妈妈到屋子里喝杯水?”

    三言两语就想要得到他的原谅?

    是否他顾琉笙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是愚蠢不堪的?

    “行了,说了那么多,不就是舍不得顾夫人这个位置?然而你别忘记了当初我的话,薛予凝,你走吧,别弄得到最后大家都难看,而我想你向来好面子,也不想让燕城那些名媛贵妇,也都清楚你现在的模样吧!”

    他看了一眼时间,只想赶去超市看看他们母子,于是又说,“薛予凝,你所犯下的错误,我永远都不可能会原谅你,也早已与你断绝了母子关系。

    一直没有对外宣称,那是因为看在顾家、看在你生下我的份上,别给你脸还不要脸!

    从今往后,也不要再有来往了,薛予凝,往后别再来这里了,我会跟小区的保安说一声。”

    顾琉笙并没有打算继续跟她废话下去,也没再理会她,转身就要走。

    然而薛予凝很快上前几步拉住了他的手,眼里盈满了泪水。

    “阿笙,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顾琉笙停下了脚步,一把将薛予凝的手甩开。

    “是你先不要我,不要顾家的!”

    “是妈妈错了,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我又能够怎么样?阿笙,你原谅我吧,我想回到顾家。

    想跟你们在一起,咱们可是一家人啊,你爷爷他年纪那么大了,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宅子里多孤独,那么多年来,都是我在陪着他的!”

    “我担心爷爷看到了你,会被你气出心脏病来,至于你所担心的完全不需要,三叔一家子基本都住在老宅,爷爷每天都有他们陪着,只要你别出现在他的面前,我想他过得很开心!”

    顾琉笙回头去看她,语气里带着几分警告。

    “薛予凝,少在我面前耍花样,我说过只要我在,你就别想回到顾家,顾家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这一次顾琉笙再不理会她,直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面对薛予凝,他只感觉到耻辱。

    而且对于薛予凝的认错,他不相信这个女人如此轻易就肯认错,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回到顾家,回到过去的生活。

    她始终放不下顾家带给她的荣耀,与风光、富贵的生活。

    薛予凝见他还是要走,心里万分着急,这一次错过,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于是踩着高跟鞋小跑着又跟了上去,眼里的泪水也盈眶而出。

    “阿笙,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母亲,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的话,为什么不肯原谅我?虽然说我后来是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可是你小时候,妈妈多么地疼爱你,你爷爷还有你爸爸对你向来严肃,可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在你年幼的时候,你拟心自问,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你确定你合格吗?”

    顾琉笙本来不想跟她再谈下去,可是看到她提起他的爷爷与他的父亲的时候,眼里的冷意更甚。

    “你提起我父亲的时候,你就不怕他过来找你?你可是给他戴了这么一顶真真实实地绿帽子,我父亲可是被他的妻子与他的弟弟背叛呢!

    甚至,一直到他过世都不知道此事,完全被你们蒙骗了,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那一记眼神有多冷,薛予凝自然清楚,犹如利箭一样扎她的心。

    也让她彻底明白,顾琉笙怕是不可能再原谅他了。

    他本就是个冷情的男人,被他在所在意的人,他会像过去那样维护着琉璃一样地去维护。

    就算清楚琉璃犯下了错误,也会想要去包庇,去原谅。

    可是一旦也像琉璃那样被他所厌恶、所放弃,那么生死就跟他没有关系了。

    一旦被他所失望的,都会被他所放弃,她可不想沦落到琉璃那样的下场。

    据说现在的琉璃生不如死,几次想要自杀,都被人救了回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薛予凝就这么盯着顾琉笙看,甚至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恨意,这让她心寒。

    她的儿子在恨她啊!

    薛予凝有些无法接受,她想着顾琉笙也许只是一时气不过,才要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的。

    可现在看来,他似乎并非如此!

    “我当初完全是因为是因为阿笙,你父亲作为一个父亲他是合格的,可是他作为一个丈夫则是完全不合格的,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我怎么会跟你二叔在一起呢!”

    顾琉笙打断了她的话,“行了,是你自己耐不住寂寞,有什么好解释的,那些不过是你为自己的背叛而找的借口,薛予凝,你赶紧走,别闹得太过难看!”

    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且还死不悔改,凭什么要他去原谅呢?

    她所犯下的错误,让他无法选择原谅,更何况薛予凝现在还对简水澜起了杀心。

    这事情也必须解决,他必须想个法子将薛予凝永久地送出燕城。

    只有这样子,他才能安心下来,不然一颗心总是悬着,甚至还要担心她对付简昕。

    可是薛予凝还是认为自己教育出来的孩子,是个重感情的人,特别是对于他的亲人。

    “你从小,我就处处为你着想,甚至让你当上顾家的掌权人,我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阿笙,你不能够因为我所犯下的错误,就抹杀我的功劳,这些年来我对顾家付出不少!”

    他停在距离电梯的不远处,冷眼看着薛予凝还在挣扎。

    “是啊,如果你跟顾安扬的事情被曝光出去,你觉得会如何?这样的丑闻,顾家还支撑得起,然而你呢?

    只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顾安扬与二婶离婚一事,所有的矛头也都会指向你,因为都是因为你。”

    薛予凝的脸色有些难看,温婉的神色早已不复。

    “咱们母子非要走到这样的地步吗?阿笙,妈妈现在处处都在退让,你为什么不也退让一步呢?母子之间,难道你还要当仇人?”

    难道她忘记一切,都是她选择放弃的吗?

    可是顾琉笙知道薛予凝,从来不清楚自己错在哪儿。

    她口口声声地说承认错误,但压根就不将那些错误当成一回事。

    她以为所有人都是痴傻的,能被她耍得团团转的?

    “我也不想跟你当仇人的,但是可以当陌路人,就这么样吧,薛予凝,别再纠缠了,这个地方也从来都不欢迎你!”

    顾琉笙再不想搭理她,转身朝着电梯走去,摁下了下楼的按键。

    电梯门打开,顾琉笙很快进去,然而薛予凝并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她也在电梯关闭的前一刻迈进了电梯里,抬起脸看向顾琉笙。

    “阿笙,你这么对待妈妈,是不是因为简水澜让你做的?阿笙,你听妈妈的话,简水澜并非是个好女人,你再执迷不悟的话,早晚会后悔的!”

    一想到顾琉笙被那个女人骗得团团转,她就痛心疾首。

    “我听说你将基本上的资产都转到简水澜的名下,你怎么能够如此糊涂呢,那个女人就是为了钱才接近你,诱惑你的。

    等到她从你这边得到了她完全想要的,就是你后悔的时候了,阿笙,你听妈妈的话,妈妈绝对不会骗你的!

    而且她不止想要在你这边得到好处,甚至跟唐卿不清不楚的!妈妈天天都跟唐卿住在一起,这些再清楚不过了!”

    一想到刚才简水澜在她面前的嚣张态度,她就恨不得顾琉笙赶紧丢弃了那个女人。

    并且要回所有的资产,让她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