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你就是喝醉了,那也是最美的女人
    “现如今这是我女朋友,你既然是小筝儿的朋友,便是我容昭熙的朋友,她邀请你来这边吃饭,证明她心里是将你当成朋友的,希望赵先生可以珍惜!”

    “当然了,我将秦筝也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也希望容先生可以珍惜,我想秦筝这么优秀,追求她的男人一定不少。”

    他还真有些贼心不死呢!

    秦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还得勉强挂着笑容,这两人一旦见面就要这么刀光剑影。

    她赶忙打圆场,“行了,人都到齐了,咱们快进去吧,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上菜了!”

    赵弦也不好让秦筝太过难堪,浅浅一笑。

    “好,让你们久等了!”

    容昭熙看到赵弦没再说什么,便也就安静了下来,他才不要让秦筝觉得他不够稳重。

    本来赵弦就比他年纪大了好几岁,从当年认识的时候,他就觉得赵弦成熟稳重,是很吸引女孩子的那一类型。

    加上他长相很不错,白白净净的,也是女生所喜欢的。

    他比起赵弦就胜在年轻,还有一点他母亲喜欢秦筝,不像赵弦的母亲狗眼看人低。

    三个人的时候,气氛还是有些尴尬的,距离餐厅还有些距离,秦筝便道,“对了,之前的事情还要感谢你,倒是到现在赵夫人与吴小姐一直都没有找上我的麻烦。”

    当时是她的开车太快差点儿撞上她们,这事情本来就是她的不对。

    赵夫人与吴琳琳肯定不会放过她,最起码也要让她难堪。

    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上她的麻烦,相信这里面少不了赵弦的周旋。

    “没什么,本来就只是意外,况且都没有受伤,这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但其实都因为他在里面周旋,他的母亲确实不打算这么便宜了秦筝。

    吴琳琳逮住了机会,更是不可能放过。

    与他母亲筹谋了好些时候,但最后因为他的介入,最后两人倒是不敢再做些什么。

    只不过让他烦恼的是,吴琳琳对他一直都没有死心。

    加上有他母亲的支持,吴琳琳的追求,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死缠烂打了。

    只要到学校的时候,每天都能各种偶遇上,让他烦不胜烦。

    不管他怎么表达自己对她没有丝毫男女之间的好感,然而吴琳琳就是不肯死心。

    说到秦筝上回发生的意外,此事算起来还是容昭熙的错,自知理亏。

    容昭熙也真诚地向赵弦道谢,“这事情确实多亏了你,当初是我不好,才让小筝受了这么多的委屈。改天我再专门请你吃饭,在燕城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还请尽管说。”

    秦筝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如果需要报恩的话,全都让他来。

    他还真不想秦筝为了这事情,过于感激赵弦。

    “无妨,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赵弦轻扯出一笑。

    三人来到餐厅,容昭熙只得宣布容承祯有事来不了,对于这事情,大家都表示谅解。

    顾琉笙更是清楚容承祯最近所忙何事,也就没说什么,毕竟他们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秦筝让佣人将食物都摆放上桌,一群人也都入座。

    对于赵弦,简水澜他们这边算是很熟悉的人了。

    至于程少郡与赵弦还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秦筝也介绍他们两人认识。

    打过招呼,坐在容昭熙旁边的程少郡轻拉了下他的袖子,凑在了他的耳边小声出声,“情敌么?挺不错的啊!成熟稳重的类型,据说是广大女生所喜欢的,兄弟,压力挺大的啊!”

    容昭熙一胳膊肘撞在了程少郡的胸口上,疼得程少郡不禁吸气。

    “你给我少说点儿话!”

    赵弦成熟稳重长得不错那又如何,还不是追不到秦筝,而现在秦筝才是他的女朋友!

    他容昭熙才是广大女生所喜欢的类型,否则秦筝会看得上他?

    看到对面的互动,简水澜也只有当做没看到,暗想今晚上可别出现什么事情才好。

    程少郡吃疼,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是自己嘴欠在先,只有尴尬地笑。

    这边的互动,就是秦筝都当做没看到,她给每人倒了红酒,轮到简水澜这边,简水澜很快摇头。

    “今晚上还是给我果汁吧,我们明天要拍婚纱照!”

    一旁的简昕很快点头,“秦筝阿姨,你也给我果汁吧,我明天也要陪着爸爸妈妈拍婚纱照呢,多喝果汁,皮肤好好!”

    说着将自己手边的杯子,往秦筝的方向挪去。

    秦筝一听明天要拍婚纱照了,脸上带着笑容。

    “呦——总算是要拍婚纱照了!”

    容昭熙很快问他们,“那么结婚日期定下来了吗?顾总,我可是要当伴郎的!”

    一说到他们结婚的事情,顾琉笙显然心情很好,他轻轻点头,唇边含笑。

    “结婚日期已经定下来了,就在8月8日,正好空出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可以好好地准备一番。

    等差不多时候,会给你们发喜帖的,还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够抽空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恭喜了,顾总、顾少夫人!”赵弦冲着他们温和一笑。

    简水澜冲着赵弦一笑,“多谢了!”

    程少郡也很快出声,“恭喜恭喜,你们结婚我肯定出席!”现在说他也想当伴郎来得及么?

    容昭熙可真不够兄弟,自己偷偷跑去当伴郎,都不喊他一声。

    顾琉笙的婚礼,估计燕城属于他们的这个圈子,也出动大半了。

    他们程家与顾家也有业务来往,等他们结婚的时候,肯定也是要出席的。

    秦筝给简水澜倒上了果汁,“那就跟小昕一样都喝果汁,明天美美地去拍婚纱照,正好我明天也没什么事情,去哪儿拍,我去帮你,当你的助理都好!”

    简水澜很快点头,“明天就在老宅那边拍,我还想着你那边会忙,你能来帮我那是最好的,正好也可以学习下,我想你们现在婚房都定下来是这边了,估计拍婚纱的时候也不远了。”

    秦筝呵呵一笑,不好接话,倒是容昭熙觉得这话有理。

    “是该去学习下,要不我也去学习学习?”

    婚纱摄影,他想想都觉得好激动,也有些想看看秦筝穿上婚纱的模样。

    “人家拍婚纱照,你去捣什么乱?”

    秦筝嗤笑了声,敲了下容昭熙的脑袋。

    顾琉笙倒是不介意,“倒是无妨,正好给我们当当助理,若是你们不介意的话。”

    “自然不介意!”

    容昭熙很快接话,助理什么的,顾总这是在给他面子呢。

    要知道顾琉笙拍婚纱照,那团队什么人没有,自然全面伺候。

    能让他们去当助理,那是抬举了。

    而他确实要先学学经验,看看什么样子的婚纱照好看,回头也跟秦筝好好研究一番。

    赵弦这是一笑,他没想到这别墅已经被定下是他们的婚房了,是打算结婚了吗?

    说到底还是太赶了些,毕竟他们从开始交往到现在才没几个月,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的。

    程少郡听到他们也要去学习怎么拍婚纱照,顿时觉得自己被兄弟给甩了好几条街。

    “容二少,那你们的婚礼,我给你当伴郎如何?”

    这么多年的兄弟,他还真觉得自己最适合给容昭熙当伴郎了!

    容昭熙顿时眉开眼笑,“那当然,回头你来给我当伴郎!”

    默默喝了几口红酒的赵弦突然出声,“我倒是觉得你们现在谈婚论嫁有些早了,毕竟交往也才没多少时间,不如多交往一段时日,看看是否合适,秦筝,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容昭熙立即有了意见,“什么意思呢?我跟秦筝认识了多少个年头,也交往好几个月了,我们还不了解彼此吗?”

    再多交往一段时日,好给他机会介入是吗?

    其实赵弦所提的就是秦筝所想的,但这个时候该怎么说呢?

    说赵弦对的话,绝对要得罪了容昭熙,说不对的话,又太不给赵弦面子了。

    但也有些生气容昭熙不给她点儿面子,毕竟赵弦是她邀请来的,当即就有些郁闷了。

    对面的简水澜见这苗头似乎有些不对,赶紧出声转移了话题。

    “我们明天是打算在老宅那边拍婚纱,时间上会挺早的,7点就要到达,之后还要化妆。

    你们倒是可以晚点儿过去,到了顾家老宅的时候,会让人给你们准备早饭的,你们去了再吃,省得太赶时间。”

    秦筝正在为难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让场面过于尴尬。

    此时听得简水澜给她找了台阶下,赶忙也顺着她的话题回答,“那我们明天也早点儿过去就是,早点儿路上还不堵,到了上班时间,不知道要堵成什么样了!”

    容昭熙虽然不满赵弦的话,但是也清楚自己刚才那么一问,也确实让气氛僵了,且有些让秦筝不知如何回答。

    觉得自己过于冲动,又觉得赵弦就是故意找事。

    此时话题被转移,他也没想揪着刚才的话题继续,万一为了这事情跟秦筝闹崩,岂不是中了赵弦的圈套。

    这个男人肯定在想方设法拆散他们俩,回头他得让秦筝别上当受骗了。

    话题已经转移,其实赵弦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也不想将这样的场面弄得尴尬。

    到头来,最尴尬难堪的还是秦筝。

    他想,今晚上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程少郡觉得今晚上这气氛还真是有些诡异啊,看来容昭熙的情敌过于强大!

    好几次,他都听得容昭熙提起赵弦这人,此时一看,赵弦分明对秦筝尚未死心呢!

    他默默地喝了一口酒,这个时候似乎不适合他开口。

    万一说错了话,那多尴尬。

    容昭熙给秦筝剥了一只虾放到她的碗里,笑道,“好了,咱们边吃边说,你们都别客气,都吃起来,不够的话,咱们再让厨房准备!”

    而后他端起红酒,又说,“我先敬各位一杯!”

    在场的人,除了简水澜与简昕之外,其余人喝的都是红酒。

    其实简水澜也挺馋红酒的味道,但明天想要美美的。

    万一喝多了,可要耽误明天的拍摄了。

    或者就是拍摄出来的效果不好,此时也只能眼馋地看着他们喝酒。

    顾琉笙见身边的妻子像小馋猫一样,眼巴巴地盯着他们手里的酒杯,忍不住就笑。

    她将自己喝过的杯子,送往简水澜的唇边。

    “尝一口?”

    犹豫了下,简水澜还是拒绝了。

    “我明天要美美地出镜,你现在让我喝酒,是想让我丑?”

    顾琉笙,“”

    他不就看她馋得很,想要给她喝一口解解馋而已,此时听得她这么说,无奈一笑。

    将杯子里剩余的红酒一口饮尽,才笑道,“喝一口而已,你还是最美的!”

    “我喝多了就不美啦?”简水澜再问,眼里有着得意。

    “就是喝醉了,那也是最美的女人,我给你剥蟹。”

    他放下了酒杯,取了一只螃蟹,优雅地剥壳,将剥好的蟹肉,放在她的面前。

    一旁的简昕出声,“爸爸,我也要吃螃蟹!”

    顾琉笙点头,“嗯,等给你妈妈剥好这一只螃蟹,就剥给你吃,你先吃点儿别的。”

    容昭熙看到这一幕,终于明白秦筝像谁了。

    不像她爸爸,也不像她妈妈,就像简水澜。

    这两个女人成日里混在一起,性子都一样了,为难起人来,也如出一辙。

    他们一家三口吃得和乐融融,容昭熙看着挺羡慕的。

    于是也很自觉地给秦筝剥了一只虾,蘸了酱汁之后,放到她面前的小碟子。

    “想吃什么海鲜告诉我,我给你剥!”

    秦筝傲娇地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红酒,才说,“每样都要!”

    容昭熙为了在赵弦的面前表现自己的身份,自然屁颠屁颠地给秦筝剥虾剥蟹。

    甚至将海螺也都挑了出来,蘸酱之后喂秦筝吃下,两人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赵弦见这边的互动,只是淡淡一笑,抿了一口红酒。

    程少郡觉得今晚上的聚会,他只要负责安静地吃饭就足够了,这气氛明显不大对。

    而且容昭熙在情敌面前,简直就是逮住了机会就开始秀恩爱,也是难为他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