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好不容易谈一场恋爱,还谈得如此糟心
    好不容易谈一场恋爱,还谈得如此糟心,要是他可就没这样的顾虑与耐心了。

    而且见容昭熙今晚上的表现,这都还没结婚呢,就已经被秦筝给吃得死死的。

    若是他,从来都是女朋友给伺候着的,剥虾剥蟹更是从来不曾动过手。

    看到一个已婚男人,与一个有了女朋友的男人如此姿态,程少郡啧啧出声,“剥蟹剥螃蟹,不向来都是女生做的活儿?你们这是”

    若是在过去,他压根就无法想象出来容昭熙,有朝一日会落得如此下场。

    竟然给女朋友剥虾,还如此地心甘情愿。

    顾琉笙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程少郡,只是那一眼带着几分怜悯。

    他怕是永远都不会找到一个深爱的女人,想用自己的所有去宠爱她。

    那一种幸福的滋味,他估计永远都体会不到。

    只有没找到一个想要宠到骨子里的女人,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吧!

    容昭熙看向程少郡的时候,眼里都是不赞同。

    “你懂什么?等你找到一个真心喜欢的女人,你就会晓得了,什么剥蟹、剥虾,就是让你给她端水洗脚,你都得暗自高兴好些天呢!”

    程少郡是真不懂,他所交往的女朋友也不知道多少个了,从来都是温柔体贴。

    能够理解他,吃饭的时候只要有他在,想吃什么,基本上都是女朋友动手了。

    赵弦听到程少郡的话,忍不住一笑,但也没有发表什么言论。

    于他来说,别说是给秦筝剥虾剥蟹了,只要秦筝愿意给他机会,做什么,他都愿意。

    至于程少郡会如此想,那是因为他还真没将他的女朋友放在心里,不过就是玩玩罢了。

    秦筝也发表了意见,“程少,你真可怜,谈了那么多的恋爱,竟然没有一个是真正喜欢的!”

    一点儿都不能为了自己的女朋友放下身段,估计过去容昭熙也是这样的。

    不过幸好容昭熙觉悟还是比较高的,有些事情还算任劳任怨,偶尔有抱怨,但也翻不了天。

    程少郡冷哼,“谁说我不是真正喜欢他们了,若不是因为喜欢,我怎么会跟她们在一起?”

    一群人摇头,就是简昕都摇头。

    “程叔叔你真可怜,你看我爸爸每天多幸福啊!”

    程少郡觉得自己被彻底地嫌弃了,连个小朋友都这么说他了。

    他一点儿都不可怜啊,而且还挺幸福的,交往过的女朋友,那张脸从不重样!

    话语之间,一群人又喝了几杯,拿上来的几瓶红酒已经被喝完。

    容昭熙又让人去取了几瓶红酒过来,但秦筝说了想喝啤酒。

    容昭熙原本是不同意的,但秦筝坚持,也就只好随她。

    这个天气还是有些凉,但秦筝要求喝冰啤,这么一桌子就烧了好几样的海鲜,自然要冰啤搭配,那才过瘾。

    容昭熙还是听话地让人取了一箱子冰啤过来,想起秦筝几次喝醉了酒,心里还是有些发颤。

    “我告诉你啊,秦筝,不许你今天晚上喝太多了,明天还要去顾家老宅帮忙呢,要是喝醉了,我看你明天还怎么过去!”

    最重要的是今晚上秦筝要是喝醉了发酒疯,他这张俊脸可就要保不住了。

    明天就别想着去顾家老宅了,总不能让他顶着一张被抓破的脸。

    秦筝不以为意,“放心吧,我酒量好,那么点儿酒还喝醉不了我,是吧,水澜!”

    简水澜也就没阻拦,反正婚纱摄影也不止明天一天。

    “今晚上高兴就好,我们拍婚纱照也不止这么一天,明天是在老宅,之后我还选了几处地方,服装比较多,我估计老宅那边一天完成不了,怎么也要两天或是更多。不过也别喝得太多,伤胃还难受!”

    秦筝抓住了开头的重点,看向容昭熙。

    “听到没有?今晚上高兴就好!人都来你这边吃饭喝酒了,还不允许我们吃饱喝足?”

    说着打开了一罐冰啤,灌了好几口,顿时冰冰凉凉的。

    容昭熙觉得自己败给这个女人了,这是重点吗?

    “你可别忘记了,今天晚上是我们两人做东,宴请双方朋友,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知道了!来来来,敬你一杯,不干小狗!”秦筝将冰啤举到他的面前。

    容昭熙,“”

    但还是默默地举起了红酒与她手中的冰啤轻碰了下,最后一饮而尽。

    简水澜馋完了红酒馋冰啤,心里叹息了声,这一场聚会安排得不是时候。

    看到简水澜那一副馋样,顾琉笙忍不住笑,“多吃点儿,果汁就挺好的!”

    简水澜闷闷地灌了一口果汁,简昕没尝过酒的滋味,不过看到那红通通的液体,也有些馋嘴。

    特别是看到秦筝阿姨喝冰啤的时候,就觉得好过瘾。

    但也清楚自己还是小孩儿,不能喝。

    万一喝了,往后长不到他爸爸那么高,可怎么办?

    可就白瞎了这么好的基因了。

    这一晚上,喝酒的几人除了顾琉笙没人敢灌他之外。

    加上他明天还要拍婚纱照,所以也不敢喝得太多,毕竟还想要一个好脸色上镜。

    而简水澜则是果汁,简昕最后还喝上了牛奶,至于赵弦喝了不少,但基本都是红酒。

    赵弦与程少郡都喝了不少,程少郡都已经有了几分的醉意,还在灌着冰啤。

    至于秦筝也有些喝得糊涂了,到现在都已经属于吃得少喝得多的状态了。

    容昭熙虽然也喝了不少,但是到了最后,也不敢再喝得太多。

    就是程少郡这货一直灌他,而他想着毕竟与秦筝做东,可别两人都喝得太过了,到时候丢了脸。

    几次想要让秦筝少喝一些,但是秦筝也就图个开心,所以还是灌了不少。

    简水澜看到秦筝再这么喝下去,估计就要醉了,很快给容昭熙使了个眼色,容昭熙会意,握上了秦筝的手。

    “小筝儿,少喝点儿,一会儿喝醉了可怎么办?”

    “不醉,清醒着呢,你快给我剥虾,喏,还有那只大螃蟹!”

    秦筝索性自己动手,抓了一只螃蟹扔到了容昭熙的面前。

    “剥干净了给我吃!”

    “就你这样还清醒,别喝太多了,你每次喝醉都鬼哭狼嚎的,我怕!”

    容昭熙是真怕,担心这一张脸要被她挠花了,回头他怎么出去见人呢!

    “就你那怂样!”

    秦筝一脸的嫌弃,又开了一罐冰瓶灌了一大口下去。

    这女人喝酒就没个节制,容昭熙愁啊!

    这一顿饭已经吃了两个多小时,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

    简昕习惯早睡,加上他们明天7点就要赶到顾家老宅,还得早点儿起来。

    所以也差不多是该回去,洗洗睡了。

    便先开口,“我们明天一早还要早起,现在已经不晚了,就先告辞了!”

    “还早着呢!”

    秦筝有些舍不得地看向简水澜,“你们真要回去了?”

    简水澜并没有饮酒此时清醒得很,相比秦筝就真的醉糊涂了。

    “嗯,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还有事情,你们今天喝了不少,明天还是好好休息,等后天再去老宅帮我们吧!”

    “没事儿,我没醉,都还没开始喝呢,明天一定就去顾家老宅,要帮我们准备早餐啊!”

    都醉糊涂了还惦记着明天老宅的早餐,简水澜笑了起来,看向容昭熙。

    “你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再喝了,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们继续,不用送我们了!”

    “开车可以吗?”容昭熙问她。

    毕竟顾琉笙也喝了不少的酒,实在不行他喊个司机过来。

    “我又没喝酒,我开车就行了!”

    而后简水澜冲着赵弦与程少郡挥了挥手告别。

    一家三口起身跟他们道别之后,也不需要人送,就朝着外头走去。

    上了车后,简水澜坐上了这一辆劳斯莱斯的驾驶座,还真有些紧张。

    不过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开这样的车子了,倒是一旁的顾琉笙笑道,“放轻松,当是你那辆车子,车库里给你停放了几辆,回头你就开那些车子吧!”

    简水澜想起前不久,顾琉笙给她开了好几辆的车子过来,都放在了车库里。

    每一辆都是价值不菲的豪车,然而她一次也没有开过,这车子磕碰了下,得多么心疼啊!

    其实顾琉笙也能开,虽然喝了些酒,但对他开车完全没有影响,不过榜样不好。

    他现在就要给简昕树立起榜样来,于是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简水澜轻踩了油门,将车子开了出去。

    那边顾琉笙一家三口已经离开,赵弦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他看向秦筝,“秦筝,有些晚了,我先回去了,你也别喝得太多,早点儿休息!”

    秦筝一看赵弦,而后摇头。

    “你喝了不少,别开车了,就留下来吧,一会儿咱们四人正好斗地主!”

    她看向程少郡,“你也不许走,留下来陪我们打牌,如何?”

    程少郡倒是没什么意见,他喝了不少,现在脑子有些晕,一张脸也通红得很。

    其实容昭熙是很想赵弦离开的,留情敌在家里住宿是几个回事?

    再说打牌他们三个也足够了,不过既然秦筝都已经开口挽留,他怎么也该给足秦筝面子。

    于是笑道,“房间已经都准备好了,今晚上你们二人就都留下来吧,省得司机还要送你们!”

    程少郡与容昭熙熟悉程度不亚于纪晓晓,纪晓晓费尽了心思,要跟容昭熙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

    然而程少郡因为跟容昭熙从小就是好哥儿们长大的,所以两人早就约好了在哪儿读书。

    就是大学都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同一个班级。

    所以,程少郡对于留在这边也没任何意见,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

    秦筝醉眼朦胧地看向赵弦,挑眉看他。

    “嗯?如何?怎么也喝了酒,不方便开车!”

    赵弦想着明天也没什么事情要忙,只好点头。

    “那好吧,今晚上我就留下来。”

    如果容昭熙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情,他说什么都不会留下赵弦的。

    秦筝亲自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红酒,自己也倒上一杯,与他们干了。

    几个人又吃吃喝喝好些时候,都有些醉了,话也就多了起来。

    比起刚才的气氛更好,秦筝本来是想着要斗地主的。

    但是这话一聊多了,也就没了那个心思,全程都在喝酒谈天。

    到最后,程少郡最先喝趴了,一张脸趴在了桌上呼呼大睡。

    秦筝也喝得多,脸上都是红潮,看人的时候,一双眼迷离且朦胧。

    看得容昭熙觉得好勾人,身上都热了起来。

    但人这么多,就算喝醉了,他也得忍着。

    秦筝又给他们倒酒,赵弦摇了摇头,脸上有些发红,眼里更是迷离一片。

    “不能喝了”

    “最后一杯,喝完咱们就散了!”

    秦筝与他们的杯子碰了下,力道有些大,红酒都差点就要溢出来。

    她放到唇边,几口饮尽。

    脑子里也有些沉重起来,眼前花花绿绿的一片,看得人头晕目眩起来,她将酒杯往桌上一放。

    “不行了,你们都被我看花了”

    她扭扭捏捏地就要起身,喝了太多酒水,小腹憋得好难受,得去厕所解放。

    容昭熙就要扶她起来,秦筝挥开了他的手。

    “不需要,我还清醒着呢,能自己去。”

    容昭熙打了个酒嗝,“那你自己小心一些,别摔着了!”

    而后他推了推身边已经喝趴下的程少郡,“去,去房间里睡,这么不能喝,几杯就趴下了!”

    程少郡勉强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觉得脑袋有些沉,嘴巴里也渴得厉害,于是碰了下容昭熙的胳膊。

    “去给我倒杯水来,渴死我了!”

    容昭熙直接将面前喝剩余的冰啤递个他,“拿去吧!”

    程少郡接过就喝,几口下去,将杯子一丢,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一打出来的嗝都是酒的气味,容昭熙嫌弃地挥了挥空气,觉得空气都被他给污染了。

    赵弦皱着眉头,也起身,“有些累了,房间在哪儿,我先去休息了!”

    他还真没这么喝过,今晚上被程少郡与容昭熙两人轮流灌了不少,此时脑子里也有些运转不过来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