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7章、敢睡他的女朋友,今天非要揍死他
    此时秦筝去了卫生间,容昭熙却没打算放过赵弦,见他起身,抬手一把将他拉扯下来。

    “还早着呢,咱们再喝几杯,刚才那么喝,怎么够呢!”

    他现在只想将这个男人给灌倒下!

    赵弦摇头,“真不能喝了,再喝就要找不着北了!”

    他还第一次喝了这么多的酒,而且今晚上很明显程少郡跟着容昭熙是同一阵线的,灌了他不少的酒。

    容昭熙其实也有了醉意,但还是比赵弦要清醒一些,毕竟没人灌他。

    但相比起来,酒量还是比赵弦要差了一些,他自然不能见赵弦好了。

    “找不着北,不是还有东南西吗?”说着已经给他倒满了一杯红酒,还拿起自己的杯子,“来,我敬你一杯!”

    赵弦是真喝不下了,再喝就得醉得糊里糊涂了。

    但见得容昭熙这般说,知道今晚上容昭熙与赵弦有意刁难他。

    此时秦筝去了卫生间,只怕这两人更不会放过他了。

    那边醉得已经糊里糊涂的程少郡见此,程少郡也点头。

    “嗯,我再敬你一杯,我好兄弟的情敌!我告诉你呀,秦筝是我们容二少看上的女人,你虽然也挺不错的,但是别跟我们抢!”

    见赵弦还是不肯喝,容昭熙直接放大招了。

    “赵弦,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赵弦再不喝,就是不给他面子了。

    赵弦看着杯子里那一大杯的红酒,觉得头都疼了起来。

    他皱着眉头轻轻点头,举起酒杯与他们的杯子轻碰。

    “最后一杯!”

    他几口将杯子里的红酒灌下,觉得更是不清醒了,看谁都有些模糊,真不能再喝了。

    程少郡喝了那一杯之后,也觉得不能再喝了,他脑子好疼,看谁都糊。

    于是去拉容昭熙的手臂,“容二少,房间在哪儿,我得回去睡了,困”

    容昭熙将酒喝完之后,也觉得有些要撑不下去了。

    “得了,我带你过去!”

    两人相互搀扶着,将路走得歪歪扭扭的。

    赵弦本来想问他房间在哪儿的,但看到他们走远,也就没再问,打算等秦筝回来问下她。

    这个时候,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

    秦筝上了厕所之后,又洗了把脸,才发现自己上了妆。

    虽然是防水的,但是洗的时候被她那么搓了几下,脸上的妆容都花了。

    在盥洗池上没发现卸妆水,但倒是有看到洗面奶。

    只好用洗面奶先将脸上花掉的妆容清洗掉,拍了拍喝得发红的脸,努力想要看清楚自己。

    回到餐厅的时候,就剩余赵弦一人安静地坐在那里,桌上好些空啤酒罐子与喝空的红酒瓶子。

    她打着饱嗝朝着赵弦走去,在他的身边入座,抓了抓头发问他,“人都到哪儿去了?”

    赵弦见是她,笑道,“他先送程少郡回房休息了,你知道给我安排的房间在哪儿吗?”

    秦筝点头,“走,我送你回去,不能喝了,有些困了。”

    她晃了晃脑袋,觉得更晕了。

    赵弦起身,看到秦筝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很快伸手将她扶住,然而秦筝却甩开了他的手。

    “不能让你扶我,你不知道啊,容昭熙那货就是个醋罐子,要是被他看到了,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赵弦看着被她甩开的手,有些难过,但也清楚现在似乎不适合与她太过亲近了。

    他默默地跟在秦筝的身后,看着她走得歪歪扭扭,似乎一个不小心就能够摔地上。

    几次想要去搀扶她,但想起她刚才甩开他手的时候,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赵弦跟在她身后走出了餐厅,突然出声,“容昭熙他对你好吗?”

    其实今晚上容昭熙的表现,他也清楚容昭熙对秦筝还是挺好的。

    据说在淮城的时候,知道他大清早地起来给秦筝准备早饭。

    回到燕城之后,容昭熙也开始学习下厨,甚至大清早地也会起来给秦筝准备早饭。

    要知道容昭熙是那种不上班绝对睡到自然醒的人,而他却愿意为秦筝去改变。

    秦筝点头,“还挺好的吧!”

    确实是挺好的,基本上有求必应,脾气也比过去收敛了许多。

    就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打打闹闹的,不过很热闹就是了。

    一句挺好的,算是对容昭熙的肯定,赵弦就没有再问她什么了。

    突然的沉默,反倒让秦筝有些不适应,但是头实在晕得厉害。

    上楼梯的时候,她才差点一脚踩空,幸好身后的赵弦扶了她一把,才没有摔了下去。

    这一下,秦筝被吓得不轻。

    上楼的时候,都是抓着扶手,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踩着。

    但是头晕目眩的,让她好几次都差点儿踩空。

    赵弦在身后看得惊心动魄,不过他自己也喝了不少的酒,没有比秦筝好到哪儿去。

    但走楼梯的时候,还是比秦筝要稳当许多。

    给准备的房间有不少,秦筝也有些忘记是给赵弦准备的房间在哪儿了。

    她随便推开了第一间的门,开了灯光,看到里面的床直接就扑了上去,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是给他的房间?

    赵弦看到秦筝趴在床上然后一动不动,整个人也有些糊涂了。

    这是给他的房间还是秦筝的房间?

    他关闭了门,头疼得实在厉害,也有些糊涂,也没有理会太多。

    直接在秦筝的身边躺了下来,安静地看着她的睡颜。

    视线有些模糊,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个大概,看着看着,也没看清楚她的脸。

    直接睡了过去,留下一室的安静,还有明亮的灯光。

    容昭熙将程少郡送回房后,直接忘记了还要回去餐厅,将这里当成了他的房,一趴下就睡。

    倒是去上了一趟卫生间回来的程少郡,看到自己的床上趴着个人,便抬脚去踹他。

    “你不要你女朋友了?容二少,这是我的地盘,你出去!”

    然而已经睡过去的容昭熙没有给丝毫的反应,就这么沉沉地睡着。

    程少郡也困得厉害,懒得再发酒疯。

    看到容昭熙睡在那床上,他直接朝着沙发上走去,往柔软的沙发上一趟,又觉得有些冷。

    看到一旁的抱枕,随便抓了一个抱着暖和。

    天渐渐地亮起,屋子里依旧是一片明亮,而人都还在沉睡。

    容昭熙还困得很,他是被尿给憋醒的。

    勉强睁开了眼睛,光线很刺眼,他很快闭上了眼睛,在脸上揉了几把,整个人才清醒一些。

    然而脑袋疼得好似要炸开一样,好一会儿才将眼睛睁开,他很快下了床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痛快地释放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对。

    他走出卫生间,这房间不是他给程少郡准备的房间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

    程少郡哪儿去了?

    目光在房间里搜寻了一番,才发现沙发上躺了个人,整个人抱成一团。

    容昭熙抓着头发,将头发抓得凌乱无比,他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昨夜里送程少郡回来,程少郡在这里,他也在这里,那么秦筝呢?

    握草!

    他将秦筝给忘记了,一下子容昭熙在这个大清早,将自己活生生惊出一身的冷汗。

    要是让秦筝知道他将她给忘了,估计能将他给活剐了,他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容昭熙本来想去将程少郡踹醒的,但是想起自己将秦筝给遗忘了,很快就冲出了房间。

    赵弦觉得怀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拱着,抱着也暖暖的,很舒服,他不禁紧紧地抱住。

    很想继续睡,但是肚子里憋得难受。

    他睁开了双眼,再看到胸口那黑乎乎的东西时候,整个人被吓了一跳。

    急急往后一退,也看清楚了那头发的主人,秦筝的脸在他的面前放大。

    赵弦被她吓得不轻,刚才还睡眼惺忪,此时都清醒了好些。

    他看着依旧沉睡的秦筝,也忘记了要上卫生间,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她看。

    脑子里已经转了好几圈,也没转出来秦筝怎么就睡在了这里,而且他们两人还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弦一下子当真没有想起来。

    他抬手去碰秦筝的胳膊,“秦筝,你醒醒,快醒醒!”

    其实他这个时候更应该为了避嫌离开的,可若是出去了让人发现,岂不是要说不清楚?

    甚至也会让秦筝更难堪,他见秦筝没有动静,只好又去拉扯她的胳膊。

    “秦筝、秦筝!”

    “别吵!”

    秦筝一脸地嫌弃,翻了个身抱着被子又沉沉睡去。

    赵弦有些无奈,头也一抽一抽地疼着,看来昨晚上是真的喝得太多了。

    现在都成了这样的局面,到底该怎么解决?

    如果秦筝愿意让他负责,他是愿意负责的,甚至心甘情愿!

    “秦筝,你快醒醒,出大事儿了!我是赵弦!”

    她估计睡得迷迷糊糊将他当成容昭熙了。

    秦筝被他吵得不行,一把扔开了怀抱里的被子。

    睁开了眼回头去看,这么一看的时候,整个人有些愣住了。

    握草,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赵弦睡在她的床上了?

    是不是还没睡醒,还在梦里?

    秦筝眨了眨眼,然后闭上了双眼,估计还在梦里吧!

    面对秦筝这样的反应,赵弦有些笑不出来了,这是不愿意面对现实?

    “如果你觉得需要我负责,我愿意负责,所有的一切也都交给我,我会去跟容昭熙解释的,秦筝,昨晚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子,但是咱们这么睡了一晚上”

    此时秦筝睁开了双眼,难道不是在梦里?

    她看着眼前的赵弦,很快推开了身上的被子坐了起来,与他面对面。

    “不是在梦里?赵弦,我掐你下,你看疼不疼!”说着,她很快去掐赵弦的胳膊。

    “疼”那么一下完全不手下留情,疼得赵弦很快出声。

    据说会疼的就不是在做梦,而是在现实里,秦筝一下子觉得脑袋有些当机了。

    她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小短裙还在,但是外套不知道给扔到哪儿去了。

    至于赵弦,倒是依旧西装革履,就是领带都还系着,不过西装上有些皱褶。

    也就是说他们昨晚上睡在了一起,不过什么也没发生,这么一想的时候,秦筝倒是松了口气。

    是有点儿对不起容昭熙,但起码没给他戴太绿的帽子。

    而正在秦筝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容昭熙找了餐厅,问了佣人,最后在这边的客房找了好几间,都没有看到他们两人。

    此时推开这一间房门的时候,看到床上面对面坐着的两人,他整个人就这么站在了门边。

    秦筝看到门口呆呆站在那边看着他们的赵弦,握草,这还是被抓奸在床了?

    赵弦也看到了容昭熙,觉得这个早上是不会平静了。

    三个人就这么沉默着,最后还是容昭熙大步走了进来,将坐在床上的秦筝拖下了床。

    看到她只是穿着一条昨晚上的连衣裙,外套落在地上。

    他弯身将白色外套拾起,搭在她的身上,包裹住两条白细的胳膊。

    而后看了看秦筝又去看赵弦,最后没忍住一拳头朝着赵弦的脸上招呼过去。

    大清早的,赵弦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特别是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秦筝就睡在他的怀里。

    此时赵弦这么一拳头招呼过来,他完全没法子避开,一直到脸上传来的疼痛,才发现自己被揍了。

    他捂着被揍疼的脸,看到赵弦气势汹汹的样子,又觉得自己也无法还手。

    毕竟是他自己理亏,如果这事情换成了是他,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秦筝没想到容昭熙说动手就动手,那一拳头揍在赵弦脸上的力道,她看着都疼。

    眼见容昭熙轮了拳头还想继续打,她很快上前将容昭熙拉住。

    “容昭熙,你相信我,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昨晚上大家都喝多了,赵弦也喝多了,完全不清楚的!”

    “你松手!”

    他的声音很冷,还有对于赵弦的愤怒。

    敢睡他的女朋友,今天非要揍死他!

    赵弦并无动于衷,这一拳他被揍得无话可说,毕竟确实是他有错在先。

    秦筝听得容昭熙的声音,也知道他是生气了,然而自己也理亏,对于他们两个都理亏。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