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8章 你就这么护着他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只是秦筝并没有松开手,依旧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容昭熙,你别打他了……”

    “你还心疼起他了?这么快就心疼起他了是不是?”

    容昭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回头去看她,眼里都是失望与冷意。

    这个女人,是不是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秦筝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怎么就成为她在心疼赵弦了?

    她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她就是想要和气处理,并非这么直接动手,而且此事算起来都是她与赵弦理亏。

    赵弦的性子怕是不会回手的,还不直接让正在气头上的容昭熙,给活活打死?

    秦筝看到他眼里泛红的狠意,心里头也有些突突,容昭熙平日里很少真正地生气。

    一旦生气了,她还是有些认怂的。

    “我……我知道昨晚上是我们不对在先,但是……都喝醉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今早上醒来也愣住了,容昭熙,你别误会了我们!”

    不要误会……

    他一过来就看到他们孤男寡女地坐在床上面对面,能不误会吗?

    容昭熙冷眼地盯着她看,眼里都是对她的失望。

    “秦筝,你给我松开手!”

    “不放!我一放手,你又要打人了,昨晚上就是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应该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吧,昨晚上她是真的困得要死,发酒疯的步骤似乎也都省了下来。

    赵弦是个正人君子,认识这么多年来,赵弦除了追求她,只要她不同意,赵弦就绝对不会对他动手动脚。

    昨晚上赵弦也没少喝,被她灌了几杯之后,程少郡也没少灌他,可以说昨晚上这么多人当中,赵弦喝得最多。

    但酒后乱性,可如果都醉得一塌糊涂恨不得一睡到死,还怎么乱得起来?

    秦筝想着身上也没任何不舒服,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才对。

    其实对于昨晚上赵弦是没多少记忆的,甚至他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对秦筝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但是想到自己昨晚上被灌了那么多的酒,加上自己过去也曾几次醉酒的经验。

    但从来都是安静地睡觉,且昨晚上就算他想对秦筝坐什么,怕也是有心无力。

    只是毕竟大清早地发现秦筝在他的怀里醒来,赵弦还是有些不敢面对秦筝的。

    两人相拥睡了一晚上,纵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但如果容昭熙因此而对秦筝有了误解,他也是愿意负责的,就是不知道秦筝愿意不愿意给他负责了。

    一直沉默的他,此时看向满脸怒容的容昭熙。

    “昨晚上我喝醉了,来到这边就睡,记忆没多少,但我跟秦筝就是在这边睡了一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容昭熙,你应该相信她!”

    容昭熙是相信秦筝,但是他不相信赵弦!

    这个男人对秦筝的心思可没死绝呢!

    孤男寡女共处一晚上,赵弦怕是想尽法子就想着怎么占秦筝的便宜呢!

    “可我不相信你!”

    容昭熙挥开了秦筝的手,轮起了拳头又朝着赵弦挥去。

    然而这一次赵弦还是没打算躲避,倒是秦筝眼疾手快地上前,在容昭熙的手就要招呼到赵弦的脸上时,从背后将他抱住。

    带着他整个人往后退了一大步,容昭熙没有防备他,就这么被秦筝给得逞了。

    然而他的脸色更差了,“秦筝,你给我放手,今天我非要揍死他!”

    “你能不能够冷静下?容昭熙,我跟赵弦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是昨晚上喝醉了酒!”

    她刚醒来就被震惊不小,此时这么一急,脑袋都一抽一抽地疼着。

    此时容昭熙掰开了秦筝抱在他腰间的时候,回头去看他,一双眼睛通红,还有对她流露出来的失望。

    “你就这么护着他啊,秦筝,你心里是不是一直都有他,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没有等秦筝回话,容昭熙就这么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即转身就离开了。

    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甚至没有再回头看他们。

    秦筝想去追,又觉得这个时候需要让他冷静冷静,昨晚上都喝得多了,现在估计都还没清醒,只是容昭熙刚才看她的那一记眼神,让她有些心慌。

    她垂下了眼眸,其实也清楚容昭熙的愤怒。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怕都会抓狂吧,虽然他与赵弦之间应该没有发生什么

    容昭熙走了,赵弦沉默地看着秦筝,刚才他那么一番解释,本来就是出于诚实。

    然而看样子容昭熙并不相信他,他下了床,穿上了皮鞋,还有一只是从床底下找到的。

    而后走到秦筝的面前,“你去追他,告诉他,我们两人昨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要是他不相信你的话,我再去找他解释,如果还是不相信的话……”

    “是不是要做好分手的准备?”

    秦筝突然问他,发生这样的事情,导致如此,她也有责任,昨晚上她就不该喝得太多,也不该让程少郡与容昭熙一直灌赵弦。

    可如果要跟容昭熙分手的话……

    秦筝还是很舍不得的,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她也不会跟容昭熙在一起。

    打打闹闹那么多年,容昭熙从来就没有对她流露出刚才那样失望的表情。

    她感觉自己与容昭熙似乎快要走到尽头了。

    可笑的是,竟然是在他们订下的婚房里,发生的事情,可是现在她追出去解释还有用吗?

    还不如双方都冷静下,她现在也很混乱。

    “容昭熙走到了她的面前,将那一双高跟鞋递到秦筝的脚边,对不起,昨晚上也是我喝得糊涂,但毕竟你我睡在一起一整晚,就算没有发生什么关系,但是……”

    看到秦筝的脸色有些不好,赵弦又说,“秦筝,你是清楚我对你的心思,如果你愿意,我很乐意负责!”

    秦筝摇头,眼里有着落寞与难过。

    “赵弦,我们三人算起来也认识好些个年头了,你也清楚容昭熙这个人,也应该更清楚我,容昭熙他只是一时间受不了,而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

    对赵弦一开始确实有欣赏的意思,但是男女之情始终不够。

    她也知道赵弦的好,清楚赵弦对她的感情,但赵弦的母亲不喜欢她,她也没有必要让自己陷入进去。

    秦筝忍着头疼,将外套穿好,穿上了脚边白色的高跟鞋,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留下赵弦一人揉了揉额头,觉得疼痛异常,也因此让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昨晚上就不该喝那么多,或许也不该过来这里吧!

    **

    顾家老宅,简水澜一家子早上7点就到这边了,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地吃了个早饭。

    顾老爷子特别高兴,因为顾家又要有喜事了,婚期已经定下,现在拍婚纱,婚纱都要拍了,婚礼还会远吗?

    一想到顾家又有喜事,老人家大清早的就胃口好。

    加上孙子与重孙子也在,他吃饭的时候都是乐呵乐呵的,显得心情很不错。

    还想着等饭后换一身衣服,让简水澜看看行不行。

    那小丫头的眼光好,晚点儿也让大家都聚在一起,拍一张全家福。

    这一次的全家福,可就跟过年的全家福不一样了,这甚至要比过年的全家福还要珍贵。

    吃过早饭,简水澜让江姨给留了两份早饭,想着晚点儿秦筝他们来了可以用饭。

    时间已经8点了,也不知道秦筝他们起来了没有,或者昨晚上喝多了。

    她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妆容与发型做好,也换上了婚纱。

    而顾琉笙那边已经与简昕都准备好了,父子两就在外头等他,她朝着他们父子走去,眼里都是笑意。

    “好看吗?”

    简昕很快点头,“妈妈,你真好看,是最最好看的妈妈,爸爸,你说是不是?”

    不管是在淮城读幼儿园,还是在燕城读幼儿园,班上同学所有的妈妈,都是他的妈妈最好看,而且还是同学们公认的。

    而他的爸爸则是最好看的爸爸,这一点让他特别自豪!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穿着第一套是白色婚纱礼服,整个人显得很高挑。

    层层叠叠落在地上的裙摆被她双手拉住,露出那一双小巧的高跟鞋,此时的她正提着裙摆冲他笑得甜蜜。

    顾琉笙觉得呼吸一窒,他的眼里都是惊艳的神色,起身后慢慢地朝着她走去,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

    “真好看,幻想过好几次你穿婚纱的模样,但还是亲眼目睹了惊艳。”

    “礼服很合身,我也特别喜欢!”

    这些都是之前准备的,顾琉笙说了等拍摄之后,这些礼服都要收藏起来,包括他的那几套西装与简昕的衣服。

    顾琉笙想要去亲吻她的唇,却让简水澜给避开了。

    “别……一会儿妆花了还要重新来!”

    顾琉笙只好忍住了,等拍摄完之后,他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一家三口都在配合摄影团队,顾家老宅的景色很不错。

    他们一家三口的颜值都高,摄影团队也特别专业,随便一张都是大片的感觉。

    一直忙到了中午的时候,也不过才拍了两套的服装。

    能拍两套服装,还是因为第二套的服装采用了第一套服装的妆容,所以没有将过多的时间用在化妆上。

    而这个时候秦筝与容昭熙还是没有过来,简水澜想着该不会那几人,昨晚上都喝太多了,所以这个时候都在睡觉?

    拍完第二套之后,他们打算休息两个小时,用完午饭再继续。

    简水澜去换了衣服之后,给秦筝打电话,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接起。

    “还在睡觉吗?”

    秦筝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嗯,今天怕是没办法过去了,你先忙吧,我明天再看看!”

    简水澜并没有听出有什么不对,以为秦筝还在睡。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

    另一头,秦筝将手机放回了床上,只觉得头痛欲裂。

    早上容昭熙走了之后,她穿上高跟鞋转身就离开了锦山别墅。

    之后她本来想去找容昭熙好好解释的,可是问过才知道容昭熙已经离开了锦山别墅。

    她是想要离开的,然而那边交通并不方便,想要去公车站或是地铁,走路都要将近一个小时了。

    正当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赵弦将车子开到了她的旁边,秦筝只好上车。

    赵弦将她送回了单身公寓,倒是没有上去,就离开了。

    而她从回来之后,直接闷头大睡,一直睡到了简水澜打来电话。

    此时脑子还是懵的,而且疼得厉害,她爬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又去洗了把脸。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特别差,整个人也无精打采的。

    她用毛巾将脸擦拭干净,直接朝着外头走去,倒了一杯水喝下之后又跑去床上窝着。

    想着昨夜里发生的事情,错在她的身上,自然得想着该如何解决。

    首先是取得容昭熙的原谅,还有继续与赵弦维持朋友关系。

    她也不想因为这事情,就失去了一个认识多年的好朋友。

    那样就真的太亏了,还有她并不想跟容昭熙分手的。

    秦筝想着要不要给他电话,这么半天过去了,都没有容昭熙的消息,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犹豫了下,还是从一旁摸出了手机,拨打出了他的号码。

    只是没有人接听,也不知道是没有听到,还是看到是她的来电,所以不愿意接。

    秦筝一想到可能会是不愿意接她的电话,心里就格外难受。

    她也不明白昨晚上,怎么就跟赵弦躺一块儿睡觉了,还是将赵弦当成了容昭熙?

    抓了抓头发,对于昨晚上的印象并不深,但是她回来之后还是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

    毕竟与容昭熙交往过一些时日,偶尔容昭熙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些印记。

    可是,今天早上醒来,她并没有在身上发现那些印记。

    虽然外套掉在了地上,但是礼服还整整齐齐地穿上身上,所以昨晚上,她应该就是单纯地跟赵弦睡在了一起。

    就好像很多年前在西江月圆的时候,她喝醉了酒,也是跟容昭熙抱在一起睡了一晚上。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