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也懂得喜新厌旧了
    秦筝又给容昭熙拨打了过去,这一次倒是在响了好久之后,对方终于接起。

    “什么事?”

    听到容昭熙沙哑的声音,秦筝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憋了许多,在容昭熙就要耗尽耐心的时候,终于出声,“我想见你一面,将事情都说清楚!”

    秦筝说出这话之后,对方一直沉默,然后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这是挂了她的电话?

    秦筝有些不相信,因为向来只有她挂容昭熙的电话,还没有容昭熙挂她的电话,而今天还是他们交往之后的第一次。

    秦筝不想哭的,可是这一次没忍住,觉得鼻子发酸,双眼发涩,热泪很快盈眶。

    最后决堤而出,容昭熙这是不打算见她了吗?

    她一手捂着嘴哭出了声来,豆大的泪水滴落下,觉得这样还不过瘾,索性趴在了床上放声大哭。

    容昭熙肯定是要跟她分手了,当日她看到纪晓晓在他公寓里洗澡出来,就对容昭熙有所误会,也是气极了要跟他分手。

    今天一早容昭熙看到他与赵弦躺在一起,肯定也是要跟她分手的。

    可是她不想分手怎么办?

    她也是很喜欢很喜欢容昭熙的!

    本来都说好了今天要去顾家老宅给简水澜他们帮忙的,顺便见习如何拍婚纱摄影。

    都走到了这一步,可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甚至到了可能要分手的地步。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出来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秦筝想着会不会是容昭熙打来的,激动地都忘记了要哭。

    从一旁抓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她突然又嚎啕大哭出声。

    不是容昭熙,而是赵弦打来的。

    这个时候来找她,是觉得事情还不够乱吗?

    她虽然不想接,可是那边锲而不舍地又打来了两次。

    秦筝见赵弦不依不挠的态度,若是再不接的话,估计能够打到她手机没电。

    犹豫了下,最后只好接起,那边很快传来赵弦担忧的声音。

    “秦筝,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可有跟容昭熙解释清楚了?”

    秦筝虽然没有再嚎啕大哭,但还是哽咽着,什么都没说,一双眼睛更是通红一片。

    赵弦听到她哽咽的声音,一颗心都揪紧了起来。

    “秦筝,你在哭吗?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想见他,跟他解释清楚,可是容昭熙他挂了我电话,他第一次这么挂我电话啊!”

    说着,秦筝没忍住,又哭了起来,“你说,他是不是不要我了?想要跟我分手了?”

    这一会儿,换赵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出声,“不会的,我们之间认真算起来,并没有什么,昨晚上咱们都喝醉了,就是他也喝醉了,要不……我找他跟他解释清楚。”

    “不用了,你别去找他,他脾气大,你去找他,容昭熙只会更生气,不说了,就这样。”

    听到秦筝就要挂电话,赵弦急急地出声,“等等!秦筝,你在家里吗?”

    “做什么?”秦筝不明所以。

    “我在楼下,我想你中午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点儿上去。将饭菜送给你,我就走了。”

    此时的赵弦就在秦筝的楼下,坐在驾驶座里给她打电话。

    他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秦筝早上怕是没心情吃饭。

    而这个点,也快过了吃午饭的时候,她又哭成这样,估计午饭都没吃上。

    秦筝停止了哭泣,被赵弦这么一说,也发现自己饿得厉害。

    早上没吃,中午也还没吃上,虽然睡了一个早上,但是哭了这么久,她也饿了。

    她哽咽了几声,才说道,“你帮我随便带点儿食物上来吧,我不挑食!”

    “好!你等我!”

    赵弦也没再说什么,很快结束了通话,他下了车,朝着外头走去。

    这边的小区楼下很热闹,衣食住行都很方便,这也是当初秦筝选这边的原因。

    赵弦买好了饭菜,又要了一份炖汤,这才匆匆忙忙地上了楼。

    听到外头的敲门声,秦筝擦了一把眼泪很快起身,朝着外头走去。

    一打开门,就看到赵弦拎着东西站在门口,脸上有一块很明显的淤青。

    看到秦筝眼里通红,眼皮都肿了起来,大概是昨晚上喝了太多酒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

    赵弦将手里的袋子放到她的面前,“这些是楼下买的饭菜,还有一份你爱吃的炖汤。”

    秦筝接过,侧开了身子要让他进来,赵弦摇头。

    “我就不进去了,过来只是担心你没吃饭,至于容昭熙那边你也别太担心了,咱们俩也算是清白,等过些时间,他想清楚了就会明白。

    你好好吃饭,也别哭了,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知道吗?”

    “谢谢你!那我就不请你进来坐了,你开车慢些。”

    秦筝也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跟赵弦太过亲近,若是让容昭熙发现,估计误会会更深。

    “好!我走了,要是觉得难过的话,就给我电话,昨天上的事情,我也该负一些责任。”

    赵弦点到即止,知道这些事情不该一直提出来,省得她又难过,便转身离开了。

    将门关好,秦筝去洗了一把脸。

    出来之后,将几个饭盒打开,看着里面都是她爱吃的菜,而且明明肚子饿得很,可是却没有什么胃口。

    她轻叹了声,想着容昭熙不见她,她该怎么去跟他解释清楚,还是直接去容家?

    可如果容昭熙不在容家,以她的情绪,估计容家的人要认为她跟容昭熙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要去一趟容昭熙的公寓里?

    秦筝喝了几口汤,就回去床上躺着,睁着无神的双眼盯着天花板看。

    **

    一闭眼所想到的就是大清早发生的那一幕,那两人坐在床上面对面望着。

    他怎么想忘都忘不了,甚至还越来越是清晰,不想了,都能够从脑子里跳出那一幕。

    容昭熙觉得自己快要被折腾死了,睁眼闭眼之间都是那一幕。

    还有刚才秦筝打来的时候,所说的想要见他一面,将事情说清楚。

    秦筝,是不是想要跟他分手了?

    这女人可真是狠心,这么快就想要跟他说清楚了,是不是早就存了跟他分手的心思?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在秦筝的心里还是有些特别的。

    甚至在他们交往之后,秦筝对他也是有感情的。

    这么几个月的时间里,除了之前因为纪晓晓的事情吵过架之后,他们两人的感情都很好,在一起也很开心。

    到现在都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秦筝就想着跟他分手?

    为了一个赵弦?

    过去,赵弦死缠烂打的时候,秦筝都没对他有什么感情,这会儿怎么就为了一个赵弦要跟他分手了?

    难道是因为对他容昭熙开始腻味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也懂得喜新厌旧了,可他们才在一起多少时间啊!

    越想越气,脑袋就越疼,他离开锦山别墅之后,直接就回到了他的公寓里。

    本来是想要睡觉的,结果躺到现在,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反倒整颗脑袋疼得跟要炸裂一样。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起,以为还是秦筝打来要跟他说清楚的。

    他索性将手机往枕头下一放,却在扔进去的时候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容承祯的。

    大哥这个时候给他电话做什么?

    是秦筝打小报告到他那边了?

    这事情受害者明显是他好不好!

    容昭熙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气得心肝都疼了。

    但他还是按了接听键,有些不耐烦地问他,“大哥,做什么呢?”

    他想着如果昨晚上容承祯也过去聚会,应该就不会今天这么一幕的发生了,想到此,对容承祯都有了点儿怨气。

    听到容昭熙不耐烦的声音,容承祯说明了来意。

    “妈让我给你电话,晚上带秦筝回家吃饭,晚上烧了很多她爱吃的食物,让你们早点儿回去。”

    带秦筝回家吃饭,就他们两人现在的状态,一回去,准让他们发现他们两人的不对劲。

    而且岂不是让秦筝有了说分手的机会?

    说什么都不能回去,也不给她说分手的机会。

    “哥,昨晚上酒喝多了,我们都困着呢,今晚上就不回去吃饭了,你跟爸妈说一声。”

    “总不能够睡一天吧,现在才中午呢,距离晚上还有很长的时间,要是你们不想开车,找个司机送你们回家。昭熙,妈想秦筝了,你还是将人给带回去吧,要不小老太太又要着急!”

    容昭熙想起他母亲那个性子,也觉得有些头疼。

    “哥,晚上真不回去了,我头疼得厉害,继续睡了,你别给我电话了,我今晚上跟秦筝都不会去了!”

    不等容承祯那边再说什么,容昭熙直接掐断了通话。

    他将手机扔到一旁,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容承祯也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不耐烦地挂了他的电话。

    他想了想,将电话打到了秦筝那边,秦筝正睁大着眼睛看天花板,听到手机铃声的时候,整个人就直接坐了起来。

    她以为是容昭熙打来的电话,结果看到的是容承祯,心里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接起。

    可是想到自己都哭哑了嗓子,秦筝也不知道容承祯是不是知道了这事情,所以就沉默着。

    “秦筝,晚上跟昭熙回家里吃饭,我妈一直念着你,你若是没去,一会儿我妈该要给你电话了,要是你们觉得困的话,下午好好休息,晚上记得回来。”

    秦筝一下子就懵了,这个时候让她跟容昭熙回去容家吃饭,她去哪儿找容昭熙?

    他完全就不接她的电话了,也不听她的解释,心里面怕是想着怎么跟她分手吧!

    那个骗子,说好的一辈子都不会跟她分手,要一辈子对她好,可是现在他竟然想要分手。

    想到这里,秦筝一下子就哭出了声音,容昭熙被电话里的哭声吓了一跳,这是还在醉酒?

    “秦筝,这是怎么了?”

    容昭熙问她,声音有些低沉。

    “我、我就不过去吃饭了,你们自己吃就好,容**oss就先这样吧,再见!”

    她哭着挂了电话,一想到容昭熙可能会跟她分手,秦筝就慌得很。

    本来想打给简水澜跟她说说这事情,让她帮忙支个招,可是想到她今天就在拍婚纱照,又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她的心情。

    正在公司里的容承祯一脸的懵逼,这是怎么回事?

    刚让容昭熙挂了电话,现在又让秦筝挂了电话,想起秦筝的哭声,怕是受了委屈。

    这臭小子昨晚上不是聚会去了,怎么这么快就发生事情了?

    大概就是男女之间的一些争吵,没多久就会好了,容承祯也就没多想。

    然而今天的电话似乎特别多,才挂了容承祯的电话,手机铃声又响起。

    以为是容承祯打来的,秦筝正要接的时候,看到来电显示,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妈,你怎么也来捣乱啊!

    秦筝这回哭得更厉害了,自己这个状态该怎么办?

    要是让她母亲知道她昨晚上跟赵弦的事情,还不直接飞过来抽死她!

    秦筝擦着泪水,咳了好几声,又“喂喂喂”了好几声,发现声音还是沙哑的。

    这样怎么接电话,肯定会让她母亲听出异样的,到时候一问,就全部露馅了。

    铃声停了下来,秦筝松了口气,可是又忍不住想着这个时候,她母亲电话过来做什么。

    然而没几秒钟,铃声又响起,来电显示依旧是她母亲的名字。

    不得不接了,秦筝按了接听键。

    “妈,什么事情啊?”

    “呦,小筝啊,怎么嗓子沙哑成这样了?是不是感冒了?这个天气还冷着呢,你可别为了臭美,还穿着裙子,光着两条腿。

    你们女孩子年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暖,别等到年纪大了囔着这疼那疼的,回头我得让昭熙多管管你才行,别让爸爸妈妈担心你啊!”

    秦筝索性承认了,“嗯,妈,我就是有点儿小感冒,没什么事情的,什么事情你说吧!”

    “我就是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还需要有事情才能找你吗?”那边宋老师哼了一声。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