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幸好长得帅,不然这样子怎么去见丈母娘?
    “不是我以为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我现在嗓子哑得厉害,已经去拿药了,小感冒,你别担心啊,这两天我多喝水配合吃药,很快就会好了,妈妈,先这样啊,拜拜!”

    秦筝不敢跟她聊得太久了,就担心自己忍不住在电话里哭了出来,肯定要被问东问西的。

    “等等!”

    宋老师很快出声,“小筝啊,妈妈给你电话还有些事情,你别急着挂掉。”

    果然是有事情,“妈妈,什么事情啊,你说!”

    宋老师笑道,“正好下周没什么课,我将课程挪了,空出了三天的时间,去看看你!

    这事情我跟你爸爸说了,你爸爸也说好,他那边最近忙着科研的事情,没空过去,我一个人去还能跟你住一块儿,顺便去容家找你容伯母说说话。

    我已经买好了明天早上的飞机,大概中午能到,到时候你跟昭熙开车来接我,知道吗?省得我去打车了。”

    秦筝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她妈妈什么时候不来,偏偏明天要过来!

    她跟容昭熙都这样子了,她过来还得了?

    秦筝开始觉得有些慌,该怎么办?

    那边秦筝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宋老师又出声,“是不是高兴坏了?说起来从过年到现在咱们母女都没见过面了,你不知道你爸爸怎么嫉妒我呢,要不是他那边工作忙着,都想着跟我一块儿来看你了!”

    高兴坏了

    她是被惊吓坏了好不好!

    秦筝都又想哭了,她现在这样的状态到明天都怕好不了,明天怎么去见她?

    而且还跟容昭熙去接她,容昭熙现在都不想见她呢,还挂她电话!

    “妈,怎么这么突然,你不是工作很忙,怎么就想着要过来了?你过来了,爸爸吃什么饭啊,家里一日三餐都得仰仗你,还有爸爸的衣服也要你给他清洗啊!”

    宋老师笑道,“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学校里有食堂,我们忙的时候也都在食堂里吃饭呢,再说我就过去燕城三天,你爸爸没我三天还会生活不下去吗?”

    “不是妈”

    秦筝着急了起来,怎么来的时候都不跟她说声,这太突然了!

    那边宋微顿了下,“小筝,你好像很不喜欢我过去的样子啊?”

    她是真的很不想她这个时候来啊!

    “哪儿啊,我就是我就是感冒了,怕传染给你!要不妈,你等我过几天感冒好了再过来,好不好?”

    宋老师笑道,“正不是正好吗?昭熙工作忙,肯定不能够每天都在你身边照顾你,正好我过去照顾你,你也说了是小感冒,妈妈身体好,不怕给传染了!”

    秦筝这一次是想哭都没眼泪了,“其实不用人照顾的,吃了药就好了,妈,要不你改天再来看我吧,我这几天工作上也忙,画廊那边好多的事情呢!”

    “那有什么的,你忙你的事情,正好我平日里可以给你炖点儿你爱喝的汤,女孩子就是要汤汤水水补起来,没别的事情我就去容家找你容伯母说说话,就这么说定了!”

    秦筝不知道还怎么拒绝她,这要是过来了,她该怎么办?

    到明天在机场的时候,她的谎言就要被戳破了!

    要不去找容昭熙让他帮忙演一出戏,可是两人之间怕是误会不解开,很难回到过去。

    宋老师见那边没有动静,突然出声,“秦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

    那边宋老师的声音都带了几分严肃,这孩子,今天不大对劲啊。

    平日聊天都粘着多说几句话,告知她那边的生活,今天这是怎么了?

    似乎不大想要她过去,肯定有鬼!

    秦筝回过神来,很快摇头,“没有没有!我哪儿敢瞒着你啊!”

    “没有就好,那就先这样了,你好好休息,明天记得去接我,再见啊!”

    结束了通话,秦筝这会儿哭不出来了,她将手机往床上一扔,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给容昭熙电话吗?

    可是他不接怎么办?

    给他发短信?

    估计他现在在气头上也不想回了。

    这一次可不比过去,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接受得了,明天她母亲过来该怎么办?

    秦筝有些发愁,觉得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索性什么也不想,直接往后一躺。

    **

    隔天,秦筝还是没有去简水澜那边帮忙。

    给她打了电话表示今天她母亲要过来,没办法过去,简水澜倒是很高兴。

    “阿姨要来燕城怎么也不能够少了我,我这几天忙着,要不让阿姨多在这边住几天,回头我带她去玩,今晚上一块儿去私房菜吃饭?”

    秦筝想着自己那边还有一堆的破事没有解决,也不想让简水澜这个时候,因为她的事情发愁。

    便道,“不用了,你那边忙着,我妈要是知道你拍婚纱肯定高兴!”

    此时正在补妆的简水澜却将眉头一蹙,“你声音怎么沙哑了?”

    “大概是酒喝得太多了,加上有点儿小感冒,已经好了很多。好啦,你去忙,先这样了,我差不多要去机场了,回头再联系你!”

    “好吧,你开车慢些,还有,今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啊,我一会儿就先订位置。”

    秦筝推不过只好答应,挂了电话,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着要不要给容昭熙打个电话,最起码要告知她母亲今天要来的事情。

    犹豫了下,还是拨打了他的号码,从事情发生之后,容昭熙就没再给她电话了。

    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接起,然而秦筝反倒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倒是容昭熙没忍住先开口了,声音有些不耐烦。

    “有事?”

    能没事吗?

    他们之间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秦筝差点儿没忍住又要哭出来。

    “容昭熙,我妈妈中午的飞机要这边,她让我们中午去机场接她,你那边方便吗?”

    此时窝在被窝里的容昭熙,一听到丈母娘要过来,吓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从昨天早上回到公寓之后,他就一直窝在被窝里没出去,连饭都不想吃了。

    心情不好,公司里更是没去,就是容家也不回了。

    窝囊了两天,也没想出接下来该怎么办?

    秦筝见容昭熙没有出声,眼泪就掉了下来。

    他肯定还是不愿意见她,也不听她的解释,一定在想着怎么分手吧。

    一手抹去了眼泪,秦筝又说,“要是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自己去接我妈妈就是,那天的事情若是让我妈妈知道的话,肯定得打死我,要不

    我就跟她说你这几天挺忙的,这样也就可以避免了见面,你要是觉得”

    “她几点的飞机到燕城?”

    容昭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这个女人是不是打算不让他出面,想着让赵弦去接她母亲了?

    竟然还想着撒谎,说他工作忙。

    他哪儿忙了,都躺两天了!

    秦筝被问得有些发懵,容昭熙的意思是,他也想要一起去机场接她母亲吗?

    “中午12点左右吧,她到了会给我电话的!”

    容昭熙一看时间,特么的都11点多了,这个时候才跟他说,是没打算让他去吧!

    “你现在哪儿?我马上去接你。”

    虽然跟秦筝发生了这些事情,但是未来的丈母娘还得必须好好伺候。

    况且秦母对他很好,过年的时候,对他比对秦筝还要好。

    “我在家里等你”

    秦筝闷闷地结束了通话,又有些激动,容昭熙这是打算原谅她了?

    可是一想又觉得不对,他们都没提到那晚上的事情,估计容昭熙不会这么容易原谅她的。

    不过愿意出来见她已经算很好了,最起码先将她妈妈要来这边的事情,应付过去。

    另一头容昭熙看到时间不多了,这边到机场起码也要将近半个小时。

    而他还要去秦筝那边一趟,也就是说能够让他打理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他很快抓了衣服朝着卫生间跑去,本来还打算洗个澡,但是时间不允许。

    他将衣服脱了下来闻了闻,还好不臭。

    洗了把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还真是差到了极点,眼睛也都是红血丝。

    幸好胡渣不明显,他又给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番,幸好长得帅,不然这样子怎么去见丈母娘?

    稍微整理下,容昭熙拿了皮夹、钥匙与手机,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

    秦筝坐上了副驾驶座,有些不知道怎么与他聊天,索性系上了安全带,就默不作声。

    容昭熙有些恼火,将车子开得飞快,这个女人是想利用他,先应付了她母亲是吗?

    可恶,昨天一直给他电话,今天见了面怎么就不吭声了?

    受害者可是他容昭熙啊,他为了那事情,火得嘴角都快冒泡了。

    两天没吃,而她都不关心下,没看到他气色这么差,眼里都是血丝吗?

    压根就没用正眼瞧他吧!

    越想越气,车子开得越快,秦筝知道他在生气,可是这车速

    印象中容昭熙还是很少开这么快的车,平日里她开车都一直囔着慢点儿。

    这会儿怕是都快气疯了吧!

    于是更不敢吭声了,毕竟理亏的还是她自己,只得紧紧地抓着安全带。

    等下让她妈妈看到他们两人这样的气氛,估计要以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真的发生了事情,而且还是大事,不过看到容昭熙现在还肯愿意陪她去机场,秦筝还是很高兴的。

    最起码先将这一关过了再说,只是接下来三天她妈妈都在这边,该怎么办?

    两人一路无言地到了机场,许是一路上没遇上什么红灯,加上容昭熙将车子开得飞快,到了机场,正好12点。

    秦筝给她的母亲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妈,您到了吗?”

    “到了,刚要给你电话,你就打来了,我刚下飞机呢!你跟昭熙来了吗?”

    “来了,你出来之后我们就能看到你了,不着急,妈您别赶着。”

    秦筝看向容昭熙,见他对自己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开口。

    容昭熙哼了一声,这个女人就一点儿话都没想要跟他说?

    两人沉默了没多久,就看到宋老师提着行李箱,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容昭熙硬是扬起了笑容,大步朝着宋老师的方向走去,一把将她手里的行李箱提到自己的手里。

    “阿姨要过来都没跟我说下,我好早点儿过来接你,等着急了吧!来,阿姨,这行礼我帮你拿!”

    秦筝看到容昭熙这样的转变,有些讶异,对于她母亲的态度,倒是跟过去没有改变。

    还是那么热情、开朗,见人就笑,好像与她没有发生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宋老师看到容昭熙这么热情,特别开心。

    “也就你这么热情对待我了,看看我们家小筝怕是还要给我摆脸色看呢!东西会不会太重,要不阿姨来提!”

    容昭熙很快一笑,“再重的我都提得动,阿姨坐这么久的飞机,我来提就好!”

    秦筝觉得容昭熙这个变脸术也是厉害了,她朝着自己的母亲走去。

    “妈,要过来也不提前给我说,等到买票了才告诉我,我什么都没准备呢!”

    “呦,你还要给我准备什么了?谁说我没提前告诉你了,我不是提前一天告诉你了?”

    宋老师笑了笑,看着秦筝的脸色不大好,虽然化了妆,但是眼睛里有点儿血丝。

    这眼皮似乎也有些肿,又问她,“感冒好点了没有?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秦筝点头,“今天声音已经不怎么沙哑了,好了很多!”

    她说这话的时候,压根不敢去看容昭熙。

    感冒,嗓子哑

    这女人说起谎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容昭熙在心里冷笑。

    宋老师点头,“有好转就好!”

    而后看向容昭熙,从刚才看到他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孩子眼里都是红血丝。

    便问他,“昭熙啊,怎么眼里都是血丝,还感冒了,还是熬夜了?”

    容昭熙一想到自己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儿去。

    “哎,是,这几天工作忙点儿,昨晚也熬夜了,不过已经忙得差不多了,阿姨过来玩就住在我们家吧,我们家挺大的绝对足够住!”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