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秦筝差点儿泪崩,他们还会有往后吗?
    “年轻人努力是没错,但也要注意休息知道吗?”

    而后去拉秦筝的手,笑道,“我住小筝那边就好,正好好长时间没有跟她好好说说话了,这孩子老是不懂得怎么照顾自己。”

    容昭熙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他看了一眼时间,才说,“阿姨,正好是吃饭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你也该饿了。”

    他两天没吃,此时又这么一折腾,还真感觉到了几分饥饿。

    容昭熙带着她们母女来到了机场附近的餐厅,一看到就特别地高档。

    宋老师想说随便找个餐馆吃个饭就好,不行回去自己煮,但是看到秦筝给她使眼色,也就没说什么。

    这两个孩子是怎么了?

    好像从她看到他们之后,两人都绕着她说话,唯独他们并没有沟通,该不会是闹别扭了?

    宋老师倒是不担心,过年容昭熙去他们家的时候。

    两人一天到晚都能吵吵闹闹,随便一点儿事情都能够拿出来吵,倒是热闹得很。

    秦筝则是觉得还是别拂了容昭熙的心意,一会儿吵起来,她怕挨打。

    毕竟事情错在她这边,要是让她知道她与赵弦睡了一晚上。

    就算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但她妈妈真会抽她的,一教训起来又要没完没了。

    容昭熙去了秦筝家过年好些天,自然清楚一家子喜欢的口味。

    所以当即就点了一桌宋老师爱吃的菜,并且吩咐上菜的速度要快。

    饭菜倒是很快就上来了,很丰盛的一桌,宋老师笑道,“就咱们三个人而已,怎么点了这么多的菜,又吃不完,还挺浪费钱的。”

    容昭熙给她倒了一杯果汁,“阿姨别客气,难得来一趟燕城,我肯定要好好招待的!”

    “还是昭熙懂事,不像我们小筝就跟木头似的,不过你们今天怎么不大说话,是不是又闹别扭了?说出来我给你们评评理,要是小筝的错,我肯定不会轻饶了她!”

    秦筝一脸的幽怨,又不敢给容昭熙示意,想着一旦容昭熙说出来,她就没好日子过了。

    容昭熙笑道,“没什么,阿姨,来,先喝果汁!”

    他将果汁往她面前一放,又开始盛汤。

    对于容昭熙的殷勤,赵老师很满意。

    这个孩子长得漂亮不说,年纪比秦筝还小一岁。

    但是性子特别好,很听秦筝的话,对他们两老也都很不错,为人热情,这么优秀的人很少见了。

    看到秦筝全程都不怎么说话,宋老师给她夹了菜放她碗里。

    “怎么闷不吭声呢?”

    “没有啦,妈,我就是喉咙还有点儿不舒服,不想说话。”

    说完她默默地垂下了脸,担心自己说多了,容昭熙一个不爽拂袖而去,那么她怎么解释?

    喉咙不舒服不想说话?

    容昭熙在心里冷笑,是看到他心里不舒服不想说话吧!

    “回去我给你煮点儿润喉咙的,估计是平日里爱臭美导致的,你这孩子这个天气还有些冷,怎么就穿这么单薄了,还露脚踝,不怕将来老了风湿疼痛吗?”

    宋老师看到她那一副样子,难免又要念叨了。

    “你看看昭熙,比你还小一岁,可是多么懂事啊!”

    看到秦筝被念叨,容昭熙心里还是挺爽的,这个女人活该被念叨。

    但口中还是说道,“阿姨,小筝很好的,您别念叨她了,女孩子哪个不爱美,往后我会多看着她的。”

    往后

    秦筝差点儿泪崩,他们还会有往后吗?

    宋老师很满意,“那阿姨就多麻烦你看着她点儿,哎呀,我们小筝可真福气,找了你这么懂事的男朋友,我等下先回筝那边休息休息,等明天就去你们家找你妈妈说说话。”

    容昭熙给她夹菜,“阿姨,晚上到我们家里吃饭,我妈妈看到你过来肯定高兴!”

    宋老师刚要答应,那边秦筝就出声了,“妈,水澜说晚上要请你吃饭,位置都订好了,就在宴氏私房菜那边,她这两天都在拍婚纱照,晚上会找时间过来,都联系好了!”

    容昭熙听到这话,虽然脸色没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已经特别不高兴了。

    她母亲过来,还跟简水澜说了,等到都快下飞机了才告诉他,这个女人心里是不是没有他?

    一听到是拍婚纱,宋老师笑了起来。

    “那可真好,你告诉水澜让她忙着自己的事情,妈妈在燕城要待上三天,等抽空了再见,不着急,让她好好去拍!”

    说着眼睛一亮,“你们两人的年纪也不小了,回头也跟水澜问问是找的哪家婚纱摄影,你们也去了解下!”

    秦筝有些尴尬,若是之前还能说上几句,可是现在她跟容昭熙闹成这样,说拍婚纱的事情就老尴尬了,倒是容昭熙依旧保持着笑容。

    “阿姨说的是,回头我问问他们!”

    一顿饭下来,一个小时左右,容昭熙买单之后,又拎着行李送他们母女回去。

    因为这两天的事情,容昭熙也没想到继续留在这边。

    看到秦筝那一副样子,他就觉得糟心,便找了公司里还有事情忙着为借口离开了。

    秦筝知道容昭熙这是借口,本来想去送他,但是容昭熙说了不用,也就没有送成。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哪一次容昭熙要走的时候,不是拖拖拉拉的。

    每次还需要用赶的,还从来没有一次走得像现在这样干脆。

    她郁闷地关上门,想着他们估计走得不远了。

    心里疼得难受,又不好在她的母亲面前表现出来,只有郁闷地回了屋子。

    回头就看到那边宋老师站在一旁盯着她看,秦筝被她看得有些发毛,怯怯地出声,“妈!”

    宋老师冷笑,在沙发上入座,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过来坐下!”

    秦筝知道这一回肯定又有得问,心里想着怎么过这一关!

    慢慢地走到了她的旁边,然后入座,端起面前的水杯灌了一口。

    宋老师越看她越是觉得可疑,平日里这孩子开朗活泼。

    有她的地方都是声音,还真从没像今天这么安静过。

    特别是这么长时日不见,她都得抱着自己的手臂说上半天。

    今天真是奇怪了,特别是跟容昭熙之间,基本上都没有互动,还真是不对劲啊!

    宋老师将她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好一会儿才出声,“小筝啊,刚才昭熙那孩子在,我不好意思问,怕你们尴尬。现在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我告诉你呀小筝,你可别欺负人家昭熙老实,否则看我怎么教训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告诉你爸爸!”

    秦筝能说什么,要是将她跟赵弦的事情说了出来,今天她别想好过。

    “妈,我跟容昭熙能有什么事情,我更不会欺负他,况且容昭熙也不老实啊!我就是感冒了难受,然后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公司里的事情,都不怎么搭理我,我有些生气罢了!”

    她觉得这样的借口还挺不错的,于是继续编,“妈,我跟他向来都是这样的,吵吵闹闹!”

    “当真是这样?”

    宋老师明显不大相信,看她的眼神都是狐疑。

    “嗯嗯,真是这样的,有点儿小吵架,我不大想理会他,我说了他几句,他也在气头上。”

    宋老师看她脸色有些难看之外,倒是没有说谎的迹象,最终轻叹了声,“小筝啊,昭熙忙着公司里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又不是出去玩,没时间陪你,你得懂事一些,体贴一些,怎么能够还因为这事情跟他吵架呢。

    晚点儿妈妈给你炖一盅汤,你拿去他公司里给他喝!顺便跟他说说话,什么误会、矛盾都能够解开,当初我就是这么对付你爸爸的,绝对管用!”

    “当真?”

    这一次换秦筝有些狐疑了,她也想当面跟着容昭熙好好谈谈。

    不然这么憋着,她早晚憋出病来的,只是容昭熙似乎不大想要见到她。

    宋老师自信一笑,“当然是真的,妈妈炖的汤特别好喝,昭熙喝了之后肯定原谅你!”

    秦筝也鼓起了点儿信心,“妈,那你赶紧去炖汤吧,我一会儿给他送过去!”

    “着急什么,我这才过来,你不让我休息一会儿?再说昭熙刚才吃了饭,你这个时候给他送过去他也喝不下啊,再等等,你4点钟再给他送过去,那时候他正好饿着!”

    秦筝一想,也觉得这话说得挺对的,脸上难得扬起了点儿笑容,“妈,还是你有办法!”

    **

    下午快四点的时候,汤就炖好了,宋老师将汤都倒到了保温杯里面。

    回头没看到秦筝,推开房门,倒是看到她拿着衣服在镜子面前一套一套地比划着。

    不禁笑道,“你就爱臭美,赶紧地将东西给昭熙送去,再不去,晚点儿他可就要吃完饭了!”

    秦筝拿着一条连衣裙问她,“妈,你说我穿这一条裙子好看吗?”

    宋老师嫌弃,“天气还凉得很,你不是还感冒穿这个裙子做什么?去换个长裤毛衣的!”

    “可是我穿裤子不好看啊,我这么大长腿就适合露出来!”

    她全身上下的优点,也就这么一双腿了,不露出来,露哪儿?

    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你今天要是给我穿这么少,那就别想着出门!”宋老师索性将房门关上了。

    秦筝无语,但也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只好闷闷不乐地去换了紧身牛仔长裤,还有一条粉色的毛衣。

    穿着是挺舒服的,就是没有她那一条小裙子穿着勾人。

    本来容昭熙都对她很不高兴了,若是她打扮好看一些,说不定容昭熙的气能够消一些。

    换了衣服推门出来之后,宋老师很满意她这一身打扮,而后将手里的保温杯递个她。

    “挺不错的,赶紧给昭熙送去吧,别一副怨妇的模样,在昭熙面前多说点儿软话,别动不动就想动手,说话又那么冲,该温柔的时候就要温柔,懂吗?”

    “知道了,我走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晚点儿我带你去宴氏私房菜跟水澜一起吃饭!”

    “嗯,去吧,开车要慢些,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给你收拾下狗窝!”

    秦筝翻了个白眼,她都整理得很干净了,怎么还是狗窝?

    虽然容昭熙说了要回去公司忙着,但秦筝还是觉得容昭熙不一定是去公司,索性将车子开到了他公寓楼下。

    之前容昭熙给过他公寓的钥匙,倒是不曾用过,今天倒是派上用场了。

    上了电梯,直接走到他公寓的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

    秦筝在玄关处换好了鞋子,提着包与保温杯朝着里面走去。

    果然听到了浴室那边传来了声响,看来容昭熙是在家的。

    她深呼吸了口气,不知道一会儿见了面该说什么话。

    平日里见到容昭熙都有说不完的话,似乎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要说句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谁让她这回心虚、理亏,没办法理直气壮地跟他说句话了。

    秦筝想当时因为纪晓晓的缘故,是不是容昭熙也是这么个心境的?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在沙发上入座,她抱着手里的保温杯,想着开场白。

    等到听见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时,秦筝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嗓子上面了。

    她抱紧了保温杯,心里特别紧张,在看到那一道只是在腰间围着浴巾的男人时,目光还是忍不住放在他还淌着水的胸口。

    明显的胸肌,还有那几块腹肌,这个男人身材还真不错。

    许是因为她的视线太过火热,刚走出浴室的容昭熙似乎感受到了那目光。

    乜斜一看,见是秦筝一张脸就有些不好看了,给她这边的钥匙平日里不来,今天她倒是来了!

    是过来跟他分手的吗?

    肯定是急着要跟他分手,好跟赵弦在一起!

    一想到她过来的目的,容昭熙的脸色就更是难看,甚至都不理会她。

    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秦筝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明明都看到她了,怎么还回了房?

    难不成他是压根就不想搭理她了?

    秦筝起身,朝着他房门的方向一步步走去,走到一半就听到“砰”地一声。

    房门被他无情地关上,还关得挺用力,她完全被吓了一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