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4章、告诉我如果你未婚,你会喜欢上我吗?
    “再说!”

    简水澜回到刚才的位置上,桌上的饭菜都已经被收走了,她喊了侍者过来。

    “我要打包两份鸡柳、一份三宝拼盘、一份大盘烧味、一份香酥五花卷、蟹黄水晶饺两份,再一份虾仁口味的水晶饺,还要一份面线糊。”

    简水澜本来想说果汁再来两杯,后来想想宋老师所说的也是,这边果汁确实太贵了,还不如回家榨。

    她想着顾琉笙与简昕在顾家老宅那边吃饭估计也吃不了太多。

    等下她回到西江月圆,这些食物正好给他们当夜宵,她还能多少蹭点儿吃的。

    唐卿听她一口气点了这么多,笑道,“你不是刚吃饱了吗?怎么还要打包回去?”

    “老公跟儿子没有我在身边,老是胃口不好,我自然得给他们带点儿夜宵。”

    说着,冲着唐卿灿烂一笑,她就纳闷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唐卿怎么还不死心?

    唐卿觉得自己嘴贱,做什么要问这些,现在更好了,再次被堵心。

    简水澜没有再理会他,很快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起,“什么时候回家?”

    “快了,我给你们打包了夜宵,你去榨两杯果汁,半个小时之后到家。”

    “要不要我们去接你?咱们儿子一直念叨着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呢!”

    简水澜忍不住笑,怕是顾琉笙一直念叨着她怎么还没回去吧!

    “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回去了,你先带小昕去洗澡!”

    “那好吧,开车慢些,不着急,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简水澜含笑结束了通话,觉得有人在家里等她,感觉真好。

    回头看到唐卿在她的旁边入座,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她勾起一笑,抬手轻轻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唐卿,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一条心吧,如果没有这些杂念存在,看在你曾救过我儿子的份上,我想我们还可以当朋友。

    但如果你对我还是有非分之想,那么这朋友都做不了,不过你放心,你救过我儿子一次,我会一直谨记你的恩情。”

    这些话,她已经说过太多次了,然而唐卿似乎不为所动,仍旧一意孤行。

    唐卿也似乎将这一句话给听了进去,他垂着眸子,简水澜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那边很快给她打包好,简水澜直接取了金卡给他们,免了这一单。

    而后拎着食物起身,看到唐卿还坐在那里,又说,“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再见。”

    见她就要迈出去步伐,唐卿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

    “水澜,很多时候,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执着于你,遇上你的时候,你都已经结婚了,可我始终愿意深陷泥潭,也不愿意放弃,那时候我有自信,终有一日,你会来到我的身边。”

    简水澜本来想要挥开他的手,但是听到他的话,还是停留在了原地。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心就像是石头一样坚硬冰冷,怎么样都捂不热,一直到现在,就算你从未回应过我的感情,可我对你的喜欢始终如一。”

    “我无数次告诉过自己,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可是我没有办法控制对你的感情。明明外头有那么多喜欢我的女孩子。

    有那么多各个方面都很不错的女孩子,可为什么我的眼里始终只有你,装不下她们丝毫。你以为我愿意这么一直都在等候你吗?可我有什么办法?”

    放弃,这一辈子怕是不可能了,他唐卿从没有学过何为放弃,包括感情。

    只有他心生厌恶不要了,若是还喜欢着,让他怎么放得开?

    简水澜有些不明白他的情感,但是有一点她想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那就是认定了一个人,就不会再松手。

    就像她,就像顾琉笙,其实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只不过她与唐卿所不同的是,就算再爱,只要对方心里没她,或是已经已婚。

    那么这一份感情她宁可深埋,也不愿意委屈了自己,打扰了别人。

    她将手里的纸盒袋子往桌上一放,空出手握住了唐卿的手,让他松开紧握的手臂。

    唐卿喜欢她,发自内心地去喜欢,而且已经这么多年了。

    从认识,到她离开的那几年,又一直到现在,她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这么多的喜欢。

    “唐卿,谢谢你这么喜欢我,但是这样的喜欢太累了,你还是放下吧!

    将来,会有一个属于你的姑娘,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你会用尽所有去喜欢她,别将这样的情感放在我的身上,我不会给你丝毫的回应。”

    说到这里,她轻轻一笑,少了之前的怠慢。

    “唐卿,顾琉笙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所以我们之间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婚的,我现在生活得很好,有丈夫疼爱,有可爱的儿子,我不想破坏了这样的生活,也不想有人破坏了它。”

    看到唐卿默不作声的样子,简水澜知道他是听进去了。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唐卿后退了一步,神色有些落寞。

    “告诉我如果你未婚,你会喜欢上我吗?”

    如果未婚

    虽然只是假设,但如果当初没有遇上顾琉笙,而是遇上了唐卿

    一开始唐卿给她的帮助,加上唐卿的容貌确实很不错,她想或许真的会喜欢上吧!

    “如果按你这样的假设,我想我会给你机会,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再见!”

    她拎起桌上的纸盒,很快朝着外头走去。

    这一次,唐卿没有去追她,而是停留在原地。

    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后,他低低地笑出声,会给他机会

    说白了,还是喜欢他,如果没有顾琉笙,简水澜还是会喜欢他的。

    正当唐卿独自欢乐的时候,一只手搭放在他的肩上。

    “行了,人都走远了,别傻乐了!”

    唐卿回头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晏殊出现在他的身后,看来在简水澜面前,他的警惕都变弱了。

    “刚不是给你电话,你都没空吗?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今晚上回家里吃饭了,想着你应该还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还是这般情深,唐卿,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听我一句劝,断了这心思吧!”

    “说起来容易,可是太难了。”

    唐卿一耸肩,问他,“喝一杯?”

    晏殊点头,“好,喝一杯。”

    **

    半个小时的时间,简水澜回到了西江月圆,刚下了车子没多久,就看到夜色里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朝着她这边走来。

    那个小小的身影看到她的时候,迈着小短腿飞奔了过来。

    “妈妈,你怎么吃一顿饭吃了这么久,小昕都想妈妈了!”简昕抱着她的双腿撒娇。

    简水澜无语,就一顿饭的时间没见着,就这么想念她了?

    顾琉笙走了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袋子。

    “小昕想着赶紧见到你,所以就带他下楼了。”

    简昕抽了下唇角,明明就是爸爸想妈妈,还要用他作为借口。

    刚刚是谁在楼上一直囔着怎么还没回来,囔得他都烦了。

    就是游戏都玩不下去,只好提议下来等妈妈。

    “走吧,上楼,我给你们带了夜宵,都是宴氏私房菜的美食,味道很不错!”

    简昕听到这话立即就笑了,“妈妈,我晚上没有吃饱,有给带宴氏私房菜的面线糊吗?”

    “嗯,给你带了一大份的,还有很多你喜欢吃的。”

    她知道简昕喜欢宴氏私房菜的面线糊,所以特别给他打包了一份,不过他也吃不了那么多,到时候一半给顾琉笙。

    一家三口上了楼,顾琉笙带着简昕朝着餐桌走去,打开了纸袋子里的美食。

    简水澜则是去了卫生间将双手清洗干净,这才到了餐厅。

    顾琉笙将一杯刚才榨好的果汁推到她的面前,“西瓜苹果汁,很不错,尝尝!”

    简水澜喝了一口,很爽口的感觉,特别不错。

    她将果汁往桌上一放,去厨房取了一只碗过来,将米线糊倒了一碗,其余的推到顾琉笙的面前。

    “这是给你的,小昕一个人也吃不完。”

    简昕看着自己目前很喜欢吃的面线糊,立即去拉简水澜的手。

    “妈妈,你最好了,知道你不在身边陪我吃饭,肯定吃不饱,爸爸今晚上也没吃多少,他说没有妈妈在身边,没胃口!”

    顾琉笙给了儿子一个赞赏的眼神,不枉老子这么疼你啊!

    “所以妈妈就给你们带好吃的回来了,等下回妈妈带你去见见秦筝阿姨的妈妈,宋奶奶说想见见小宝贝了!”

    对简昕来说,喊宋阿姨一声宋奶奶,倒也合适。

    一旁的顾琉笙就有些被忽视了,“那是不是也该带我去见见她?总不能够你们母子都见了,就我没去,不知情的还以为我顾琉笙看不上他们呢!”

    简水澜夹了一颗蟹黄水晶饺,塞到了他的口中。

    “当然可以!今晚上我还见着了唐卿!”

    听到情敌的名字,顾琉笙觉得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这个男人的车子是不是太久没被砸了?

    他倒是不介意让人再去砸,或者他该直接出面,亲自将他收拾一顿。

    见顾琉笙不语,简水澜又说,“他说很喜欢我”

    看到顾琉笙听到这话的表情,简水澜就觉得好玩,也就不在逗他了。

    “我跟他说清楚了,其实这事情原本也没必要跟你说的,但我觉得既然咱们都已经确认下来要举行婚礼,夫妻之间也不该有隐瞒的事情。

    我希望往后你也别对我有隐瞒的事情,希望这个家能够好好的!如果你不负我,我自然也不会辜负你!”

    一开始顾琉笙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的,但是听到最后,脸色逐渐柔和了下来。

    顾琉笙将口中的蟹黄水晶饺吃下,才出声,“嗯,你对我这么坦诚,我对你自然不会有丝毫的隐瞒。现在我最重要的就是咱们这个家,其次才是顾氏集团。”

    简水澜还挺满意他这说辞的,将几份打包回来的食物一一打开。

    “赶紧趁热吃吧!”

    “好!不过往后看到唐卿的话,记得距离他远一些,不可避免的话,也不要与他说太多的话了,我就觉得唐卿三观不正,咱们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对你纠缠不休!”

    一直默默喝着面线糊的简昕突然出声,“妈妈,那个救过我的唐叔叔很喜欢你,是吗?”

    顾琉笙揉了下他的脑袋,“你唐叔叔的喜欢,那是不正确的,只有爸爸喜欢你妈妈,才是正确的,记住了吗?”

    这个臭小子,现在问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哦,知道了!”

    他想唐叔叔喜欢妈妈,应该就像木叔叔也喜欢妈妈一样吧!

    **

    一番满足之后,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云水溶觉得自己对肖蔺有些离不开了。

    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这个男人给她十足的安全感与满足感。

    她慵懒地躺在床上,浑身都在颤栗着,余韵未消,每一个毛细孔都极为舒服。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肖蔺走出来看到躺在床上的云水溶,那撩人的姿态,与餍足的表情让他差点儿又要把持不住。

    这个女人在床上就是妖精级别,将他伺候得太过舒服了。

    那些他包养的女学生过于青涩,在床上很少懂得主动,就算是主动的技术也差些。

    而薛予凝在这一方面虽然技术娴熟得很,但是基本上都是他在满足于她,很少会像云水溶这般会玩。

    而且什么事情她都愿意去做,才与她纠缠几次,他就觉得自己被她伺候习惯了。

    前不久跟薛予凝的那一次,都开始让他觉得没什么味道了。

    反倒跟云水溶在一起,在这一方面,他特别享受。

    看来这个女人是个很不错的床伴,过去想要等这些事情了结之后,远远地打发了云水溶。

    但现在看来,如果云水溶足够听话,聪明一些,留在身上也不是不行。

    肖蔺洗完之后,云水溶才觉得自己恢复了点儿力气,她冲着肖蔺露出一笑。

    “肖先生,在这边您请自便,我会洗澡了,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