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在秦筝就要离开的时候,容昭熙几次想要喊住她
    肖蔺走了过来,在她的脸上轻掐了一下。

    “去吧,我下午在这边多待些时候。”

    云水溶立即点头,心里也清楚肖蔺对她比起过去要热络了许多。

    之前都是有事情才会过来找她,而现在有了身体的需求也会过来一趟,而且待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了。

    只是肖蔺从不在这边过夜,但是一想也是,肖蔺是什么人,能在这里跟她做那些事情已经很算是很不错了。

    毕竟她这边地方太小,病床也窄,实在不方便。

    她进了浴室,并没有关门,很快就开始清洗身体,而肖蔺给自己冲泡了壶茶水。

    自从知道自己会经常前往这边,他就让云水溶在这边准备了茶壶。

    而他则是带了几样自己喜欢喝的茶叶过来,事后喝上一壶茶水,让他觉得是件特别享受的事情。

    云水溶清洗干净,身上披了一件浴袍,又将脸上的皮肤护理了一番,这才走了出来。

    她目前住在医院的高级病房里,里面倒是没什么消毒水味,除了他们沐浴之后的清香之外,还有一股茶的芬芳。

    她知道肖蔺喜欢茶,对于咖啡倒是不怎么喜欢。

    一开始她还以为凡是男人都会喜欢咖啡一类的,特别是像他们这样成功的男士。

    当初,薛长轩也就特别喜欢喝咖啡,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有咖啡提神。

    而像乔崇山就喜欢喝酒,红酒不过是偶尔,他更喜欢白酒。

    至于肖蔺很喜欢喝茶,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陆萧,她才想起对于陆萧似乎了解不多。

    虽然很爱很爱他,可是她完全不知道陆萧的喜好,喜欢咖啡、茶还是酒,甚至他爱吃的食物,她也不清楚。

    只知道过去陆萧的工作,知道陆萧对她一定是真心的。

    云水溶有些恍惚,以至于肖蔺跟她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听到。

    “水溶!你怎么了?”

    肖蔺看到她一副晃神的样子,还是问道。

    这个时候云水溶才回过神来,看着肖蔺眼里有些茫然。

    “怎么了,肖先生?”

    “你过来,咱们谈谈接下来的事情,上回你去求情不成,想必简水澜已经有了防备,咱们再重复一次,也不见得她会心软。”

    他觉得想要击垮顾琉笙,还是要从简水澜这边下手,顾琉笙的弱点就是简水澜还有他的儿子。

    但是简昕那边有人暗中保护,实在是无法动他。

    而他想要击垮顾琉笙,云水溶则是想要报复简水澜,他们联手再适合不过。

    原本薛予凝也挺不错的,但是薛予凝的脾气太大,容易被气昏脑子,过于冲动。

    云水溶在他的身边入座,嗅着袅袅茶香,整个人娇软地靠在他的身上,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娇娇一笑。

    “肖先生说的是,简水澜确实没有心软,不过……她没有报警,这也不知道算不算是有意想要放过我,毕竟她现在是当了母亲的人,为了孩子,容易心软。”

    肖蔺笑道,“你这么说,是打算再来一次?”

    云水溶点头,“正有此打算,毕竟我也是个当了妈妈的女人,心境确实有些变化了。”

    女人的唇娇艳欲滴,他简直爱极了那娇软的味道,忍不住低头亲吻了一番。

    云水溶迎合着他,没一会儿就娇喘不止,肖蔺只好离开了她的唇。

    “我是担心你再这么一次,怕你陷入了危险,虽然我派了人保护你,但是风险还是有的。”

    云水溶就是清楚这一点,上次行动,肖蔺就派了好些人跟在她的身边护她周全。

    所以就算是警察来了她也不畏惧,就算是简水澜给她难堪那又如何?

    简水澜给她的难堪,还少吗?

    她现在的一切,可都是拜简水澜所赐。

    这一辈子她最想要的就是将她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拉扯下来,看她一无所有。

    否则有朝一日,她云水溶死了,都会死不瞑目的。

    “做什么事情都会有风险的,而且你当初派了那么多人保护我,不会有事的,这一次你再派几个人在暗中护我即可,不管怎么样总是要再尝试一次的,万一成功了呢?”

    云水溶说到这里笑了起来,整个人窝在肖蔺的怀里,笑得一脸的幸福。

    能被肖蔺所担心,看来肖蔺对她已经逐渐有了感情,将来也不怕肖蔺会随随便便地打发了她。

    “也是,万一成功了,不过这一次,你可要注意安全,见苗头不对,就让嗯出面,知道吗?”

    肖蔺深情地看着怀里的女人,云水溶的安危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但现在她还有用,而且如此迷人,将他伺候得那么舒服,暂且他觉得很不错,可以先留下。

    对方眼里的深情,让云水溶更为娇羞了,她轻轻地点头。

    “你放心,一切交给我!”

    这个时候,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是肖蔺的手机。

    肖蔺取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而后拍了拍云水溶的手臂。

    云水溶会意,乖巧地起身,肖蔺很快起身,朝着外头走去,一路铃声都在响着。

    病房的门被关上,云水溶听不到肖蔺说话的声音,刚才也没看到来电显示是谁。

    不过肖蔺过来找她的时候,好几次都会接到电话,基本上肖蔺都会避开她。

    应该不是谈正事,那么会不会是女人打来的电话?

    不过对此,她最好做到当做不清楚,男人最讨厌女人的刨根问底了。

    几分钟之后,肖蔺就回来了,脸色有些不耐烦,看到他的神色,云水溶就知道如果是女人打来的电话。

    那么能够让肖蔺这一副表情的,肯定对她没多少威胁。

    肖蔺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倒了一杯茶水喝下。

    刚才是薛予凝打来的电话,这个女人年纪越大,越是没有安全感,性子也越来越急,没了早前的沉稳性子了。

    他看向云水溶,“刚才所谈的事情,既然你还想再尝试一次,那么听我的,等我部署好一切你再出去,记得这几天不要暴露了自己,等以后这事情解决了,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云水溶露出笑容,“嗯,我听你的话,等你那边部署好了,再告诉我!”

    早就有了这么几次的肌肤之亲,肖蔺偶尔也会在谈话的时候,对她有些亲昵的举动,此时便在云水溶的脸上亲了一口。

    “乖,你好好在这边待着,我这边还有事情,过几天得空了就来看你!”

    说完这话,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只皮夹,从皮夹里找了一张银行卡给她。

    “虽然这些天你还不能够出去,但是这卡里有些钱,你先拿去,密码是我手机的六个尾数。”

    云水溶看着肖蔺递来的银行卡,这个时候便要给她银行卡了,而且还透露出密码。

    云水溶很想知道这卡里有多少钱,想知道肖蔺对她的喜欢到底值多少,但是这个时候她摇了摇头。

    “肖先生,你救了我,还帮助了我这么许多,我愿意以身相许,所以这钱我不能收下!”

    肖蔺直接将银行卡放在了桌上,“既然是给你的,就收下吧,我先走了!”

    云水溶取过桌上的银行卡,心里是雀跃的。

    “那谢谢你了,肖先生!”

    肖蔺轻笑了下,转身就走了,云水溶一直将他送到了门口,在肖蔺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就拉住了他的胳膊。

    “肖先生,我会想你的,有空了记得来看看我!”

    肖蔺看着胳膊上的那一只手,抬手轻轻地抚上,随即点头。

    “好!”

    肖蔺走了,云水溶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勾唇一笑,眼里带着几分迷恋。

    这个男人其实也挺不错的,比起乔崇山可是要好上许多,只不过肖蔺会接受她有女儿吗?

    就算将来将她带回去肖家,若是没有办法接受陆念念,她们母女是要分开的。

    云水溶没有再多想,一直等到肖蔺的身影不见了之后,才回到病房里,重新将门关上。

    回到里面,她看着桌上的银行卡,肖蔺有钱,这卡里应该也有不少吧!

    看来她需要找个时间出去外头将这张银行卡好好查查,里面到底有多少钱。

    看看自己在肖蔺心中的位置,或许肖蔺不会让她失望。

    **

    宋老师去了容家,容夫人热情地接待了她,并且一定要留宋老师在家里过夜。

    秦筝见容夫人拉着她的母亲去逛街了,她自然不想跟她们两个小老太太一块儿逛街。

    逛的肯定都是她们这个年纪的衣服与首饰,但是与容昭熙面对面就有些尴尬了。

    第一次发现与他并没有话题可以说,偶尔她说上一句,容昭熙都不爱搭理的模样,让她觉得尴尬,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

    心里虽然难过他们之间变成这样,不过见容昭熙一副不想看到她的样子,只好默默地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就离开了容家。

    在秦筝就要离开的时候,容昭熙几次想要喊住她,然而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

    其实,他几次也想跟她好好地说句话,可是拉不下脸来。

    一直等到秦筝的身影看不见之后,容昭熙整个人往后一靠,有些失神。

    这个时候楼梯的方向,传来一道好听的嗓音,“吵架了?很严重?”

    容承祯问他,这两天他就觉得他们两人出现了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今天几个人处在一起,容昭熙与秦筝平日里与一群人聚在一起,从来都是活跃分子,然而今天几乎不怎么说话。

    不过容昭熙对待宋老师的时候,态度还是很不错的,热情且尊敬。

    容昭熙看着容承祯一步步走了下来,轻叹了声,“也没什么大问题!”

    他总不能够让他大哥知道具体原因,到时候还不知道他们要怎么猜测秦筝。

    容承祯走到了沙发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容昭熙。

    “要是没什么大问题,你也不会如此了,说说这是怎么了?我看你对宋老师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对秦筝有些冷了!”

    “真没什么事情!”

    容昭熙并不愿意跟自己的大哥谈这些事情,有些事情他可以跟程少郡说,但并不代表就能够与自己的大哥说了,真的很不方便。

    容承祯见他还是不愿意说,眉头轻蹙了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几口。

    在他对面的沙发入座,将杯子放回了桌上,问他,“还有什么不能与大哥说的?”

    容昭熙有些不耐烦了,都说没什么事情了还这么一直问、

    年纪大就是开始啰嗦了,不过这事情,他也只敢在心底腹诽着。

    “有些事情就是不能与你说,等你找到女朋友之后,肯定就会明白了!”

    就是不知道他大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找到女朋友了,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了,初恋还在,想想也是挺可怕的。

    他周边好些挺不错的女人,可他大哥就是看不上眼。

    容昭熙想,未来的嫂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该不会是外星人吧!

    就是大家在这一方面最不看好的顾琉笙,前几年一声不吭地就领了证,如今孩子都这么大了。

    就他大哥跟姜紫瑜,还是一如既往地当着万年光棍。

    听到容昭熙这样的话,容承祯倒也觉得说得也是,他们兄弟之间虽然感情挺不错的。

    但是有些话题兄弟之间也不好说开,但是他能够与顾琉笙他们好好地说。

    “秦筝不让你碰吗?”

    他想大概就是这样的矛盾了,毕竟秦筝还是个比较保守的姑娘。

    容昭熙郁闷地瞥了他一眼,从一旁取出手机在手里把玩着。

    他们说好了婚后才做那些事情,但是牵手亲吻拥抱,秦筝还是愿意跟他的,所以这事情他并不是很着急。

    “大哥,你别瞎猜,不过是闹点儿别扭,我要面子,过几天就差不多了。”

    此事他也反省得差不多了,算起来也有大部分的责任在于他,只是现在确实拉不下脸来。

    况且也必须趁此机会立下威信,让秦筝明白外头的男人不能随意碰的。

    “小打小闹是情趣,闹得严重了,小心哄不回来,你差不多就行了!”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