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就算你与赵弦当真滚床单了
    知道容昭熙也不欲与他多提这些事情,容承祯也没勉强他。

    说完这话,便起身上了楼。

    容昭熙撇了撇唇,他现在就是还拉不下脸来,毕竟事情闹得有些大了,这事情他在心里在意得要死,可是已经发生了,又能如何?

    他是相信秦筝的清白,但是那一晚上,她与赵弦睡在同一张床上,怎么想就觉得浑身的不对劲。

    心里头憋闷得很,连同赵弦一并恨上了。

    他就后悔当时没有狠狠地将赵弦揍上一顿,若不是秦筝给拦着

    **

    宋老师跟着容夫人逛街去了,两姐妹有不少的话要聊,晚上也都约好了在外头吃饭。

    秦筝趁着这个时候约上了简水澜,晚饭并没有约在宴氏私房菜,而是去了一家画廊附近新开张的茶餐厅。

    这一家茶餐厅秦筝还是挺喜欢的,前不久跟着几个同事到里面吃。

    几样卤味做得很合她的胃口,特别是那一道蒜蓉凤爪。

    所以这一次过来,这一道蒜蓉凤爪,她足足点了三分,还有卤猪脚也点了两份,还不忘给简水澜介绍。

    简水澜与秦筝所喜欢的食物基本上都不会差得太远,听她说这边的卤味好吃,一口气点了好几样卤味。

    两个人就点了二十几样的食物,摆得一张桌子满满当当的。

    盘子小巧,食物也不多,不过看起来精致而美味。

    简水澜想着等尝过了,下回也带顾琉笙他们父子过来这边吃。

    今晚上她单独出门跟秦筝吃饭,父子两人都怨念地盯着她许久。

    若是普通的吃饭,简水澜还是很愿意带上他们父子两人的。

    但是这一次她知道秦筝约她的目的,有他们父子两人在,秦筝也不好跟她倾诉太多,所以也就没带他们两人了。

    但对于他们父子明显的怨念,还是有些无奈的,顾琉笙现在就跟简昕都差不多了。

    “说说你们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你昨天晚上都挺不对劲的,不过今天眼皮倒是没那么肿了,血丝也都消除了大半。”

    说着,她将自己面前的一块卤猪脚夹到她碗里。

    说起这些事情,秦筝就觉得烦,重重叹了声,“食物这么美好,咱们先吃再说,不然我一会儿可就真的什么都吃不下了,来来来!”

    因为今晚上两人都开车过来,所以也没喝酒。

    且秦筝自从上回喝醉了之后,到现在都对酒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敢再喝了。

    于是两人以橙汁当酒,喝了一杯,简水澜放下了杯子,也觉得吃饭的时候不宜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影响胃口。

    “行,咱们先吃,吃饱了再谈那些事情。”

    于是这一餐两人倒算是吃得高高兴兴的,两人的胃口都是属于比较大的,到最后还不够吃。

    简水澜又点了几样卤味,这家的卤味确实做得很不错,就是蒜蓉凤爪,她们都点了六份。

    这边两人吃得欢快,西江月圆那边父子两人吃得没滋没味的。

    简水澜不在,顾琉笙也没什么下厨的**,简单地煮了一锅面条,看着对面简昕吸溜着面条的样子,不禁不笑。

    简昕将一根长长的面条吸溜吃下,怨念地看向对面高大的男人。

    学着太爷爷语重心长地出声,“爸爸,作为一家之主,你怎么也该好好地管管妈妈,都连续两天晚上出去外头吃饭了,也不知道要捎上咱们父子,而且连续两个晚上都是去见秦筝阿姨,怎么就不邀请秦筝阿姨来我们家里吃饭了?”

    没有妈妈在身边,他吃饭都觉得不可口了。

    “咱们家里的一家之主是你妈妈,在家里什么都要听你妈妈的,明白吗?”

    顾琉笙想了想,又说,“下回你就撒撒娇,要是你妈妈还不愿意带咱们去,你就哭上几声,掉几颗眼泪!”

    “妈妈说我是男子汉,不能够轻易掉眼泪的!爸爸,你这么教育孩子,真的好吗?”

    难道就不怕他跟妈妈打小报告,回头妈妈肯定要说他的。

    “在妈妈的面前偶尔掉上几颗眼泪,也没什么,不然将来咱们父子俩,还不知道要被如此冷落多少次呢,小昕,你不是最想一日三餐都跟妈妈一起吃饭吗?”

    顾琉笙想到秦筝连续两个晚上都约了他老婆,心里对秦筝还是挺不满的。

    特别是两次都不带他在身边,不过也从简水澜那边,听得秦筝与容昭熙应该发生了点儿事情。

    简昕一想也是,他最喜欢跟妈妈一起吃饭了,很快点头。

    “那好吧,我考虑考虑!”

    顾琉笙这才满意了,许多时候,儿子都是神助攻。

    看到简昕又一根根地吸溜着面条,顾琉笙便道,“好好吃饭,最近你的个子都没怎么长,体重也没长多少!”

    简昕立即就垮下了小脸,他这段时间确实长得有些慢,妈妈前些时日才说了。

    “宝贝儿子,多吃点儿,今晚上你妈妈可能不会给我们带吃的!”

    简昕满心都是失望地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们带夜宵了?”

    “因为今天你秦筝阿姨心情不好,你妈妈肯定也心情不会很好,所以不会给我们带夜宵了!”

    基本上今晚上简水澜都在听秦筝陈述与容昭熙的事情,心情自然是要受到影响的。

    基本上两人都吃饱了,但是蒜蓉凤爪就算是多吃几个也不会饱,所以吃饱了之后继续啃着鸡爪。

    简水澜见秦筝也吃得差不多了,啃着鸡爪出声,“说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事情再严重,也影响不了我们的食欲了,吃得差不多了,不过这里的卤味确实好吃!”

    下回一定要带简昕他们出来吃,好几样简昕一定会喜欢。

    一想到那些事情,秦筝郁闷地将啃了一半的鸡爪放回了碟子里,轻叹了声,“还不就是那一天在锦山别墅里的事情,你们走了之后,我们几人又喝了不少的酒,你也知道容昭熙与程少郡两人,在你们尚未离开的时候,就一直给赵弦灌酒,我也与赵弦喝了不少,反正那晚上我们几个人都喝多了”

    秦筝一点点地描述那一晚上的事情,只是在送赵弦回房之后的一些记忆都已经丢失了。

    那一晚上她喝得醉茫茫,哪儿还能记得住。

    简水澜也没想到他们一家三口先回去,锦山别墅还发生这样的事情。

    难怪秦筝那一天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沙哑的,昨晚上见她眼睛也肿成那般。

    而她当时也没去注意,若不是宋老师过来一趟燕城,估计在拍摄婚纱的几天,都要被秦筝给蒙住了。

    “我当时真的喝多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过我与赵弦没有发生酒后乱性那些事情!”

    秦筝委屈地盯着坐在对面的简水澜看,觉得心里挺憋屈的。

    “水澜,你相信我吗?”

    “相信!当时我也看到了赵弦被灌了不少的酒,后来你也说赵弦醉得一塌糊涂,就算赵弦有心想要对你做什么,但是那个时候他估计也是有心无力。

    再者,我虽然对赵弦的了解没有你深,但是这些年来,说真的赵弦除了一个母亲还有吴琳琳两人对你不好,赵弦当真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了,他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

    以赵弦对秦筝的感情,如果当真做了什么事情,那么他一定会负责到底,也不会去逃避。

    还有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去伤害她,没有秦筝的应许,赵弦应该不会去碰她,而是尊重她。

    简水澜的信任,让她的心里好受了许多,“那为什么容昭熙就不相信我呢!”

    “也许不是不相信,而是介意你们睡在一张床上,没有一个男人不会去介意自己的女朋友跟旁的男人睡在一起,就算是没有发生关系,他那么生气也是因为在乎你,只是”

    简水澜将口中的骨头吐到了碟子上,喝了一口果汁,才又说,“你是说容昭熙送程少郡回房之后,就没再过来找你?他明知道赵弦也在场,还让醉酒的你们单独相处?”

    秦筝点头,“我去了卫生间回来,就没有看到容昭熙他们了,赵弦说容昭熙送程少郡回房,赵弦就问我给他安排的房间在哪儿,我就说我带他回房休息。

    结果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事情了,我估计我将他给忘记了,他也将我给忘记了,等到早上的时候才想起我!”

    结果就这么被他捉奸在床了。

    秦筝也觉得挺郁闷的,好好的一次聚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后来赵弦不放心她,找过她几次,只不过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面对赵弦还是有些尴尬的。

    所以能不见的话,这一段时日,她也尽量不去见赵弦。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你与赵弦当真滚床单了,那么这事情容昭熙也有一定的责任,并非所有的责任都让你扛着,我觉得既然容昭熙冷落你,那么等你妈妈回去之后,你也冷落他一段时日,让他尝尝被冷落的滋味。”

    这个混账只知道生秦筝的气,却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难道不知道这正好给了赵弦机会吗?别等到秦筝让赵弦给追走了,他才哭鼻子。

    秦筝听到这话,喝了一口果汁。

    “冷落他一段时日可是这事情归根结底,还是我有错在先,我面对他的时候心虚得很,他是有点儿责任,但不都喝醉了,他也醉得不轻啊!”

    再冷落容昭熙,估计他就趁此机会跟她分手了,可她现在不想分手啊!

    简水澜要让秦筝的想法给打败了,翻了个白眼。

    “对于男人你要松弛有度,而不是一味地去迎合他,否则往后出了事情,容昭熙还是会觉得你离不开他,反倒不怎么珍惜你,明白吗?

    男人有些时候就是爱犯贱,不将他冷落一段时日,完全不知道女人的厉害与重要之处。”

    她想过去顾琉笙也曾多次如此爱犯贱,可最后不是让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秦筝一想虽然觉得这话不怎么靠谱,但是毕竟简水澜还是有经验的。

    顾琉笙现在不是对她言听计从,就是名下的资产都转移到她名下了,她慎重地点头。

    “顾总对你死心塌地,行,我听你的!等我妈妈明天飞回去之后,我就不这么天天盼着他来跟我说话了,也许这几天我就是太过重视他,反倒让他觉得自己有这么了不起,整得我秦筝没他不行!”

    对待男人确实该松弛有度,这话不假,与其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不如赌上一次。

    见秦筝还是听从了她的话,简水澜露出一笑。

    “嗯,就该要这样的状态,等这一次之后,让容昭熙没你不行,要是觉得他的觉悟不够深,你就不要他了,咱们再找个好男人!”

    秦筝点头,就是还觉得不舍得,万一真的冷落过头了,反倒让容昭熙提出要分手,那该怎么办?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么做了。

    见秦筝的神色黯然了许多,简水澜知道秦筝对容昭熙还是挺有感情的,她笑了下。

    “好了,别垂头丧气的,都不漂亮了,宋阿姨这么快就要回去,不多留几天吗?”

    秦筝摇头,“没办法,我妈妈能抽空过来几天已经很不错了,她后天还有课呢!”

    “什么时候的飞机?”

    她想着如果时间差不多,倒是可以带简昕他们去送机。

    “明天下午,你那边忙着拍摄婚纱就不需要去送她了,好好忙你的事情,等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爸爸妈妈会过来参加的婚礼,到时候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也只能如此了,明天下午拍摄外景,顾琉笙真是疯了,拍了一套又一套,我本来就想着三天的时间就解决。

    结果到现在都三天的时间了,只是拍了在顾家老宅的照片。接下来都是外景,路程就要耗上好些时间了,怕是三五天都拍不完顾琉笙想要的。”

    秦筝挺羡慕他们现在的感情,而且顾琉笙简直将简水澜宠到了心坎上。

    “顾总想着这一辈子也就拍这么一次婚纱照,他肯定要多拍一些了,你就体谅下顾总想要当新郎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