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若不是体谅他想当新郎,你觉得我会陪他这么折腾吗?
    “若不是体谅他想当新郎,你觉得我会陪他这么折腾吗?”

    倒是小昕还挺开心的。跟父母拍婚纱照,对简昕来说那是新奇而独特的,所以只好给他请假了几天。

    秦筝看了一眼时间,“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都占用了你两个晚上的吃饭时间,估计顾总都要对我有意见了,你也出来好些时候了,是该回去了!”

    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尚未九点。

    “你确定没什么问题了?要不我再陪你聊聊?”

    “没什么了,将这些事情说出口之后,我心里都舒坦了许多,这几天一直都憋着,特别是我妈还找了这个时候过来凑热闹,让我每天不止要憋着,还得说无数的谎言,且要忍受容昭熙不愿意理会我,每天想着怎么跟他解释清楚。”

    想起这几天,秦筝觉得自己就跟被抛弃了一样,甚至比被抛弃了还要惨。

    “嗯,你没什么事情就好,有事情的话就给我电话,别觉得我忙就不告诉我了,咱们可是最好的朋友!”

    简水澜朝着她举起了果汁。

    秦筝也举起果汁,与她的杯子轻碰了下,一脸的感动。

    “还是你对我最好了!我秦筝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认识你了!”

    能有一个知心朋友,千金难求。

    简水澜喝下了杯子里剩余的果汁,笑道,“认识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从大学到现在,很多艰辛都是秦筝陪她一起度过。

    秦筝结了账,跟着简水澜携手离开了餐厅,两人的车子都停在外头,简水澜冲着她挥了挥手。

    “我就先回去了,你是要现在回去还是怎么样?”

    秦筝摇头,“我妈今晚上就住在容家,本来容伯母也想让我住在他们家里的,但是我妈不同意,担心容昭熙占我便宜,我就回家去住了!也幸好我妈不同意,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演下去,我估计容昭熙他自己都要演不下去了!”

    “嗯,那你也别玩得太晚了,早点儿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好!你开车慢点儿,到了家里给我个信息。”

    简水澜冲着她翻白眼,“得了,就你开车才要慢些好不好,我走了!”

    简水澜朝秦筝挥手,很快上了车子,将车子开了出去。

    秦筝看着车子离开,轻吐了口气,觉得将那些心事说出来心里都好受了许多,看来明天等她妈妈回去之后,她就要开始冷落容昭熙,让他清楚被冷落的滋味。

    简水澜说的没错,其实整件事情并非都是她的错。

    她是醉酒之后跟赵弦躺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可当时发生的地点是在锦山别墅。

    容昭熙是锦山别墅的主人,是她的男朋友,没看好她,保护好她,这个时候倒是给她气上了。

    秦筝越想越气,就越是觉得简水澜的话有理,觉得自己确实应该试试看,冷落这个混蛋,将这几天所受的憋屈都撒出来才好。

    秦筝也没想着要这么早回去,她打算到附近的街道逛逛,再买点儿零食水果回去。

    走了些路,看到一家卖卤味的,觉得鸡爪刚才没啃够,这个东西就跟嗑瓜子一样,越啃越香。

    现在是吃饱了,不过逛下街消化下,等回去的时候,还能再啃上一遍。

    于是买了半斤的鸡爪,还有半斤的鸭脖子,拎着袋子继续逛。

    没走上多远,就看到一道高大清瘦的身影从一家酒店里走了出来,秦筝看到他的时候,立即就想要躲。

    只是还是晚了一步,在她就要转身的时候,赵弦看到了她。

    “秦筝!等下我!”

    赵弦说完这话的时候,对着旁边的几个男士说几句,而后很快朝着秦筝这边大步走了过来,那个男士的目光纷纷朝着赵弦走去的清秀的女人望去。

    此时秦筝想跑也跑不了,只能站在原地看着赵弦一步步朝着她走来,心里觉得有些虚。

    她最近真的很不想见到赵弦,看到他就想起那一晚上的事情,她觉得还挺尴尬的。

    然而赵弦还是一步步走来,唇角挂着浅笑,看到她手里拎着一袋子在这边小有名气的卤味,笑道,“今晚上跟几个朋友出来吃饭,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这个点你吃过晚饭了吗?”

    秦筝点头,“已经吃过了,出来逛逛,正打算回去呢!”

    赵弦一看时间,其实这个点对秦筝来说不算晚。

    “这个时候也才九点多,不如一起喝杯咖啡如何?你要是不想喝咖啡的话,那么一起到街上走走!”

    能不能不要啊,她最近真的不想跟他单独相处,难道赵弦不觉得尴尬吗?

    见秦筝一副想跑的样子,赵弦有些失落,但是从那一天起秦筝就一直对他避而不见,甚至电话都不接。

    赵弦有些担心她,所以今晚上既然遇上了,就必须好好地与她谈谈。

    “我还有事情,对了,我妈妈来燕城了,你也知道我妈妈不喜欢我一个女孩子,太晚了还在外头,我要是晚点儿回去,她肯定又要念叨我的,我先走了啊,再见!”

    看到秦筝转身就要走,赵弦拉住了她的手臂。

    “秦筝,你还在为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吗?再说宋老师过来燕城,理应我也该去拜访她,毕竟我与宋老师也曾经是多年的同事。”

    她都表现得如此明显了,怎么这个人还没看明白?

    秦筝看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臂,有些无奈,这回怕是跑不了了。

    “赵弦,我妈妈今晚上就住在容家,明天飞机就要飞走了,等往后再拜访不迟,至于之前的事情……”

    她就是觉得特别的尴尬,而且为了这事情,她跟容昭熙都闹成什么样子了。

    可是赵弦并不想给她逃避的机会,“好,既然宋老师明天就走,而且住在容家,宋老师与你父亲都是观念较为保守的人,肯定今晚上不会让你住在容家,所以你也不需要这么早就赶回去。”他的目光在周边扫了一眼,抬手一指,“喏,去那边喝一杯咖啡!”

    “赵弦……能不能改天啊!我看到你挺……尴尬的!”秦筝终于说了出来。

    赵弦却是一笑,“没什么可尴尬的,咱们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是醉后都睡着了,咱们还是朋友!”

    说着他担心秦筝直接跑了,索性拽着她的胳膊,朝着对面的咖啡屋走去。

    秦筝没有办法,只能随着赵弦走,这一次是避开不了。

    到了咖啡屋,秦筝将带来的卤味放到了桌上,点了一杯冰果汁,赵弦本来想要点一杯咖啡的,但是看到桌上的卤味,觉得咖啡实在与卤味不搭,便也点了一杯果汁。

    见秦筝要的是加冰块的果汁,便对店员说道,“两杯都不加冰!”

    秦筝瞪他,赵弦笑道,“女孩子别喝这么冰冻的东西,再说现在的天气还有些凉。”

    秦筝嘟着嘴坐下,赵弦见她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忍不住笑。

    这个女人还是如过去一样,从来都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什么情绪都是直接写在脸上。

    果汁送了过来,秦筝抿了一口,将袋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两份卤味,而后将酱料倒在了上面,取了一只一次性的手套给他。

    “吃吧,这家的卤味很好吃的!”

    赵弦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吃卤味的,不过秦筝的邀请他还是很高兴,接过一次性手套,将手套戴好,取了一块鸭脖子蘸酱之后啃了一口,“味道确实很不错!”

    秦筝啃着鸡爪看他,“赵弦,我觉得咱们之间真要冷静几天,这么一直见面挺尴尬的!”

    “其实真没什么的,你别胡思乱想,当晚我实在醉得厉害,一沾床就睡,况且对方是你,只要你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碰你的,更何况你现在不比从前,还是容昭熙的女朋友!”

    他不至于在秦筝还是容昭熙的女朋友的情况下,去碰她的,那样太不尊重秦筝了,也会害了她。

    “我知道,可是旁人却不这么想,而且……”

    秦筝也不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了。

    赵弦露出一笑,摇了摇头,“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其实说到底我也是很震惊的,毕竟也算是同床共枕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想对你负责到底,至于容昭熙那边……

    我想他现在可能还是没有原谅你,但是说到底,秦筝,咱们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就没有想过容昭熙也有一定的责任吗?

    可是他却不听你的解释,当初他被眼前一幕震撼了,不想理会你,我能够理解,可是这么多天了,他也不该还是对你这样的态度!”

    秦筝一默,怎么跟简水澜所说的相差不多?

    她默默地啃着鸡爪,偶尔抿上一口果汁,此时更是坚定了要冷落容昭熙的决心。

    此时一想,算起来当真是容昭熙也有过错,可是他没有丝毫的反省,全都怪到她这边来。

    赵弦见她不语,但是看到秦筝的神色,也知道她是将这些话给听进去了,于是又说,“你与容昭熙的事情我也不想关心太多,但是我在乎的是咱们之间的关系,就算当不成情侣,可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很不因为这事情而想失去一位谈得来的好朋友!”

    秦筝想,她也不想因为这事情失去了赵弦这个朋友,她轻轻颔首。

    “你所说的我都明白,包括容昭熙的事情,刚才跟水澜吃饭的时候,她也这么跟我提起过了。我只是……最近看到你我就是觉得挺尴尬的,不过……现在说开了,倒也没那么尴尬了!”

    “嗯,我明白,毕竟你是女孩子,咱们还是朋友关系,你觉得尴尬也是难免的。”

    **

    宋老师过来燕城也就三天的时间,她订的飞机是下午三点。

    依旧是容昭熙开车与秦筝将她送到了机场,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容昭熙是宋老师的声音。

    几次需要秦筝插嘴的时候,秦筝也尽量掩藏自己的情绪,好好地配合容昭熙演戏。

    到了机场,他们将宋老师送到了安检,过安检之前,宋老师有些舍不得秦筝了。

    “你在燕城要多照顾好自己,8月8日是水澜举行婚礼的时候,我会和你爸爸过来!”

    她看向一旁高大帅气的容昭熙,怎么看都觉得满意。

    “昭熙啊,小筝脾气不大好,就辛苦你多多包容她,要是她欺负你的话,你就电话给阿姨,回头看我怎么教训她!”

    容昭熙重重地点头,“宋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小筝的,有空的话就常来燕城看我们。”

    “嗯。你是个好孩子!”

    而后拍了下秦筝的胳膊,“怎么一声不吭的,你这个孩子就是木!”

    秦筝揉着手臂,皱眉看她,“妈,我怎么就欺负他了?你把我想得太坏了,再说我脾气哪儿不好了?你看看全天下还有脾气比我更好的人吗?”

    宋老师给了她一记白眼,“就你这德性,脾气还好?你能找到昭熙这样的男朋友,就该偷笑了!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妈妈要过安检了,你们要好好相处,有空经常电话联系!”

    别离的时候,秦筝还是忍不住上前将宋老师拥抱住,“妈妈,我会想你的!”

    宋老师笑拍了下她的肩膀,也挺舍不得的。

    “这么大了还撒娇,嗯,妈妈也会想你。”

    宋老师朝着安检的地方走去,秦筝与容昭熙目送她安检完朝着里面走去,一直到看不到身影了,秦筝有些惆怅。

    她瞥了一眼身边也正盯着安监处看的容昭熙,随即转身离开了。

    说好的,今天开始要冷落容昭熙,她说到做到!

    容昭熙自己想作,那就让他作死吧!

    等容昭熙收回目光的时候,再一看旁边,哪儿还有秦筝的身影。

    他的目光在四周搜寻了一番,便看到了朝着手扶电梯走去的秦筝,当即就嗤笑了声,这个女人竟然扔下他?

    昨天以前不是还一直对他欲言又止的吗?

    恨不得粘在他的身边,跟他好好说话,好好沟通,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都还没好好地享受,结果这是翻脸不认人了?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