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分手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分手的
    容昭熙本来想要追上去的,可还是拉不下面子来。

    想着,也许过两天秦筝又发现没他不行,乖乖地回来了,现在不就是发点儿脾气吗?

    女人不能宠,容易上房揭瓦,过去他就是太宠爱秦筝了!

    秦筝本来也没想过容昭熙会追上来,可是站在电梯上的她,余光瞥见远远站在那边的容昭熙丝毫没有要追上来的觉悟,当即心里面就难受起来。

    这个混账,竟然真的不要她了吗?

    好好好,那咱们就看看谁能够憋得久,秦筝想着今天起,跟他冷战到底。

    他们两人大不了就是分手,她秦筝就不相信找不到比他还好的男人!

    她气愤地想着,大不了就跟赵弦在一起,赵弦对她好,而且过去也深得她父母的喜欢。

    只是此时眼里还是忍不住泛红了起来,憋着嘴,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声来。

    其实容昭熙好几次想要追上去的,可看到秦筝头也不回地将他丢在这边,他就郁闷得很。

    最后想到今天是他开车过来,秦筝并没有开车,估计会到停车场那边等他。

    这么想的时候,一颗心又稍微安了点儿,他也没有再迟疑,也朝着手扶电梯的方向走去。

    打算直接去停车场,说不定秦筝就在停车场等他呢!

    然而等到容昭熙到停车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秦筝的身影,周边也都没有。

    他想从安检到停车场还好几条的路,许是秦筝走别的地方过来,于是就在车上等。

    本来要给秦筝打个电话的,可是手机拿出来的时候,犹豫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拨通。

    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还是不见秦筝过来,容昭熙想,握草,他这是被秦筝放鸽子了!

    **

    简水澜的婚纱照,整整又拍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拍好,这还是局限于在燕城拍摄。

    顾琉笙提议了好几个的地方想要拍婚纱照,甚至还提到了几个国家,且还提议去l国的南宫山庄取景。

    简水澜有些心动,毕竟南宫山庄的风格她也很喜欢。

    若是拍摄绝对是大片的场面,只不过距离太过远了,来回飞的时间就要花去不少。

    最后一场是在海边,拍完的时候,正好是夕阳西下。

    顾琉笙觉得景色很美,又让摄影师给他们拍了一组夕阳西下的照片,就此在燕城的拍摄才算完毕。

    顾琉笙还有些意犹未尽,赤脚踩在沙滩上。

    看着身边穿着礼服的女人,笑得格外灿烂,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你要是觉得国外太远了,不如咱们再找几个周边的城市拍如何?”

    他是真的拍上瘾了,每天看着他们一家子拍出来的美美的照片,都格外满足。

    简水澜白了她一眼,拉着长长的裙摆朝着上面走。

    “你都十来天没去公司了,不是忙得很吗?这样真的好?”

    再说她也忙啊,画廊的装修已经收工,现在处于通风期间,画展也差不多该要开始办了。

    接下来还要聘请员工,虽然可以让秦筝帮忙。

    但是秦筝那边的画廊就已经够她忙碌了,况且这个时候她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想必心里也烦躁得很。

    顾琉笙跟上她的步伐,帮她提着长长的裙摆。

    “公司里的事情都安排给宋微他们了,只要宋微在,我就能十天半个月不需要去公司,之前给他假期,他死活不愿意走,那就留在公司里忙碌。

    再说了,咱们的事情比较重要,我觉得湘城不错,那边看日出的条件最好,咱们之间的感情升温就是在那边,这么一想也好些年没有去过了,咱们抽个时间过去如何?”

    咱们去过的地方多着呢,难道要一个个去拍?

    顾琉笙一想,也觉得不错。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样就可以见证咱们在一起的足迹。”

    简水澜实在受够他了,看着在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

    简水澜回头去看简昕,正一步步跟在他们身后呢,她道,“后期不是还有度蜜月吗?等到时候再补拍,我觉得咱们都需要好好休息了,你看看小昕跟着请假多少天了?

    而且我觉得去度蜜月的话,也必须选择简昕的假期。暑假是来不及了,又太热,咱们可以选择小昕的寒假,正好是冬天,可以看雪。”

    “现在才几月份呢,你让我熬到假期,寒假可是要等到明年一月份的时候!”

    顾琉笙一下子就觉得人生有些茫然了,他想要的度蜜月,距离他越来越远了。

    孩子才三岁,请个假不就可以了,就算请一个学期,他都觉得没什么。

    简水澜突然站住了脚步,顾琉笙差点儿就撞了上去,幸好他及时停了下来,对面的简水澜一脸的哀怨表情。

    “这几个月的时间都等不了,你对我就这么没耐心?”

    这怎么就是对她没有耐心了,完全就是他过于心急,顾琉笙有些无奈。

    单手抱着她的肩头,笑道,“得!我对你有的是耐心,别说这几个月了,就是几年我也得等!”

    不远处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几天的拍摄很顺利,也让他们见证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也看到顾总实力宠妻,感觉他们一家之主是顾少夫人啊!

    简昕上前拉住了顾琉笙的手,“爸爸,就听妈妈的话,等我放寒假了再去度蜜月。”可别想将他丢在燕城,否则他就让木叔叔飞过来带他去找他们。

    顾琉笙突然就觉得这个儿子来得有些早了,他多想要两人世界。

    现在简水澜的心思还得分一半给这个小屁孩,基本上以孩子为主了。

    他本来还想着要二胎,并且之前还迫不及待。

    现在想想,还是别这么快怀上,看来得要做安全措施了。

    一个孩子就已经抢走了他一半的宠爱,再生一个孩子他就真失宠了!

    于是今天的顾琉笙有些嫌弃自己的儿子了,简昕小跑着走到了简水澜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妈妈,你最好了,一定要等我放假了咱们再一块儿出去玩,要不你就帮我请假。”

    在幼儿园里现在也就是做游戏比较多,认识一些字,做几道简单得不行的算术题与前面几个拼音字母。

    但是那些简昕都懂得了,他现在所学的都是小学一年级下册的知识了。

    好些字他都认识了,就是写出来的时候歪歪扭扭的并不好看。

    不过等他长大些就能写出好看的字了,简昕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不错的,妈妈给他说的故事,说一遍他就能记住。

    简水澜揉着他的小脑袋,“嗯,放心妈妈出去玩的话,肯定也要将小昕带在身边!”

    **

    距离宋老师离开燕城已经一个星期了!

    整整一个星期,秦筝没有主动联系他,甚至都没再见过面。

    容昭熙这才意识到危机,他是不是将态度摆得太过了?

    这么想的时候,就觉得慌张起来,可别好好的一个女朋友最后让他给作没了。

    一个星期之前,秦筝对他欲言又止,甚至跑到他的公寓里给他送猪尾骨炖汤。

    但是自从宋老师离开之后,秦筝就直接撇下他就走了,一直到现在无声无息的。

    这还是容昭熙第一次这么长时日没有看到她,仿佛消失了一般。

    这几日他母亲等人一直喊他带秦筝回家里吃饭,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好开这个口。

    面子拉不下来,就算喊了秦筝过来他们家里吃饭,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也让人觉得可疑。

    可是这个时候

    容昭熙慌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之前没有拿捏好,一味地享受着秦筝的愧疚于歉意,现在估计是秦筝觉得他太过了,索性不搭理。

    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好了要跟他分手吧?

    想都别想,更别想跟赵弦在一起。

    容昭熙觉得他们之间,确实应该坐下来好好地谈谈了,之前没有拿捏好分寸。

    在秦筝找她的时候,就跟她好好谈谈,这一次他只能主动去找她了。

    容昭熙知道秦筝喜欢好看的男人,特别是小白脸那样子的。

    自己本来就生得好看,多年来的校草可不是白叫的。

    所以在他又细致地打扮了一番之后,觉得自己简直比秦筝追的电视剧的那些小白眼都要养眼许多。

    他若是进入演艺圈,肯定要比应寒还要受欢迎!

    换好了装扮之后,容昭熙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一早上客人不少,秦筝也出来招待,单单她这边一个早上就忽悠了十几个客人买了画。

    而且有个客人大手笔,买了两幅珍藏版,价值可不低,秦筝眉开眼笑地将客人礼貌地送走。

    看到几个员工正在给客人介绍画,秦筝见今天这生意好,心里特别舒服。

    这一处画廊虽然她与简水澜都努力过,不过生意这么红火,除了有顾家这一层关系,其实还有一批是应寒的忠实粉丝。

    这么多年过去了,应寒早就已经退出了娱乐圈。

    然而因为这画廊的老板是应寒的朋友,应寒也曾在这边买过画的缘故,所以那些忠实于应寒的粉丝,还是会过来这边买几幅画。

    有些价位不高,但是大家都明白,就是过来看能不能遇上,或是打听消息,甚至也有狗仔。

    秦筝才不会跟他们说,其实她早就见过应寒好多次了,还一块儿吃过饭。

    她看了一眼时间,也快12点了。

    收拾下东西就能吃饭去,打算中午回家里睡一觉,养好了精神,下午继续忽悠客人买画。

    等这里面的画卖得差不多了,还有好些新画需要摆上来。

    收拾了下东西,倒了一杯温水喝下,并不知道办公室门口的地方,一个男人站在那边有些时候了。

    容昭熙就这么盯着她看,看着她收拾东西,看着她倒水喝。

    一个星期没见,精神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眼睛不红肿了,气色也很不错,唇上涂了口红,很漂亮,也很诱惑人。

    原来离开他的这个星期,她过得这么好,反倒是他,成日里食不知味。

    秦筝喝了水之后,拎着包起身,抬眼就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容昭熙。

    然而她什么都没说,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从他的身边走过。

    回身顺手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走了。

    容昭熙觉得自己在这一刻被隐形了,秦筝是没看到他吗?

    他愣了一会儿神,回头去看秦筝,可是已经走远了!

    容昭熙很快拔腿追上,一把扯住了秦筝的胳膊。

    “秦筝,你就没看到我吗?”

    秦筝看他的时候眼里带着几分冷漠,抬手将他的手甩开。

    “别动手动脚!”

    说完这话之后,秦筝就走了,毫不留恋。

    心里冷笑着:冷落她这么多天,现在找上来做什么?跟她分手吗?

    既然想要冷落她,那就这么一直冷落下去,何必过来见她?

    容昭熙看着被她挥开的手,有些没反应过来,前几天那个一直粘着她的女人哪儿去了?

    容昭熙很快又追上,默默跟在她的身后,一直到出了画廊,容昭熙直接扯过了她的手。

    “咱们好好谈谈!这么多天过去了,我觉得咱们也都冷静了好些时候,是该理智地谈谈了。”

    “谈分手的事情吗?”

    秦筝故作轻松一笑,“好啊,那咱们就分手吧!”

    容昭熙被她的话给噎住了,他什么时候想要跟她分手了?

    分手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跟她分手的!

    “不是分手的事情,我也不可能跟你分手,而是我觉得之前的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所以,小筝,我正式向你道歉,是我不对在先,也是我没有好好地保护你,照顾好你,咱们不要再这么相互冷落下去了好吗?将时间都浪费了。”

    秦筝再次扯开了他的手,没有回答他的话,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道歉

    如果早点儿的话,他完全不需要道歉,只需要信任她就足够了。

    可是弄到现在,就算是道歉,可是有用吗?

    她那些流掉的眼泪,他能够补偿回来吗?

    不过这个时候容昭熙来道歉,她还是有些诧异的,她以为容昭熙都不会先低这个头了。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