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9章、你认为我跟赵弦睡过了,觉得我脏?
    秦筝的脸色很冷漠,容昭熙瞧着心里更慌了,更觉得自己过去太过作了,现在怎么办?

    “作为一个男人,当时看到那一幕,我简直没有办法理智,好几天都觉得活得挺窝囊,整个人也特别颓废,当时我一味地责备你,可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也与这一件事情有关,若是你有错,那也是我先错得离谱!”

    他轻轻地拉上了秦筝的手,见她没有甩开,眼里闪过一抹惊喜。

    小筝,是我错怪了你,我并非不相信你,而是当时的情景我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我一直都将赵弦当做情敌,因为我知晓他对你的感情,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我很担心你被他给抢走了,说到底,在感情这一方面上,我对自己还是不够自信!”

    本来是拉不下脸来道歉的,可是现在再将姿态摆得那么高,秦筝肯定不会乐意与他和好。

    看到秦筝沉着脸,默不作声的样子,这一次换容昭熙有些心虚了。

    “我之前一直想要打电话给你的,可是我拉不下这个脸,你也知道我爱面子,特别是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小筝,咱们都别生气了,也别相互冷落了好不好?咱们和好!”

    秦筝听到“和好”两个字的时候,唇角扯出了一抹笑意。

    却是嘲讽的味道,“我中午需要午睡,你要是没别的事情,就别耽误我的时间,再见!”

    他说和好就和好,那么她这几天的委屈算什么?

    秦筝第三次甩开了容昭熙的手,拉开了车子的门就要钻进去,可是很快地就给容昭熙又给扯了出来。

    车门被狠狠地关上,秦筝有些发懵,被这声响给吓了一跳。

    回头去看容昭熙的时候,刚才眉目清秀温润,眼里带着歉意,而现在则是满满的怒意。

    她就知道发生了那事情之后,容昭熙对她怕是不会犹如过去了。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容昭熙对她的耐心,已经不如当初了!

    看到他怒气腾腾的样子,秦筝一点儿都不惧怕,这个男人有些时候也就是纸老虎一只。

    她知道容昭熙不会对她动手,要是敢对她动手,她绝对会还手,他们之间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秦筝的手被他紧紧地抓着,甩了几次都没有甩开,也就作罢,只是眼里的冷笑更甚。

    她本来以为没出三天容昭熙发现她不去找他,就会主动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可没想到,她愣是等了整整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里,她一颗心原本对他已经不那么火热的心,也都快凉透了。

    “小筝,咱们好好谈谈,正好这个时候是吃饭时间,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顿饭了!”

    容昭熙不容秦筝的反抗,拖着她朝着附近的饭馆走去。

    秦筝不爱搭理他的,可是被他这么抓着手臂,又摆脱不得,只好跟了上去。

    被容昭熙按着在位置上坐下,秦筝还是不想搭理他,拿出手机玩着最近很流行的手游。

    容昭熙是知晓秦筝的口味,一口气点了好几样的菜,都是秦筝所喜欢吃的。

    看到她坐在对面玩着手机也不肯看他一眼,容昭熙觉得一肚子都是火气,打又打不得,骂了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他,容昭熙看着她就这么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索性将她手里的手机抢夺过来,“我一个大活人还没有你手机好看吗?”

    秦筝冷笑,“你倒是脸大,竟然觉得自己能跟我的手机相提并论!”

    容昭熙被她这话呛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敢情他还比不上她的手机?

    容昭熙看着手里的手机,几次都想要将它砸地上摔烂。

    但也清楚秦筝的脾气大,他这一次若是砸了手机,秦筝肯定不会跟他罢休,到时候他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这么一想,容昭熙只好将手机还给她。

    “咱们别为过去的事情再这么相互冷落猜疑了,好不好?这事情翻篇过去,以后我还对你好,好不好?”

    猜疑

    是容昭熙对她的猜疑吧,不然她能猜疑他什么?

    跟程少郡睡一觉后断袖了?

    秦筝继续玩着手机里的游戏,没有理会他,神色淡淡的。

    容昭熙见她不语,又是心急,又是无奈,此时饭菜一样样上了桌。

    容昭熙觉得那还是先吃饭吧,也许等她吃饱了,脾气就会好些,不会再这么不搭理人。

    容昭熙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在她的面前,“这是你爱喝的鱼汤,很鲜美,你尝尝看。”

    然而秦筝没有理会她,其实她本来不想跟他一块儿吃饭的,但饭菜看起来太可口。

    还要命的都是她所喜欢吃的食物,虽然有些放不下身段,但毕竟也饿了,便拿起了筷子。

    看到秦筝开始吃饭,容昭熙松了口气,这是好现象,于是给她夹了一块烤翅,“尝尝!”

    秦筝看到碗里的那一只烤翅,动作一顿,随即将那一块烤翅夹起,放在了她吐了几块骨头的盘子里。

    对面的容昭熙见此,脸色更是难看了,几次想要摔了筷子走人。

    但是他知道今天这事情若是没说清楚,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紧绷。

    “小筝,别这样子好不好?你要是觉得不高兴的话,你打我都可以,别这么一声不吭的。”

    秦筝这一次倒是吭声了,“受不住,那就分手呗,反正你也是认为我跟赵弦睡过了,觉得我脏,对不对?觉得脏,那就放手吧,最好也别再找我吃饭了!”

    她被容昭熙冷落了十来天,冷着冷着也就寒心了。

    真要分手的话,除了有点儿伤心之外,时间一长,也就会好了。

    又是分手!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这么说了,容昭熙的脸色更是难看了。

    他将筷子搁放在桌上,看着眼前认真吃着排骨的女人,深呼吸了口气,觉得不该发脾气。

    这脾气一发,他就是有理也就变得没理了。

    于是耐着性子出声,“我们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你妈妈过来的时候也谈起此事,现在双方家庭都希望咱们早日结婚,若是觉得太快了,就先办一场订婚宴,热闹一下,你现在给我说要分手?”

    还有他从来就没觉得她脏,也相信她与赵弦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当时他看到两人在一张床上坐着,脑子里发懵,确实以为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但是后来冷静之后,仔细一想,当时赵弦肯定也是醉得一塌糊涂,怕是倒头就睡,想做那事情,也做不了。

    秦筝吃了几口,就没什么胃口了,主要是对面的人太过烦人了,嗤笑了声,“多少人谈婚论嫁的时候吹了,咱们也不是先例。再说现在闹成这样,会不会分手还是一回事!”

    “分手,分手!你除了想跟我分手,你还想怎么样?秦筝,我死都不可能跟你分手的,你就死了这一条心!还有,你也休想跟赵弦在一起,我不会同意的!”

    容昭熙说完这话的时候,本来想要直接起身离开,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他不想就这么离开。

    秦筝却是直接将筷子往桌上搁放,“我觉得咱们之间还是需要好好冷静冷静,这饭我就不吃了,我先回家睡觉,下午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忙碌,容昭熙你别跟过去打扰我!”

    说完这话,秦筝没在理会他,拎了包包起身就走。

    就只剩余容昭熙一人对着一桌子基本上没动过的菜,都是她爱吃的菜,可最终她也不过是吃了几口。

    是不是自己太过着急了,应该等她吃饱了再谈这些事情的。

    秦筝对他的冷漠,让他有些慌,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而且现在的秦筝不哭不闹的,特别冷静的样子,他就担心秦筝对他没了心思。

    倘若有一天,秦筝执意要跟他分手,那么他该怎么办?

    他不会答应的,不会的!

    秦筝离开了餐馆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想到容昭熙,估计这个时候气得想要吐血吧!

    她给简水澜拨打了电话,声音里都带着一丝笑意。

    “水澜,冷了容昭熙一个星期,今天算是找上来了,我还是没给他好脸色看,这男人果然有些犯贱,对他好的时候他不屑,偏偏要等到我冷落他的时候,才舔着脸过来哄人。”

    要是之前好好听她解释,相信她与赵弦之间的清白,会闹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吗?

    说到底,那也是容昭熙自己活该!

    手机那头传来简水澜的声音,“差不多就行,别将姿态摆得太高,过两天就跟他好好谈,差不多就可以原谅了,要不然等之后你这态度端得太高了,容昭熙的耐心就不一定了,甚至可能会想破罐子破摔。

    就是你想要拉下脸跟他和好,都不好拉下这个脸,别走了容昭熙当时选的那一条路,一切还是我当时跟你说的,对待男人要松弛有度。”

    秦筝点头,“嗯嗯,先冷着他吧,让他尝尝我当时的滋味,等过两三天若是他还找过来,那么我就想着原谅他,否则的话

    其实我也想明白了,这事情的发生正好考验我与他的感情,若是彼此都不够坚定的话,我觉得也没交往下去的必要了,大不了就是分手好了!”

    她这话也并非气话,而是这几天认真琢磨出来的,男女之间最可怕的就是彼此的不信任。

    就像当初,简水澜会离开燕城这么多年,还不是因为顾琉笙的不够信任导致的。

    “说什么傻话,容昭熙对你还是很好的,这事情他也只是受到了不少的震惊才会如此,现在冷静下来想清楚了,我觉得你别冲动,若是他对你没有感情,我自然不会这么劝你,但是容昭熙对你确实很不错的,你可以再观察看看,别太冲动去做决定,否则将来后悔了!”

    “我就是觉得他不够信任我,要是他足够信任我,冷落我一天两天才差不多该想明白了,可是这已经十来天了,都快半个月的时间才找上来,我想我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

    简水澜有些无语,不过听到秦筝所说的信任问题,也确实是存在的。

    “反正你别太过冲动了,再过两天看看,若是他找你态度诚恳,你就给他一个台阶下,也相当给自己一个台阶。”

    “嗯!”秦筝闷闷地应了一声,问她,“你婚纱拍完了吗?”

    “昨天就拍完了,拍了好多的照片,明后天你要是有空就过来帮我挑照片!”

    秦筝一听到挑选照片,立即就来了兴趣。

    “行,我明天就去找你,在画廊里工作这么多年,我告诉你,这审美都给锻炼出来了,我挑选的照片,你一定满意!”

    **

    容昭熙吃不下饭,结了账,失魂落魄地就离开了。

    他没有回去自己的公寓里,而是回到了容家,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群人都在吃饭。

    容夫人最近对容昭熙特别好,看到他立即就出声,“昭熙回来啦,吃过午饭了吗?”

    “你们吃!”

    他闷闷地出声,然后就朝着楼上的方向走去。

    容夫人听到这话回头去看他,才见容昭熙的脸色不怎么好,忙看向容父。

    “你说他这是怎么了?我觉得不大对劲啊!”

    平日里容昭熙回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带着几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张扬。

    可是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样子,而后一想,这都一个星期没见过秦筝了!

    容父点头,“确实有些不大对劲,这孩子哪次回来,不是高高兴兴地喊上一声,不过好些时候没有见着小筝过来这边了,他们会不会出现了什么矛盾?”

    容夫人听打到这样的猜测,其实刚才她心里也是这么猜的。

    此时见容父也有这样的想法,心里一紧,看向对面的容承祯。

    “承祯啊,你跟昭熙感情好,可是知道了些什么?”

    容承祯看向容夫人,“妈,我能知道什么呢,我与昭熙是兄弟,也确实亲近,但是有些话兄弟之间也是不能说的,比如说追女人这事情,不如你去问问程少郡那小子,估计他知道!”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