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简水澜若是死了,顾琉笙肯定不会好过
    容夫人冷哼了声,“兄弟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看你就是嫉妒他这么快找到女朋友!”

    容父向来是站在老婆这边的,听到这话,也很快附和,“你妈妈说的对,你就是嫉妒!”

    对面的容承祯觉得还是别说了,他喝下了碗里剩余的汤。

    “我吃饱了,你们慢点儿吃!”

    容承祯走了,容夫人撇了下唇,一脸嫌弃。

    “看看你养的儿子,还真是凭实力单身!”

    容父叹了口气,“承祯很优秀的,只要他愿意,想要娶什么女人没有?”

    “可重点是他不愿意啊!”

    容夫人想到顾琉笙的儿子都开始去学校了,他就着急。

    同一个年纪,而且自己的儿子还比顾琉笙大了好几个月,可是人家宝贝儿子都读书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今天的重点,两老开始讨论容昭熙的感情问题。

    因为秦筝好些天都没过来这边吃饭了,从宋老师离开燕城之后,就没再过来了。

    看到容昭熙的房门紧闭,容承祯推了进去,就看到容昭熙颓废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见到这样的场面,容承祯忍不住就笑,踹了下房门,容昭熙听到声音,懒懒地瞥了一眼,随即又将目光挪开了。

    “大哥,你别吵我,我睡一会儿!”

    “是不是秦筝不理你了?”

    容承祯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又说,“之前让你别玩得太过,早就警告过你,可你就偏偏不听话,你看看琉笙为了他的老婆,多少次惹恼了她,可最后苦的还不是自己?你看他就是苦肉计都使出来了!”

    苦肉计

    容昭熙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他迅速地坐起了身。

    拉住了容承祯的胳膊,问他,“大哥,你说我弄点儿苦肉计,秦筝会不会就此原谅我?”

    容承祯嗤笑,将自己的胳膊从他的手里挣了开来。

    “你弄什么苦肉计?秦筝怕是不好哄,要是让她知道你骗她,回头肯定直接跟你分手!”

    这女人脾气可不小,也不爱慕虚荣,要是容昭熙将她惹急了,真会甩了容昭熙。

    容昭熙一下子就如同瘪气的气球,整个人无力地躺了回去。

    “哥,那你有什么好的法子?”

    见容昭熙如此颓废,容承祯想了下,觉得也该帮他一把。

    “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让她过来咱们家,你让妈给秦筝打个电话,邀请她今晚上来我们家吃饭。

    很多事情见了面就能谈开,况且有爸妈在家里,秦筝对他们还是很尊重的,有什么事情也得忍着。”

    “是个法子,不过”

    容昭熙犹豫了下,“可要是秦筝不同意来我们家,怎么办?”

    “那就证明你们之间也差不多该走到尽头了,前几天我的话你偏不听进去,现在问我怎么办,我又不是秦筝,还能答复你?我看你也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打理她了吧?”

    敢将女朋友冷落这么多天,他弟弟也是个人物。

    “有什么不懂的就去请教琉笙,毕竟人家经验深厚!”

    “得了,我问了顾总,嫂子那边肯定要知道了,嫂子知道了肯定跟秦筝说,她就要笑话我,况且也不一定有效果,特别是你说的苦肉计,真让秦筝给知道了,我没得好过!”

    容承祯一巴掌在他的大腿重重一拍,疼得容昭熙一阵龇牙咧嘴。

    “大哥”

    “当初让你别作,你不听,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你还能怪谁?行了,去跟妈说一声,你到时候要是弄丢了秦筝,看爸妈怎么放过你,他们可是很喜欢这个儿媳妇的!”

    容承祯没有再多说,直接起身离开,话以到此,一切还得靠他自己。

    虽然不清楚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这么一整个星期不见人,估计矛盾不小。

    除了前面几次想要闹分手以外,这一次的问题还真不小。

    容昭熙想了想,觉得还是让他母亲邀请秦筝今晚过来吃饭。

    有他母亲出面,到时候一家子都在,秦筝也就不会拂了大家的面子,而他还能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说说。

    女人都是要哄的,可是秦筝不好哄啊。

    据程少郡所言,他那些女朋友从没有给他耍过脾气,一个个对他都是温柔体贴,处处为他着想。

    就是现在交往的这个小女朋友,也特别懂事。

    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甚至新旧女朋友都能够一块儿吃饭逛街,程少郡也是个人物!

    更甚至他的几个玩得较好的同学,他们所交往的女朋友,若是生气了,买个包包、买身衣服,买双鞋子,或是贵重点儿的首饰、用品随便来一样,都能将她们哄得高高兴兴的。

    容昭熙想直接若是给秦筝买个包包,估计秦筝会直接拿那只包包来砸他的脸。

    他到底是喜欢上了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何如此不好哄骗?

    大概这也是她的独特之处,才如此吸引他吧,那些千篇一律的女人留给程少郡就够了。

    容昭熙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秦筝也都到家了,让她母亲打个电话正好。

    此时秦筝正要睡下,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从枕边抓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容伯母打来的。

    她瞬间就觉得这手机格外烫手,接还是不接?

    这肯定是容昭熙让容伯母打来的电话。

    想要利用容伯母邀请她过去容家吗?

    秦筝冷笑,这个法子倒是不错,她若是去了容家,肯定要给容伯母他们一些面子,肯定不敢直接跟容昭熙叫板的。

    秦筝坐起了身子,深呼吸了口气,才接听了电话,声音里都流露出一股笑意。

    “容伯母?”

    “对,是我呢!小筝啊,伯母都一整个星期没有见着你人了,好想你的,这一个星期你是不是那边忙得很呢?昭熙这混账也不知道给你帮点儿忙,成天在家里晃悠着。”

    秦筝笑了开来,“容伯母,我这几天确实挺忙的,画廊里最近生意挺不错的,虽然人手不少,但是我这边也忙不开,而且艺术西区那边也快要开张了,需要不少的画,我都在筹备着。”

    其实艺术西区那边的画廊基本上都是简水澜在忙,她也就帮忙挑选一些不错的画。

    容夫人柔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艺术西区那边的画廊若是开张了,到时候跟我说下具体时间,我好带着一些朋友过去看看,给你们年轻人捧捧场。

    我还听说了顾少夫人打算办画展,时间定下来了吗?之前就见顾少夫人的画很不错,我都想去参观画展看看。”

    “具体时间待定,不过应该也快了,等到水澜那边有消息了,我一定提前跟您说。”

    到时候容夫人再带一些名媛贵妇过去,那些人一个个好面子,都生怕买得少,一个个都往最好的挑。

    她秦筝是个卖画的,卖得好,自然高兴。

    不过简水澜的画,她更希望可以得到共鸣。

    “好!那就这么说下了,对了,你也好些天没来容家了,今晚上就过来这边吃饭吧,我已经吩咐了厨房今晚上都准备你爱吃的饭菜,你容伯父这两天也都一直提起你呢!”

    秦筝就知道肯定是容昭熙让容夫人,邀请她去容家的。

    自从她母亲回去燕城之后,她每天都让自己忙碌起来,日子过得很踏实,实在没时间去伤春悲秋,她浅浅一笑。

    “容伯母,晚上怕是没办法了,今晚上画廊这边有个聚会,还是我发起的,若是自己不去就不够意思了,我改天再去看望容伯母还有容伯父,这几天我这边也都挺忙的。”

    完了,自己儿子好似跟秦筝闹起别扭了。

    连她出马都不行了,看来事情还挺严重的!

    一旁的容昭熙眼巴巴地看着容夫人结束了通话,迫不及待地问她,“妈,怎么样呢?”

    容夫人有些慌,看向容昭熙的时候眼里就有了怒意。

    “不来,她忙着呢!臭小子,你老实给我交代,你们两人是不是又吵架了?肯定是你欺负小筝了!”

    秦筝那么好的姑娘,可别让自己的儿子给弄丢了,要被他弄丢了,看她不直接将他赶出家门。

    不来

    容昭熙没想到她竟然直接以忙的借口,拒绝了他母亲的邀请。

    容昭熙有些烦躁,“就是点儿小矛盾罢了,这几天她确实挺忙的!”

    反正忙什么他也不知道,但他清楚秦筝确实不想见他了。

    想到这里,容昭熙更是烦躁了几分,索性就上了楼。

    容夫人看着容昭熙这么转身就走,与容父两人面面相觑,看来问题大了。

    容夫人想着,她可能得抽点儿时间去一趟画廊看看,从秦筝那边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艺术西区的画廊已经装修完毕,正在通风期间,简水澜基本上每天都会抽空过来看看。

    要办画展一事,她的画已经都裱好框,部分也都开始悬挂画廊里了。

    时间已经定下,是在下个月的6号与7号,那两天正好是周六与周日。

    邀请函也都已经准备好,并且邮寄出去。

    这一次画展,还请了秦筝那边醉桃源画廊的几个员工过来帮忙。

    顾琉笙很重视这一次的画展,自然也由他牵头邀请了好些人。

    除了燕城的人,还有不少外地的人过来,甚至是南青岳那边据说也要带一些人,过来参观画展。

    简水澜一听到这么多人要来参观她的画展,心里头就有些紧张,毕竟太多的大人物了。

    于是对于这一场画展,她投入了更多的心思,将自己之前的画一幅幅又挑选了一遍。

    这些年来,她画了不少的画,除了过去给了秦筝放在醉桃源画廊里面卖。

    她手里头还有不少,特别是前一段时日,她也一直都在忙画画一事。

    还有几幅被她称之为自己的珍品,这一次也都拿出来参展了。

    倒是关于给简昕的画,她始终藏在自己的画室。

    画廊里敲敲打打的声音很热闹,她这一次都请了专业人士过来帮忙,而自己则是亲自监工。

    见他们注重细节,简水澜很是满意,从一楼到二楼,她来来回回看了几遍。

    剩余的活儿再过两三天的时间,也差不多都完成了,再空出一天的时间好好地再检查一遍。

    而画展之后,就是这边画廊的正式开张了,到时候还有得忙。

    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也才不到四点,今晚上顾琉笙会早点儿回家准备饭菜。

    她等会儿直接去接简昕即可,时间还有些早,她打算找家附近的咖啡厅喝一杯咖啡再去。

    才出去没走上多久,简水澜就觉得自己被人给跟踪了,她眉头微微一蹙,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

    反正她会一些身手,再加上暗中还有常颂保护,所以并不担心。

    只是挺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跟踪她,在一个拐角的地方,她迅速地朝着另一边的店门走去。

    隐藏在窗子边目光冷冷地朝着外头看,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女人在巷子口东张西望。

    云水溶!

    上回拒绝了她,没想到这一次她不怕死地又跟了过来。

    正好,这一次她想想怎么挖出云水溶背后之人。

    简水澜知道上回从几个摄像头那边都没有找到云水溶,是因为她熟悉那边的布置,巧妙地躲避开了几个重要的监控。

    也足够证明那一次并非云水溶单独出动,她的周边应该有人保护着,难怪顾琉笙的人一直没有查出来。

    云水溶站在巷子口四处看了看,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儿,她刚刚明明看到简水澜朝着这边走来的,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人影?

    从这边到第一家店的门口也有好几步的距离,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进去?

    而且这边店面不少,两边都有,她还不知道简水澜会去了哪家。

    这么快的速度,是不是自己已经被她发现了?

    云水溶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今天就算是简水澜不肯绕过她,她也已经安排了天罗地网,一定不会让她逃走的。

    今天一定要让简水澜一无所有,甚至

    她在心里冷笑,她最想看到她死了!

    简水澜若是死了,顾琉笙肯定也不会好过。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