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她在心里嗤笑,因为今天是你的死期啊!
    他们的儿子这么小就没了母亲,想想她都觉得痛快。

    只是为难的是这一条街道太过热闹了,想要动手的话,估计不那么方便。

    眼里的冷意,并没有逃过简水澜的目光,她本可以直接让常颂将她拿下的,或是报警。

    不过云水溶背后的人一日不除,他们在明,敌人在暗,这个危险就会一直存在。

    云水溶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筹谋好了。

    她想着虽然有常颂在旁边,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跟顾琉笙通气一声。

    顺便让他去接简昕回家,于是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

    她轻声将这边的情况说了一番,又说,“我估计没那么快回去,你晚点儿就去接小昕吧,我这边有常颂,你不用担心!”

    那边正要回去的顾琉笙,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马上给我回来,不许冲动!”

    “这是一次机会,不然谁知道下回,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遇上了,云水溶背后的人一日不除,我就觉得不安心,你放心吧,我的能力足够自保!”

    顾琉笙迅速地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边说,“老婆,你别吓我,什么事情都不及你的安危重要,你现在就回家,别跟他们碰面了,那些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我只是想见见云水溶,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今天这是个机会,不将他们连根拔起,我跟小昕就不会有宁静的生活。

    你放心,还有常颂跟在我身边,就算云水溶带了人,也都不是常颂的对手,我晚点儿回去。”

    说到这里,简水澜直接掐断了通话。

    常颂的身手是很好的,而且他们只知道简昕的身边有人暗中保护,却不知道她也有。

    甚至不知道她的身手,所以必定对她不会有太多的防备。

    “嘟嘟嘟嘟——”

    听到忙音的时候,顾琉笙觉得有些昏天暗地。

    这个女人怎么胆子就如此大,这些事情交给他来处理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偏偏自己出面?

    虽然只是与云水溶见面,但是对方的底细他们现在还不清楚,顾琉笙就觉得有些心慌。

    他按了电梯,很快进去,想给简水澜电话,又害怕铃声会让她暴露。

    也不知道她现在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他给顾安歌打了个电话,让他接顾源的时候帮忙接下简昕,并将简昕带回去顾家老宅。

    而后又给宋微电话,让他安排些人马上到艺术西区那边等他。

    宋微听到他略显焦急的语气,忙问,“需要我也过去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用,我亲自过去即可,记得将人给安排了。”

    下了电梯,他很快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上了车子,风驰电掣地开了出去。

    简水澜并不知道顾琉笙接了她的电话,这么着急地就要赶过来。

    看到云水溶在那边左顾右盼地找她,忍不住勾起一笑,最后她装作不知情地走了出去。

    当她从店门走出来的时候,云水溶一下子就看到了她。

    原来是进了这一家店面,她浅笑了下,找到人就好办了。

    于是很快走了上去,惊喜出声,“顾少夫人!”

    这一次的云水溶没有乔装打扮,连一顶帽子都没有戴,简水澜看到她这一副样子的时候。

    心里想着,看来云水溶是想出对付她的招式了,说不定是想这一次一网打尽。

    想到这里的时候,又觉得自己会不会过于冲动了,万一对方真布置好了局面?

    不过,她倒是不怕,身边还有常颂,常颂的能力她还是相信的。

    简水澜冷冷地瞥了一眼云水溶,“你倒是不怕,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我面前?”

    云水溶心里嗤笑,因为今天是你的死期啊!

    等你被控制住了,顾琉笙无暇管那么许多。

    她云水溶可以用简水澜来威胁他们,到时候他们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从今往后,她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了,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不会被通缉。

    可以跟陆念念在一起,说不定还能跟肖蔺在一起呢!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云水溶还是没有表露出丝毫,悲戚地看着简水澜。

    “我还是想要求你放过我,水澜,我知道过去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全都是因为我嫉妒你,想要夺取你的一切,但是当我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我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傻!”

    简水澜冷眼看着她演戏,扯唇一笑。

    “嗯,我知道你们母女一直都挺傻的!”

    精明得可怕,可是她们的精明都放错了地方,全都放在了该如何当小三,如何不劳而获上面。

    云水溶看了一眼周边,“这边太过热闹了,我想你也不想让人看来看去,我是真的想要求你放过我,附近有加咖啡厅过去听说很不错,我请你喝咖啡,咱们慢慢谈好不好?

    我求你别报警,我会想办法将念念从乔家带出来,到时候我会与她远走高飞!”

    若只是想要带着陆念念离开燕城,那么她完全没有必要出现在这边跟她叙旧。

    能够让云水溶知道她在这边,其实并不难,因为这几天,她基本上上午或是下午都会过来这边一趟。

    看来今天云水溶是真做足了准备过来的,那么她还真想看看她想要做什么?

    不然一直处于被动,她也厌烦了,而云水溶背后的人太过神秘。

    就是顾琉笙安排了人去调查,也一直没有消息出来,甚至于云水溶现在居住的地方也都没有查出来。

    看来,这一段时日里,云水溶也算是深居简出,所以,必须把握这一次的机会。

    就算有了凶险,但是刚才给顾琉笙电话,他应该不会放心让她一个人面对,也会过来的。

    这么一想,心里更是有底,她倒是没有拒绝。

    “正好我也想找一处咖啡厅休息,旁边就有一家,走吧!”

    这附近也就只有那么一家咖啡厅了,其余的也有饮品店,不过太过吵杂了。

    云水溶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如此成功,她还以为需要再费点儿口舌,当即感激地点头,眼里都是喜意。

    “好!去哪儿你来挑选,我都可以的,顾少夫人。”

    顾少夫人……

    这个称呼说着的,云水溶很少这么称呼她的,或者该说对于云水溶来说,是不承认她这个身份的。

    前一次还有今天,云水溶可是称呼了她好几次了。

    来到了咖啡厅里,简水澜点了两杯咖啡,与云水溶面对面入座。

    咖啡很快就送了上来,云水溶喝了一口才说,“我已经知道错了,往后都不会再纠缠你,陷害你,伤害你了,过去是我不对,我现在只想着好好地跟我女儿生活一起,我实在是……太想念她了!”

    说到这里,云水溶的眼里很快就有了泪意,眼眶也红了起来。

    她这并非伪装,而是真的很想念陆念念了。

    虽然陆念念那边有肖蔺的人打点,不会受太多的委屈。

    可是第一次她们母女分开了这么长的时间,她真的很想要见见女儿,也不知道陆念念现在怎么样了。

    见简水澜微笑不语,云水溶眼里的泪水直接就掉落下来。

    “从我离开乔家之后,就没有再见过我的女儿,念念还挺小的,也不懂事,且今年都开学这么长时日了。

    她都一直没有去学校上学,她在学校里一直没有朋友,平日里被我宠坏了,也没有孩子喜欢跟她玩。

    我实在是真的不想让她再这么跟我一样,继续躲躲藏藏下去了,我也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所以……”

    简水澜知道这事情说到了重点上,她看了一眼面前的咖啡并没有喝。

    周边的咖啡厅算起来正规的只有一家,她就担心这边的东西被动了手脚。

    简水澜依旧保持着浅浅的笑意,轻轻地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但是一口也没碰。

    倒是云水溶又喝了几口咖啡,这么一喝,杯子里就只剩余了一半。

    她红着眼眶看向对面明明比她大一岁的简水澜,可是实际上却似乎比她还要小。

    心底有些不甘心,这个女人怎么会过得这般好,但是她还是接着说,“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个忙,我知道现在顾家跟乔家交好,特别是乔夫人能够帮自己的儿子,夺取乔家的一切,她很感激顾家,我相信只要你开口,就一定能够帮到我,我会跟我的女儿感激你的!”

    感激……

    她简水澜需要别人的感激吗?

    特别是云水溶的感激,她更是不屑。

    简水澜继续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并没有喝,她的举止缓慢且优雅,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云水溶,你说你我的关系水火不容,你还欠我那么许多,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只是云水溶并不觉得赏心悦目,反倒有些着急,这个女人平日里不是挺喜欢喝咖啡的吗?

    各种饮品也是来者不拒,怎么今日竟然就不喝了?

    她这一次可是下足了功夫,在细节上更是与肖蔺敲定了好久,不过若是不喝咖啡也没关系,后面还有招数呢!

    云水溶明显有些急促与错愕,随即泪水掉落下来,直接落在了杯子里,与咖啡融为一体。

    她哽咽出声,“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怕是没有办法将念念带出来,还有可能落在乔家人的手里被交由警方,乔夫人也不会容下我的,说不定会直接将我活活打死!

    我实在找不到人来帮我了,我过去与不少名门闺秀结交得不错,但是那些人都是在利益上才对我好的,云家一出事,她们就巴不得跟我撇清关系。

    如今我沦落至此,甚至还改了容貌,这些年来都在乔家生活,极少出门结交朋友,现在除了你,没有人能够帮我了!

    水澜,我不敢求你看在过去的份上帮我,因为过去我做出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包括我的母亲也都做错了,我只希望,你能够可怜我与女儿太久没有见面了,可怜我一个当母亲的感受吧!

    我逃了这么久了,甚至不惜整容改成这般模样,过去是我糊涂,但是现在我已经认清楚了,我也不想再跟你作对,也不奢望你能够原谅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放过我,帮帮我!从今往后,我一定离你远远的。”

    云水溶心中暗想,等她解决了简水澜这个小贱人,就去想办法收拾乔夫人这个老贱人!

    她腹中的孩子不能够白白死了,甚至这个老女人,还毁了她对未来所有的幻想。

    戏演得还挺不错,情真意切的。

    若不是因为知道云水溶不简单,她还真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放过她,她冷冷一笑。

    “若是过去你这么求我,也肯意识到并且承认自己的错误,两人之间的恩怨当然可以消除,甚至不会发生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呢!”

    然而现在……

    云水溶眼巴巴地盯着她看,“你救救我吧,我真的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了!”

    顾琉笙将车子开得飞快,知道简水澜就在艺术西区醉桃源画廊那一带。

    从他这边到达艺术西区,就算车子开得再快,也要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他只希望简水澜别太冲动了。

    他一边飙车,不忘给常颂打了个电话。

    “不要让少夫人以身涉险,一定要保护好她!”

    **

    唐卿的别墅里,薛予凝的脸色凝重,她知道今天肖蔺有一场安排。

    专门是对付顾琉笙与简水澜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若是可以她也不希望肖蔺伤害了顾琉笙。

    但是顾琉笙若是一日不除,唐卿就没有办法回去顾家,当顾家的掌权人,而她更是没有办法回顾家了。

    她心底有些烦躁,来来回回地在屋子里走动。

    唐嫂本来想要大嫂客厅的,但是看到薛予凝烦躁的模样,最终还是放弃了大嫂里面,省得自己又被她说事。

    这一次唐嫂犹豫了下就走,薛予凝并没有注意到唐嫂,她的心底始终觉得顾琉笙过于狡猾,甚至顾琉笙可能给简水澜暗中安排了保镖。

    这样的话,想要对付简水澜,都可能不会成功。不服来战,总裁婚后有风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